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三: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79章 前途未卜的三姐妹

    、、、、、、、、、、

    崇德二年正月,钦封都指挥将军顾廷烨领千步兵一千骑兵自京郊南下,于山东阳县炉桥设伏,以骑兵穿插反军纵横回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截断万反军于前后,反军大乱;遂荆王亲率前锋精锐疾速往北直奔庄州。

    同年二月,顾廷烨分一半兵卒与庄州守军抗敌,自率轻骑继续南下,日夜兼程,抢先一步赶到溃军必经之上,设伏于徐州以南灵岩谷,依仗地形优势,以少围多,全歼溃逃反军一万千多人,活捉从逆的谭王;后命越州,马隆两处卫所指挥扫平残余。

    及至月底,顾廷烨回军北上,与沈皇后亲弟沈从兴将军合兵,于庄州城下合击荆王残兵,荆王大败,残兵溃逃,自此之后,各地卫所都司纷纷开城门扫清反军残余,直至崇德二年四月,荆王逃至小商山上,被亲兵刺杀献首,至此,历时近半年的‘荆谭之乱’结束。

    ……

    至五月,春暖花开,河道清晏,各地的流寇贼匪已渐肃清,盛老带着明兰和长栋乘舟回京,来时惊变,去时安稳,又逢天气和暖,河岸上一花红柳绿,澄净的天空中燕北归,风景独好,旅途心情大是不同。

    祖孙人常坐在二层大船的厢房中,烹一炉香茶,摆几碟瓜果,开窗观景,言笑晏晏,看着两岸忙碌的河夫,还有来回不停装卸货的船工,宛如几个月前那场变乱不曾发生过一般。

    “栋哥儿,吃过这盅茶,你就回屋去读书吧;到回府为止都不要出来了,好好用功。”盛老坐在软榻上,脸朝着外头看景。

    小长栋小脸一红,明兰帮着说项:“祖母,四弟弟这阵可不曾掉过书本,不论外头多乱,他都老实读书呢。”

    “我知道。”盛老淡淡道,“你们父亲与我说过,待奔丧回来,今年二月份的童试原要叫栋哥儿下场去试试的,谁知生了这场变乱,便错过一次练手的机缘。”

    明兰怜悯的看了小长栋一眼,才十二岁的小豆丁呀,小长栋也老实的放下茶碗,可怜兮兮的瞅着明兰,盛老不理他们姐弟俩的眼色,继续道:“错过今年的童试,老爷难保心里不痛快,说不准一回去便要考教栋哥儿问;不过几天功夫就回了,临时抱佛脚也是好的。”

    小长栋很知道好歹,晓得这是老在提醒自己,恭敬的躬身行礼后便回自己厢房读书去了,明兰看着小长栋的背影,不无叹息道:“皓首穷经,方悟读尽诗书无所用;哎……”

    老重重的哼了一声,明兰连忙补上:“黄髻始画,须知玩点笔墨有其心。”

    老嘴角含了些笑意,道:“巧言令色!敢情读了几天书就是为了卖弄嘴皮?箱笼都收拾好了?别忘记在东西上都写好签。”

    明兰点点头,给老剥了半个橘,一瓣一瓣塞进她嘴里,笑道:“自然,连着收拾了几夜呢!四姐姐和五姐姐的及笄礼物,还有和嫂嫂的,都分好了。”

    盛维盛纭兄妹是天生做生意的料,赚钱利落,出手也大方,老当初给兰带去的及笄礼是镶翠玉莲瓣银盏一对,而他们给墨兰补上的及笄礼是一支累丝衔珠金凤簪,月里如兰的及笄礼是錾梅花嵌红宝纹金簪,给明兰的是一对累丝嵌宝镶玉八卦金杯;另外给王氏和海氏也多有物件相送。

    值得一提的是,后来一段日流民渐散,大户人家之间重又串门起来,大伯母李氏的娘家舅更是频频上门,每回拉着明兰的手看个不停,从绣鞋上的花样一直看到耳垂上的坠,嘴里赞个不歇;临走前,还塞给明兰一对白玉圆镯,玉色好,隐隐透着水色。

    明兰本来抵死不要,古代的姑娘家可不能随便收人东西,还是大伯母发话了,说只是长辈的见礼,明兰才收了。

    “听说那李家的郁哥儿正在松山书院读书,问是好的,今年秋闱便要下场试试了。”盛老慢悠悠,“可惜墨丫头等不及了,不然我瞧着倒不错。”

    王氏摆明了不肯再留着墨兰了,哪里肯等李郁考中再论婚事,也不知这会儿墨兰和那举人的婚事谈的如何了;明兰想起自己的事,连忙凑到老跟前,小声道:“祖母,那永昌侯府孙女可是打死不去的。”

    老好笑的瞪了她一眼,板脸道:“人家可什么都还没说呢!你少自己抬举自己!”

    明兰讪讪道:“这不是未雨绸缪嘛;没有最好,若是有的话……”明兰咬了咬嘴唇,扑在老膝盖上,哭丧着脸道:“要是执意要结亲,祖母您可得顶住呀!就孙女这斤两,哪是人家对手呀,怕是一个回合就交代了!”

    老瞪着眼睛骂道:“一个姑娘家家的,开口闭口说什么呢?!你的亲事长辈自有主张,老实待着去!反正不会害了你的!”

    明兰讨好的蹭着老的脖,呵呵傻笑。

    待长栋把带去的书本翻过一遍后,明兰一行便到岸了,祖孙人精神抖擞的下了船,见来福管家率一众家丁已等在码头,换乘马车向京城辘辘而行,行得几日便到了京城门下,出乎意料的,竟是海氏亲来迎接。

    盛老和明兰都觉得有些奇怪,还是不动声色的换了车轿,当前一乘是平顶蓝绸坠铜灯角的平稳大马车上,换乘时,几个婆有意将小长栋和明兰迎到后头一辆马车里去,老看了海氏一眼,只见她脸色略黄,神情憔悴。

    “让你六妹妹一道来吧,过几个月她就及笄了,该知道的都让知道吧。”老淡淡道。

    海氏低了头,脸色微红,便又叫婆把明兰扶到这辆马车来。

    在城门口查过引后,盛家几辆马车缓缓朝盛府而去了。

    “说吧,家里怎么了?”老背靠着一个秋香色云锦大迎枕上,明兰凑过去为把枕头条褥都理平整些,又从一旁的小箱笼里取出些合香丢进熏炉里。

    海氏神色还算镇定,只是语气掩饰不住疲惫,略思量了下:“这事……原想写信给老的,可老爷算过日后,说老既已出行,就别胡乱送信了,没的叫旁人知道了。”

    老微阖的眼睛忽然睁开,单刀直入道:“是不是你妹妹出事了,哪个?”

    海氏微吃惊,随即眼眶一红,哽咽道:“什么都瞒不过老,是……是……四妹妹。”

    “别废话了,快说!回府之前说清楚了!”老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

    海氏拿出帕来抹抹眼睛,缓缓叙述道:“四妹妹原是禁足在屋里的,平日里连请安都免了,看她老实,便一心为她筹办婚事,相看了那举人,老爷和全哥儿他爹都满意的,本已约好了要见家老,谁知外头出了兵乱,行不便,这便耽搁下了;好容易等到兵乱平了,就在上个月……上个月……”

    海氏眼眶又满上眼泪,匆匆抹了抹,继续道:“因大乱平息,京城丝毫未损,城里好些男人在军中效力的人家都去寺庙庵堂里进香还愿,那一日本好好的,快入夜时,忽门房来传话,说永昌侯府派了下人把四妹妹送了回来。当时就懵了,孙媳赶紧去山月居瞧,哪里有四妹妹的人影,孙媳气了,捆了院里的丫头来问,原来四妹妹一大早就跑出去了!”

    海氏轻轻抽泣着,如今府里不少事都是她在管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估计她也挨了不少责骂,明兰看海氏心力交瘁的样,心里不忍,过去轻轻抚着她的背,给她顺顺气。

    海氏感激的看了明兰一眼,抹干眼泪,接着道:“……我去门口接了四妹妹回来,又好一番打听,才知道……原来四妹妹一早擅自去了西山龙华寺,当时梁晗公也正巧陪着梁夫人去进香,也不知怎么凑的,四妹妹从马车上跌下来,险些滚下坡,恰巧梁晗公纵马在旁,便救了四妹妹,众目睽睽,四妹妹是叫人家抱着回来的!”

    说到这里,海氏低下头,明兰和老互视一眼,眼神都很复杂,不知是喜是忧:于明兰,用不着惹盛紘王氏不高兴了,于老,省下她一番唇舌,不过于盛府,这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能做成这番事,必有里外连通,你么查出来了?”老盯着海氏,慢慢道。

    海氏止住哭声,抬头道:“事情一发,就捆了山月居上下,动了家法拷问,从顶替四妹妹在床装病的云栽,到替四妹妹准备车马的门房,没几下就问出了林姨娘,这回老爷是真发火了,把林姨娘和四妹妹狠狠打了一顿,关进了柴房日夜,每日只送一顿吃的。”

    明兰心里咋舌,这林姨娘好生厉害,很有策划能力呀;首先要打听清楚永昌侯府的夫人公何时去上香,什么径,然后要买通里外一条龙的下人帮忙遮掩,再来要足足瞒住一整天,有决心有手段,是个人物。

    老也有些气了,胸口起伏了几下,再问:“那没脸的东西预备怎么办?”

    海氏脸色灰败,低声道:“这事之后,永昌侯府便再无音讯,林姨娘跪在老爷跟前日夜啼哭,口口声声道,求上永昌侯府提亲,不然四妹妹只有死一条了;气病了。”

    老轻嗤了一声:“你这婆婆也不中用了。这点事情便垮了,当初的劲头哪儿去了,不就是一死嘛,她们有脸做,便得有胆当!理她做甚!”

    海氏眼神中露出难堪,轻轻道:“不是为这事病倒的。”

    “还有什么事?”老简短道。

    海氏绞着帕,毅然的抬起脸,道:“内阁首辅申老大人相中了齐国公府的二公,便是平宁郡主的儿齐衡,没多久便上门提亲了,国公府已一口应下了!”

    老嘴角轻轻一歪,目光似有讽刺:“那又如何?与我家有什么干系?”

    海氏为难的看着老,结结巴巴道:“老不知道,前些日,平宁郡主与露了口风,有意思娶我家五妹妹的,也很是满意,虽未明说,但也心照不宣了,谁知平宁郡主说变卦就变卦!着人去质问,那郡主只答了一句,贵府四姑娘的婚事如何了?”

    老拍着案几,恨声骂道:“没脸的东西,尽祸害家门了!”

    明兰也很抑郁,这种古代家族真讨厌,一个女孩丢了人,其他姐妹就跟着一起倒霉,墨兰去外头勾搭关她毛事呀。

    海氏还在那里嗫嗫嚅嚅的,老不耐烦了,喝道:“还有什么?一道说了吧!性我这把老骨头还顶得住!”

    其实原本海氏也是个爽利明快的人,但这段日来,一连串的骤变来的迅雷一般,着实叫人缓不过神来,海氏平了平气息,决心一口气说完:“老爷要去永昌侯府提亲,死活不肯,就在这个僵持的当口,王家舅来了一封信,说是王家表弟与康家的元儿表妹已定了亲,连小定都下了!……这一惊非同小可,着人连夜快马去了奉天问了,舅回了封信,说既早有了国公府的贵婿,自家的不肖儿便自行结亲了,来人还带回了王家老的话,说老也生的气了,这般反复,把王家的嫡孙当什么了!老呀,和平宁郡主说亲的事儿从未在外头声张,远在奉天的王家如何知道了?堵住了一口气,便去找康姨妈论理了,被气的半死回来,这才真病倒了。”

    明兰倒吸了一口气,王氏之所以在墨兰的事情上这么硬气,不过是仗着如兰早与王家说好了亲事的,反正是自己娘家,也不会计较什么的,如兰出嫁既不成问题,王氏便高枕无忧了,谁知居然被她信任的姐姐截糊了!

    对于王家老而言,虽然女儿很可疼,但毕竟孙更亲,王氏挑拣四的行为严重伤害了王家人的自尊心,加上康姨妈的不懈努力,反正哪边的姑娘都是外孙女,如此这般,康元儿表姐的终身问题便顺利解决了。

    听完了这些,老也不想说话了,只叹着气,看着小孙女低着头,轻轻给自己捶着腿,她忽然庆幸起来,好歹以贺老的人和她们俩的交情,明兰的婚事应当不会变卦吧。

    唉……可这一摊乱局,可怎生了解?

    这会儿怕是王氏活吃了林姨娘母女的心都有了。

    “除了这些,家里其他还好吧。”老语气疲惫,微微侧了侧身。

    海氏放下帕,努力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都好的,全哥儿长牙了,如今能喊几个人了,回头给老瞧瞧;……哦,还有,这回过年,孙媳照着老吩咐,依旧往贺家送了年礼的,贺家老夫人脾气好了,连连道谢;前不久功夫,孙媳听说贺家在寻摸合适的屋,说是弘哥儿的姨丈家来京了,孙媳有个表嫂,倒恰有这么一处院,前后两进的,不是很大,不过倒也干净整齐,不用翻整,进去便能住的;想等着老回来了商量,是不是与贺家去说说……”

    明兰手上动作停了一下,抬头看了眼老,只见老眼神也是微微闪动。

    贺弘的母亲只有一个姐姐,所以贺弘也只有一个姨丈,早年间两家人也常来常往,这些年与贺家交往下来,盛老也知道贺母对曹家颇有牵挂,不知凉州水土养人否。

    老长长吸了一口气,手指握紧了念珠,指节微微发白,事情得一件一件的来,她得打点起精神来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