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刺杀骑士团长》->正文

第一部 显形理念篇 3、不过是物理性反射罢了

    在小田原郊外山顶的新家安营扎寨几天后,我跟妻取得联系。跟她联系非打至少五回电话不可。公司工作忙,似乎仍回家很晚。或者和谁在外面约会也未可知。但不管怎样,那都已和我无关。

    “嗳,现在你在哪儿?”柚问我。

    “在小田原雨田家安顿下来。”我说。接着简单介绍了住到那里的经过。

    “给你手机打了好几次电话。”

    “手机已经没了。”我说。我的手机眼下可能正在日本海随波逐流。“是这样,近期我想去那边收拾自己的日常用品,可以的?”

    “这房间的钥匙你有的吧?”

    “有。”我说。也想连同手机一起甩到河里去来着,但考虑可能要我返还,就一直带着。“不过你不在的时候擅自闯入房间不合适的吧?”

    “这里不是你的家吗?有什么不合适的!”她说,“可这么长时间你到底在哪里干什么来着?”

    一直旅行了,我说。一个人持续驾车的事,在冷地方转来转去的事,途中汽车呜呼哀哉的事——我简单概括了以上经过。

    “总之是平安无事喽?”

    “我活着,”我说,“死的是车。”

    柚沉默有顷。而后说道:“近来梦见你了。”

    我没问什么梦。不特想知道出现在她梦中的我。所以她也没往下讲。

    “房间钥匙留下。”我说。

    “作为我怎么都无所谓,随便好了。”

    我说回去时把钥匙放进信箱。

    停顿片刻。之后妻开口了:“嗳,第一次约会时你给我画速写来着,记得?”

    “记得。”

    “时不时抽出那幅速写看,画得实在是好。感觉就像看真正的自己似的。”

    “真正的自己?”

    “嗯。”

    “不是每天早上都用镜子看自己脸的吗?”

    “不是一回事。”柚说,“镜子里的自己,不过是物理性反射罢了。”

    放下电话后我走去卫生间往镜子里看。那里照出我的脸。正视自己的脸已是时隔很久的事了。她说镜子里的自己不过是物理性反射罢了。不过那里照出的我的脸,看上去好像不过是在哪里分叉的自己的假想残片罢了。那里存在的,不是我所选择的自己,甚至物理性反射都不是。

    两天后的偏午时分,我开着卡罗拉旅行车前去广尾公寓收拾自己的日常用品。这天也一大早就下雨下个不停。把车停进公寓楼地下停车场,停车场有一股往常的雨日气味。

    乘电梯上去开门,差不多时隔两个月进入公寓房间,总好像自己成了非法入侵者。这里是我送走将近六年生活的地方,本应边边角角都再熟悉不过。然而现在门内出现的是不包括我的风景。厨房水槽堆着餐具,但那全是她使用的。卫生间晾着洗涤物,但晾的衣服全是她自己的。打开电冰箱看了看,里面放的全是没有印象的食品。大部分是可以直接食用的成品。牛奶也好橙汁也好,都是和我买的厂家不同的东西。冷冻舱里塞满冷冻食品。我基本不买冷冻食品。不到两个月时间里实在有太多的东西完成了蜕变。

    我产生强烈的冲动,很想清洗水槽里堆的餐具,很想把洗涤物取下叠好(如果可能,还想熨烫),很想把电冰箱里的食品归拢整齐。但我当然没那么做。这里已是他人的住处,不应我来插手。

    要带的东西里边,最占地方的是绘画用品。一个装有画架、画布、画笔和颜料的大纸壳箱子。原本我就是不需要多少衣服的人,总穿同样的衣服也不以为意。没有西装没有领带。除却一件冬天穿的厚风衣,基本可以用一个大手提箱网罗一尽。

    几本还没看的书,大约一打CD,喜欢用的马克杯,游泳衣和泳镜,泳帽。说起姑且要用的,顶多就这些了。这些即使没有也就没有好了,不至于走投无路。

    看卫生间,我的牙刷和一套刮须刀、乳液、防晒霜、护发素等原封不动剩在那里。没开封的安全套盒子也原样剩在那里。但我没心思把这些零零碎碎的玩意儿特意带去新居,由她适当处理好了。

    把以上东西装进汽车后备厢,我折回厨房往水壶注水烧开,用袋装茶沏了红茶,坐在餐桌前喝着。喝喝茶什么的不碍事吧?房间里一片岑寂。静默给空气以些微重量,就好像一个人独坐海底。

    我一个人在这房间里待了约三十分钟。这时间里无人来访,电话铃也没响。唯独电冰箱的恒温器停了一次启动一次。我在静默中侧耳倾听,像垂放测量水深的铅坠儿一样察看房间动静。无论怎么看都是单独生活的女性的房间。平时工作忙,连做家务的工夫都几乎没有。杂事趁周末休息集中处理。随意四下打量,大凡能看到的东西无不是她个人用品。看不出其他人的蛛丝马迹(甚至我的蛛丝马迹都几乎无处可寻)。男人不至于到这里来,我想,他们大概在别处约会。

    一个人待在这房间当中,有一种自己被人注视的感触——倒是说不好——觉得有谁通过隐形摄像机监视自己。但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妻对机械类全然没有感觉。就连遥控器电池自己都换不了。不可能设置和操纵隐形摄像机,她没那么乖巧。无非自己神经过敏而已。

    尽管这样,还是有一架虚拟摄像机在我待在这房间时间里一一摄录我的行动,我作为被如此摄录的存在行动着。多余的事、不得体的事一概没做。没有拉开柚的写字台抽屉查看里面的东西。虽说知道她在装有连裤袜等物件的衣箱抽屉深处保存着小日记本和重要信件,但我碰都没碰。笔记本电脑的密码我也晓得(当然,如果还没更换的话),但我盖也没开。那一切都已和我无关。我只洗了自己用过的红茶杯,用抹布擦了收进餐具橱,关掉灯。随即站在窗前观看一会儿外面连绵的雨。橙色东京塔在远处若隐若现。而后把房间钥匙投进信箱,开车返回小田原。大致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而感觉上就好像当天去了异邦当天返回。

    翌日,我给经纪人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到东京了,可是对不起,不打算再画肖像画了。

    “肖像画不会画第二次了,是这个意思吧?”24个比利小说

    “大概。”我说。

    他没多说什么,接受了我的通告。没怎么抱怨,类似忠告的话也没有出口——他了解我一旦说出什么就再不后撤。

    “不过,要是还想做这项工作,请随时联系就是,随时欢迎!”

    “谢谢!”我表示感谢。

    “也许我多管闲事,可你怎么维持生计呢?”

    “还没定下。”我老实回答,“一个人生活,用不了多少生活费,再说眼下还有一点存款。”

    “继续画画的吧?”

    “大概。此外也没有我能做的。”

    “但愿顺利。”

    “谢谢!”我再次道谢。而后忽有所觉,追加似的问道:“没有什么我应该记住的事?”

    “你应该记住的事?”

    “就是说,怎么说好呢,就是类似行家建议的东西。”

    他略一沉吟,然后说道:“你像是理解事物比一般人花时间的那一类型。不过以长远眼光看,时间大约在你那边。”

    好像“滚石乐队”老歌的歌名,我想。

    他继续下文:“还有一点,在我看来,你具有画肖像画的特殊才能——一种径直踏入对象的核心捕捉其中存在物的直觉性才能。那是别人不怎么具备的。拥有那样的才能而弃置不用,我深感惋惜。”

    “问题是继续画肖像画,眼下不是我想做的事。”

    “那我也很清楚。不过,那一才能迟早应该帮你一把的。但愿顺利!”白夜行小说

    但愿顺利,我也同感,但愿时间在我这边。

    最初一天是房主之子雨田政彦驾驶沃尔沃把我送到小田原房子来的。“要是可心,今天直接住下就是。”

    车在小田原厚木道路快到终点那里下行,沿着农用路般狭窄的柏油路往山上开去。道路两侧有农田,种菜的塑料大棚栉比鳞次。梅树林处处可见。这时间里,人家几乎看不到了,信号灯也全都消失。最后出现的是弯弯曲曲的陡峭坡路,换低挡执拗地爬行之间,路的尽头闪出一座房门。仅仅竖着两根蛮气派的立柱,没有门扇,围墙也没有。看上去似乎本来是以带门带围墙的构想着手建造的,而后来改变了主意。也许中途察觉没必要带那玩意儿。门柱中的一根像挂招牌一样挂一块漂亮的“雨田”名牌。前面现出的小型房子是一座西洋风格别墅,褪色的砖砌烟囱从石棉水泥瓦屋顶探出。平房,但房顶意外之高。因是著名日本画画家的住宅,我理所当然想像为传统日本风格的建筑。

    车停进门厅前宽大的停车廊。一开门,几只松鸦样的黑鸟发出尖锐的叫声从近旁树枝腾空而起。看样子它们为我们的入侵心生不快。房子大体由杂木林环绕着,唯独西侧面对山谷,视野开阔。

    “如何,绝对一无所有的地方吧?”雨田说。

    我站在那里四下环顾。地方确乎一无所有。心中感叹居然把房子建在这么凄凉的地方!想必格外讨厌与人交往的吧。

    “你在这房子长大的?”我问。

    “哪里,我本身没在这住多久,时不时来住住罢了。或者暑假兼避暑来玩一玩。也是因为要上学,我和母亲一起住在目白那个家。父亲不工作时来东京和我们一同生活。然后又回到这里一个人做事。我独立了,十年前母亲去世之后,他就一直独自闷在这里不动,几乎像出家人似的。”

    一位家住附近的中年妇女受托管理无人住时的房子,她来做了几项实质性说明——厨房设备的使用方法啦,液化石油气和煤油如何订购啦,各种工具的存放位置啦,倒垃圾的场所和星期几倒啦等等。看来画家过的是相当简单的独居生活,所用器械数量很少。因而,必须听人讲授的事项基本没有。她说有什么不明白的可随时打电话给她(归终一次也没打过)。

    “有谁住在这里实在太好了。老也没人住,房子就荒废了,毕竟没人用心照料。况且,知道没有人住,野猪和猴子就会跑来。”

    “野猪和猴子要一晃一晃出现的,这一带。”雨田说。古董局中局小说

    “野猪要当心才好!”那位妇女说,“为了找竹笋吃,春天常在这附近出没。尤其养小野猪的母野猪心焦意躁,很危险。另外金环胡蜂也够危险的。有人都给蜇死了。金环胡蜂有时在梅树林筑巢。”

    带有开放式火炉的较为宽敞的客厅是房子的中心。客厅西南侧有带顶的宽大阳台,北侧有正方形画室。画家在画室画画。客厅东侧有连着小餐厅的厨房,有浴室。还有舒展的主卧室和较之稍微窄些的客用卧室。客用卧室放一张写字台。看情形是个喜欢看书的人,无数旧书在书架上挤得满满的。画家似乎把这里作为书房使用来着。房屋虽旧,但很整洁,住起来大约感觉不错。不可思议的是(或者未必不可思议),墙上一幅画也没挂。大凡墙壁都赤·裸裸索然无味。

    如雨田政彦所说,家具、电器、餐具、卧具等生活必需品大体一应俱全。“带一个身子来即可”,一点不错。烧火炉用的薪柴也绰绰有余地堆在仓房檐下。房子里没有电视(据说雨田的父亲憎恶电视)。客厅有足够气派的音响装置。音箱是天朗(Tannoy)巨大的“签名旗舰”(1)系列,放大器是马兰士(Marantz)原装真空管。以及高清晰度唱片的收藏。一眼看去,多是歌剧唱片收纳盒。

    (1)Tannoy音箱的一款经典型号,原文是“Autograph”,现已停产。

    “这里没有CD播放机。”雨田说,“毕竟是绝对讨厌新玩意儿的人啊!只信赖古来就有的东西。自不消说,上网环境什么的更是踪影皆无。如果需要,只能下到镇上使用网咖。”

    我想没什么必要非上网不可,我说。

    “要是想了解人世动态,只好用厨房壁橱里的半导体收音机听听新闻。因是山中,电波接收相当糟糕,顶多能勉强收听NHK静冈电台。不过总比什么也没有好吧!”

    “对世上的事没多大兴致。”

    “那就好。和我老爸能谈得来。”

    “令尊是歌剧迷?”我问雨田。

    “啊,父亲虽是画日本画的,但总是听着歌剧作画。在维也纳留学时,好像一个劲儿跑歌剧院来着。你听歌剧?”

    “一点点。”

    “我死活不成。歌剧那玩意儿拖拖拉拉除了无聊没别的。这里旧唱片堆积如山,随便你怎么听好了。父亲已经用不着了,你肯听,他肯定欢喜。”

    “用不着了?”

    “认知障碍症进行中。即便歌剧和平底锅的区别,现在也分不出来了。”

    “维也纳?令尊在维也纳学的日本画?”

    “不不,再怎么着,也没有哪个好事者跑去维也纳学日本画。父亲本来是学油画的,所以才去维也纳留学。当时画非常新潮的油画来着。不料回到日本没过多久,突然转向日本画。啊,倒也是世上时不时有的情形——通过出国而开始认识到民族同一性什么的。”

    “而且成功了。”

    雨田微微耸了耸肩。“那是从社会角度看。可是在孩子眼里,不过是个板着面孔的老头子罢了。脑袋里只有绘画,我行我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如今倒是看不出来了。”

    “现在多大年纪?”

    “九十二岁。年轻时听说相当风流来着,详情自是不知……”

    我向他致谢:“这个那个谢谢了,添麻烦了,这回可是帮了大忙!”

    “中意这里?”

    “噢,能让我住一段时间,真是难能可贵。”

    “那倒是好。不过,作为我,如果可能,还是希望你和柚能重归于好。”

    对此我没有表示什么。雨田本身没有结婚。有传闻说他是双性恋,真假无从得知。虽然交往这么久了,但不曾接触这个话题。

    “肖像画工作还在继续?”临回去时雨田问我。

    我向他说了彻底拒绝画肖像画工作的原委。

    “往后靠什么生活?”雨田问的和经纪人一样。

    压缩生活开支,暂且靠存款活命。我也同样回答。想在时隔很久之后无拘无束地画自己喜欢画的心情也是有的。

    “那好,”雨田说,“干一阵子自己想干的事情好!不过,要是你不讨厌,作为打工,没有当绘画老师的打算?小田原站前有个类似文化学校的地方,那里有个班教怎么画画,主要以孩子为对象。同时也设有面向成年人的班,只教素描和水彩,不搞油画。办那所学校的是父亲的熟人,商业主义色彩没有多少,办得相当本分。但没有老师人手,正在伤脑筋。如果你肯帮忙,那人肯定欢喜。酬金倒是没有多少,不过多少可以维持生活。一个星期上两天课即可。我想不会成为多大负担。”

    “可我没教过什么画的画法,再说水彩画也不大了解。”

    “简单!”他说,“又不是要培养专家。教的只是极基础性的东西。那种诀窍,干一天立马上手。尤其教孩子画画,对教的人也会是很大的刺激。况且,既然打算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如果不每星期下去几天和人接触——哪怕不情愿——脑袋可是要出毛病的!要是成了《闪灵》(TheShining),那可就麻烦了,是吧?”

    雨田模仿杰克·尼克尔森(2)的表情。他很早就有模仿别人表情的才能。

    (2)杰克·尼克尔森:(JackNicholson,1937—),美国演员、导演、制片人和编剧。曾12次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并3次得奖。1994年获得美国电影协会终身成就奖。1999年获得金球奖终身成就奖。曾主演影片《闪灵》。

    我笑道:“当当也行。能不能当好倒是不知道。”

    “由我跟对方联系。”他说。

    之后我和雨田一起去国道沿线的丰田二手车中心,在那里一次性用现金买了卡罗拉的旅行车。我从这天开始了小田原山顶上的单身生活。将近两个月过的是持续移动不止的生活,接下来是无需移动的完全静止的生活,可谓极端转换。

    从下一星期开始,我将在小田原站前的文化学校绘画班教课,时间为星期三和星期五。一开始有个简单的面试,由于有雨田介绍,当即予以录用。成人班教两次。星期五再加一个儿童班。儿童班教法我很快就习惯了。一来看他们画画很有意思,二来如雨田所说,对我也是个小小的刺激。班上的孩子们也马上和我混熟了。我所做的,不外乎转圈看孩子们画画,给一点技术性建议,或发现画得好的地方给予表扬鼓励。作为我的方针,尽可能让他们画同一题材,反复多次。我告诉孩子们,即使同一题材,稍微换个角度,也会看起来相当不同。一如人有种种侧面,物体也有种种侧面。孩子很快理解这种乐趣。

    教大人画画,或许比孩子们多少难一些。来上课的,不是从工作岗位退下来的老人们,就是孩子脱手后生活多少有了空闲的家庭主妇。理所当然,他们的脑袋没有孩子们那么灵活,即使我启发什么,接受起来也好像不容易。不过,其中也有几个感觉颇为舒展的人,画出的画相对有趣的人也是有的。如果他们需要,我自然提供若干有益的建议,但大体上是让他们随心所欲地画,并在画好的画中找出某种可观之处予以夸奖,仅此而已。这么着,看上去他们得以怀有相当幸福的心情。如果能以幸福的心情作画,想必也就足够了。

    而且,我在那里同两位人妻有了性关系。两人都来绘画班受我的“指导”。就是说,就立场而言是我的学生(顺便交代一句,两人画的画都非常不坏)。至于作为教师——尽管是不具有正式资格的即席教师——那是不是应被允许的行为,则是苦于判断之处。虽然我基本认为成年男女在自愿基础上进行的性行为一般没什么问题,但以社会角度来看,则并非多么可圈可点的名堂也是事实。

    不过非我辩解,当时的我没有闲工夫判断自己所作所为是否正确。我仅仅是抓一块木板随波逐流而已。周围一片漆黑,天上星月皆无。只要紧紧扑在那块木板上就不至于淹死。至于自己此刻身在何处、往下朝向何方,我却是一无所知。

    我发现带有《刺杀骑士团长》标题的雨田具彦的画,是搬来这里几个月过后的事。那时的我固然无从得知,而那幅画致使我周围的状况整个急转直下。

上一页 《刺杀骑士团长》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