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一:故园今日海棠开,只有名花苦幽独 第24章 玫瑰战争的仲裁者

    、、、、、、、、、、

    第二天早上明兰没能教成长栋,因为如兰和墨兰都提早到了,她们趁老还没起身,便进了充当书房的右梢间,明兰一看情况不对,悄悄对丹橘使了个眼色,丹橘领会,到外头门口去等着长栋,告诉他:今天停课。

    墨兰先来的,扭扭捏捏了半天,把明兰书房从头到尾依次夸过,终于道明了来意——希望和明兰换个座位;明兰心里明白,嘴里却道:“咦?当初不是四姐姐你要坐到左墙边的吗?说那里遮光,你身差,多照阳光会头晕。”害的她晒得头晕眼花,还好后来盛老从库房里找出一匹幽色纱,给堂的窗户都糊上了。

    墨兰脸上半带红晕,哼哼唧唧还没说出个所以然,这时如兰来了,她就爽快多了,开门见山的要求和明兰换位:“中间暗,靠窗亮堂些!”

    明兰心下觉得好笑,故意拍手笑道:“那好了,性四姐姐和五姐姐换个位置好了,五姐姐可以亮堂些,四姐姐也不至头晕。”

    墨兰脸色难看,绞着手绢不语,如兰一开始不明白,问清楚墨兰也是来换位置后,也是一张脸拉尺长,各自相看对峙着,明兰一脸天真,道:“我是坐哪儿都不打紧的,可是让哪位姐姐呢?”不知为何,明兰很坏心的愉悦着。

    墨兰如兰心下算计半天,又看了看一团孩气的明兰,觉得还是她威胁小一些,最后结论:谁都别换了。

    这个年纪的女孩的模样开始变化了,墨兰渐渐抽高了身,风姿宜人,娇弱如轻柳,轻愁带薄嗔,如兰随了王氏,身型健美端方,和墨兰差不多个,虽比不上墨兰貌美,却也青春朝气,只有明兰,还是一副团团的白胖小包状。明兰摸摸鼻,基因问题,不关她的事。

    也从这一天开始,姐妹一般打扮的日彻底结束。

    墨兰梳着个小流云髻,插着一对珊瑚绿松石蜜蜡的珠花,鬓边压着一朵新鲜的白玉兰花,身着秋香绿绣长枝花卉的薄锻纱衫,腕上各悬着一对叮咚作响的银丝缠翠玉镯,嫩生生如同一朵绿玉兰般;如兰的双环髻上插了一支彩色琉璃蝴蝶簪,长长的珠翠流苏摇晃生辉,身着交领五彩缂丝裙衫,双耳各用细金丝串了颗大珠,垂下来灵动漂亮,这么一打扮,竟也不逊墨兰了。

    两个兰打扮的清雅秀气,也不过分招摇,明兰看的有些恍惚,莫名的庆幸早上自己英明的让崔妈妈给梳了个鬏鬏头,圆圆的两个包,缠些珊瑚珠串就很可爱了。

    齐衡一早也带着几个小厮书童来了,月白中衣外罩着一件宝蓝色领口绣海水瑞兽纹束腰长比甲,映这肤色雪白,身姿挺拔,墨兰眼前一亮,款款走过去,温婉如水道:“元若哥哥,我昨夜偶有心得,做得一诗,不知工整否?请元若哥哥指点指点如何。”

    说着从袖里拿出一张花笺,递过去,谁知齐衡并不接过,笑道:“四姑娘的两位兄长俱是长才之人,何不请教他们?”墨兰顿时尴尬,反应快道:“庄先生常夸元若哥哥高才,妹妹这才想请教的,哥哥何必吝惜一评呢?”小嘴一嘟,天真娇美。

    齐衡接过花笺便细细读过,墨兰性站在一旁,凑到边上低声细语,然后长枫也走了过去,个人讨论平仄对仗,长柏在一旁自在吟哦,并不参与。

    如兰一直冷眼旁观,小脸端庄严肃,背脊挺的直直的,昨晚刘妈妈和王氏说真正教人敬重的大家闺秀绝不随意和人搭话,要说也应是齐衡来找她说才对,千金小姐就该端着架才是,看见墨兰这幅样,如兰心里恨的直咬牙,只愈加高傲的挺直了坐。

    明兰低头默念一遍‘色即是空’。

    庄先生一进堂,看见满屋珠翠鲜亮,不动声色的开始上课,齐衡是个很优质的前桌,高高的个几乎把明兰整个都遮住了,有这样好的屏障,明兰乐的在后面打瞌睡,早上被墨兰如兰折腾了一通,明兰本就累了,瞌睡这种事儿,瞌着瞌着就真睡着了;等醒过来时,明兰看见一双明亮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自己。

    “六妹妹睡的可好?”齐衡笑眯眯的看着桌上搁着的一张的红扑扑的小脸和一对小胖爪。明兰呵呵傻笑两声:“尚可,尚可。”她完全醒过来,四下一看,已经下课了,大家正在收拾书本,招呼小厮丫鬟整理纸砚。

    齐衡转过来,两条修长的胳膊交叠在明兰的桌上,含笑道:“六妹妹睡的很沉,定是昨晚连夜苦读累着了吧?”

    明兰整整头上的头发包包,厚着脸皮:“还好,还好,应该的。”

    齐衡眼中笑意更甚,明兰继续默念‘色即是空’。

    这天中午明兰依旧没的午觉睡,家中来了贵客,齐衡之母平宁郡主到访,正在寿安堂和盛老王氏说话,只等着见一见盛家的儿女。

    朝廷钦封的正郡主娘娘果然气派非凡,明兰远远的刚看见寿安堂里那棵桂花树郁郁葱葱的枝头,便发现寿安堂外整齐的站了两排垂首而战的仆妇丫鬟,房妈妈已经等在门口,一看见他们便向里头传报,从长柏以下个个都屏气凝神,按着齿序鱼贯进入正房,看见一个丽装女和盛老分坐在正中两侧座位上,王氏坐在盛老下侧的八仙过海雕绘的海棠木长背椅上,齐衡率先上去给位长辈见了礼,然后站到那丽装女身侧。

    “还不快给平宁郡主磕头见礼。”盛老吩咐。

    六个盛家儿女依次给那丽装女磕头问安,然后立到王氏后边去。

    明兰定下来,偷眼打量那平宁郡主,只见她不过十出头的年纪,身穿一件姜黄色绣遍地毓秀葱绿折枝桃红牡丹的薄缎褙,里头衬着月白纱缎小竖领中衣,下头一条细折儿墨绿长裙,露出一对小小尖尖的锦绣鞋头,居然各缀了一颗指头大的珍珠;那郡主云鬓蓬松,娴静若水,生的眉飞目细,妩媚绝美,细看着眉目倒和齐衡有六七分相似,明兰心道,难怪那小这般美貌。

    平宁郡主给每位哥儿姐儿一份见面礼,长柏和长枫各是一块玉佩,质量如何明兰看不见,给长栋的则是一个金光玲珑的福娃娃,个女孩都是一串上好的南珠,颗颗滚圆,圆润生辉,价值非凡,盛老静静道:“郡主客气了,怎如此破费,倒叫我们不好意思了。”

    平宁郡主微笑道:“姑娘们生的喜人,我很是喜欢,可叹自己没福气,只有衡儿这一个孽障,今日便多赏些又如何;况且,唉,也委屈她们了——”

    明兰听的心惊胆战,发生什么事了?

    王氏笑着转头对个兰道:“庄先生已和你们父亲说了,以后你们就不必随哥哥们一同上了,专心在屋里些女红规矩才是正理……”

    墨兰一阵失望,转头看见如兰一派平静,就知道她必是早知的,心里飞快的转了起来:除了上课时间,平时很难见到齐衡,她总不能在庄先生上课时擅闯吧;可如果不能见到齐衡,单论父母之命身份体面,她又有什么优势?想起齐衡俊逸的面貌,温柔有礼的言谈,墨兰更是愤恨失落,袖下面捏紧了拳头,一时连王氏后面说了什么也没听见。

    明兰却是大大舒了口气,好了,若这样一起上课下去,家塾里可要处处硝烟了,阿弥陀佛,战火消弭于无形,善哉善哉。

    接着那平宁郡主又和盛老说了几句,王氏几次想插嘴都没找到机会,说着说着,平宁郡主笑道:“……哪位是府上六姑娘,我家衡儿家后提起她直笑呢?”

    明兰正神游天外,肖想着明天上午不用上课了,打发完小长栋,给老请了安后,便要上床补个眠才好,冷不防被点了名,有些忐忑;盛老笑着招明兰过去:“喏,就是这个小冤家,因养在我跟前,我没的功夫管她,可淘到天上去了。”

    平宁郡主拉过明兰的小手,细细打量,见明兰白胖娇憨的圆润小松鼠般模样,嫩乎乎的小手捏着很舒服,便道:“好个招人的孩,怪不得老疼她,我见了也喜欢呢;……明姑娘,你与我说说,以后不能上庄先生的课了,心里是不是不乐意呀?”

    明兰冷不防瞅见齐衡脸上可恶的笑容,心道这问题真刁钻,只得讪讪道:“哪里,哪里……”

    齐衡实在忍不住,掩着嘴附到平宁郡主耳边轻轻说了几句,那郡主顿时乐了,愈发搂着小明兰,笑道:“……这敢情好,你可省下午觉了……”

    一起上的兄姐们早就看见明兰打瞌睡,一时都笑了起来,如兰凑到王氏身边轻轻说了,盛老略一思忖也明白了,指着明兰笑个不歇:“……好你个小淘包,这下免了你上,你可乐了!”

    明兰小脸涨通红,低头咬牙腹诽:齐元若你丫告姑奶奶黑状,当心生儿没xx!

    只听平宁郡主还道:“……衡儿,你这状可不能白告了,你自己没有亲妹妹,以后可得把明儿当自个儿妹般疼爱才好……”

    盛老微微一笑,便道“这如何高攀的起”云云,王氏却脸色微变,须臾便镇定住了,也跟着凑了话一起笑着说说。

    明兰偷偷望向墨兰和如兰,见她们犹不知觉,忽然心中微悯。

    ……

    ※※※

    ※※※

    作者有话要说】

    首先,本是架空朝代,模拟的是明清风俗。

    看过我前的亲已经知道之前朝代的妇女地位了,我想说的是,在明清之前的秦汉唐宋都是十分风流洒脱的年代,那时的汉人充满了落拓不羁和豪迈热情,即使是孱弱的两宋,也有辛弃疾和苏东坡这样豪迈词人,写的出“八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和“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这样豪迈词句的年代,无论如何也不会迂腐拘泥到哪里去的。

    如果我架空的是明清之前的朝代,我一定不会写种田,我会写奋斗史的。吕后可以入写帝王本纪,卓君可以当垆买酒,卫夫可以一家霸天下,公孙大娘可以舞剑动四方,武则天可以日月当空,刘娥可以女主大宋,在那样挺直的年代,有才能且有心气的女孩是有机会可以活的很精彩的。

    可到了明清,儒家典制已经完整成熟的无懈可击,从男人到女人,从九五之尊到市井小民,生活的规范已经被限定的十分规格化;明清两代,大家可听说过有名的女人,无论后宫还是朝野,女们再才华横溢也当不了李清照,再妩媚动人心机深重也不能影响朝堂,不是女人们失去了光彩,而是光彩的年代过去了。

    例如jm们喜欢的明孝宗,他一生只有一个皇后,可是这位皇后大家可听说过她有什么过人事迹,唯一留下的儿明武宗,是个花花大少淘气孩,她居然也管不住,导致后来嘉靖上位,不是她不想管,是明朝的典制就不允许她插手储君的教育。

    郑贵妃再受宠又如何,她的儿就是当不了,只能当福王。

    至于一整个清朝,正如曹雪芹所说“千红一窟,万艳同悲”,多少美好的女埋没在吃人的礼教之中。

    所以,我这篇种田,就是模拟在明清那种规矩完整的社会里,女主该如何生活的。

    ……

    再次,偶把女主设定为一个庶女,不是想要让她过五关斩六将,练得一身本领在古代杀出一片天地,只是我认为在古代庶女能够接触的社会层面比嫡女更为广泛,她能够听到冷言冷语,婚嫁时会受到身份歧视,有麻烦时嫡母未必会维护她,也很可能嫁到和原来不同阶级的人家里去,于是她更需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当然这样的主观能动性也是很有局限性的,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中,女人并没有多机会掌握自己的命运。

    (大约如此,大家不要深究偶呀)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