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无终仙境》->正文

第十五章 冰湖漩涡

    1

    我刚一转过头去,见到身后有个人,脑袋上顶了狼头帽子,一身的胖肉,他不是二老肥吗?

    我吃惊不小,以为其余的狼头帽子也追上来了。其余三人也都吓了一跳,涅涅茨人忙将弓箭扣在弦上,但是冰面上漆黑一片,寂然无声,不见别的炮手。

    臭鱼将二老肥拽过来,问他:“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二老肥说:“那么大的冰块砸下来,不跑我还在那儿等死?”

    臭鱼说:“操你大爷的,你之前说要把谁大卸八块?”

    二老肥说:“明知你还故问,你这样的我见多了,敢来真的吗,你动我一下试试!”

    臭鱼越听越气,他火直往上撞,抬手就要打二老肥。

    二老肥说:“有胆子你别动我,你等我找我大哥去,你要不等,你可是我孙子!”

    我说:“臭鱼,你跟他多说什么,扒下他的衣服来,一脚踹下冰窟窿,看他大哥上哪找他去。”

    臭鱼说:“二老肥这身胖肉,掉进冰窟窿也不一定冻得死他。”

    我说:“扒光了他,不信冻不死!”伸手拽下二老肥的狼头帽,那是用狼头做的皮帽子,套在头上,如同顶了一个狼头。关外的炮手戴狼头帽子,主要是为了吓人。我将狼头帽子给了涅涅茨人,他的鱼皮衣没有头套,耳朵都快冻掉了。

    二老肥出言恫吓:“孙子你敢抢我帽子!我看你是活腻了,知道我大哥是谁吗?有本事你在这等我,你等我找我大哥去,我让你们这帮孙子,一个个死无全尸!”

    我没搭理二老肥,让臭鱼看住了他,转动头灯到处找冰窟窿。

    藤明月说:“你真要把他扔进冰窟窿?”

    我说我又不是炮手,怎么会要二老肥的命,只是吓唬他一番罢了。须知人禀天地而生,以五行配五德,五德仁义礼智信以仁为上德,二老肥招人恨是没错,可也没有大恶,杀了他是为不仁。他敢如此嚣张,只不过借了他哥大老肥的威名。另外你有所不知,“对儿九”自称一代奇人窦占龙是他师祖,凭他识宝的眼力,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但是他为了明朝女尸身上的东西,在挑水胡同等了二三十年,此番兴师动众来到这边荒苦寒之地,肯定不是为了发财。

    我打算从二老肥的口中问出他们为何而来,虽说二老肥也不见得知道。看得出来,大老肥是九伯的左膀右臂,一身开碑裂石的横练,刀砍一道白印,枪扎一个白点,他在道上的名头,那真叫心黑手狠,杀人不眨眼。二老肥却只会耍王八蛋,唯恐天下不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在外边惹上什么麻烦,都有大老肥给他出头。可能九伯是看在大老肥的面子上,不得已让二老肥当了手下。换成我是九伯,我也信不过二老肥,不会让他知道得太多。

    不出所料,经过一番逼问,我们看得出来二老肥不知道内情,接下来如何打发他,倒也让我为难,在这寒冷的冰穴之中,扒光了衣服,不用掉进冰窟窿,也会冻死在冰面上了。可是我们对二老肥,顶多是连打带吓唬,还不至于让他死,扔下他不管,他在这儿也是有死无生。如果带上他,谁知道他会惹出什么乱子。思前想后,还是让他滚蛋为好,他到了九伯那边,反倒对我们有好处。

    2

    臭鱼问我:“你找没找到冰窟窿?没找到也不要紧,我可不管他大哥是谁,即便他是阎王爷的小舅子,我今儿个也一棍子拍扁了他!”

    我说:“打两棍子可以,打扁了倒不必,且留下他一条狗命,让他玩勺子去。”

    二老肥说:“你让我走?不怕我找我大哥去?我明白了,我前脚刚走,后脚你一冷箭撂倒了我!真够孙子的!你这损招儿我见过,还有没有什么新鲜玩意儿,别拿这套对付二爷,二爷我心里可跟明镜儿似的!”

    我对二老肥说:“你这一身五花胖肉,上秤过一过,不下二三百斤,弓箭射得穿吗?你走是不走,再不走我可改主意了!”

    二老肥说:“此话当真?你们真打算放我走?我要说我感动了,你们会不会嫌我肉麻?”

    臭鱼说:“你贫不贫啊,赶紧滚蛋,一会儿我可改主意了。”

    二老肥说:“不是,我这可全是掏心窝子的肺腑之言!”

    臭鱼听得不耐烦,转过头不想再理二老肥。怎知二老肥根本不信我们的话,仍以为我们要在他背后下家伙,他说这个话是虚晃一枪,他趁臭鱼转过头去,使劲在臭鱼屁股后边踹了一脚。冰面上无比光滑,臭鱼让他踹了一个冷不防,顺势往前一扑,将我和手持弓箭的涅涅茨人一同撞倒在冰面上。二老肥借这一踹之力,仰面朝天往后滑去,转眼到了几十米开外。等到藤明月将我们扶起来,我和臭鱼破口大骂,再追可来不及了。我的杆儿炮已掉在冰裂之中,涅涅茨人的弓箭也射不到那么远,只好眼睁睁看他逃走。

    二老肥身上也有头灯,我看见他身上的灯光迅速远离,怎知二老肥身上的灯光,还有他得意的狂笑声,忽然在远处消失了。不是远得看不见了,而是戛然而止,隔了很久才有回声传来。

    四个人无不吃惊,二老肥将头灯关上了?还是他让什么东西给吞了下去?虽然离得远了,谁也没看到发生了什么,但是给人的感觉是二老肥凶多吉少,他有可能掉进了冰窟窿。

    我说:“我有心放二老肥一条活路,他却将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往后我可得狠下心了!我吃亏就吃亏在这上边了,拿谁都当好人,可没想到坏人全让我遇上了!”

    臭鱼怒不可遏,他拎起棍子要去追二老肥。

    我说:“周围这么黑,看不到二老肥在哪儿,如何追得上?再说我看他多半掉进了冰窟窿,即使没掉下冰窟窿,在这宽阔无比的冰穴中,他一个人也找不到方向,那还冻不死他吗?”

    臭鱼说:“掉进冰窟窿,该当听见冰层裂开或是落水之声,可是什么响动也没有!”

    藤明月说:“冰穴中死寂无声,如若有些响动,距离再远都能听到……”

    正说话间,身后传来一阵犬吠,七八条没被砸死的猛犬,穿过冰裂来到此处。

    四个人急忙关掉头灯主眼,往二老肥逃走的方向跑去。二老肥刚才在冰面上滑行,突然不见了,我们不敢大意,发觉脚下的冰面往前倾斜,几乎站不住脚,立即往后退了两步,用强光头灯照过去,但见冰面上有一个碗形大洞,直径不下十几米。不同于周围的寒冰,碗形洞口的冰层中,有火山灰形成的白色条纹,如同一圈一圈的古树年轮,看上去简直是一只奇异可怕的“巨眼”。

    3

    我们走到“巨眼”边上,不用问了,刚才逃走的二老肥,一定是掉了进去。可以照到几十米开外的头灯光束,投下去也见不到底,二老肥掉进去还能好得了?由于冰面往下倾斜,会让人身不由己地被“巨眼”吸下去,我们只得又往后退了几步。

    猛犬吠叫声越来越近。涅涅茨人张开弓箭,准备同对方拼命。以打鹿为生的涅涅茨人,经常受到炮手劫掠,与“狼头帽子”仇恨极深,见了面分外眼红。可是敌众我寡,对比悬殊,别说对付全副武装的“狼头帽子”,仅是那几头猛犬,我们四个人可也抵挡不住。我见情况紧急,忙用烟头点了几支土炮仗、二踢脚,“砰砰”几声巨响,在冰穴深处回响不绝。

    藤明月还带了半根松枝,她点上松枝扔了下去,只见那半根火把落进“巨眼”,仅如黄豆般大,下边虽然很深,但是凭借绳索,还是可以下到底部。我对臭鱼说:“冰面上对咱们不利,放绳子下去躲一躲!”臭鱼忙将长绳一端固定在冰层上,另一端抛到洞底。我们之前在冰裂中,从摔死的炮手身上捡来一捆长绳,麻绳里边缠了鹿筋,不容易被坚冰割断,适合在冰穴中攀援,长度也足够。可是绳子还没扔到底,那边的猛犬已经到了。

    关外俗传“三头猎熊犬,咬得死一只大熊”,在东北、蒙古一带,用来打熊围的猛犬,只要个头比猎狗大,都可以称为猎熊犬。猛犬再能咬,也让老熊一巴掌给拍死了。所以说在山上打熊,凭的不是勇猛,而是猎犬会听主人号令,使用分进合击的战术。老熊笨拙,三四条猛犬围上它,东咬一口,西咬一口,它躲得了前边,躲不了后边。炮手们带的恶犬,多是身形硕大,性情残忍,关外习惯称这样的猛犬为猎熊犬,有别于一般的猎狗,赶山打围有如一阵旋风,善于穷追猛咬,还能够迂回包围。如果之前不是在狭窄的冰裂中,凭借地形之利,即使我们人手一支猎枪,只怕也挡不住几十条猛犬的围攻。余下的七八头猛犬,如同狂风似也,吠叫声中,扑咬上前,它们完全不怕土炮仗发出的响声。涅涅茨人连射几箭,可是冰面漆黑,仅射中两箭。前边一头猛犬,身上中箭,浑然不觉,对他张口咬来。涅涅茨人虽然年岁不大,但是常年打猎,身手敏捷,他也熟悉猛犬扑咬的动作,当即闪身避过,猛犬扑了一空,落在冰面上,不由自主地滑向“巨眼”。如若在平坦光滑的冰面上,猛犬还可以迅速停下,但是冰面如同碗形,一旦滑进去,可再也上不来了。那头猛犬“呜”的一声惨叫,打着转掉进了深处。

    随后扑来的几头猎熊犬,见到情况不对,有心要停下,可在狂奔之下停不住了。七八头猛犬如同往汤锅里下饺子一般,全让“巨眼”给吞了下去。

    4

    但见远处火光晃动,狼头帽子听到土炮仗的声响,全往这边来了。我们手中仅有弓箭和一支杆儿炮,可对付不了好几十个狼头帽子,面前就是油锅,也得闭上眼往下跳了。臭鱼连忙固定住绳索,我背上杆儿炮,张口咬住短刀,当先攀绳下去,穿过冰层,下到一个大洞之中。融化的冰水,从上边滴落,洞穴中生出云雾,强光头灯照出去,一道几十米长的光束,在虚空中无从着落,看来下边的洞穴,巨大得无法想象。

    我一直溜到洞底,望向四周,洞中并不寒冷,遍地枯苔,前边掉下来的七八条猛犬,都已摔成了肉饼。还有那个二老肥,二百五六十斤一身五花肥膘,打从那么高掉下来,同大地深情拥抱,还能有个好吗?眼珠子都摔出来了。其余三人先后下来,见到二老肥的惨状,有的心惊,有的要呕。又看到枯苔下的岩层如同木纹,似乎是冻土层下的一根倒木。枯苔下的洞壁上,也尽是树木纹路,似乎是一个大树洞!上边的巨眼,原来仅是树上的虫洞,那得是多大的一根倒木?

    藤明月说:“古代有很多关于大树的传说,比如北方的椹木,无枝无叶,高可千丈,大约千围,上接云天,下连寒泉。那些传说虽然夸大,可在远古时代,还是有原型的。只是如此高大的原始树木,已经灭绝了几千年,后世无人得见。”

    我问藤明月:“几千年前的大树,为何成了这个样子?”

    藤明月说:“上边的洞口可以看到白色灰烬,可能是火山灰吞没了大树。”

    我心想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见到的情形,与戎人传说几乎一样。当年躲避辽军的戎人,一定是穿过冰原逃进了树洞,不知道再往前走,还会有什么样的奇遇?

    臭鱼说:“你们别在这儿发愣了,狼头帽子要追下来了,可不能在这儿等死,快往树洞深处逃!”

    涅涅茨人背上弓箭,放火烧了绳索。四个人打开头灯探路,快步前行。臭鱼对涅涅茨人说:“你烧掉绳子顶什么用,他们又不是没带别的绳子,该下来还是会下来,耽搁不了多久。”藤明月说:“争取一时半刻也是好的,但是总这么逃也不行,要想个法子挡住他们!”

    我说:“我看挡是挡不住,二老肥名叫肥振西,大老肥名叫肥振东,你别看二老肥只会逞口舌之狠,肥振东可不好惹,一会儿他看见二老肥摔成那个样子,他非把这条命算在咱们头上不可。如若没摔死二老肥,那还有周旋的余地,二老肥摔得那么惨,你说是他自找的,肥振东如何会信?”

    臭鱼说:“肥振东的名头不小,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我正要会会他!”

    我说:“且不说你斗不斗得过肥振东,他手下可还有三四十支杆儿炮,你又不是刀枪不入,他们乱枪齐发,还不把你打成个筛子?”

    说到这儿,我忽然冒出个念头,也许有个法子,可以挡住追上来的狼头帽子。

    臭鱼说:“你又想出什么损招儿了?”

    我说:“肥振东是厉害,炮手头子吴老六,那也是杀人如麻的土匪,可是他们再厉害,还不是要听九伯的话?”

    臭鱼不同意,他说:“已经撕破脸了,你还打算去跟九伯套近乎?”

    藤明月也说:“他同你们无冤无仇,却打一开始就想要你们的命,此人不动声色,怕是最不好对付的一个,你还是别打他的主意为好。”

    臭鱼说:“你该不会想当他的侄儿女婿?要用这苦肉计先让我上,我倒不嫌他侄女长得难看!”

    5

    我说:“谁说用苦肉计了?我这招儿叫以退为进!”

    藤明月问:“什么是以退为进?”

    我说:“咱们一逃再逃,这是退!”

    臭鱼说:“那还用你说,再怎么好听也没别的词儿,顶多叫战略转移!”

    我说:“你们想想,咱们仅有四个人,手中多是弓箭、短刀、棍子,连根点火的松枝都没有了。对方几十个狼头帽子,一人一支杆儿炮,还带了很多炸药。虽说他们带的猛犬损失殆尽,可跟咱们比起来,仍是对比悬殊。一旦让人家追上,咱们四个人是有死无生,因此只能逃,始终疲于奔命,处境非常被动,该如何扭转这个局面?”

    藤明月已经听出了我的意思,臭鱼仍是不解,我只好告诉他:“九伯是跟咱们无冤无仇,可是他之前也说了,道儿上的规矩如此,他们取宝分赃,怎能让别人窥觑?他不杀咱们,那些顶了狼头帽的土匪也不会答应,因为你见了他们的脸,照了面儿了,如果你回去报了官,那些人跑得了跑不了都要提心吊胆,所以你别指望土匪手下留情,千百年来从没有过那样的事情,心慈手软可吃不了他们这碗饭,要的是不留后患。不过你也知道,九伯是什么人?他手上的东西,够他吃好几辈子,所以在戎人古坟中,一定有个惊世骇俗的东西,才引得他带人来到此处。咱们抢先一步进来,无论如何要比他先找到那个东西。”

    臭鱼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这叫挟天子以令诸侯!你要当曹操啊!”

    我说:“不是非常准确,考虑到你的文化水平,你这么说也可以算及格。”

    藤明月说:“你说得对,以退为进是咱们仅有的机会!”

    我说:“古人怎么曰的?不战而胜,良将也;不劳而获,圣人也。我一直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藤明月说:“你先别得意,你并不知道,九伯要找的是什么东西。”

    我说:“九伯擅于识宝,他有的是钱,什么样的奇珍异宝才入得了他的法眼?”

    臭鱼说:“惊世骇俗……西周鼎?那个大鼎得有多大?几十个狼头帽子搬得出去吗?”

    我说:“西周鼎乃无价之宝,无价等于不值钱,因为没人出得起,也没人敢要。”

    藤明月说:“我也想不出,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我说:“没别的,三个字——不想死!”

    臭鱼说:“不想死?生死有命,那是想不想的事儿吗?”

    我说:“你要不是不想死,还用跑到这儿来吗?你我这样的穷光棍尚且也不怎么想死,好歹对付过去一天是一天,何况九伯了,你说他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不是为了长生不死,他还有何所求?”

    臭鱼说:“你是不是应该承认,九伯的见识比你高明多了?你都不信,他会迷信这个?我看他要找的还是西周鼎,这年头除了收破烂儿的不涨价,别的可都是一天一个价,钱还有个够吗?钱是越多越不嫌多,不是有那么句话吗,挣得多花得多,有座金山也架不住当成土块一般挥霍啊,你当都跟你似的,吃碗炸酱面还跟人家讨价还价?”

    他又问藤明月:“这西周鼎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一会儿看见了可别错过!”

    藤明月说:“鼎在古代用于烹煮……”

    臭鱼说:“合着是个锅?”

    我说:“你穷光棍用锅,天子用的是鼎!”

    臭鱼说:“那也无非是个吃饭的家伙!”

    藤明月说:“周鼎多为三足两耳,象征王权,当然是无价之宝。在古代传说中,戎人打进镐京,掠走了三件至宝,其一是西周鼎,其二是美人褒姒,其三是乾坤社稷图。”

上一页 《无终仙境》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