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三: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 第95章 两种说服方式

    、、、、、、、、、、

    家庭内部战争大多有以下两个特点,一是不宣而战,直接爆发,二是旷日持久,拖拖拉拉——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居然还有心情想这些阿里不达的东西,明兰觉得自己离精神错乱已经不远了。

    这几天明兰始终没机会表达意见,她刚想开口,就被老一下打断:“明丫儿别怕!你老祖宗还没死呢,他们休想摆弄你!”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很吓人。

    老被惹毛了,拿出当年和盛老爷闹婚变的架势大发雷霆,破口大骂的唾沫星几乎喷了盛紘一头一脸,而盛紘逆来顺受,牛皮糖一般苦苦哀求,一会儿下跪一会儿流泪,亲情,道理,家族名誉,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直把老绕晕倒在床上。

    明兰觉得吧,和儿斗气,装下病是无所谓的,但不要真的生病了,那就没有后续战斗力了,老深以为然,饭量倒加了一倍,显是打算长期抗战了。

    王氏见局势胶着,异想天开出一个好主意,性叫明兰自己去向老表态,说愿意嫁入顾门不就完了吗?正主都同意了,老还能闹什么。

    盛紘听的目瞪口呆,随后长长叹气,他们读书人喜欢简单复杂化,好显得自己问很高深,可他这位却喜欢复杂简单化,能用威逼的绝不用利诱。

    “你就别添乱了!”盛紘喝止了王氏,皱着眉头不悦道,“哪有姑娘家自己去讨婚事的?!且她自小养在老跟前,她什么性老还不清楚?只消明兰一张口,老就知道是你在后头逼的!到时候便是火上浇油!”

    盛紘越说心头越火,忍不住指着王氏的鼻吼起来:“女不教母之过!就是你这般行事没有规矩,不敬婆母,胡作非为,才纵的如丫头这般丢人现眼!你还有脸去说旁人!”

    王氏被骂的满脸通红,却也无话可还口,只能悻悻沉默。

    前头母战火正炽,明兰在后头发呆充楞,常常半天也没一句话,因为她的确没想好说什么,只需摆出一副落落寡欢的落寞模样,再适时的迎风叹两口气,形象就很完美了。

    这几日她唯一做过的,就是向海氏打报告,要求见如兰。

    “……小喜鹊怎样了?”这是如兰看见明兰的第一句话。

    明兰盯着她粉白脖看了一会儿,那上面还留着一条紫红色的勒痕,缓缓道:“还没死。大嫂请大夫给瞧了伤势,昨天刚醒过来,能喝两口粥了,但愿不会落残。”

    如兰好像一颗瘪了的气球,呆呆的坐在那里:“她……可有说什么?”

    明兰嘴角挑起一抹讽刺:“她说,能为盛家五姑娘卖命,真是生有幸,别说叫打的半个身没块整肉了,便是被活活打死了,也是死得其所!”

    如兰低着头,手指紧紧攥住帕,只捏的指节发白,明兰盯着她的眼睛,继续道:“妹妹每回劝姐姐,姐姐总不在乎,说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可如今呢?小喜鹊好歹服侍了你十年,待你比待她自己家人还亲,你也好意思牵连她!”

    现在明兰最烦听见有人说什么‘不会连累家人’的鬼话,在古代,从不流行‘要头一颗要命一条’,连坐才是王道,东家小投了敌,西家小四也要挨罚。

    如兰瘦削的脸颊上,露出一种深切的内疚,一旁的小喜鹃忍着泪水,轻声道:“六姑娘,你别怪我们姑娘了,她心里也不好受;要打死喜鹊姐姐时,是姑娘冲上去扑在她身上,生生挨了好几下,这会儿我们姑娘身上还带着伤呢!”

    明兰看着如兰眼下两圈黑晕,憔悴的似乎变了个人,明兰心里略略一默,才道:“我今日来,是替小喜鹊带句话与你,要撵她出去配人,大嫂叫她伤好再走,怕是见不上你了。她说,她外头有老娘可依靠,叫你不必替她操心了,说她不能在你身边服侍,望你以后行事一定要思思再思,遇事缓一缓再做,莫要冲动,她……以后不能再提醒你了。”

    如兰听的发怔,一颗一颗豆大的眼泪坠了下来,把头埋进胳膊里,呜呜的哭了起来,明兰只静静的看着她,如兰忽然直起来,叫小喜鹃进里屋去拿东西,不一会儿,小喜鹃就捧着一个匣和一个包袱出来了。

    如兰抹了抹眼泪,把小匣和包袱推到明兰面前,正色的恳求道:“这里头是些首饰金珠,这个包袱里是五十两银和一些上好的料,她好歹服侍我一场,我不能叫她空手嫁人,好妹妹,求你带去给她罢!我……我……对不住她了!”

    明兰接过东西,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心道,就凭这一点,如兰到底比墨兰有良心些,云栽被卖掉时,墨兰连问都没问一句;想到这里,明兰稍微放柔声音,低声道:“五姐姐放心,她说这些年来,她已得了不少赏赐,她自己平日攒的体己,院里的姐妹早替她收拾好送出去了;喜鹊说能服侍你一场,是她的福气,她没有怪你,她只是担心你。”

    明兰把东西给一旁的小桃拿着,如兰朝小喜鹃使了个眼色,小喜鹃便拉着小桃出去了,如兰定定的瞧着明兰,目光直视过去,直言道:“我,也对不住你!”然后深深的福了一福。

    明兰忍了许久的话,终于吐了出来:“你到底做什么去见他呀!难不成……你想……”明兰想到一种可能性,语气陡然上扬了两个音阶。

    如兰脸色涨的通红,愤声道:“你当我是什么人?!我虽不如你读的书多,却也知道廉耻!我,我……真是去见最后一面!”说着,声音渐悲伤起来,眼泪簌簌而下,“……原本说好好的,忽然就要另嫁,怎么也得当面说一声呀;谁知却把你扯进去了!”哭声嘤嘤。

    明兰一肚火蓦地泄气了,叹气道:“罢了,你也不是有意的!不过……”明兰想起来就抑郁,忍不住道,“你总算遂心愿了!大哥哥知道这事后,出去揍了公一顿……”

    如兰一颗心提起来,神色慌乱,明兰继续道:“……不过你放心,大哥哥不敢张扬,读书人挥拳头想来力气也有限,瞧着和老爷的意思,这个女婿大约算认下了。”

    如兰心里又是高兴,又有些惘然,明兰说完后,就耷拉着脑袋出去了。

    最近明兰的情绪十分低落,具体表现为一种呆滞状态的淡然,她诚恳总结了自己两辈的遭遇,陡然生出一股无力感来。她辛辛苦苦支边一年后,眼看可以升职加薪,外带相亲一只金贵,却被一阵泥石流淹回了古代;她心心念念打算嫁个古代经济适用男,婚后好好调教,一屡遭坎坷不说,好容易看见曙光了,事情又泡汤了。

    明兰深深嚼着,自己的奋斗方向总是偏离老天爷对自己的发展计划,不过老天以后能不能稍微给点提示呢,她姚依依从小就是顺民,是绝对不会和老天作对的!

    战火持续期间,作为婚事首倡者的华兰女士十分明智的缩着脑袋,暂避风头,坚决不参与劝说,反请明兰去做客,老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华兰想劝说明兰,便都一口拒绝了,华兰苦思天未果,老天爷帮她想了一个好理由:她又有身孕了,想见母亲和妹妹。

    老沉默了半响,神色稍霁,便允许明兰去了。

    这日一早,王氏带上明兰直奔忠勤伯府。忠勤伯夫人有事回了趟娘家,得住上一夜才回,王氏乐得不用敷衍这个不讨喜的亲家母,便直去了西侧院。

    华兰身着一件玫瑰紫刻丝银鼠褂,头带一挂累丝嵌珠宝蜘蛛华胜,斜斜倚在软榻上,怀里抱着个石榴连枝粉彩瓷手炉,言笑晏晏,面带红晕。

    王氏见华兰气色好,抑郁了几天的心情才好些,拉着她的手问了好些身好不好的话,华兰都笑着一一答了:“……好,都好,都第胎了,女儿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母亲放心罢!……明妹妹,吃果呀,这小胡桃是进上的,又香又脆。”

    明兰笑着点头,凑到如意小圆桌旁,拿过一把小巧的铜夹,咯吱咯吱的剥起胡桃来,王氏放开华兰的手,端过茶碗来呷了一口,笑道:“今儿真好,趁着你婆婆不在,咱们母女俩多聊一会儿。”

    华兰笑吟吟的:“何止多聊一会儿,反正连嫂嫂也跟着一道去了;你们性吃了饭再回去吧,就在我屋里摆饭,你女婿昨日去英国公府的后山会射,打来几只獐,虽不如口外的肉鲜,也是不错的。”

    “那敢情好!”王氏笑了,伸手拿过一个橘来慢慢剥着:“对了,近日听你爹爹说,女婿怕是能升一级了?”华兰美目倩笑,齿颊盈盈:“还没准信呢,不过……也**不离十了,这回能在五成兵马司里升个分指挥使当当。”

    王氏放下剥了一半的橘,双手合十的拜了拜,还念了句佛:“好好好,瞧着你们小夫妻这般,我就放心了;袁家这下也乐了吧,看你婆婆还老啰嗦你!”

    华兰撇撇嘴,哼了一声:“公爹倒是真高兴,婆婆就会扫兴,不过刚有了个升迁消息,她就紧着叫绍想法,给她娘家的侄也谋份差事,叫公爹一口骂掉了!”

    “是以你婆婆生了气,带着大儿媳妇回娘家去了?”王氏失笑。

    “也不是。”华兰捂着嘴轻笑起来,“她娘家近来越发不成样,老一辈的胡乱挥霍,卖田置妾,小一辈儿的不求上进,书也不好好读,就想着托关系钻营;公爹早厌烦了,这回她娘家侄娶媳妇,公爹不愿去,她们只好自己去了。”

    明兰剥好了一小碟胡桃肉,盛在小碟里端着过去,王氏接过来递到华兰面前,笑道:“怪道你婆婆老也看你不顺眼,原来是犯了眼红病呢!……别拿来了,你自己也吃。”

    明兰乖巧的应了一声,坐回去又捡了个胖胖的小胡桃,便又要夹起胡桃肉来,华兰和王氏忽视一眼,目中各有深意,华兰转头笑道:“明妹妹,庄姐儿近来想你的紧,现下她在后头园呢,你们姨侄俩最是投缘,你去寻她顽罢。”

    说着便叫身边的大丫鬟过去,服侍明兰洗手整衣,明兰心里微微一笑,大冬天的,华兰怎么会叫小女儿去外头乱跑,宴无好宴,她就知道里头有花样!华兰行事素来很有分寸,管御下人甚有本事,相信不会离谱,何况是在她自己的院里,去也无妨,不过……

    明兰笑的很乖巧,迟疑道:“外头天儿冷,还是叫庄姐儿进屋来吧。”华兰神情一僵,王氏轻轻咳了一声,沉声道:“庄姐儿淘气,到时候要闹哭的,你去把她哄进来吧。”

    明兰‘哦’了一声,老实的跟着丫鬟出去了。

    王氏目送着明兰里去,才转过头来,对着女儿狐疑道:“这法真能行?这……不大好吧,叫你爹爹知道又要生气了;他老说,若明兰自己去求老,反是要火上浇油的。”

    华兰直起身来,朝着王氏坐好,正色低声道:“母亲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老是眼里不揉沙的,她们祖孙俩十年朝夕相处,明妹妹说话是不是发自真心,老还能不清楚?!若我们逼着明妹妹去求,老自是更生气!可明丫头若真的愿意呢?”

    王氏目光中犹有不信:“明丫头只听老的,她能有什么主见。”

    华兰高深的摇了摇头,面带微笑:“母亲你瞧走眼了,六妹虽自小乖巧听话,实则有主见,心思慎密明白;小时候还瞧不出,可自你们进京后,我冷眼瞧了几回,有时连老的意思她都能绕回来;待她见了真人后,知道那也不是个妖魔鬼怪,为着家里好也罢,为着自己的前程也罢,她会愿意的……”

    王氏久久无语,叹了口气:“真能如此便好了,唉,只是可惜了你妹,明丫头能嫁入这般显贵的门第,她却只能屈居寒门。”

    “母亲快别说了!”提起如兰,华兰脸上浮起一阵黑云,不悦道:“都是母亲平日宠溺了,一个姑娘家的居然与人私相授受,父母给寻了门好亲事,她不思感恩还闹腾,最后还叫顾将军知道了,这不害人嘛!好在你女婿没过分殷勤,前后也就提了两次我妹,从未说清要许的是哪个,如此才有回旋余地,不然……哼!”

    王氏知道女儿难处,也不敢替如兰说话,只悠悠叹气,华兰又道:“当初也是母亲执意才定如兰的,其实照我的意思呀,明妹妹比如兰更合适,你瞧瞧她哄老高兴时那小模样,我瞧着心都酥了,何况男人;哪似如兰那么生硬任性,一言不合就发脾气!明兰又有自己主意,我瞧能拿得住,倒是如兰,还是挑个门第低些的吧,回头闹起来,娘家也能说两句。”

    王氏想了想,很无奈的认同了,过了会儿又高兴起来:“……倒也是,明丫头又没同胞兄弟,不和我们好还能和谁好;她若能混好,咱家也有光,若上不了台面,顾家这样的门第咱家可说不上话,若真是如丫头在里头受了气,我还真不舍得!”

    华兰险些叫口水呛着,瞪着自己的亲妈,半天无语;性不去理她,心里只想着,不知明兰到了没有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