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三: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93章 最后的往日

    、、、、、、、、、、

    盛紘一回府,王氏就急着把他拉进屋里叽叽咕咕说了半天,盛紘为官素来耳聪目明,于朝局最是有心,他对顾廷烨的价值恐怕比内宅妇人有更直观的认识,他稍微思了一下利弊,第二日便出去打听顾廷烨的为人,考察项目一切按照当年打听袁绍的标准。

    如此这般几日后,盛紘与王氏说,他同意这门婚事了。

    如兰在心惊胆战了几日后,终被宣告了判决,她摔了半屋的东西,尖叫声足可以吓醒打算冬眠的河鱼,披头散发的发脾气,把一屋丫鬟吓的半死,王氏来教训了两句,如兰赤红着一双眼睛,反口一句:“你要嫁自己去嫁好了!”

    王氏气的浑身发抖,只问为何不愿嫁入顾门,可偏偏如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到底没有气昏头,要是说出了真情,估计敬哥哥得先填了炮灰,如兰枯肠,尖声吼过去:“……母亲糊涂了么,女儿与那顾廷烨差着辈分呢!我可喊过人家‘二表叔’的!”

    伏在地上默默收拾碎瓷片的小喜鹊暗暗苦笑,这几日自己主死活逼着六姑娘给想辙,六姑娘哪敢在老爷兴头上横插一杠,最后逼急了,只吐出这么个烂点。

    王氏果然勃然大怒,指着如兰大声骂道:“什么辈分?!不过是那会儿随着旁人胡叫的,京城里多少通家之好的世族里头转折亲多了去了,你再混说,我告诉你父亲去,叫他来收拾你!”她恨死平宁郡主了,真是没吃到羊肉徒惹了一身羊臊,差点女婿成平辈。

    王氏也许曾经空头恐吓过女儿许多次,但这次她说到做到,当夜盛紘回府就把如兰叫过去狠狠训斥了一顿。

    几个女儿里头,盛紘原就最不喜骄横任性的如兰,从小到大没少责罚,如兰又不肯嘴甜奉承,因此素来也最畏惧父亲,盛紘冷着面孔斥责了几句,就把如兰骂哭了。

    “这些年的书读到狗肚里去了,何为孝顺,何为贞娴,全然不知了?自来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姑娘家开口闭口的问婚事?!你可知道廉耻二字?!我替你臊也臊死了!”这话委实厉害了,如兰掩着面大哭而去,王氏生生忍住了心疼。

    盛家家长对婚事的赞成很快通过王氏——华兰——袁绍这条曲折的途径传到了顾廷烨那里,顾廷烨效率很高,没过几日就由袁绍陪着,亲自登门拜访,老称病不愿出面,王氏性独个儿相看;此次丈母娘和女婿的具体会面过程明兰并不清楚,但就事后的反应来看,王氏应该很满意;她站在如兰面前,居高临下的把顾廷烨的气,人,容貌,德行来回夸了个遍,直把他夸的跟朵花似的,直听的明兰起了鸡皮疙瘩。

    如兰低着头一言不发,继续保持神情呆滞,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一旁的明兰听的十分讶异,王氏的滔滔不绝让明兰听着不像在夸活人,倒像英雄追悼会上的热情致辞;她偷偷走开几步,到华兰身边轻声道:“好眼力,才见了一回就瞧出这么多好处了?”

    华兰努力压平自己嘴角的抽抽和微微的心虚:“你姐夫做的媒能错的了?顾将军本就是佳配。”其实,顾廷烨虽尽力表示谦逊,但行伍之人所特有的杀伐威势却显露无疑,王氏讪讪之下根本没说几句,袁绍表示,岳母已算颇有胆量的了。

    华兰看着如兰一脸的倔强,实有些不解,便轻声问明兰道:“就不知这丫头到底是怎么了?无端端的闹腾起亲事来了,好似和顾二郎有天大的过节般。”

    明兰一阵心头发慌,赶紧岔开道:“五姐姐不过是气性大了些,前头又叫爹爹狠狠责骂了一顿,大约这会儿还没转过弯来,不若大姐姐和再多劝劝罢。”

    谁知华兰摇了摇头,转头低声与明兰耳语:“也劝不了多久了,顾将军与你大姐夫说,他大哥眼瞧着身不成了,做弟弟总不好兄长尸骨未寒就娶亲,是以最好早些能成婚;你也帮着劝劝,好歹叫五妹快些明白过来。”

    听着华兰热忱的语气,明兰再瞧瞧正在卖力劝说如兰的王氏嘴角边的唾沫,她深深的为敬哥哥感到难过,不过……话说回来,也许初恋就是用来破灭和怀念的也说不定。

    没几日,顾廷烨将和盛家结亲的消息渐渐透了出去,也不知是从盛顾袁哪一家出去的,幸亏老谨慎的提醒了盛紘和王氏,在没有下聘定亲之前,绝对不要先露了口径,王氏一开始不以为然,但很快就认识到了老果是高瞻远瞩。

    第一个对顾盛结亲的传言做出反应的是顾家夫人,她立刻张罗着要为顾廷烨挑儿媳妇,不论顾廷烨是不是秦夫人生的,从礼数上来说,继的婚事她是可以做些主的,尤其是顾老侯爷已故的情况下。盛家的婚事如果她不认可,那就算是‘未禀父母’,属不合礼法。

    王氏急的团团转,华兰安慰道:“母亲放心,顾二郎早预备了后招。”最近华兰称呼顾廷烨的口气越来越亲近,好像人家已经是她妹夫了。

    十一月十二,圣安皇后小疾初愈,皇帝欣喜之下便设了个简单的家宴庆贺,席间,后指着刚定了亲的国舅沈从兴笑道:“你姐姐可为你操了不少心,可算给你寻了门好亲事。”一旁的沈皇后顺着嘴笑道:“我这弟弟好打发,只不知顾大人的婚事议的如何了。”

    下座的顾廷烨笑而不语,一旁同座的沈从兴起身,朝在座的拱手笑答:“诸位怕是不知吧,我这兄弟一辈没正经读几天书,也不知认得几个字,如今却想娶位读书人的闺女!”

    宴饮间气氛松快,皇帝似乎来了询问的兴致,顾廷烨这才答是左佥都御史盛紘大人的掌珠,皇帝微笑道:“这亲事寻的不错,盛紘此人素有清名,克慎勤勉,正堪与你为配。”

    沈皇后新上任的妹夫,御林军左副统领的小郑将军最是年少不羁,几杯酒下肚,便闹着打趣道:“皇上,人家书香门第的,一家都是读书人,也不知要不要这兵头!”

    筵席上众人一片哄堂而笑。

    消息传出宫外,宁远侯府再无动静,王氏大大吁了一口气,老知道后默了半响,只道一句:“赶紧叫如兰回心转意罢。”

    明兰明白她的意思,如果这件事顾廷烨处心谋划的结果,那么此人心机慎密,可惊可叹,若此事是皇帝和其余几人有意为之,那么此人定是甚得天心,圣上如此意思,将必有重用,无论哪种情况,都更加坚定了盛紘结亲的心思。

    盛紘不是韩剧里那种的纸老虎父亲,吼的青筋暴起声嘶力竭,但最后总会原谅没良心的女儿,他是典型的古代封建士大夫,讲的是道德章,想的是仕途经济,虽待孩们比一本正经的老究宽些,但依旧是遵从君臣父的宗族礼法规矩,他在家里拥有绝对的权威。

    从这个角来说,古代士大夫很少有无条件宠爱女的父亲,况且他们往往不止一个女;女儿只要不坏了妇德贞名,乖乖待嫁就可以;当年,以华兰之受宠重视,也不敢置喙婚事,墨兰曾是盛紘最心爱的女儿,但自从她不顾家人而自私谋算差点断送了盛府的名声后,盛紘对她再不假辞色,明兰可以清楚的从他的目光中看到失望和厌弃。

    在现实面前,很多东西都不堪一击,如兰没有足够的勇气反抗家族和礼法,就像宝哥哥再喜欢林妹妹,再受贾母的宠爱,他也从来不敢在贾政和王氏面前直言自己的选择;何况自从墨兰出事之后,海氏的警惕性成倍增高,她一瞧如兰于婚事不愿,立刻把盛府内外看的跟关塔那摩一样严实,西厢记只好暂停上演。

    如兰空自流了几天眼泪,渐渐缓和了举止,只是情绪有些低落,王氏和华兰犹如车轮战般的述说顾廷烨的种种好处,还要求明兰一起出力,以表示对家庭决意的支持,明兰倒是知道顾廷烨一个大大的好处,但不敢说,憋半天憋脸通红,终于想出一句:“五姐姐你想想,要是你只嫁了个寻常夫婿,那岂不叫四姐姐高你一等?!”

    如兰闻言,一直无神的眼睛陡然一亮,自打出了娘胎,她就和墨兰结下了深深的牙齿印纠葛,若是能让墨兰吃瘪,那她自带干粮上前线都是肯的。

    王氏和华兰受到了启发,立刻改变策略,每夸顾廷烨句后,就卖力渲染一下如兰嫁了顾廷烨后能在墨兰面前多么风光的情形,效果很好;如兰也渐渐认命了,又不是推她进火坑,不过是叫她嫁个二手高档货而已,何况敬哥哥也未必是原装的。

    明兰由于在劝说如兰的工作中表现优异,受到了上级的表扬,获准假释回寿安堂陪伴老,老则奖励她去送一送贺弘。自那次贺老夫人来过后,贺弘又来过两次,明兰都没出面,他只宛如犯人一般低头歉意的对着盛老,老瞧他认错态良好,渐渐有些心软,虽还未松嘴,但态已经和气亲切多了。

    明兰走在寿安堂直通往二门的一条小,碎碎的石铺了这条偏,也没什么人来往,旁边跟着亦步亦趋的贺弘;每当这个时候,明兰都会觉得老的心思很可爱。

    她出身于勇毅侯府,因此瞧厌了有爵之家男人的贪花好色,并深恶痛绝,于是选了个探花郎,谁知官也没好到哪里去,新婚没多久,盛老爷就领了个美妾回来,还羞羞答答的解释说是上峰所赐,不好推辞,还希望妻很贤惠帮他照顾妾室;婚姻失败之后,老对官的操守也失了望,又转而倾向起非主流从职人员,例如,贺弘。

    “……明妹妹……明妹妹……”

    明兰这才回过神来,只见贺弘正羞涩的瞧着自己,一连声轻轻叫着,明兰定了定神,微笑道:“什么事?请说。”

    贺弘陡然黯淡了眼神,低下头去,过了会儿才缓缓道:“明妹妹定是气了我,不然不会这般说话的。”

    废话!该说的我早说完了!不过明兰嘴上却道:“弘哥哥,哪里的话说,没这回事。”

    贺弘忽然停住了脚步,一双眼睛热切的瞧着明兰,喉头滚动几下,似乎激动万分,却又久久说不出来,好容易才道:“明妹妹!我知你是生我的气了,但请听我一言!”

    明兰也住了脚步,静静等着,贺弘吸了口气,鼓足力气道:“……我不敢说我自己有多明白,但至少也清楚自己想娶的是谁!我诚然将表妹当做亲妹的,绝无半点男女私情,可事已至此,我不能瞧着她去死,便只能委屈了你!可是,请明妹妹一定相信,贺家与表妹而言不过是个安身之所,她能衣食无忧,但也……仅止于此!”

    贺弘情绪激动,语无伦次的说了许多接纳曹锦绣的无奈,也含蓄的说了许多将来会对妻一心一意的保证,明兰始终静静听着,既没有感动的意思,也没有嗤之以鼻的讽刺,贺弘看着明兰的样,渐渐有些沮丧:“明妹妹,始终是不肯信我了。”

    明兰轻笑了下,摇头道:“信不信的,不是听你怎么说,而是看你怎么做的。”

    “我自然说道做到!”贺弘面色泛红,鼻尖微微沁出汗来。

    “比如说……”明兰没去理他,转过身,再次缓缓走了起来,自顾自道:“你与妻在下棋之时,表姑娘忽然头疼脚疼肚疼,要你过去瞧瞧。”

    贺弘笑了,松了一口气,跟在后头走着:“小生才疏浅,自当另请大夫,有药吃药,有病看病便是。”

    “若是表姑娘天两头的犯病,也不好天天请大夫,只消你去瞧瞧便好了。”

    “既是宿疾,家中必常备药材,熬上一碗送去便是。”

    “若表姑娘吹箫弹琴念怨诗,声声入耳,丝丝出音,哭的煞是可怜,非要你去安慰。”

    “调丝弄竹本是雅事,但得节制,不可扰了旁人清净才是,不然便是存心闹事;至于可怜之说,表妹自姨父流放之日起便可怜了,那几年我不在她身边,她不也活过来了。”

    明兰倏然停住脚,定定的瞧着贺弘,冷声道:“你别装傻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贺弘也站住脚步,正面站在明兰面前,淡褐色的面庞全是不安:“明妹妹,也知道你在怨什么?那日我去见表妹,她瘦的剩下一副骨头了,只吊着一口气等我,连话也说不出来,只用眼睛求着我,我是个软弱无用的,没法硬下心肠,我便答应了。可那时,我也明明白白告诉她了,我给她一条活,但也仅止于一条活。进门之后,什么男女之情,嘘寒问暖,她是不要想了,若再有寻死觅活,我便再无半点愧疚!”

    明兰听了,默默无语,贺弘深吸一口气,宽宽的胸膛剧烈起伏着:“明妹妹,她若就这么死了,就会变成一块疙瘩,一辈梗在我心头,叫我永远记着她!……我,我不想老记着她,我的心里只应放着我的妻!”

    明兰慢慢抬起头来,背着阳光,贺弘年轻俊朗的面庞一片真诚和紧张,她心里的某一处小小的一块柔软了些:“到底住在一个屋檐下,你怕是做不到视若无睹罢。”

    贺弘认真的沉声道:“明妹妹,我晓得你在忧心什么?可我有眼睛,不会叫人哄了去的,张家的四叔公如今云游在外,当初他替令国公府瞧了十几年的病,从老公爷的十几个妾室到下头孙的一摊烂事,什么没见过!内宅妇人的鬼蜮伎俩,做大夫的还能不清楚。”

    明兰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原来你都知道?还当你一味怜惜曹姑娘的柔弱呢。”

    贺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无奈道:“男人也不全是瞎傻,除非是心长偏了,不然有什么瞧不明白的?何况,我信你的为人,你会照顾好锦儿表妹的。”

    明兰看了他很一会儿,缓缓的展开微笑:“你说的对,……也许罢。”无论怎样,他们之间终归是插着一个曹锦绣,她终究存在。

    贺弘的话可信吗?她不知道。他能做到今日的保证吗?她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贺弘能做到这个地步已是尽他自己的全力了,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平凡的古代男而已,婚姻只是一个开始,而这个开头不好不坏,接下里的怎么走才是最要紧的。

    冬日的旭阳暖暖的,好像软软的棉絮捂在皮肤上,头顶秃秃的枝头顺着威风轻轻抖动,明兰和贺弘顺着石小缓缓的走着,天光明媚,日头平好,山石静妍,一切景致都那么淡然从容;曹家已经离京了,如兰已经屈服了,老也基本定了主意,似乎一切都会照既定的轨迹缓缓前进。

    可是很久以后,明兰想起这一天,忽然发觉,原来这是她最后一次和贺弘见面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