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刺杀骑士团长》->正文

第二部 流变隐喻篇 60、如果那个人有相当长的手

    “我在免色家来着,这四天一直。”秋川真理惠说。流过一阵子泪,她终于能开口了。

    我和她在画室里。真理惠坐在绘画用的圆凳上,裙裾探出的双膝紧紧合拢。我靠窗框站着。她的腿非常漂亮,即使从厚连裤袜上面也看得出来。再长大一些,那双腿想必要吸引许多男人的视线。届时胸也会在某种程度上鼓胀起来。但眼下,她还不过是在人生入口徘徊的一个情绪不稳定的少女。

    “在免色先生家?”我问,“不大明白啊,多少详细说说可好?”

    “我去免色家,是因为我必须多了解他一些。不说别的,那个人为什么每天晚上用双筒望远镜窥看我家呢?想知道原由。我想他正是为了这个买的那座大房子,为了看山谷对面的我们家。可为什么非这样做不可呢?我怎么也理解不了。毕竟实在太不一般了!那里应该有什么很深的原由,我想。”

    “所以去免色家访问了?”

    真理惠摇头:“不是去访问,是溜进去的,偷偷地。可是出不来了。”

    “溜进去的?”

    “是的,像小偷那样。本来没有那样做的打算。”

    星期五上午的课上完后,她从后门溜出学校。如果早上不打招呼就不上学,学校马上就跟家里联系。但若午休后偷偷溜出来不上下午课,就不会往家里打电话。什么原因不知道,反正就是这样一种状况。因为以前一次也没这么做过,所以即使事后老师提醒,也总可以搪塞过去。她乘大巴回到家附近,但没有回家,而是爬上自己家对面的山,来到免色家跟前。

    真理惠原本没有悄悄潜入这座豪宅的打算,那样的念头即使稍纵即逝也未从脑海掠过。话虽这么说,但也没打算按门铃正式申请会面——没有任何计划。她只是像铁皮被强力磁石吸引一样被这白色豪宅吸引了过去。即使从院墙外往里看,也不可能解开关于免色的谜。这点心知肚明。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好奇心,脚自行往那边拐了过去。

    到房前要爬相当长的坡路。回头看去,山与山之间的海面碧波粼粼,炫目耀眼。房子四边围着很高的院墙,入口有电动式坚不可摧的大门,两侧安有防盗用监控摄像头。门柱上贴有保安公司的警示标志。轻易近前不得。她藏在大门附近的树丛里,查看一会儿情况。但房子里也好周围也好完全不见动静。没有人出入,里面也没有什么声响传出。

    她在那里空落落消磨了三十分钟时间,正想放弃往回走时,一辆客货两用车缓缓爬上坡来——送货公司的小型运输车。车在门前停下,门开了,手拿写字夹板一身制服的年轻男子从中下来。他走到门前按门柱上的铃,用对讲机同里面一个人简短讲了几句。少时,大木门慢慢朝里侧打开,男子赶紧上车,开车进入门内。

    没有细想的余地。车刚一进去,她当即跳出树丛,以最快速度跑进正在关闭的大门。虽是极限时机,但好歹在门关闭前顺利跑了进去。有可能被监控摄像头摄入,不过没有被当场盘问。相比之下,她更怕狗。院内说不定放养看家狗。往里跑时这点想都没想。进院关门后,她才猛然想到。这么大的房子,院子里放养道伯曼犬或德国狼狗也没什么奇怪。若有大型狗,那可麻烦透了。她对付不了狗。但庆幸的是狗没来,叫声也没听到。上次来这里时也好像没有提到狗。

    她躲在院内灌木丛里四下查看。喉咙深处干得沙沙作响。我像小偷一样潜入这户人家。侵入私宅——我无疑在做违法的事。摄像头的图像势必成为确凿证据。

    自己采取的行动是否合适?事到现在已经没了自信。瞧见送货公司的车驶入门内,她几乎条件反射地奔了进去。至于那将带来怎样的后果,根本没有一一考虑的余地。机不可失,只此一个机会——她是怀此一念瞬时发起行动的。比之条分缕析,身体抢先而动。却不知何故,没有涌起悔意。

    在灌木丛躲了不久,送货公司的客货两用车沿坡道爬来。门扇重新缓缓朝里打开,车驶到外面。若要退出,唯有此时——在门尚未彻底关闭之间一冲而出。那样,就可以返回原来的安全世界,不会成为犯罪者。然而她没那样做。她只管躲在灌木阴里,静静咬着嘴唇从院内注视门扇缓缓关合。

    此后等了十分钟。她用手腕上戴的卡西欧小号G-SHOCK准确计测十分钟,然后从灌木丛背后里出来。为了不让摄像头轻易摄取,她弓腰缩背,快步走下通往房门口的徐缓的坡路。时间到了两点半。

    被免色看见时如何是好呢?她就此思索。不过,果真那样,她也有总可以设法当场敷衍过去的自信。免色对她似乎抱有某种深度关心(或类似关心的情感)。自己一个人来这里玩,正巧门开了,就直接进来了——一定要有游戏感。只要做出淘气孩子的表情这么一说,免色必信无疑。那个人是想相信什么的,应该对我所说的照信不误。她所不能判断的,是那种“深度关心”是如何得以形成的——那对于她是善的还是恶的。

    走下拐弯后的坡路时,房门出现了。门旁有铃。当然不能按铃。她绕了个大弯子躲开门前圆形停车廊,一边在这里那里的树下和灌木丛里隐蔽身体,一边沿着房子混凝土山墙顺时针方向前行。房门旁有可以停两辆车的车库。车库卷闸门落着。再前行几步,距主房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民舍样别致的建筑,似乎是独立的客人用房。其对面有网球场。见到带网球场的人家对她是第一次。免色在这里到底和谁打网球呢?不过看上去这网球场好像很久没有使用了。没有拉网,红沙土上有很多落叶,划出的白线也完全褪色了。

    房子朝山一侧的窗口不大,全都严严实实落着百叶窗。所以没办法从窗口窥看房子里面。里面依然不闻任何声响。狗的叫声也听不到。唯独偶尔传来高树枝头鸟的鸣啭。前行片刻,房子后面另有一座车库,也是可容两辆车的面积。看样子是后来增建的,以便保管更多车辆。

    房子后头是利用山坡修建的足够大的日本风格庭园。有台阶,配有大块石头,步行道在其间如穿针引线一样连绵不断。杜鹃花丛同样修剪得整齐美观,色调明亮的松树在头顶伸过枝桠。前面还有个凉亭样的东西。凉亭里放着活动靠背椅式的躺椅,以便在那里休息看书。也摆着咖啡桌。点点处处有石灯笼,有庭园灯。

    真理惠随后绕房一周来到山谷这边。房子朝山谷一侧是宽大的阳台。上次来这里时她上了阳台。免色从那里观察她家。站在阳台的一瞬间她就明白了——可以真切感受那种迹象。

    真理惠凝眸往自己家那边望去。她家就在一谷之隔的对面——往空中伸出手(假如那人有相当长的手的话),几乎可以触及。从这边看去,她家无遮无拦,一览无余。她家盖房子时,山谷这一侧还一座房子也没有。建筑规章多少放松而山谷这边开始建房是相当晚近的事(话虽这么说,可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所以,她住的房子完全没有考虑防备山谷这边的视线,几近全方位开放。倘若使用高性能望远镜、双筒望远镜,那么房内情况想必历历在目。即使她的房间窗口,只要有意,也会看得相当清楚。她当然是谨小慎微的少女。所以换衣服等时候一定注意拉上窗帘。但不能说完全没有疏忽。免色迄今看到的究竟是怎样的场景呢?

    她沿着斜坡石阶往下走。下到有书房的下一阶时,那阶的窗口全都紧紧落着百叶窗,里面无法窥看。所以她下到更下面的一阶。这阶面对的主要是杂务间。有洗衣房,有熨衣服用的房间,有大约是住家用人用的房间。另一侧是相当大的健身房,排列着五六台锻炼肌肉的器械。这里和网球场不同,看上去利用得相当频繁。哪一台都擦得干干净净,像上了油似的。还吊着拳击用的大沙袋。从这一阶侧面这边看去,似乎不像其余台阶的侧面警戒得那么森严。许多窗口都没拉窗帘,从外面可以整个看见里面。尽管如此,所有的门和玻璃窗都从内侧牢牢锁着,无法进入。门上同样贴着保安公司的警示标志——目的在于让小偷死心塌地。硬要开门,保安公司就会收到警报。

    房子相当大。这么大的空间孤零零只一个人住,她实在难以置信。此人的生活必定孤独无疑。房子用钢筋混凝土建造得牢不可破,使用所有装置严加封锁。大型狗诚然没有看见(或者不太喜欢狗也有可能),但为防止入侵使用了大凡能搞到的所有防护手段。

    那么,往下怎么办呢?她完全心中无数。家中无法进入,又不能出到院外。免色此时此刻肯定在家——他按开关开门,收取送货上门的物品。除他以外没有住在这房子里的人。除了每星期上门一次的专业保洁人员,原则上家中无他人进入。上次来此访问时免色这么说过。

    既然没进入屋内的手段,就需要物色此外藏身的场所。在房子四周转来转去,说不定什么时候被他发现。东瞧西找时间里,发现房后·庭园角落有个用于存放物资的小屋样的房子。门没有上锁,里面放有庭园里干活用的器具和软管,堆着一袋袋肥料。她走了进去,在肥料袋上弓身坐下。场所当然谈不上多么舒心惬意,但只要老实待在这里,就不至于被摄像头摄进去,也不至于有人来这里查看情况。如此过程中肯定有什么动静,只有静待时机。

    尽管处境进退不得,然而莫如说她切身感受到一种健康的激情。这天早上淋浴后裸·体站在镜前,发觉乳··房约略鼓出了一点点。估计这点也多少引发了激情。当然这也许纯属错觉——渴望那样的心情导致的自作多情亦未可知。不过,即使从各种角度相当公平地审视,即使用手触摸,她也还是感觉那里生出迄今未有过的柔软的隆起。乳头还很小很小(同令人想到橄榄核的姑母的无法相比),但那里荡漾着类似萌芽的征兆。

    她一边琢磨胸·部小小的隆起,一边在这物资小屋里消磨时间。她在脑海中想像那隆起日新月异的状态——有一对丰·满隆起的乳··房的日子该会是怎样一种心情呢?她想像自己戴上姑母戴的那种地地道道的乳罩时的情形。不过那还是相当久远的事情吧!毕竟月经今春才刚刚开始。

    她感到有点儿口渴,但还能忍耐一会儿。她觑一眼厚墩墩的手表。G-SHOCK指在刚过3:05的位置。今天是周五,绘画班上课的日子,而她一开始就没打算去。装有画材的包也没带。不过,倘若晚饭前不能赶回家,姑母肯定要担心的。要考虑事后相应辩解才行。

    可能多少睡了一会儿。在这样的场所、这种状况下自己居然能睡过去——尽管时间很短很短——对此她怎么都不能相信。大概是在不知不觉之间睡过去的。很短,也就十分钟或十五分钟吧。没准更短。可是睡得相当深。猛然睁眼醒来时,意识已被割断。自己此刻在哪里?正在做什么?一时浑浑噩噩。那时自己好像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梦涉及丰·满的乳··房和奶油巧克力。口中满是口水。而后她陡然想起:自己溜进免色家,正在院中物资小屋里藏身不动。

    是什么声响把她惊醒的。那是持续性机械声响。准确些说来,是正在开车库门的声响。门旁车库的卷闸门咣啷咣啷卷了上去。估计免色要开车去哪里。她赶紧走出物资小屋,蹑手蹑脚向房前走去。卷闸完全卷了上去,马达声停了。接着响起车的引擎声,银色捷豹首先把鼻子缓缓探了出来。驾驶位上坐着免色。驾驶席位窗玻璃落了下来,雪白的头发在午后阳光下熠熠生辉。真理惠从灌木丛阴里打量免色的样子。

    假如免色往右边灌木丛转过脸,说不定一闪瞥见躲在那里的真理惠——灌木丛过小,不足以充分遮掩身体。但免色一直脸朝正前方。他手握方向盘,显出正认真思索什么的神情。捷豹直接向前行驶,拐过车道的拐角不见了。车库的金属卷闸门通过遥控操作开始缓缓下落。她从灌木丛阴里一跃而出,让身体迅速滑进几乎关合的卷闸空隙,像电影《夺宝奇兵》(RaidersoftheLostArk)里印第安纳·琼斯(IndianaJones)做的那样。而且是瞬间条件反射式行动。钻进车库,肯定能从那里进入里面——这种类似灵机一动的能力她是具备的。车库的传感器感到了什么,略一迟疑,但卷闸重新开始下落,很快落得严丝合缝。

    车库中还放着一辆车。带有米色车篷式样潇洒的深蓝色跑车,日前姑母看得出神的车。她对车没有兴致,当时几乎不屑一顾。鼻子长得出奇,同样带有捷豹标志。价格昂贵这点,即使不具有汽车知识的真理惠也不难想像。恐怕又是件宝贝。

    车库尽头有通往住房的门。战战兢兢一拧门拉手,得知门没锁。她舒了口气。至少白天从车库通往住房的门是不锁的。不过免色毕竟是小心慎重之人,所以她没有期待到这个程度。想必他有什么要紧事要思考的吧。只能说自己幸运。

    她从门口把脚迈进住房里面。鞋怎么办?迟疑之余,最后决定脱下拿在手中。不能留在这里。房内静悄悄没有一点声息,似乎所有什物都大气不敢出。她确信:在免色去了哪里的现在,这个家中没有任何人。此刻这座房子里有的仅我一个。往下一段时间,去哪里、做什么都是我的自由。

    上次来这里时,免色领她大致看了家中情形。当时的事清楚记得。房子的结构大体装在脑袋里。她首先去了占一楼大半的大客厅。从那里可以上到宽大的阳台。阳台带有大大的玻璃拉门。拉不拉开这玻璃门呢?她犹豫了一阵子。免色离开时说不定按下报警装置开关。果真如此,拉开玻璃门那一瞬间铃就会响起。保安公司的报警灯随之闪烁,公司首先往这里打电话确认情况。届时就必须把密码告诉对方。真理惠手拎黑色乐福鞋犹豫不决。二号首长

    不过免色未必按下报警装置开关——真理惠得出这样的结论。既然车库里面的门没锁,那么不至于想出远门,不外乎去附近购物了。真理惠一咬牙拉下玻璃门的保险锁,从里面打开。姑且等候片刻。铃没响,保安公司的电话也没打来。她如释重负(万一保安公司的人开车赶来,那可就不是开句玩笑能了结的),走上阳台。把鞋放在地上,取出套在塑料罩子里的大型双筒望远镜。双筒望远镜在她手里过大,于是把阳台栏杆当作台架试了试,但不如意。四下环顾,发现仿佛双筒望远镜专用架样的东西靠墙立着。类似照相机三脚架,颜色是和双筒望远镜同样的模模糊糊的橄榄绿,可以把双筒望远镜用螺丝固定在那上面。她把双筒望远镜固定在那个专用架上,坐在旁边金属矮凳上,从那里往双筒望远镜里窥看,于是得以轻松确保视野。从对面看不见这边的人影。想必免色总是这样观望山谷对面。

    她家内部的情形清晰得令人吃惊。通过镜头看去,视野中的所有光景都比实况更加鲜明、更加逼真地赫然浮现出来。双筒望远镜想必具备使之成为可能的特殊光学功能。面对山谷的几个房间因为没拉窗帘,包括细部在内,看上去一切都那般真切。甚至茶几上放的花瓶和杂志都了然在目。现在姑母应该在家。但哪里也没有她的身影。

    从隔着较远距离的地方细看自家内部,感觉很有些不可思议。心情简直就像自己已经死了过去(缘由不清楚,回过神时,不觉之间成了死者中的一员),从那个世界观望自己曾经住过的房子。尽管那是长期属于自己的场所,但已没有自己的住处。本来是再熟悉不过的亲密场所,却已失去重返那里的可能性——便是这样一种奇妙的乖离感。

    接下去她看自己的房间。房间窗口面对这边,但拉着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看惯了的带花纹的橙色窗帘。橙色已经晒得褪了不少。窗帘里面看不见。但若到了晚上打开灯,里面的人影或许看得影影绰绰。而究竟能看到什么程度,晚间不实际来这里用双筒望远镜看看是不晓得的。真理惠缓缓旋转双筒望远镜。姑母应该在家中哪个地方,然而哪里也找不见她。可能在里面的厨房准备晚饭。或者在自己房间休息也不一定。总之家中那一部分从这边看不见。

    我想马上返回那个家。这样的心情在她身上一发不可遏止。她想返回那里坐在早已坐惯了的餐厅椅子上,用平时用的茶杯喝热红茶,想呆呆看着姑母站在厨房里做饭的情景——如果可能,那该是多么美妙啊!她这样想道。自己居然有一天怀念那个家,迄今为止哪怕作为一闪之念都不曾有过。她一向认为自己的家空空荡荡、丑陋不堪。在那样的家里生活简直忍无可忍。恨不得马上长大离开家,一个人住在适合自己口味的居室里。不料此时此刻从隔一道山谷的对面通过双筒望远镜鲜明的镜头观望自家内部,想回那个家的愿望竟是这般迫不及待。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我的场所,是保护我的场所。

    这时,类似嗡嗡轻叫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她把眼睛从双筒望远镜离开。随即看见什么黑东西在空中飞舞。蜂!长形大蜂,大概是金环胡蜂。把她母亲蜇死的攻击性野蜂,有非常锐利的针。真理吓得慌忙跑进房间,紧紧关上玻璃门,锁上。金环胡蜂往下也像是要牵制她似的在玻璃门外盘旋了一阵子,甚至撞了几次玻璃。后来勉强作罢飞去了哪里。真理惠终于放下心来。呼吸仍然急促,胸口怦怦直跳。金环胡蜂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怕的东西之一。金环胡蜂是何等可怕,她从父亲那里听了好多次,图鉴上也确认好多次它的形体。不知不觉之间她也开始怀有一种恐惧——说不定自己和母亲同样迟早被金环胡蜂蜇死。自己有可能从母亲身上承袭了同样对蜂毒过敏的体质。即使迟早总有一死,那也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才对。拥有丰·满的乳··房和坚·挺的乳头是怎么一回事——哪怕一次也好,她想体味那种心情。而若在那之前给蜂蜇死,无论如何也太惨了。

    看来暂且不要到外面去为好,真理惠心想。凶狠的野蜂肯定还在这周围盘旋。而且好像已经把她锁定为个人目标。于是她放弃外出念头,决定更仔细地把房子里面查看一遍。

    她首先在大客厅里看了一圈。这个房间同上次看时差不多毫无二致。大大的施坦威大钢琴。钢琴上面摆着几本乐谱。巴赫的创意曲、莫扎特的奏鸣曲、肖邦的小品之类。技法上好像不是多有难度的乐曲。不过能弹到这个程度还是相当了得的。这点事儿真理惠也晓得。以前她也学过钢琴(长进不很大。因为比之钢琴更为绘画所吸引)。

    带有大理石台面的咖啡桌上摞着几本书。没看完的书。书页间夹着书签。哲学书一本、历史书一本,另有小说两本(其中一本是英语书)。哪本的书名她都不曾见过,作者名字也不曾听过。轻轻翻动书页,都不是能引起她兴趣的内容。这家的主人阅读晦涩书籍、爱好古典音乐。而且抽时间使用高性能双筒望远镜偷偷窥看山谷对面的她家。

    他单单是个变态不成?还是其中有某种说得通的理由或目的什么的呢?他对姑母有兴趣?还是对我?抑或双方(那种事情是可能的吗)?

    其次,她决定查验楼下房间。下楼先去他的书房。书房里挂有他的肖像画。真理惠站在房间正中,看画看了好一会儿。画上次也看过(为了看这幅画而来这里的)。但重新细看,她渐渐感觉免色就好像实际在这房间里。于是她不再看画,眼睛尽可能不往那边看,转而检查他桌子上的每一件东西。有“苹果”高性能台式电脑,但她没开。她知道肯定层层设防,自己不可能突破。桌面此外没放很多东西。有每日一翻的日程表,但上面几乎什么也没写,只是点点处处标有莫名其妙的记号和数字。估计真正的日程被输入电脑,为几种电器所共有。无需说,应被周密施以保险措施。免色是异常谨慎的人物,绝不至于轻易留下痕迹。

    此外,桌面上放的只有哪里的书房桌子上都有的普普通通的文具——铅笔哪一支都几乎是同样长度,头上尖尖的,甚是好看。回形针按规格分得很细。纯白便笺静等被写上什么。数字坐钟分秒不差地记录时间。总之一切都近乎恐怖地井然有序。假如不是人工精巧制作的人,真理惠心想,免色这个人笃定有某种不正常的地方。

    桌子抽屉当然全部上锁。理所当然。他不可能不锁抽屉。除此之外,书房里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东西。齐刷刷排列着书的书架也好CD架也好,看上去极为高档的最新音响装置也好,都几乎没有引起她的注意。那些仅仅显示他的嗜好倾向罢了。无助于了解他这个人,不会同他(大概)怀有的秘密发生关联。

    离开书房后,真理惠沿着幽暗的长走廊前行。几个房间开着门,每扇门都没锁。上次到这里来时没能看到那些房间。免色领她们看的,只是一楼客厅、楼下书房、餐厅和厨房(她用了一楼客用卫生间)。真理惠一个接一个打开那些未知房间。第一个是免色的卧室。即所谓主卧室,极大。带有衣帽间和浴室。有大双人床,床整理得非常整齐,上面搭着苏格兰花格床罩。没有住在家里的用人,可能是免色自己整理床铺。果真这样,也没什么可惊讶的。深棕色无花睡衣在枕边叠得中规中矩。卧室墙上挂有几幅小版画,似乎是出自同一作者之手的系列作品。床头也放有没看完的书。此人到处看书,无所不至。窗口面对山谷,但窗口不很大,落着百叶窗。

    拉开衣帽间的门,宽敞的空间满满一排衣服。成套西服少,几乎全是夹克和单件头轻便西装,领带数量也不多。想必没多大必要做正式打扮。衬衫无论哪一件都像刚刚从洗衣店返回似的套着塑料衣套。许多皮鞋和运动鞋摆在板架上。稍离开些的地方排列着厚度各所不一的风衣。此人用心收集够品味的衣服,精心保养。直接上服装杂志都可以。衣服数量既不过多,又不太少。一切都适可而止。

    衣柜抽屉装满袜子、手帕、内裤、内衣。哪一件都叠得一道皱纹也没有,整理得赏心悦目。收有牛仔裤、Polo衫和运动衫的抽屉也有。有个专门放毛衣的大抽屉,聚集着五颜六色的漂亮毛衣,都是单色。然而,哪一个抽屉都没有任何足以破解免色秘密的物品。所有一切都那么完美整洁,井井有条。地板一尘不染,墙上挂的画一律端端正正。

    关于免色,真理惠能明确理解的事实只有一项,那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和此人一起生活”。普通活人基本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自己的姑母也是相当喜欢拾掇的人,但不可能做得如此完美。

    下一个房间似乎是客卧。备有一张整理好的双人床。靠窗有写字桌和写字椅。还有个小电视。不过看情形看不出有客人实际住过的痕迹和氛围。总的说来,像是永远弃置不用的房间。免色这个人大概不怎么欢迎客人。只不过是为了某种非常场合(想像不出那是怎样的场合)而大致确保一间客卧罢了。

    相邻房间差不多算是贮藏室。家具一件也没放。铺着绿色地毯的地板上摞着十来个纸壳箱。从重量看,里面装的似乎是书。所贴标签用圆珠笔记着类似记号的字样。而且哪一箱都用胶带封得一丝不苟。真理惠猜想大概是工作方面的文件。这些箱子里说不定藏有什么重大秘密。但那大约是与己无关的他的商务秘密。

    哪一个房间都没锁,哪一个房间窗口都朝向山谷,同样严严实实落着百叶窗。在这里寻求灿烂阳光和美好景观的人,眼下似乎一个也没有。房间幽暗,一种被弃置的气味。笑傲江湖小说

    第四个房间最让她感兴趣。房间本身并不多么让人兴味盎然。房间里同样几乎没放家具,只有一把餐椅和一张平庸无奇的小木桌。墙壁整个裸露,一幅画也没挂,空空荡荡。无任何装饰性东西,看来是平时不用的空房。可是当她试着拉开衣帽间的门一看,那里排列着女性时装。量不是很大。但一个普通成年女性在这里生活几天所需衣服大体一应俱全。想必有个定期来此居住的女性,是那个人用的常备衣服。她不由得皱起眉头。姑母知道免色有这样的女性吗?

    但她马上发觉自己的想法错了。挂在衣架上的一排衣服哪一件都是过去款式。无论连衣裙、半身裙还是衬衫,虽然都是名牌、都很时尚,看上去都甚为昂贵,但当下时代应该没有穿这类衣服的女性。真理惠对时装固然知之不详,不过这个程度的情况她还是明白的。恐怕是自己出生前那个时代流行的衣服。而且哪一件衣服都沾满防虫剂味儿,估计长期挂在这里没动。但想必因为保管得好,看不到虫蚀痕迹。不仅如此,还好像按季节适度加湿除湿,颜色都没变。长裙尺码是5,身高怕是一百五十厘米上下。以半身裙号码看,体型相当曼妙。鞋号是23厘米。

    几个抽屉里装有内衣、袜子、睡衣。全都装在塑料袋里以防落灰。她从袋里取出几件内衣看。乳罩号码为65C。真理惠根据罩杯形状想像女子的乳··房形状。恐怕比姑母略小(当然乳头形状想像不出)。里面的内衣哪一件都优雅有品位,或者约略朝性感方向倾斜,大约是经济上有余裕的成年女性考虑到同怀有好感的男性有肌肤之亲时的状况而在专卖店购买的高档内衣。细腻的丝绸和蕾丝,都要求温水手洗。不是在院子割草时穿的那种。而且无一不渗透了防虫剂味儿。她小心翼翼叠好,按原样放回塑料袋,关上立柜抽屉。

    这些衣服是免色曾经——十五年前或二十年前——亲密交往的女性穿在身上的衣服。这是少女终于得出的结论。因了某种缘故,那位穿5码衣服、23厘米鞋和戴65C乳罩的女性将这些有品位的衣物整套留下而再未归来。可她为什么留下这般奢侈的衣服呢?如果因为什么分手了,那么一般说来是会拿走的。自不待言,真理惠不解其故。不管怎样,免色十分用心保管对方留下的为数不多的衣服,一如莱茵河的女儿们无比小心地守护传说中的黄金。而且,他可能不时来这房间细看这些衣服或拿在手里,按季节更换防虫剂(他不至于委托别人做这件事)。

    那位女子如今在哪里做什么呢?可能成了别人的太太。得病或遭遇事故去世了也未可知。但他至今仍在追寻她的面影(真理惠当然不知道那位女性即她本人的母亲。这个我也想不出必须将这一事实告知她的理由。具有告知资格的恐怕唯有免色)。

    真理惠陷入沉思。莫非应因此对免色先生怀有好感才是?因了他在漫长岁月中对一个女性持续怀有如此深切的怀念之情?还是应该多少感到惧怵呢?因了他居然如此完好地保管那个女性的衣服?

    想到这里时,车库卷闸卷起的声响突然传来耳畔。免色回来了!由于注意力集中在衣服上,未能觉察开门车进来的动静。务必尽快逃离这里。务必躲在哪里一个安全地方。这当口儿她猛然想到一个事实、一个极其重大的事实。旋即惶恐感把她整个擒住。

    鞋放在阳台地板上了!双筒望远镜也从罩里拿出就那样安在三脚架上。看见金环胡蜂吓得她什么也顾不得了,只管逃进客厅,一切都原封不动留在那里。如果免色出到阳台看见了(迟早总要看见),马上就会觉察自己不在时有人闯入家中。看见黑色乐福鞋的尺码,一眼即可看出是少女的鞋。免色脑袋好使。想到那是真理惠的鞋无需多少时间。想必他要把家中无一遗漏地转圈搜遍,肯定轻而易举找出藏在这里的自己。

    没有时间允许自己这就跑去阳台收鞋并把双筒望远镜复原。那样做,途中必同免色撞个满怀。怎么办好?她无计可施。呼吸不畅,心跳加快,四肢不听使唤。心理罪小说

    车的引擎停息,继而响起卷闸下落的声响。免色很快就会进入家中。到底如何是好?到底怎么办……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兀自坐在地板上闭起眼睛,双手捂脸。

    “在此静静不动可也!”有人说。

    她以为是幻听,但不是幻听。一狠心睁眼一看,眼前有一位身高六十厘米左右的老人。他一屁股坐在矮柜上。花白头发在头顶扎起,身穿古色古香的白色衣裳,腰间佩一把不大的剑。理所当然,一开始她认为是幻觉。由于陷入强烈的惶恐状态,致使自己看见了实际根本不存在的存在。

    “不,我不是什么幻觉。”老人以低沉而清晰的语声说,“我的名字叫骑士团长,我救你来了。”

上一页 《刺杀骑士团长》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