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一:故园今日海棠开,只有名花苦幽独 第29章 没有人能为她遮风挡雨一辈子

    、、、、、、、、、、

    这世界终得她自己去面对

    明兰很清楚,自己住在寿安堂的好处不单是吃穿用的提升,而是一种舒畅的生活节奏,不必仰人鼻息看人脸色,可以娇憨自在的过日;在寿安堂住了这些年,明兰从来不曾受到过王氏的刁难,和兄弟姐妹更是没说过几句话,每日和盛老腻在一块儿,在她跟前读书写字或做针线,晚上便睡在老的隔壁。

    如兰每次心里不平衡时,也想给明兰寻些麻烦,可如果她要找明兰,必得经过重重关卡,寿安堂大门,正屋里的房妈妈,梢间里的崔妈妈,待她一杀进梨花橱逮住明兰,盛老就在隔壁念经,她又如何找茬,连给王氏请安都被老推说年纪小身体不好给暂免了。

    自从搬进寿安堂,再无一人给明兰受过气白过眼,盛老对她的种种维护,明兰心里一清二楚,也万分感激,可是随着墨兰搬入葳蕤轩,明兰知道这种愉快的日快要结束了。

    “……姑娘们渐渐大了,该有自己的屋了,葳蕤轩如今还空着一处,不如让明兰搬过去,也好让她们姊妹多相处些日,回头嫁了人也不知何日才能相见。”长柏中举回来后一日,王氏来请安时,笑着对盛老说道。

    在里屋写字的明兰听见了,心里咯噔一声,看了眼炕几对面正帮她磨墨的丹橘,她也是一震,外间一时无声音,只有盛老低低的咳嗽声,这时房妈妈笑着说:“说的是,昨儿个老还同我说该让六姑娘自个儿住了;……可是,也知道,这些年亏得有了六姑娘,这寿安堂热闹活泛许多,老身虽说好些了,可这要是……”

    房妈妈拖长了声音,王氏神色有些尴尬:“倒是我疏忽了,自然是老的身要紧;只是叫别家知道家里就明兰没自己屋,还以为我刻薄明兰呢……”

    房妈妈忙接过话:“说的也有理,不单她们姐妹要多处着,姑娘大了也得着管自己的屋,没的老腻在祖母身边长不大的;是以老说了,不如就将寿安堂东侧空着的那排屋收拾出来让六姑娘住,那儿离寿安堂和葳蕤轩都近不是?”

    这个提议十分和谐,王氏同意了,立刻指挥人手收拾屋去了,明兰惴惴的从里屋出来,走到盛老跟前,低着头拉着祖母苍老的手,摇啊摇的,盛老把小女孩拉上炕床,心疼的搂着,良久方道:“你总的着自己过日,怎么管制丫鬟婆,银钱收支,和兄弟姐妹们来往,……祖母不能挡在你前头一辈啊。”

    明兰抬头看着盛老布满皱纹的脸,灰浊老迈的眸,只觉得心里一酸,怔怔的掉下眼泪来,埋到祖母怀里:“……明兰会乖乖的,一定不给祖母丢人。”

    ……

    小姐住的绣楼多是南方特产,北方人素喜高阔爽朗,所以流行**小院,寿安堂东侧那处小院原先不过是个赏雪看湖的别院,规模不及葳蕤轩一半大,王氏连着收拾了次,盛老看了都不喜,说过简陋不适居住。被盛紘知道了后,立刻请了泥瓦木匠将那小院里外整修了一边,重新粉刷油漆修葺,足足弄到过年盛老才点头,发话等开年便让明兰搬过去。经过这一折腾,盛府上下都知道六姑娘明兰是盛老的心头肉,便是搬出了寿安堂众人也不敢怠慢轻视。

    因为这个缘故,这个年明兰过的格外抑郁,给祖宗牌位磕头时泪眼汪汪,看着烟花都会平白掉两颗泪,日日扭着盛老不肯放手,连睡觉都赖在祖母屋里,常常睡醒了脸上都是湿的,盛老每每瞧见了也是一番叹息,却并不言语。

    出了正月,老挑了个风和日丽的好日,房妈妈点齐了兵马,将明兰的一干事物打点清楚,浩浩荡荡的搬家去了,明兰拜别了盛老,一步回头的离开了寿安堂,这个世界她第一个可能也是唯一一个避风港湾,那里有全然无私关心她爱护她的祖母,可是,这世上没有人能为她遮风挡雨一辈的,这世界终得她自己去面对。

    搬新家的前一天,明兰捧着新做好的扇套去找盛长柏,请他给她的小院题个名字,其实她倒有一肚的好名字,什么‘潇湘馆’‘蘅芜苑’‘秋爽斋’‘稻香村’‘芦雪庵’,一个比一个绉绉的,只是想起那些薄命女的下场,觉得还是不要触这个霉头的好。

    长柏哥哥收了润笔费,立即思泉涌,大笔一挥——暮苍斋。

    暮苍斋有间坐北朝南的大屋,正中被明兰做了正堂,充当客厅,左梢间做了卧室,右梢间做了书房,大屋两侧各一间耳房,前后再两进抱厦,供丫鬟婆们住;这地方十分临近寿安堂,基本上被寿安堂外的园包裹来里头,一条回廊连接两地,如果这里明兰惨叫一声,那里盛老立刻就能听见赶来救火。老用心良苦,明兰十分感动。

    盛家六姑娘的基本配备是崔妈妈一名,大丫鬟两个,小丫鬟四至六名,外屋的杂役小幺儿不等,比墨兰如兰的排场是差远了,不过暮苍斋原就小,明兰又怕人多是非多,乐得顶着谦虚的名头不添人;况且盛紘素来重官声,不肯弄出骄奢之风,是以盛家小姐的月例银是二两白银,不过这是明面上的账,事实上如兰有王氏资助,墨兰有林姨娘赞助,盛老也每月给明兰另行送钱,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乔迁那日,盛老坐镇正堂,兄弟姊妹们都来祝贺,长柏哥哥送了个润泽如玉的汝窑花囊,上头还插着几支鲜嫩的红梅;如兰送了一个雕花绘彩的花鸟大理石笔筒;长枫送了一整套《山海志》;墨兰送了一对手书的门联和一副亲绘渔翁垂钓图;最后长栋畏缩的拿出贺礼,香姨娘亲手绣的春夏秋冬四季整套帐帘,分别粉翠蓝杏四色,绣着四季斑斓的花鸟鱼虫,甚是精致,看着长栋一副不好意思的样,明兰偷偷凑到他耳旁:“告诉姨娘,我很喜欢。”

    小长栋立刻面上喜色。

    第二天一早,明兰破例的没有睡懒觉,早早到了寿安堂请安,瞧见也是眼皮发肿的盛老,祖孙俩搂着又是一顿好叙,盛老把明兰前前后后看了遍,活似孙女在外头睡了一夜便掉了斤肉一般,叨叨着问暖阁漏不漏风,地龙热不热,炕床烧的怎么样?

    坐在一旁的王氏端着茶碗,表情有些复杂,早年婆媳没有闹翻的时候,她也当过一阵好儿媳,其实盛老这人颇难伺候,秉性高傲清冷,多说笑两句她嫌人家闹,多殷勤些她嫌人家烦,多关心体贴她些她又觉得被人干涉,即便是当初的林姨娘养在她身边时也没见她怎么热络,因是王氏当初便不愿意如兰来寿安堂受冷遇,也不知这六丫头烧对了哪香,竟这般受宠;当初刘昆家的提醒该把明兰迁出来了,她并不放在心上,细想起来倒是有理。

    如果将来非要将明兰记在自己名下,那自己也得端起嫡母的款儿来,该培养感情就培养感情,该教导就教导;而且姑娘家大了,老是在寿安堂里,那齐衡进进出出的多有牵涉,也是不好;重要的是,最近陡然发现,在老的教育下明兰行止得体,读书女红都多有进益,反观自己的如兰却依旧一派天真直率,专会和墨兰斗气使性,全无长进,把明兰迁出来,也好让如兰多和她处处,多少有些好影响。末了,王氏在外头也有个好名声。

    想到这里,王氏心情舒畅许多,端起茶碗呷了一口,个女儿请安比两个看起来排场些了不是。

    搬入暮苍斋第二天,明兰就积了履行义务,在寿安堂吃过早饭后,让丹橘看家,带着小桃和燕草去了正院给王氏请安,看见两个姐姐已经坐在房里,正面是铺锦堆棉的炕床,墨兰和如兰面对面的分坐在两边,时不时冷眼对看上一眼,宛如王八和绿豆。

    明兰暗叹一声,心道终于开始了;走到当中,笑道:“两位姐姐好,瞧着是我迟了。”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的坐到如兰旁边,只是老拉着她多说了两句,寿安堂离王氏这里又远,不过如果她能拿出当年800米达标的功力来也能及时赶到,可惜这年头的小姐连大步都不能迈一下,害她只能关起门偷偷做些广播体操和瑜伽锻炼身体。

    墨兰当即冷笑一声:“六妹妹是老的心头肉,便是迟了会儿又什么打紧?难到还敢为了这一刻半刻的迟,来责罚妹妹不成?”

    明兰摸摸自己的袖,把衣襟抚平了,如同抚平自己的心情,慢条斯理道:“四姐姐一大清早好大的火气,听姐姐说的,若是不责罚我,便是没胆量,若是责罚了我,老未免觉着不快,姐姐一句话可绕上了两位长辈呀。”

    如兰睁大了一双眼睛,转脸看着明兰,满眼都是不敢相信和窃喜,那边的墨兰也是被噎住了,作为穿越者的明兰可能不怎么记得,可是墨兰却清楚的记得五岁前的明兰是何等懦弱好欺负,她不止一次使唤差遣过她,如兰也对她呼呼喝喝不知多少次,可之后明兰被带进寿安堂后,便好几年都没怎么相处了,平日见面也是只客套的说几句,印象中只记得明兰十分老实懦弱,呆呆傻傻的。

    墨兰目光陡然锐利:“你……说什么?你怎如此污蔑!”

    明兰心里暗笑,和林姨娘一样,墨兰果然是外头柔弱内里强悍,其实如果是真柔弱又如何混得今日风生水起,明兰浅笑:“哦,看来我误会了,原来四姐姐不是想让责罚我呀。”

    墨兰气的内伤,如兰长大了嘴,心里大喜,喜孜孜的挽起明兰的胳膊,亲热道:“六妹妹以前身不好,叫老免了给母亲请安,今日第一次来迟了也没什么?适才香姨娘服侍我娘吃过早膳后,刘妈妈找母亲有事,几位姨娘也叫去了,这会儿也还没出来呢,不妨事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这是王氏传给如兰的理念,平日里她和墨兰斗嘴十次里倒有七次要输的,如今凭空降下外援,立刻精神大振;明兰如何不知这里面的弯弯绕,只不过选择站边最忌讳的就是墙头草摇摆不明,有卫姨娘的死在前头,她和林姨娘这一边是好不到哪里去了。

    如兰找到了战友,拉着明兰说东说西的,一会儿说新进的袍肉好吃回头送些给明兰,一会儿又说她新得了幅《九九消寒图》要和明兰一起看:“小时候六妹妹就和我住一块儿的,可惜后来去寿安堂便不怎么亲近了,要是咱们住一块儿就好了。”

    墨兰早已平复下怒气,斯的用茶碗盖拨动着茶叶,戏谑道:“五妹妹真说笑了,六妹妹在老跟前吃香的喝辣的,可风光着呢,如何肯来葳蕤轩?唉——说起来,我是个没福气的,当初进不了寿安堂,可五妹妹比我们俩强的多了,怎么老也瞧不上眼呢?”

    要论道行,如兰的确不如墨兰,她骂人在行,这种精致的斗嘴却往往会被拿住马脚,这一句话就被顶住了,捏着明兰的手立刻收紧,明兰哀悼着自己发疼的胳膊,道:“四姐姐真逗,当初五姐姐和是母女情深,舍不得才为难的,四姐姐倒是大孝顺,可老总想着莫要拆散人家骨肉,这才挑了我的。”

    如兰立刻受到提醒,扑哧笑出来:“对呀,四姐姐倒是大孝顺,舍得林姨娘,可老却不忍心呢!”随即放松了手,明兰忙不迭的抽回自己可怜的小胖胳膊。

    墨兰站起身来,看着明兰,一字一句道:“你竟敢如此议论长辈和姐姐?”

    明兰笑吟吟的道:“我如何议论了?四姐姐倒是指点下我哪一句说错了,说出来好叫妹妹改呀。”有本事你就从她的话里找出茬来。

    当初那个法官老曾放言:所谓法庭,就是挤兑人的法定地点。辩论时句句条款章句打头,看着对事不对人,其实都是对人,打官司打的就是人,别人还一句说不出来;当年姚依依心水的那个律师帅哥就可以把原告气的死过去活过来,还很一脸诚恳严肃。

    墨兰意外的瞪着明兰,秀目大睁,明兰平静的看回去,她不是故意要和墨兰斗,但今天一进门墨兰便得理不饶人,咄咄逼人,句句藏厉,这会儿明兰若示弱了,那不但被如兰轻视,还得准备好以后日日被欺负,她亮出爪不过是让别人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虽然没有亲兄姨娘,可也不是全无倚仗的。

    两个女孩目光对峙着,空中火光四溢,如兰大是兴奋,两眼发光,明兰轻轻别过眼睛,装作害怕的样,站起来走到墨兰面前,乖巧的福了福,恭顺道:“都是妹妹的错儿,若不是迟了也不会和姐姐嘴巴淘气了,四姐姐莫气,妹妹给您赔不是了。”

    如兰心里大骂明兰果然没出息,抗打击力也差,这才坚持了多久呀,立刻掳袖打算参战,这时门外帘被彩环挑开了,道:“来了。”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