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一:故园今日海棠开,只有名花苦幽独 第26章 明兰的鱼,齐衡的饭

    、、、、、、、、、、

    与两个姐姐的呼天抢地不同,明兰听说不用上课,第一件事就是叫小桃去长栋处递了请假条——早自习暂停日,你老姐我要休养生息。

    姚依依上辈读了十几年书早读厌了,一开始上庄先生的课是为了多知道些这时代的事,总不能逮着内宅的丫鬟婆就问当今天姓啥名谁吧,但这几年书读下来,于世情该知道的早知道了,近年来庄先生加大力的讲八股和策论如何做,明兰生平只会写法庭记录稿,不需排比不用对仗且字数不限,庄先生一开始讲课她就昏昏欲睡,早就想脚底抹油了。

    吃过晚饭把书本一推,洗过小脸小脚丫便开开心心的去见周老爷,没有第二日早起的负担,一觉睡的喷香熟酣,醒来后伸着小懒腰,只觉得神清气爽。

    此时正是夏秋之交,天光晴朗,明兰宛如刚放了暑假的孩童,一请过安后,便向崔妈妈要了鱼竿鱼篓要去府中的那莲池里垂钓,崔妈妈知道明兰素来懂事乖巧,这几年见她读书教幼弟十分辛苦,便答应了,还给配了一盆鱼饵,又细细吩咐丹橘小桃要仔细看住明兰,离塘边远些,莫要掉进去反被鱼吃了云云,明兰点头如捣蒜。

    盛府内有两个池塘,一个大些,靠近盛紘妻妾的主宅,一个只有巴掌大,靠近寿安堂和家塾,大池塘里的莲蓬藕荷鱼虾都有人打理,明兰想了想便直奔小池塘,选定地方,丹橘给明兰安了小竹椅撑了大绢布伞,燕草和秦桑一个端着茶水一个端着水果点心分别放在小竹几上,明兰见排场这般大,觉得不钓上个十几条也未免过意不去,可是越急越没动静。好在小桃原就是乡下来的,于钓鱼捉虾最有经验,便教明兰挂饵看浮,在名师指点下,果然立时便有两条笨鱼上钩。小池塘里的鱼儿安逸惯了,何曾被捕捉过,都笨笨傻傻的,不过半个时辰明兰便钓了**条,明兰大是得意,这时见到清凌凌的池水中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心中一动,便拿过一柄长杆网兜,和小桃齐力朝那个方向用力兜了几下后提起,众人一看,原来是一只肥头大耳的甲鱼,正一副呆呆状扒拉着网兜,明兰乐了,小手一挥,带着笨鱼和胖甲鱼鸣金收兵,直奔西侧小厨房。

    当初林姨娘成功进门后,因为种种原因,盛老愈加不愿意和人来往,便托说要吃素,又置了个只有五六个灶头的小厨房,与府里全然隔了开来,这个习惯到了登州也带过来了,小厨房只管寿安堂的一众饮食,见盛老宠爱的六姑娘来了,都恭敬的笑着行礼。

    明兰把鱼篓倒出来,几条鲤鱼和那只甲鱼让丹橘端回去拿水养着,五条鲫鱼便拿来做菜,两条煲成两碗鲫鱼汤,条做成两份葱香鲫鱼脯,明兰跟着上辈的回忆指点着掌厨妈妈做了,待到中午开饭时,一份汤和鱼脯送上饭桌,另一份送去给崔妈妈并丹橘小桃吃。

    明兰心情雀跃的坐在桌旁,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盛老,谁知老却一直不开饭只看着门外,大户人家规矩大,长辈不说开饭,明兰连筷都不能碰,正要开口问祖母,忽然门口帘一掀,一个修长的身影飘然而来,明兰看清了来人,嘴巴张大了……

    “衡哥儿多吃些,下晌还得读书,可得吃饱吃好了,把这里当自个儿家罢。”盛老慈祥的朝齐衡说,又吩咐房妈妈给他布菜,齐衡唇红齿白,回以斯一笑:“这鱼真好吃,老祖宗您也吃,……咦?六妹妹怎么不吃呀?”

    明兰一直低头埋在碗里,才微微抬头,皮笑肉不笑道:“您吃,您吃。”

    盛老笑道:“这两道鱼菜可是今儿个明丫头的心意,鱼是她钓的,也是她吩咐这么做的,可真味儿不错。”

    野生的鲫鱼原本就鲜美可口,那鲫鱼汤是将鲫鱼用滚油略微炸成金黄色立刻投入砂锅中,配以笋片新鲜蘑菇香菇和嫩豆腐,放足了香姜料在小红泥炉上足足煨了两个时辰,待到豆腐都煨穿孔了才得成的,汤色乳白,鲜美润口,盛老和齐衡都忍不住喝了两小碗。

    还有那葱香鲫鱼脯,是将鱼肉片开,用盐姜汁和酒腌渍上一个时辰,在用小胡椒和葱段放在温油中反复煸炸而成,葱香浓郁,微辣鲜咸,轻酸薄甜,是开胃爽口,齐衡吃的美味,不觉连着扒了两碗饭,眼中破坏了他谪仙般的翩翩公形象,只看的他身后的小厮张口结舌。

    饭后上茶,齐衡坐在盛老下首的一张常春藤编的高脚藤墩上,优雅的擦擦手指,端起茶碗道:“可真谢谢六妹妹了,为了我这般费心。”

    费你妈个头!明兰窝在旁边一把边围起来的富贵花开乌木大椅中,和齐衡并排而坐,椅高腿短,便悬空一双小脚,眼睁睁的看着齐衡身下那把她惯坐的藤墩,呵呵笑了几声:“凑巧,凑巧。”隐下轻轻咯吱声。

    盛老笑道:“这小猴儿淘气的紧,昨日一说不用上,今日便背着鱼篓下水捞鱼去了,不过为着好玩罢了,衡哥儿莫谢她!”

    齐衡目光闪烁着笑意:“六妹妹,明日咱么吃什么?”

    西湖醋鱼和清炖甲鱼汤,不过你没机会了,今晚它们就会上桌的!明兰暗下决心,脸上堆着天真的笑容:“元若哥哥问的好,回头我就去厨房那儿打听打听哦。”

    盛老想起一事,道:“我怎么听说你养了几尾活鲤鱼和一只甲鱼在院里?”

    齐衡立刻灼灼目光望向明兰,明兰只能再次傻笑几声,不情愿的坦白,借口道:“……鲤鱼和甲鱼得养个两天,待吐尽了泥沙才好做菜的……”

    “那什么时候才能吐尽泥沙呢?”齐衡追问,似乎忽然对吃的很感兴趣。

    明兰除了腹诽‘你丫饿死鬼投胎啊’,只能认命道:“大约,好像,差不多后天吧,呵呵……”

    齐衡兴高采烈道:“那咱么说定了,后天吃鲤鱼和甲鱼!妹妹可莫小气不肯端出来哦。”

    明兰讪讪笑了数声,低头狠狠啃了口枇杷果,眼睛转了转,抬头天真道:“祖母,以后元若哥哥都在这里用午饭吗?”

    盛老眼中一闪,笑道:“衡哥儿和你大哥哥眼看就要考举了,可要紧着些业,这阵他先在这里吃,回头家塾那儿布置好了,就和你两个哥哥一块在那儿用饭。”

    明兰大喜,随即转头朝着齐衡,拍手道:“好呀好呀,庄先生说论语说孔说,人行必有我师,元若哥哥和大哥哥一起用功探讨问定能事半功倍,将来必然一齐考上!”

    齐衡乐了,伸手捏了捏明兰头上的包包,觉得手感甚好:“承妹妹吉言。”

    明兰头上被动了土,抑郁的小脸蛋红扑扑,鼓着脸颊说,不再说话,不想齐衡瞧她可爱的紧,忍不住又摸了摸她的头。

    用过了茶,房妈妈安置齐衡去右次间歇午觉,又指挥几个丫鬟抬水备巾让他梳洗,明兰本来想和盛老一块儿腻着说说话,探讨一下不用读书之后的日常安排,可这会儿隔间里睡了个大麻烦,她全无心情,便回了自己的梨花橱。

    崔妈妈铺好了枕席床覃,便拎着小桃教熨烫去了,四个绿的在外头抱厦歇下,丹橘服侍明兰卸衣梳洗,梨花橱静谧温馨,只听见丹橘温柔的在耳边絮叨:“……姑娘到底大了,为何还梳着这孩童鬏儿,怪可笑的,房妈妈早教了我怎么梳头的,回头我给姑娘梳对俊俊的垂鬟,戴上些钗儿珠儿岂不好看?”

    明兰对着镜和丹橘扮了个鬼脸,苦笑道:“再缓缓吧;这小鬏鬏梳着方便。”

    丹橘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在明兰耳边低语:“……那齐少爷为人和气,我瞧着他倒喜欢姑娘,怎么姑娘一副爱答不理的?”

    明兰转头,看着丹橘一脸如姐姐般关怀,压着低的声音,正色道:“我知道姐姐是好心,可你也不想一想,他是公侯之后显贵之,我不过是个知州的庶女,上有嫡姐和出挑的庶姐,这般无谓亲近,别到时候徒惹麻烦。”

    真不好意思,她是功利的现代人,那齐衡和她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不可能娶她,在这礼教森严的古代难道两人还能发展一段纯洁的‘友谊’不成?哪怕当了她姐夫她也得避嫌,怎么想都想不出和这小交好的必要性,反而处处是危险,一个闹不好惹着了那两个春心萌动的姐姐,那才是要命了。

    丹橘是个聪明人,一想就明白了,脸色黯淡,低声道:“……只是可惜了,我为着姑娘想,齐公真是个好的……”

    明兰看了会儿丹橘,微笑着摇头,拉过丹橘坐到一起,低声道:“丹橘姐姐你为我好,我自知道,现下我们都一日日大了,我今日要嘱托你几句话。”

    丹橘肃然坐直,明兰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轻声道:“我们做姑娘家的名声最重,便是几句风言风语就可要了命的,我又是这么个身份,不过靠着老恩德才能活这般体面,不论是为着自己还是为着恩慈的老,举止行当尤要谨慎守礼,一言一行纵算不能为老争光也不能为她抹黑!”

    丹橘见明兰忽然一副大人神气,便认真听了,这几年服侍明兰下来,心里知道自己的这位主看着一团孩气,实则见识卓越,只听明兰接着说:“……姐姐是我这屋里的头一人,不单我得倚重姐姐,小桃憨直不说,那四个绿的也要靠姐姐管制,将来若是再来几个小丫头,我又不好亲自指责教骂,这将来也是姐姐的差事,是以姐姐自己先得把住了关节,不可让下头的小丫头乱了规矩,肆意淘气才是;我这里就托付姐姐了。”

    言语殷殷,嘱托郑重,说到后来更带上几分严厉,丹橘知道这是明兰在认可自己地位,心中既高兴又觉得重担在任,便认真的点点头。

    ……

    房妈妈安顿好了齐衡便去了佛堂,正瞧着佛龛内供着一个白玉玲珑的双龙吐珠四脚小香炉,炉上香烟缭绕,前处的案几上放着个錾花卉纹银托盘,上供着些新鲜果,盛老就坐在一旁,面前摆着一本摊开的佛经,手捻着一串惯用的紫檀香珠,微阖双目,却没有念经。

    房妈妈进来,便笑道:“老眼神不好,不如叫六姑娘来读佛经,姑娘声音好听,朗朗上口的,连我都喜欢听呢。”

    盛老微笑:“让她睡吧,小孩正要多睡睡才长身呢;况这几日她心思重了不少,满脑的官司,好好歇歇吧。”

    房妈妈听的轻笑一声:“今日那齐少爷来吃饭,老瞧姑娘吃惊的模样,眼珠都快掉碗里了,真真好笑了,不过细细想来,姑娘真是个明白人,不枉老这般疼她。”

    盛老睁开眼睛,翻了一页佛经:“老爷名字起的好,她这般见事明白,仔细思量,小心避嫌,当得起一个‘明’字。”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