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三: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85章 秋闱将至,贺弘文回家了

    、、、、、、、、、、

    要说女儿是娘的贴身小棉袄,王氏心里想什么华兰清楚的很,为此,华兰积打听墨兰在永昌侯府的情形,不需要后期加工,过程就精彩的跌宕起伏如同美剧。

    墨兰在永昌侯府的日的确不容易,新婚当夜,那位春舸姨娘就嚷着肚疼,叫心腹丫鬟闯进新房找梁晗,这要是碰在如兰身上,估计当场就打了出去,也亏了墨兰好气性,生生忍了下来,她按住了想跑出去的梁晗,还温柔的劝梁晗“以后都是自家姐妹了,女人家的毛病男人不方便瞧的”,然后把新郎留在洞房里,她亲自去探望春舸,嘘寒问暖,关切备至,请了大夫,熬了汤药,墨兰亲自守在门口,硬是一整夜没合眼,连梁府最挑剔的大奶奶也说不出话来。

    王氏气的脸色铁青,重重一掌拍在藤漆茶几上,茶碗叮咚碰撞了几下——当年林姨娘就常用装病这一招把盛紘从她屋里叫走,显然墨兰是早有防备的。

    海氏连忙给婆婆捧上一碗新茶,如兰听的入迷,连连催促华兰接着讲下去。

    新婚之夜空,春舸小姐尚不肯罢休,第二晚居然又肚疼,又叫人去找梁晗,墨兰动心忍性,愣是瞧不出半点不悦来,还倒过来劝慰梁晗‘女人怀孩到底辛苦,难保不灾五难’,她又亲自去探望春舸小姐,照旧体贴照看了一宿,还替春舸求到梁夫人面前,求来了几支上好的老山参,直累的自己一脸憔悴。

    新媳妇过门两天,竟被一个妾室阻挠的未能和新郎圆房,这一下,永昌侯府上下都纷纷议论那春舸小姐的不是了,风言风语都传到永昌侯爷耳朵里,永昌侯生了气,把大儿媳妇叫来数落了一顿,梁夫人更是话里话外指摘大奶奶姨妈家没家教,这才养出这么个没礼数的姑娘来,进门还没几天,居然就敢跟正房争宠!

    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放在嘴边,连着两夜都没能成事,便是梁晗也对春舸有些不满。

    第夜春舸又肚疼,再叫丫鬟去找梁晗,这次舆论风向都朝着墨兰,春舸小姐倒了大霉。据可靠消息,愤怒中的梁晗穿着中衣就跑了出来,照着那丫鬟狠踹了十几脚,当场就打发了出去,还把照看春舸的丫鬟婆狠一顿发落。

    “身不适叫大夫便是,想男人就直说好了,整日拘着爷们算怎么回事!咱们爷是瞧女人的大夫么,这种下作伎俩也做的出来!不嫌丢人现眼!”梁府的管事妈妈故意大声的冷言冷语;墨兰却一副贤惠状,又替春舸说了不少好话。

    这之后梁晗对墨兰又是歉意又是温存,这才有了朝回门的情形。

    如兰虽然讨厌墨兰,但听了这些也是咋舌不已:“这位表姑娘……哦不,春舸姨娘也过了吧!居然敢如此?永昌侯夫人也不做做规矩!”

    华兰呷了一口井水湃过的梅茶,伸出食指戳了下如兰的脑门,悠然道:“傻妹!我说了这许多你还听不出来!如今永昌侯爷的庶长得力,还有风言风语说侯爷有意立他为世,他家大奶奶自也得脸,梁夫人为了避嫌,不好随意动那位表姨娘的。”

    如兰似懂非懂,明兰轻轻哦了一声,心里明白,若梁夫人出手收拾春舸,难免叫人带上嫡庶之争的闲话,但若是墨兰动手,就只是妻妾之间的内宅之事了。

    王氏深深一叹,心情有些复杂,她并不希望墨兰过的风生水起,但站在嫡妻的立场上,她又很赞赏墨兰的手段心机,当初她要是有这番能耐心计,也轮不到林姨娘风光了。

    明兰看了看王氏有些黯然的脸色,转头问道:“大姐姐,那四姐姐和梁府其他人可好?公婆妯娌叔叔小姑什么的。”

    华兰伸手刮了一下明兰的鼻,笑道:“还是六妹妹机灵,问到点上了。”

    梁夫人对墨兰淡淡的,没有特别亲热,也没有为难,墨兰头天给公婆敬茶,梁夫人也给足了见面礼,不过明眼人都瞧得出梁夫人并不喜欢墨兰,别说嫡媳,便是下头几个庶媳,因几个庶自小养在梁夫人屋里,便也常把他们媳妇带在身边说话吃茶,对墨兰却少有理会。

    王氏陡然精神起来,讥讽而笑道:“她以后便靠自己本事罢,反正婆婆那儿是靠不住了。”华兰撇嘴而笑,面有不屑:“四妹妹贤惠着呢,这进门才一个月,已把身边的几个丫头都给妹夫收用了。”

    明兰心中暗暗叹息:这才是梁夫人的厉害之处,墨兰无人可依仗,便要全力扑在丈夫身上,听华兰的描述,那位春舸小姐似乎是个尤姐式的人物,虽艳若桃李,性泼辣,但未必敌的过墨兰的阴柔手段。梁夫人忌惮庶长夫妇已久,怎肯叫自己嫡身边留着春舸,推波助澜,藉着墨兰的手能收拾掉春舸最好,便是拼个两败俱伤,梁夫人也不损失什么。

    正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明兰心情还是有些低落,送华兰出门时,挽着她的胳膊,轻轻道:“大姐姐,袁家姑寿山伯夫人和永昌侯交好,你若是有机缘,还是稍微提点五姐姐一二罢。”

    华兰脸色一沉,冷哼道:“你倒是个好心的,便是忘了她打你的事儿,也不该忘了卫姨娘是怎么死的!”

    明兰正色的摇摇头,对着华兰诚恳道:“妹妹是个没用的,叫孔嬷嬷打了一顿板,至今还记着;五姐姐再不好,却也姓盛,若她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咱们姐妹又有什么好名声了?”若墨兰的手段激进狠毒,但头一个受非议的,就是娘家家教不好。

    华兰容色一肃,她何等聪明,只是和林氏母女积怨深而一时看不清罢了,思忖了下便明白了,她亲热的揽住明兰的肩,微笑道:“好妹妹,你是个明白的,姐姐记下了。”

    明兰展颜而笑,嘴角两颗俏皮的梨涡跑了出来:“上回送去的小鞋,庄姐儿和实哥儿穿着可好?”

    “好,都好。”提起自己的一双儿女,华兰神情立刻柔软下来,“你给庄姐儿做的那个布娃娃,她喜欢的什么似的,谁都不许抱一下;小孩儿脚长的快,鞋最费了,妹妹下回不要做那么精细的绣活了,怪可惜的。你这般惦着姐姐,姐姐定不会忘了你的好,回头你出嫁了,姐姐给你添一份厚厚的嫁妆!”

    明兰看着华兰绽放的笑容,知道她最近过的不错,也替她觉得很高兴。

    ……

    八月一到,秋闱将至,划在北直隶区的各处陆续进京了,盛府迎来了五位客人,个是盛紘故旧之,两个是盛紘交好的同年同乡的侄,他们赴京赶考却无亲属在京,而每年秋闱春闱之时,京都的驿站会馆客栈什么的,都是涨价的离谱,不但辎费耗大,且也不能安心读书。

    盛紘和王氏一合计,性把盛宅后园边上的一排屋拨出去,给这些读书暂住,王氏这次之所以这么大方,显然是另有打算,这其中有不少家底丰厚的官宦弟。

    至八月中旬,长梧九个月孝期满了,带着妻女再上京,一道来的还有表弟李郁,这次,不论是李郁赴考还是自己起复,都要仰仗盛紘,刚一安顿好,长梧便直奔盛府,允儿早一步去见了王氏,一通眼泪鼻涕的告罪,口口声声自己母亲对不起王氏,她是万分羞愧。

    王氏心里带气,但经不住允儿哭的天昏地暗,又奉上成箱成箱的厚礼,再想想到底不干她的事,也是自己轻信康姨妈,自家姐姐什么德性自己还不清楚,也得怪自己。

    “罢了,下回把你闺女带来罢;既算我侄女,又算我外甥女的,少不了要拿双份红包的。”最后,王氏淡淡的表示算了。

    李郁是初次拜见盛紘夫妇,刚要下跪磕头,盛紘抢先一把扶起了他,忙道:“都是自家人,别讲什么虚礼了。”

    盛老上下打量李郁,只见他生的眉清目秀,一身雨过天青色的右衽薄绸衫更显得白皙俊俏,便笑道:“几年不见,郁哥儿可长高了。”

    李郁恭敬的拱一拱手,笑容满面道:“老倒瞧着愈加松柏精神了,这回我来,母亲叫带了几支云南来的白参,既不上火又滋补,权作孝敬了。”然后微微转过身,对着王氏道,“家母还备了些薄礼,给和几位妹妹们,万望莫要嫌弃了。”

    老满意的颔首,王氏也微微而笑,盛紘见李郁言语周到,态妥帖,也十分喜欢,道:“好好!你先好好读书,回头叫柏哥儿带你和你兄弟一道去拜师会友,乡试不比会试,没那么多门道,你们松山书院的几位先生都是当过考官的,你只消把功夫做扎实了便好。”

    李郁脸上涌出几分喜色,连连垂首拜谢。

    如兰站在一旁,无聊赖,王氏拉着允儿到老身边去说话了,明兰有些惊奇的发觉盛紘似乎很喜欢李郁,细细看后,才明白老为什么说李郁和少年时的盛紘有些像了。

    长枫虽和盛紘长的像,但到底是锦衣玉食长大的,身上多了几分矜贵的公哥儿气,反倒是这个李郁,都是商家走仕途,都朝气蓬勃,都有旺盛的上进心,而且……

    明兰眯了眯眼睛。

    从适才盛紘和长梧谈起复的事儿起,李郁就时不时的偷眼看她,有一次他们俩目光恰好对上,他居然还眉目含情的冲自己笑了笑,明兰惊愕,赶紧看了看旁边的如兰,见她目光呆滞的看向窗外,似乎在发呆,明兰这才放心。

    好吧,这家伙的确和盛紘很像。

    老常说盛紘其实并不坏,他与王氏刚成婚时,也是真心想要夫妻美满,他也尊重妻,信任妻,任由王氏发落了两个自小服侍的通房也没说什么,若不是王氏仗着家世颐指气使,过分掺和例外事务,或者再温柔些,贤惠些,懂些风花雪月,就算盛紘将来会有两个小妾,也出不了林姨娘这档事儿了。

    用现代话来说,盛紘虽有功利心,但也有情感需求;所以他明知会得罪王家,还脑不清楚的宠爱林姨娘。

    便如李郁。

    现在的这个情形,明明如兰这个嫡女比自己更有争取价值,以盛紘对他的欣赏喜欢,只消他顺利考取,迎娶如兰的可能性高达**成呀;可这个没出息的家伙,却微微羞涩的偷看自己,他懂不懂道理呀!

    要知道,美色易求,什么扬州瘦马北地胭脂,功成名就之后讨她十七八个美妾就是了,可是有个得力的岳家比啥都实在!小年轻就是不懂事;明兰十分遗憾。

    ……

    老最近有些忙,常叫长柏过来询问李郁的情况,问他的待人接物,谈吐举止什么的,直到八月二十八秋闱开试那日,长柏才吐了一句话:“此人勤勉实在,心思灵敏,年纪虽轻但处事练达圆滑,将来必有些出息。”

    老眼神闪了好几下。

    明兰知道老是心思活泛了,自从见过曹家母女后,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老对贺家的热情明显下降了,明兰明白老的意思,说一千道一万,要看贺弘的态,若他也跟贺母一般糊涂,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

    秋闱要考场,第二日一早,明兰正在寿安堂做针线活时,忽然房妈妈从外头疾步进来,满面笑容道:“贺家弘少爷回来了,刚把几车货交了药行,连自家都还没回呢,便直往咱们府来了!说是替老办了些东西,顺先送了来。”

    明兰停下手中的活计,抬眼去看老,清楚的从她的目光中看出满意之色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