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三: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91章 不看不知道,古代真奇妙

    、、、、、、、、、、

    入了十一月,寒风似刀,呵出一口气都是白的,明兰又开始犯懒,贴着暖和的炕头不愿挪动,谁知翠屏却来叫她去寿安堂,明兰痛苦的呜呜两声,丹橘哄她下炕穿上厚实的大毛皮褂,明兰才止住了哆嗦。到了寿安堂,只见老端坐在炕上,膝盖中盖着厚厚的蟒线金钱厚毛毯,手上拿着一张纸,神色有些怔忡。

    明兰立刻收拾起懒散的情绪,走上前去,从一旁的翠梅手里接过一盏温热的参茶,慢慢放在炕几上,轻声道:“祖母,怎么了?”

    老这才醒过神来,眼中似有惑然,将手中的那张纸递过去:“一大清早,贺家送来了这个,你自己瞧吧。”

    明兰尽量把自己挨在热炕边上,展开信纸,细细读了起来——

    信是贺老夫人写的,似乎很匆忙,先是说曹家在京城呆不下去了,很快就要离京回原籍,再是曹锦绣寻了死,被救活后,吐露了真话,原来她在凉州为妾的时候,被那家的正房灌了红花汤,已然不能生育了,因怕家人伤心,她谁都没说。

    现下贺老夫人要赶过去查个究竟,下午便过来说明。

    明兰慢慢撂下信纸,心里飞快的思起来,盛老慢慢的靠倒在炕头的迎枕上,手中捧着一个青瓷寿桃双凤暖炉:“明丫儿,你瞧着……这事怎么说?”

    明兰坐到老身旁,斟酌着字句:“旁的都不要紧,只里头两条,一是曹家要离京了,二是曹家表妹怕是不能生了。”

    老闭着眼睛,缓缓的点头:“正是,如此一来,事便又有变化了。”

    曹锦绣不能生育,这就意味着她很难寻到适当的人家可嫁,只有拖儿带女的鳏夫还差不多,如果是家世殷实的大家,无回娘家守寡的女儿也是有再嫁的,可曹家如今光景,哪有性家好的鳏夫可嫁,这样一来,只有贺家能照顾她了。

    可是,如果是一个不能生育的妾室,那于正房还能有什么威胁呢?再加上曹家又得回原籍了,这样一个妾基本等于摆设了。

    祖孙俩想到这一点,都忍不住心头一动。

    老放下暖炉,轻轻捧过参茶,慢慢拿碗盖拨动着参片:“这回……咱们不能轻易松口,不论贺家说什么,咱们都先放放。”明兰缓缓的点了点头。

    用过午饭,祖孙俩稍微歇息了会儿,未时二刻初,贺老夫人便匆匆赶来,似乎是赶的急了些,端着暖茶喝个不停,盛老心里着急,脸上却不动声色,明兰照旧躲到里屋去了,隔着帘细细听着。

    几句寒暄过后,盛老才道:“你好好歇口气再说,哪个在后头赶着你了不成?!”

    贺老夫人瞪眼道:“哪个?还不是我家那个小冤家!这回他为了你的心肝小丫头,亲娘,姨妈,亲戚,统统得罪了!下足了狠手!”

    “你别说一句藏一句的,赶紧呀。”刚说不催的,这会儿就催上了。

    贺老夫人放下茶碗,顺了顺气,正对着盛老,缓缓道:“我素来怜惜我那儿媳妇青春守寡,她又病弱,这些年来我少对她严厉,便是这次曹家闹的不成样,我也没怎么逼迫她,只想着慢慢打消念头就是。谁知,这回倒是我那孝顺的孙儿豁出去了!那次他从你家回去后,竟私下去书房寻了他祖父,我那老头只喜欢舞弄墨,内宅的事从来懒得理,这次,弘哥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说了,还央求他祖父向有司衙门去本,将曹家逐出京城!”

    饶盛老见识不少了,也大吃一惊,楞了半天才定定神:“这怎么……弘哥儿多少孝顺的孩呀!怎会瞒着他娘……”

    贺老夫人说的口干,又喝了一大口茶,才道:“不止如此!前些日,有司衙门查核后发了通帖,勒令曹家下月就回原籍,否则罪加一等!曹家姨哭着求来了,可衙门的公都发了,我家有什么法!儿媳妇茶饭不思了几天,还是去求了老头,老头碍着我和弘才忍到现在,如今见儿媳妇还不知悔改,指着她的鼻就是一通大骂,直接道‘你是我贺家人,不姓曹!曹家贪赃枉法,罪有应得,念着亲戚的情分帮一把就是了,他们还蹬鼻上脸了,镇日闹的贺家不得安宁,这种不知好歹的东西便早该逐出去!你若实在惦记曹家,就与你休书一封,去曹家过罢’,儿媳妇当时就昏厥过去了,醒来后再不敢说半句了!”

    明兰在里屋低头看自己的双手,好吧,她应该担心贺母的身体才对,可她还是觉得很痛快,每次看着贺母一副哭哭啼啼优柔寡断的圣母面孔,她都一阵不爽。

    盛老心里其实也很舒服,可也不能大声叫好,便轻声劝了几句,还表示了一下对贺母健康问题的关切。

    贺老夫人放下茶碗,叹着气道:“幸亏儿媳妇不知情,要是她晓得曹家被赶出去就是弘哥儿的主意,不然怕是真要出个好歹;接着几天,曹家一阵乱糟糟的收拾,还动不动来哭穷,我打量着能送走瘟神,就给了些银好让他们置些田地;谁知,昨日又出了岔!”

    贺老夫人想起这件事来,就烦的头皮发麻,可是她着实心疼自家孙,性一股脑儿都说了:“曹家要走了,便日日死求活求的要把表姑娘弄进来,弘哥儿不肯,我瞧着儿媳妇病的半死不活,就出了个主意,叫她们母俩到城外庄上休养几日再回来!曹家寻不到人,也无可奈何。……昨日,曹家忽然来叫门,说她家姑娘寻死了,被从梁上救下来后吐了真情,说她已不能生育了,若弘哥儿不能怜悯她,她便只有死一条了。我吓了一跳,一边给弘哥儿报信,一边去了曹家亲自给曹家姑娘把脉……”

    “怎样?”盛老听的紧张,嗓眼发紧。

    贺老夫人摇了摇头,神色中似有怜悯,口气却很肯定:“我细细查了,的确是生不了了,据说是她做妾那一年里,那家天两头给她灌红花汤,药性霸道狠毒不说,期间还落过一次胎,这么着,生生把身弄坏了!”

    明兰对贺老夫人的医术和人还是信任的,随着一阵心情放松,又油然生出一股难言的酸涩感觉,有些难过,有些叹息,到现在,明兰才明白曹锦绣眼中那抹深刻的绝望。

    盛老也是久久沉默,没有言语,贺老夫人叹了口气,继续道:“曹家姨这才知道自家闺女的底细,哭的晕死过去;后来弘哥儿赶到了,知道这件事后,在我身边呆呆站着,想了许久许久,答应了让曹家姑娘进门。”

    盛老这次没有生气,如同受了潮的火药,口气绵软无奈:“……这也是没法的,难为弘哥儿了。”贺老夫人却一句打断道:“事儿还没完!”

    盛老不解。

    贺老夫人拿起已经冷却的茶水想喝,立刻叫盛老夺了去,叫丫鬟换上温茶,贺老夫人端起茶碗润润唇,道:“弘哥儿说,他愿意照料表姑娘,有生之年必叫她吃喝不愁,但有个条件……,便是从此以后,帮忙救急行,却不算正经亲戚了,曹家姨妈气了,当时就扇了弘哥儿一巴掌!”

    盛老眼色一亮,立刻直起腰杆来,舒展开眉头:“弘哥儿可真敢说!”

    贺弘的意思,大约只是不想让自己妻头上顶着难弄的姨母,到时候不论妻妾之间,还是掌握家计,都不好处理了;不过听在贺老夫人耳里,却有另一番含义。

    贺老夫人沉声道:“这话说的无情,我倒觉着好。一个不能生的妾室定是一颗心朝着娘家的,到时候曹家再来摆亲戚的谱,日日打秋风要银,贺家还能有宁日?不计弘哥儿以后娶谁为妻,这事儿都得说明白了,不能一时怜悯弄个祸根到家里来埋着。我立刻叫弘哥儿白纸黑字的把事情前后都写下来,曹家什么时候签字押印,表姑娘什么时候进贺府!”

    长长的一番话说完了,屋里屋外的祖孙俩齐齐沉吟起来,这张字据一立,便基本没了后顾之忧,曹家这种麻烦,其实并不难解决。

    贺老夫人见盛老明显松动了态,也不急着逼要答复,又聊了一会儿后,便起身告辞,明兰打起帘,慢吞吞的从里屋出来,挨到祖母的炕边,祖孙俩一时相对无言,过了许久,老才叹道:“弘哥儿……”说不下去了,然后对着明兰道,“明丫儿,你怎么说?”

    “……孙女不知道,祖母说呢?”明兰抱着老的胳膊。

    老看着明兰明艳的面庞,只觉得哪家的小都配不上自家女孩,思量了再,她才谨慎道:“这已是最好的情形了。”

    明兰的脑海里霎时间转过许多画面,华兰隐忍忧愁的眼角,墨兰强作欢笑的伪装,海氏看着羊毫每次侍寝后喝下汤药的如释重负,王氏这么多年来的折腾,以至于他们兄弟姐妹之间的明争暗斗……然后,她慢慢的点了点头。

    贺家的好处不在于多么显赫富贵,而是综合起来条件十分平衡和谐,再显赫富贵的人家,如果上有挑剔的婆婆,左右是难缠的妯娌,外加一个未必铁杆相助的夫婿,那就是玉皇大帝的天宫也过不了好日,而贺家……

    这些年看下来,贺母脾气温和好说话,且病弱的基本没有行动能力,新媳妇一嫁进去立刻可以当家,贺家的大房二房条件更好,不会来打麻烦,贺弘有丰厚的家产,还能自力更生的挣大把银,不花心,有担当,会疼人,摆明了向着明兰,等到贺老爷致仕离京,差不多就算单过了,到时候把院门一关,小日一过,新媳妇自己就可以做主意了。

    不用看婆婆脸色,不用应付四面八方的复杂亲戚,经济**,生活自主,这种好事,哪里去找!且接纳了这个不能生育的曹锦绣,贺母以后在明兰面前估计都不好意思说什么了;再说的难听些,贺母能活的日并不多了。

    在这种种的‘优点’之下,曹锦绣的存在似乎就没有什么了;也许……以后贺弘出门挣钱时她可以拉上那位愁眉苦脸的曹锦绣一道打打叶牌?没准赢上两把能帮助她忘记以前的不幸,阿门!

    ……

    有好几次,明兰都怀疑自己和如兰八字相反,每次她高兴的时候,如兰总要倒霉。

    这一日,明兰想着再过几日天气愈发冷了,水面便要结上厚冰的,便在给老和王氏请过安后,挎着鱼竿鱼篓带着孔武有力的小桃去了小池塘钓鱼;大约是天冷了,水里的鱼都呆呆的,明兰轻而易举的捉了七八条肥鱼,离开池边前,还笑眯眯的对着水面道:“好好过寒假罢,开春再来寻你们玩儿。”

    把鱼儿交到厨房,指定其中条特别大的做成瓦罐豆瓣鱼,两条特别精神的做成茄汁鱼片,剩下几条统统片开来,烤成葱香椒盐鱼鲞,鱼头则熬成姜汁鱼汤;小桃笑嘻嘻的塞了十个大钱给安大娘,连声道辛苦了,大娘满脸堆笑的推辞了半天,然后拍胸脯保证烹饪质量。

    正这个时候,如兰屋里的小喜鹊忽然跑着进来了,这般的大冷天,她居然跑的满头大汗,一见到明兰,便急慌慌的请明兰去陶然居。

    这时安大娘正要杀鱼,明兰想凑着看看这回的鱼肚里头有没有鱼脂和鱼籽,闻言便皱眉道:“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五姐姐又想刺绣了?你回去说,我正与她炖鱼汤呢,鱼能明目,吃了鱼再刺绣更妙!”

    小喜鹊几乎要急出眼泪来,连连说不是,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明兰瞧着不对,便跟着出去了,饶是如此,明兰还是先回自己屋,拿香胰洗去了身上的鱼腥味,换过一身干净衣裳才去陶然馆。

    掀开厚厚的锦棉帘,只见屋内一个丫鬟都没有,只如兰一人伏在桌上哭,本来她已没什么哭声了,捏着一方帕抽泣,她一见明兰来了,立刻扑上来,一把捉住明兰高声哭了起来;明兰吓了一跳,先把如兰按到炕桌旁,然后忙问:“五姐姐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了不得的哭成这样?你慢慢与妹妹说……小喜鹊,快与你家姑娘打盆热水来洗脸!”

    小喜鹊略放了些心,应声出去;如兰揩了揩哭红的鼻头,这才抽抽搭搭的说起来,原来适才华兰忽然来盛府,找老和王氏说话,还把她也叫上,开口便是要把她许配给顾廷烨!

    那位立志娶嫡女的表叔很可能会变成自家姐夫?!明兰张大了嘴,不看不知道,古代真奇妙,她的想象力再丰富也撵不上这个世界的变化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