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刺杀骑士团长》->正文

第二部 流变隐喻篇 51、此其时也

    “简单,杀了我即可!”骑士团长说。

    “杀你?”我问。

    “诸君模仿那幅《刺杀骑士团长》的画面,把我结果了就是。”

    “你是说我用剑把你刺死?”

    “是的,正巧我带着剑。以前也说了,这是砍下去就会出血的真正的剑。并非尺寸多么大的剑,但我也决不是尺寸多么大。足矣足矣!”

    我站在床尾,目不转睛地盯视骑士团长。想说什么,却找不到应该说出口的话语,只管默默伫立。雨田具彦也依然躺在床上纹丝不动,脸朝向骑士团长那边。至于骑士团长进没进入他的眼睛,则无由确认。骑士团长能够选择使之看见自己形体的对象。

    我终于开口问道:“就是说,我通过用那把剑把你杀死而得知秋川真理惠的所在?”

    “不,准确说来不是那样。诸君在这里把我杀死,把我消除。由此引起的一系列反应在结果上把诸君领往那个少女的所在之处。”

    我力图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虽不清楚会是怎样的连锁反应,但事物能一如原来所料连锁起来吗?就算我杀了你,很多事情的发展也未必如愿以偿。而那一来,你的死可就是白死。”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

    骑士团长猛地扬起一侧眉梢看我。眉梢的扬起方式同电影《步步惊魂》(PointBlank)(1)中的李·马文(LeeMarvin)十分相像,酷极了。倒是很难设想骑士团长会看过《步步惊魂》……

    (1)拍摄于1967年的经典黑色动作片,动作巨星李·马文饰演一名黑道悍将,一头白发,眉眼之间尽显硬汉本色。出狱后,向陷害他的歹徒复仇。在动作片历史上堪称时代先驱。

    他说:“诸君所言极是。现实中事情未必连锁得那般巧妙。我所说的终不过是一种预测、一种推论,‘或许’可能过多。不过清楚说来,此外别无他法,无有挑挑拣拣的余地。”

    “假定我杀了你,那是意味之于我的你没了呢?还是意味着你从我面前永久消失了呢?”

    “不错,之于诸君的我这个理念在那里气绝身亡。对于理念那是无数分之一的死。虽说如此,那也无疑是一个独立的死亡。”

    “杀了一个理念,世界并不会因之有所改变吗?”

    “啊,那还是要改变的。”说着,骑士团长又以李·马文风格陡然扬起一侧眉梢。“难道不是吗?设若抹除一个理念而世界也无有任何改变,那样的世界究竟有多大意义呢?那样的理念又有多大意义呢?”

    “即使世界因之接受某种变更,你也还是认为我应该杀死你,是吧?”

    “诸君把我从那个洞中放了出来。现在你必须把我杀死。否则环闭不上。打开的环一定要在哪里闭合。舍此无有选项。”

    我向躺在床上的雨田具彦投去目光。他的视线似乎仍笔直地对着坐在椅子上的骑士团长那边。

    “雨田先生能看见那里的你吗?”

    “啊,应该逐渐看见了的。”骑士团长说,“我们的声音也会渐渐传入耳中,意思也将很快得以理解——他正在拼命集结剩在最后的体力和智力。”

    “他要在那幅《刺杀骑士团长》中画什么呢?”

    “那不应该问我,而应该先直接问他本人吧!”骑士团长说,“毕竟难得面对作者。”

    我返回刚才坐的椅子,同躺在床上的他面对面说道:“雨田先生,我在阁楼里发现了你藏的画。一定是你藏的吧?看那严严实实的包装,你好像不愿意让谁看见那幅画。而我把画打开了。或许你心生不快,但好奇心是克制不住的。并且,在发现《刺杀骑士团长》这幅绝好的画作之后,眼睛就再也无法从画上移开了。画实在太妙了!理应成为你的代表作之一。而眼下知道那幅画的存在的,唯独我一个人。就连政彦君也没给看。此外只有秋川真理惠那个十三岁女孩见过那幅画。而她从昨天开始下落不明。”

    骑士团长这时扬起手来制止我:“最好先说到这里,让他休息休息。现在他有限的大脑,一下子进不去很多东西。”

    我缄口观察片刻雨田具彦的表现。我无从判断我说的话能有多少进入他的意识。他的脸上依然没有浮现出任何表情。但细看眼睛深处,看得出那里有和刚才同样的光源。那是犹如掉入深水泉底的小而锋利的刃器的光闪。

    我一字一句地继续缓缓说道:“问题是,你是为了什么画那幅画的。那幅画同你过去画的一系列日本画相比,无论题材、构图还是画风都大不一样。我觉得那幅画好像含有某种深不可测的个人情思。那幅画到底意味着什么呢?谁把谁杀了呢?骑士团长到底是谁呢?杀人者唐璜是谁呢?还有,左下角从地下探出脸的满腮胡须的长脸奇妙男子究竟是什么呢?”

    骑士团长再度扬手制止我。我闭住嘴巴。

    “问话就此为止吧!”他说,“问话渗入此人的意识,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白夜追凶小说

    “他能回答问话吗?还剩有足够的气力吗?”

    骑士团长摇头:“啊,回答不大可能了。此人已无有相应的余力。”

    “那么,你为什么让我问这些呢?”

    “诸君说出口的不是问话,诸君只是告诉他,告诉他诸君在阁楼发现了《刺杀骑士团长》那幅画,明确其存在的事实。这是第一阶段——必须从这里开始。”

    “第二阶段是什么呢?”

    “当然是诸君杀了我。此为第二阶段。”

    “第三阶段有吗?”

    “应该有,当然。”

    “那到底是怎样的呢?”

    “诸君还不明白的吧?”

    “不明白啊!”

    骑士团长说:“我等在此重现那幅画寓意的核心,将‘长面人’拽出亮相,领到这里、这个房间——诸君以此找回秋川真理惠。”

    我一时无语,还是全然揣度不出自己究竟一脚踏入了怎样的世界。

    “当然那并非易事。”骑士团长以郑重其事的语声说,“然而势在必行。为此,必须果断杀我。”

    我等待我给予的信息充分渗入雨田具彦的意识,这需要时间。这时间里我有几个必须消除的疑问。

    “关于那一事件,为什么雨田具彦在战争结束后的漫长岁月中始终绝口不提呢?尽管阻止他出声的已经不复存在……”

    骑士团长说:“他的恋人被纳粹残忍地杀害了,慢慢拷打杀害的。同伴们也无一逃生。他们的尝试彻底以徒劳告终。唯独他因为政治考量而勉强保住一条性命。这在他心里留下深重的创伤。而且他本身也被逮捕,被盖世太保拘留了两个月,受到严刑拷问。拷问是在不至于打死、不在身上留下伤痕的情况下小心翼翼而又绝对暴力性进行的。那是几致摧毁神经的施虐狂式拷问。实际他心中想必也有什么死掉了。事后严厉交待,使得他不对透露此事心存侥幸,强制遣返日本。”

    “还有,在那前不久,雨田具彦的弟弟大概由于战争带来的精神创伤而年纪轻轻就自行中断了生命——是在南京攻城战之后退伍回国不久。是这样的吧?”

    “是的。如此这般,雨田具彦在历史剧烈漩涡中连续失去了无比宝贵的人,自己也负心灵创伤。他因此怀有的愤怒和哀伤想必是极为深重的。那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对抗世界巨大潮流的无力感、绝望感。其中也有单单自己活下来的内疚。正因如此,尽管已无人封口了,但他仍然只字不想谈在维也纳发生的事。不,是不能谈。”

    我看雨田具彦的脸。脸上仍然没有浮现出任何表情。我们的交谈是否传入他的耳朵也无由知晓。

    我说:“而且,雨田先生在某个时间节点——哪个节点不知道——画了《刺杀骑士团长》,将全然无法诉诸语言的事物作为寓言赋以画的形式。那是他所能做的一切。一幅出类拔萃、遒劲有力的作品。”

    “在那幅画中,他将自己未能实际达成的事项换一种形式即改头换面地实现了。把实际未发生的事作为应该发生的事。”

    “可是归根结底,他没有把那幅完成的画对外公开,而是严严实实包好藏进阁楼。”我说,“尽管是如此彻底改变形式的寓意画,对于他那可是活生生真切切的事件。是这样的吧?”

    “正是。那是纯粹从他活的灵魂中析离出来的东西。而某一天,诸君发现了那幅画。”

    “就是说,我把那幅作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是一切变故的开端,是吧?是我打开环的吗?”

    骑士团长一言不发,将两手的手心朝上展开。

    此后不久,雨田具彦的脸上眼看着现出红晕。我和骑士团长目不转睛注视他表情的变化。就像同脸上重现血色相呼应似的,其眼球深处潜伏的神秘光点一点一点浮出表面,犹如长时间在深海作业的潜水员一边随着水压调整身体一边缓缓浮上水面。而且,一直蒙在眼球上的淡淡的薄膜开始进一步变淡。少顷,两眼整个睁开。出现在我面前的,已经不是日薄西山衰老干瘦的老人。那对眼睛涨满力争留在——纵使一瞬之间——这个世界的意志。

    “他在集结余力。”骑士团长对我说,“他在想方设法挽回意识,哪怕多挽回一点点。可是,一旦意识返回,肉体痛苦也同时返回。他的身体正在分泌旨在消除肉体痛苦的特殊物质。只要有那种作用,就不会感觉出那么剧烈的痛苦,就能够静静停止呼吸。而意识返回,痛苦也随之返回。尽管如此,他仍然拼命挽回意识。这是因为,他有纵然承受肉体剧痛也必须在此时此地做的事情。”

    像要证实骑士团长的说法似的,苦闷的表情在雨田具彦脸上逐渐扩展开来。他再次深感自己的身体已被衰老侵蚀,即将停止其功能。无论做什么都无由幸免。他的生命系统很快就要迎来最后期限。目睹这样的形象实在于心不忍。或许应该不做多余的事,而让他在意识混沌之中没有痛苦地安然咽下最后一口气。

    “但这是雨田具彦本身选择的。”骑士团长仿佛看出我的心思,“诚然可怜,但无可奈何。”

    “政彦不再回这里了?”我问骑士团长。

    骑士团长微微摇头:“暂时还回不来。一个重要的工作电话打了进来,估计要说很久。”

    现在,雨田具彦双眼大大睁开。仿佛缩进满是皱纹的眼窝深处的眼睛就好像一个人把身子探出窗外一样往前凸出。他的呼吸变得粗重得多、深沉得多,气息出入喉咙时的沙沙声几乎传来耳畔。而其视线则坚定不移地直盯盯落在骑士团长身上。毫无疑问,他看见了骑士团长,脸上浮现出不折不扣的惊愕表情。他还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见,不能顺利接受自己画在画上的虚构人物实际出现在眼前这一事实。

    “不,不然,”骑士团长读出我的心理,“雨田具彦现在看见的,和诸君看见的我的形象又有所不同。”

    “他看到的你,同我看到的你的形象不一样?”

    “总之我是理念,我的形象因场合、因看我的人不同而随意变化。”

    “在雨田先生眼里,你呈现为怎样的形象呢?”

    “那我也不知道。说起来,我不过是照出人心的镜子而已。”

    “可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你是有意选择这一形象的吧?选择骑士团长的形象。不是这样的吗?”

    “准确说来,也并非是我选择那一形象的。原因与结果在那里相互交织。我通过选择骑士团长形象而启动一系列事物的运转。而与此同时,我选择骑士团长形象又是一系列事物的必然归结。遵循诸君所居世界的时间性讲述是极其艰难的事,但若一言以蔽之,那是事先既定之事。”

    “如果理念是反映心的镜子,那么就是说雨田先生正在那里看自己想看的东西了?”

    “正在看必须看的东西。”骑士团长换个说法,“或者通过目睹那个什么而正在感受切身痛楚也未可知。但他必须看那个,在其人生终了之际。”

    我重新把眼睛转向雨田具彦的脸。我察觉,那里混杂着惊愕之念浮现出来的,乃是无比厌恶之情,以及不堪忍受的痛楚。那不仅仅是和意识一同返回的肉体痛苦。那里出现的,恐怕是他本身深深的精神苦闷。

    骑士团长说:“他为了看准我的这副样子而拼命挤出最后的气力、挽回意识,全然置剧痛于不顾。他正要重返二十几岁的青年时代。”

    雨田具彦的面部此刻已红通通一片,热血失而复来,干燥的薄嘴唇微微颤抖,呼吸变成急促的喘息。萎缩的长指正拼命抓着床单。

    “好了,坚决把我杀死!在他的意识正这么连在一起的时刻。”骑士团长说,“越快越好!如此状态恐怕不会持续多久。”

    骑士团长把腰上带的剑一下子抽出鞘来。长约二十厘米的剑身看上去甚是锋利。虽然短,但那无疑是夺人性命的武器。

    “快,快用这个把我刺死!”骑士团长说,“在此重现与那幅《刺杀骑士团长》相同的场面。快,快快!无有闲工夫磨磨蹭蹭。”

    我难以下定决心,交替看着骑士团长和雨田具彦的脸。我勉强看出的是,雨田具彦在极其强烈地需求什么,骑士团长的决心坚定无比。唯独我在两人之间犹豫不决。

    我的耳朵听得猫头鹰的振翅声,听得夜半铃声。

    一切在哪里连接在一起。

    “是的,一切在哪里连接在一起。”骑士团长读出我的心思,“诸君不能从那连接中彻底逃离。好了好了,果断地把我杀死。无需感到良心的谴责。雨田具彦需求这个。雨田具彦将因诸君这样做而获得拯救。对于他应该发生的事此刻在此使之发生。此其时也,只有诸君才能让他的人生获得最后超度。”

    我欠身离座,走向骑士团长坐的椅子那边,将他抽出的剑拿在手中。什么正确什么不正确,其判断我已无能为力。在缺失空间与时间的世界里,前后上下的感觉甚至都不存在。我这个人已不再是我这样的感觉就在那里。我与我自身两相乖离。

    实际拿在手里,得知剑柄部分对于我的手实在太小了。为小人手握制作的迷你剑。纵然剑尖再锋利,握这么短的剑刺杀骑士团长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一事实让我多少舒了口气。

    “这把剑对我太小了,用不好的。”我对骑士团长说。

    “是吗,”骑士团长低低叹息一声,“那怕没办法。虽说离重现画面多少有些差距,可还是使用别的东西吧!”

    “别的东西?”

    骑士团长指着房间角落一个小箱子说:“拉开最上端的抽屉看看!”

    我走到收纳箱跟前拉开最上端的抽屉。

    “里面应该有一把处理鱼用的厨刀。”骑士团长说。

    拉开一看,整齐叠着的几枚面巾上面分明放有一把厨刀。那是雨田政彦为处理鲷鱼带到我那里的厨刀。长约二十厘米的结结实实的刀刃仔细磨得很快。政彦过去就对工具很讲究。自不待言,保养得也好。

    “快,用那个把我一下子捅死!”骑士团长说,“剑也好厨刀也好,什么都无所谓,反正要在此重现和那幅《刺杀骑士团长》中的同样的场面。速战速决是关键,无有多少时间。”

    我拿起厨刀,刀如石制成一般沉甸甸的。刀刃在窗口射进来的明亮阳光下闪着冷冷的白光。雨田政彦带来的厨刀从我家中厨房消失后在这个房间的抽屉中静等我的到来。而且是政彦为父亲(在结果上)磨好刀刃的。看来我无法从这一命运中逃离出来。

    我依然下不定决心。尽管如此,还是绕到坐在椅子上的骑士团长背后,重新把厨刀牢牢握在右手。雨田具彦兀自躺在床上睁大眼睛盯视这边,俨然正在目睹重大历史事件之人。嘴巴张开,闪出里面发黄的牙齿和泛白的舌头。舌头像要组织什么语词似的缓缓动着。然而世界不会听见那语词了。

    “诸君绝非残暴之人。”骑士团长似乎是在讲给我听,“这点一清二楚。诸君的人品,生来就不是要杀人的。但是,为了救助宝贵对象,或为了重要目的,有时必须做有违意愿之事。而现在恰恰如此。快,快杀了我!我的身体这般矮小,而且不会反抗,无非理念而已。只消将那刀尖刺入心脏即可,举手之劳。”

    骑士团长用小小的指尖指着自己心脏位置。想到心脏,不能不想起妹妹的心脏。我清晰记得妹妹在大学附属医院接受心脏手术时的事,记得那是何等艰难而微妙的手术。抢救一颗有问题的心脏是极其艰巨的作业,需要好几位专业医生和大量血液。而毁掉它则轻而易举。

    骑士团长说:“啊,那种事再想也无济于事。为了找回秋川真理惠,诸君无论如何都要这样做,哪怕再不情愿!请相信我的话。抛弃心,关闭意识。但眼睛闭不得,要好好看着!”

    我从骑士团长的背后挥起那把厨刀,却怎么也挥不下去。就算那对理念只不过是无数分之一的死,也不能改变我除掉自己眼前一个生命的事实。那岂不是和雨田继彦在南京由于年轻军官的命令而进行的杀人行径如出一辙?

    “并非如出一辙。”骑士团长说,“这种场合是我主动希求的,我希求自己本身被杀死。那是为了再生的死。快,下决心把环闭合!”

    我闭上眼睛,想起在宫城县的情人旅馆勒女子脖颈时的情形。当然那只是逢场作戏,是应女子的要求在不至于勒死的程度上轻勒她的脖子。可是归终我未能将那一行为持续得如她要求的那么久。再持续下去,说不定真会把她勒死。那时我在情人旅馆的床上刹那间在自己身上发现的,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深重的愤怒情感。它如同有血流入的泥沼在我胸间黑乎乎翻卷着巨大的漩涡,毫不含糊地朝真正的死逼近。

    你小子在哪里干了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那个男子说。

    “快,快挥落那把厨刀!”骑士团长说,“诸君理应做得到。诸君杀的不是我,诸君此时此地杀的是邪恶的父亲。杀死邪恶的父亲,让大地吮吸他的血。”

    邪恶的父亲?

    之于我,邪恶的父亲到底是什么呢?

    “之于诸君的邪恶父亲是谁?”骑士团长读取我的心理,“前不久你应该见过那个人,不是那样的吗?”

    不能再把我画进画中,那个男子说,并且从黑暗的镜子中朝我笔直地伸出手指,指尖竟如刀尖一般锋利地直刺我的胸口。

    疼痛袭来。与此同时,我条件反射地关闭了心扉。并且圆瞪双眼,摈除所有意念(一如《刺杀骑士团长》中的唐璜所为),将所有感情打入地宫,将表情彻底消除一空,一口气挥下厨刀。锋利的刀尖直刺骑士团长指着的小型心脏。有活着的肉体所具备的明显的手感。骑士团长本身丝毫没有抵抗的表示。两只小手的手指像要抓取虚空似的挣扎着,此外没有任何动作。但他寄寓的身体正拼出浑身力气,急欲从迫在眉睫的死中挣脱出来。骑士团长诚然是理念,但其肉体不是理念。那到底是理念借用的肉体,肉体无意顺从地接受死亡。肉体有肉体的逻辑。我必须竭尽全力压制其抵抗,彻底中断对方的呼吸。骑士团长说“杀死我”,然而现实中我杀的,是其他什么人的肉体。

    我恨不得抛弃一切,直接从这房间中一逃了之。但我的耳边还回响着骑士团长的语声:“为了找回秋川真理惠,诸君无论如何都要这样做,哪怕再不情愿!”

    所以我将厨刀的刀身更深地插入骑士团长的心脏。事情不可能中途罢手。刀尖穿透他细弱的躯体,从后背捅出。他的白色衣裳染得红红一片。我握着刀柄的双手也给鲜血染红。但没有像《刺杀骑士团长》画面那样鲜血四溅。我促使自己认为这是幻象。我杀的不过是幻象罢了,这终究是象征性行为。

    但我明白那不仅仅是幻象。或许那是象征性行为。然而我杀的绝不是什么幻象。我杀的百分之百是一个活生生的血肉之身。虽说是雨田具彦笔下生成的身高不过六十厘米的不大的虚拟之身,但其生命力意外顽强。我手中厨刀的刀尖刺破皮肤,捅断几根肋骨,穿透不大的心脏,直达身后的椅背。这不可能是什么幻象。

    雨田具彦眼睛瞪得更大了,直视那里的场景——我刺杀骑士团长的场景。不,不然。刚才在这里被我刺杀的对象,对于他不是骑士团长。他目睹的到底是谁呢?是他在维也纳计划暗杀的纳粹高官?是在南京城内把日本刀递给弟弟令其砍掉三名中国俘虏脑袋的年轻少尉?还是催生这一切的更为本源性的邪恶的什么?我当然无由得知,不能从他脸上读取类似感情的东西。那时间里雨田具彦的嘴巴始终没有闭合,嘴唇也没有动。只有蜷曲的舌头企图为构筑什么话语持续做着徒劳的努力。

    不久,在某个时点,气力从骑士团长的脖颈和胳膊上颓然退去,整个身体顿时失去张力,犹如断了线的手控偶人即将吐噜噜瘫倒在地。而他的心脏仍深深插着厨刀。房间中的所有一切都一动不动维持那一构图,持续良久。

    最先出现反应的是雨田具彦。骑士团长失去意识瘫倒之后不久,这位老人也似乎再次耗尽了使得精神集中的气力,就像要说“该看的看清楚了”似的大大吐出一口气,随即闭上眼睛,宛如放下卷帘门一样缓缓地、重重地。唯独嘴巴还张着,但那里已经没有了肉乎乎的舌头,只有泛黄的牙齿如废弃房屋的院墙不规则地排列着。脸已不再浮现苦闷的表情,剧痛已然撤离。浮现在脸上的,是安然恬适的表情。看上去他得以重返昏睡那个平稳的世界、那个一无意识二无痛楚的世界。我为他感到欣慰。

    这时我终于放松集中在手上的气力,将厨刀从骑士团长身上拔了出来。血从开裂的伤口汹涌喷出,同《刺杀骑士团长》的画面中雨田所描绘的毫无二致。拔出厨刀,骑士团长仿佛失去支撑,就势瘫痪在椅子上。眼睛猛然睁得大大的,嘴痛得急剧扭歪,两手十只小小的指头伸向虚空。他的生命已完全失去,血液在他脚下红黑红黑积成血泊。身体虽小,但流出的血量惊人之多。

    如此这般,骑士团长——以骑士团长形体出现的理念——终于殒命。雨田具彦返回深沉的昏睡之中。说起此刻剩在这房间中有意识的存在,只有右手紧握沾满鲜血的雨田政彦那把厨刀竦立在骑士团长身边的这个我。传来我的耳边的,理应只有我本身粗重急促的呼吸。然而并非如此。我的耳朵听得另一种不安稳的动静。那是介于声音与气息之间的什么。侧耳倾听,骑士团长说,我顺从地侧起耳朵。

    有什么在这房间里。有什么在那里动。我依然手握沾满血迹的锋利刃器,身姿未动,只是悄然转动眼珠朝那声音响起的那边看去。看清了,房间尽头角落有什么出现在眼角。

    长面人在那里。

    我通过刺杀骑士团长而把长面人拽到了这个世界。

上一页 《刺杀骑士团长》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