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三: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68章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

    千等万等,全国人民翘首期盼的八王爷终于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几乎十五年没见面的老皇帝和八王爷,一见面就父慈爱的水乳交融,没有半点隔阂,老抖着手臂,慰问儿在蜀边就藩风霜辛苦,儿热泪盈眶,连声道父亲日理万机积劳成疾才是真的辛苦,旁边站着一个手足无措徐娘很老完全没有进入状态的李皇后,真是吉祥的一家口。

    下头一群武臣工也很配合气氛,各个拿袖抹着眼泪,感动天朝皇家父情深,难怪我朝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诸事都宜,原来是榜样功劳!父相认完毕,老皇帝拉着儿的手,颤颤巍巍的介绍群臣,来来来,这位是死里逃生的内阁首辅,那位是劳苦功高的渊阁大士,那边几个是五大阁僚,后头几位是……人名多,明兰完全没有记住。

    “父亲,八王爷长的什么样?”如兰心直口快,其实她问的也是在座女眷想知道的。

    盛紘一脸忠君爱国,昂首道:“殿下自然是龙睛凤瞳,修武德,器宇不凡。”

    众女眷深信不疑,下一代国家领导人总是帅一些的好,长柏则偷瞄了老爹一眼,面无表情的保持沉默。其实八王爷长的方头大耳,顶多算端正,据说一代乱世豪杰祖高皇帝也是一代旷世丑男,其丑陋基因之坚韧,经过几代美女改良至今还未见成效,不过话说回来,一国之君就是要这种长相安全的。

    老皇帝估计是真撑不住了,于是善解人意的钦天监监正立刻算出最近的吉日,着即行册立储君大礼,群臣遂上贺表,早有准备的礼部和常寺众官员大显身手的时刻到来了,吉日当天清晨,天还没亮,盛家父就摸着黑出了门,到奉天殿参礼,跪了又跪,站起伏倒足足一整天,最后接过宝册,到中宫谢过皇后,再拜谒宗庙,祭告祖宗,才算礼成;饶是如此,盛紘还说是因为年前大乱,老皇帝心力交瘁,册仪已是简化许多了。

    京城姓觉悟很高,知道喜皇家之所喜,当晚就大燃烟花,有财之家性放焰口,广布施舍于穷困姓,以示普天同庆。小长栋也很高兴,因为册立大典,他们堂放了几天假,放假当日回来时,他偷偷告诉明兰,他听见那些去领米接粥的乞丐们在说‘这几个月都两回了,要是天天都册立就好了’云云,明兰不禁莞尔。

    长栋十一岁了,孩童的模样渐渐抽长了身,平日里在父兄面前是毕恭毕敬,见了明兰却依旧淘气,明兰便鼓励长栋把先生夸奖的章拿去给盛紘看,盛紘倒也夸了几次,长栋愈发刻苦勤奋读书,起早摸黑的用功,跟人说话时也目光呆滞。

    明兰怕他读傻了,常开解他不要执念:“得武艺,货与帝王家,十个读书的,倒有九个半是为了做官;可读书好的就一定能做官好吗?你个功课已然很好,混不上显眼的名次,便讨个上榜总是有的;要紧的是多些道理世情,将来与恩师同僚相处,定能和睦,若为官,也能为福一方姓,不要把脑袋读酱掉了。”说到底,长栋并不如长柏资质好,他靠的不过是一股执拗的钻劲儿。

    长栋小小少年的脸上浮起苦笑:“我不过是想叫姨娘过的好些罢了。”

    明兰看了他会儿,然后摸着他的脑袋轻轻叹气。

    册立大典后,老皇帝本想把政事交接给,自己好好养病,谁知纯孝,一概不理会朝臣求见和各处拜会的琐事,只一心扑在老皇帝身上,白日伺候汤药,每口必先尝,夜里便在老皇帝的寝殿里的卧榻上浅寐,日日不缀,朝朝不歇,不过十天功夫,新上任的爷已瘦去了一圈,宽大的袍服晃晃悠悠的。

    老皇帝叹息道:“我儿至孝,朕甚感欣慰,汝乃当朝,当以国事为重。”

    垂泪道:“吾众兄弟皆可为,然儿父只有一人。”

    老皇帝老泪感泣,遂父抱头痛哭;内外朝臣闻得,皆嗟赞。

    五军都督府右大都督薄天胄年事已高,自年前便在家养病,也道,岂不闻欲养而亲不待,果乃贤孝之人,后夤夜奉旨进宫,解兵符与。

    明兰听着长栋打听来的消息,嘴角微微翘起。

    过得半个月,一日深夜京城丧钟大作,云板扣响,明兰细细数着,四下;然后外头脚步惊乱纷杂,一忽儿后,丹橘进来禀道:“皇上驾崩了。”

    明兰不够觉悟,并不觉得多么悲伤,老皇帝的死便如楼顶上的第二只靴,大家都咬着牙等待着,却一直迟迟不来,反倒心焦,为此还填了许多炮灰。

    一切准备早已就绪,新皇次日便登了基,遂大赦天下。

    先帝丧仪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宫中敕谕天下,凡有爵之家和六以上官宦人家一年不得宴饮作乐,一年不得婚嫁,姓半年停缀,凡诰命等皆随朝按班守制;群臣也没闲着,除了定时去哭灵,还拟定了先皇谥号为‘仁’。

    随即新皇封典,册封李皇后为圣安皇后,皇贵妃为圣德皇后,其余一应后宫嫔妃按级封赏,同时册封妃沈氏为后,母仪天下,然后全国姓沉浸在一片悲痛中。

    期间发生了一件小插曲,仆寺左寺丞见新皇后宫寥落,佳丽无几,便揣摩着圣意,上奏本请新皇广选才淑,充裕后宫,以备皇室孙延绵;结果被新皇帝一顿痛骂,顺便摘了他的顶戴,新皇义正词严的宣布:朕已有,当为先帝守孝年!

    这谕一出,几家欢喜几家愁,京中有些权宦家族早等着要把自家闺女送进后宫,如此要等年,许多千金小姐便要过了花期;不过也有不少放心的,明兰就大大松了口气,年后她总该嫁了吧。

    先帝丧仪足足办了大半个月,总算将棺椁送入陵寝,这辞旧迎新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如兰火急火燎的脱掉穿了好些日的素服,赶紧翻出她喜欢的艳色衣裳来打扮;墨兰仍旧做她的‘怨歌体’的诗歌,时不时抹两滴眼泪出来,王氏房里的婆暗中讽刺墨兰这副样‘不知道还以为她死了男人呢’;明兰则继续她的‘背背山’系列绣创作,说实话,她并不是腐女,但来到这个拘束的世界后,不这样无以排遣日益变态的心情。

    此时的齐国公府也在去孝饰,家仆们安静而利的拿下白灯笼白绫带等物件,二房屋内却一片狼藉,门外守着平宁郡主得力的管事婆和丫鬟,只让这对母说话。

    “孽障!你说什么?!”平宁郡主气的浑身发抖。

    齐衡冷漠而讽刺的轻笑:“我说,这会儿我已入了翰林院,若将来有更好的婚事,母亲是否又要改弦易张,何必这么早定下呢?”

    ‘啪’一声,齐衡的脸斜了开去,白皙秀美的面庞红起几个指印,郡主厉声道:“你这忤逆不孝的东西,放肆!”

    齐衡目近隐有水光,笑声含悲:“母亲明明知道儿心意,不过一步之,却这般狠心!”

    平宁郡主看着自己的手掌,心里隐隐作痛,颤颤后退几步,又拼命立住,低声道:“那日做筵,我们个坐在一块儿,我本想试探着问问王夫人看看,才说了两句,永昌侯夫人便半道插进来,开口就是相中了明兰。人家连日人选都说清楚了,你叫为娘如何言说?!去与人相争么?”

    齐衡知道自己母亲生性高傲,若换了往常早服了软,可今日他只一股火气上冲,又冷笑道:“……母亲素来思辨敏捷,那时立刻就想到与永昌侯府也可结个转折亲了吧;况且您的儿媳是嫡出的,又高了人一等!”

    郡主被生生噎住,她从未想过素来依顺的温柔儿会这副模样,自从知道这事后,便始终一副冷面孔不搭理自己,郡主透出一口气,艰难道:“我不过与王家姐姐说说,并未订下;你若真不喜欢,便算了;只是……你以后再也别想见到她了。”

    这句话让齐衡怔住了,心头起伏如潮,一阵难过,忍不住泪水盈眶。

    郡主见儿这般,不由得也泣泪道:“你莫要怪为娘贪图权势,你自小到大都是众人捧着捂着的,从不曾尝那落魄滋味,可自从‘申辰之乱’后,那些势利的嘴脸你也瞧见了,还有人背地里偷偷笑话咱们……”

    齐衡想起年前那光景,脸色苍白,秀致的眉峰蹙起。

    郡主心疼的拉过儿,软言道:“如今种种,不都因了那‘权势’二字么?若你有亲舅舅,若你爹是世,若咱们够力量够能耐,你爱娶谁就娶谁,娘何尝不想遂了你心愿,便是叫盛府送庶女过门与你为侧室,也未尝不成?可是……衡儿呀,咱们如今只是瞧着风光,你外公年之后,襄阳侯府就得给了旁人,你大伯母又与我们一房素有龃龉,咱们是两边靠不着呀!新皇登基,有道是一朝天一朝臣,你爹爹如何还未可知,他这些年在盐务上,不知多少人红着眼睛盯着,只等着揪着错好踩下你爹,娘如何能不为家里多想着些?!”

    说着,凄凄切切的哭起来。

    齐衡视线模糊,恍惚中,忽然想起明兰小时候的一件事,小小的她,蹲在地上用花枝在泥土上划了两道平平的沟,说是平行线,两条线虽看着挨得很近,却永远不会碰上。

    他故意逗她,便抓了条毛虫在她裙上,小姑娘吓的尖叫,连连跺脚甩掉毛虫,他却哈哈大笑,指着地上被脚印踩在一块儿的两条线,笑道:“这不是碰上了么。”

    小姑娘瓷娃娃一般精致漂亮,显是气了,细白的皮肤上熏染出菡萏掐出汁的明媚,叫人忍不住想伸手去触碰,他连忙作揖赔罪,小女孩不肯轻饶,拾起一块泥巴丢向自己,然后转身就跑了。

    他想追过去,却被闻声而来的随身小厮拉住了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