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四: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04章 花嫁(下)

    、、、、、、、、、、

    盛老今日一身簇新的宝蓝六福迎门团花暗纹褙,神色庄严的看着下首向自己叩首的顾廷烨,接过他敬上来的茶,然后一言不发的递过去一个红包,然后一双冷电般的眼睛上下打量他;亏得顾廷烨到底见过活人死人无数,始终微笑着撑住了。

    再见顾廷烨,王氏嘴巴发苦,心情复杂,只端庄的坐在上首说了几句颇体面的场面话,最后盛紘来压场面,到底是演技派,绉绉的说了两句‘颇感欣慰’之类的,居然眼角泛出隐隐水光,神情举动完美的无可指摘,活脱脱一个慈心一片的老父。

    待顾廷烨朝盛紘夫妇敬茶行稽礼后,盖着盖头的盛装新娘被薄老夫人领着,缓步进入正堂,顾廷烨目不斜视,只躬身与明兰向盛紘夫妇叩首拜别,盛紘几乎要老泪纵横,连声道:“好好!汝等尔后要互敬互爱,濡沫白首;衍嗣繁茂,言以率幼。”

    王氏终于酝酿出感情来了,温言道:“你以后要恭敬,谨慎,多听夫婿亲长的话,不可擅专胡为。”她觉得自己表现的很可以了,她本就不擅长说言,当初如兰出嫁时,她哭的天昏地暗,末了,啥也没说成。

    最后拜别时,老终忍不住,死死拉着明兰的手,眼中泪光闪烁,明兰在盖头之下,只能见到方寸之地,并不知老表情,低头间,只见一只苍老瘦削的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胖爪,指节处隐隐发白,她忽然鼻头一酸,一颗大大的泪珠重重打在祖孙交握的手上。

    老宛如被烫到了一般,连忙松开,好容易才低低道:“以后,要好好的……”

    明兰胸口涨的酸涩难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用力点头,险些把盖头都摇了下来。

    明兰努力低着头,好让眼眶里的泪珠以直线型坠落到地上,免得把妆容弄花了,被不知什么人牵引着,朝外头慢慢走去,到了大门口,由长柏哥哥背负登轿;放下轿帘,车轿晃动,明兰知道是起程了,才忙不迭的从袖里抽出条细棉帕,拈起一角小心的吸干眼角的泪水。

    八人抬扛的大轿,宽敞的轿内珠翠装点,描金绘彩,也不见怎么晃动,行进甚为平稳,明兰耳边响着震耳的鼓乐和喜炮,街道之上满是人群的笑论声。

    这时明兰才觉着脸皮隐隐痛了起来,那老夫人瞧着弱,绞面时却那般辣手,越想越觉着脸皮痛,她嘶了一口气,忍不住轻轻‘哎哟’了一声。

    轿外随侍的小桃耳朵尖,忍不住探头在帘边轻问道:“姑娘,是不是饿的肚痛了,我这儿有吃的!”

    明兰忍俊不禁,扑哧出来——这个吃货!她隔着帘轻斥道:“我不饿!”

    小桃犹自关切道:“姑娘,您可别忍着呀!”

    明兰一头黑线:“没忍着!”

    古代风水大多都差不离,京城外城是东富西贵南贫北贱,内城中扎堆着皇亲国戚和权臣勋贵,托慧眼买房的盛家老公的福,盛家房产挺靠里的,离宁远侯府并不很远,明兰大约在轿里晃悠了两顿饭的功夫,就落了轿。

    明兰一只手搭着丹橘的腕,一只手牵着再次被塞进手中的大红绸,稀里糊涂的朝前走着,一脚踏进宁远侯府,明兰立刻觉着耳边喧嚣的鞭炮贺喜声,地上铺着长长的喜毯,一直通往正屋喜堂,明兰脚踩着喜毯缓缓前行,直到看见雕绘浮彩的门槛,才知道是到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明兰犹如一个木偶,随着礼官的唱和提示不断起立下拜,转身,再拜,再转身,再再拜,一阵头晕目眩之后,好像小狗一样被牵走了;谁知那洞房里居然比外头还吵闹,明兰被按坐在喜床上,听着屋里一众女眷的笑闹声。

    相比明兰的窘迫,顾廷烨倒很熟门熟从喜嬷嬷手里接过一杆红绸缠的乌木镶银角的秤,小心翼翼的揭开红艳似火的大红盖头——二婚的就是不一样。

    明兰只觉着一阵光亮,头顶笼罩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抬眼正对上顾廷烨的眸,深深的,静静的,格外深浓的眼线狭长斜开去,看人的时候似乎总含深意,明兰非常及时的脸上一红,然后低下头去,娇羞的恰到好处;顾廷烨忍不住嘴角微抽,满眼都是笑意。

    随后,他在明兰身旁坐下,嘴里似乎咕哝些什么,明兰听了,依稀分辨出是‘……怎么把脸涂成这样?’明兰几乎要怪叫——姑奶奶辛苦一天了,你丫的居然还敢嫌?!

    “哟!好标致的新娘!”一个身穿石榴红锦绣妆花褙的妇人笑道,满屋里的女眷都跟着嘻嘻哈哈起来,纷纷打趣起来。

    明兰抬眼一瞧,满屋的珠翠锦绣的妇人,一个个穿锦着缎,衣鬓香影之间,她憋红了脸,丫的,涂成这副尊荣您还看得出来标致不标致?!

    接着,明兰和新郎官被撒了一头一脑的花生红枣之类的东西,明兰不敢动弹,只能老实挨着,顾廷烨一时条件反射,忍不住接住了几个,又引的一阵笑闹声。

    “哎呀!烨兄弟,这是洞房,不是演武场,您的身手这儿可用不上!”还是那个身穿石榴红的丰润妇人打趣着,屋里哄堂大笑,顾廷烨慢慢垂下手,微微一笑,也不言语。

    众女眷到底顾忌着顾廷烨的身份和脾气,也不好过分笑闹,一个妇人端着一盘东西上来,夹着一块疑似点心状的东西,递到明兰嘴边,明兰知道这个风俗,硬着头皮咬了一小口面点,果然里面是夹生的,那妇人笑嘻嘻道:“生不生呀?”

    明兰肚里大骂,却低头小声道:“生。”

    屋里女眷又是一阵大笑,那妇人转头笑道:“各位奶奶可都听见了,新媳妇可说要生的,将来定能枝叶繁茂,多多福!”

    明兰脸颊烧红,凑着趣呵呵傻笑了几声;努力提醒自己,这是一个没有计划生育的年代,拜送观音不如拜母猪更价廉物美。

    最后是合卺酒,一个红漆木描金海棠小圆茶盘里,放着一对鸢尾纹白瓷小酒杯,用一条红绳系起来,明兰微微侧过身,红着脸同顾廷烨喝了交杯酒,身体凑近时,眼睑微抬,只见对面的男人干净的下颌清隽英挺,她心头一跳。

    ——好歹是个上等货,把灯一熄,眼一闭,也不是过不去的。

    礼成后,顾廷烨就被赶着出去待客,临出门时,忍不住回了下头,似乎想说什么,看见满屋的女眷又闭嘴出去了;那个丰润妇人一直忍着笑,见他出去了,才走到明兰跟前,亲热道:“二弟妹,我是你煊大嫂,你莫怕,以后你来了我们家,便都是自己人了!”

    明兰见她笑的和气,便也微笑而回:“煊大嫂。”

    此时,忽然一个站在桌旁的夫人笑了起来,拿帕掩口笑道:“煊大嫂,你也忒心急了,人正经大嫂还没说话呢,你倒先热乎上了!”

    另一个妇人则立刻凑趣道:“这话可没理了,都说心急生不了儿,可煊大嫂却养了两个哥儿,可见大嫂是在该急的时候急呀!”

    女眷们一齐大笑,煊大嫂故作气愤,反着手背抵腰,撇嘴道:“得得得!我如今是老货了,这些年来叫你们涮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然后回头,指着静静端坐在双喜灯笼旁的一个妇人,对明兰笑道:“弟妹,喏,这才是你嫡亲大嫂!”

    那妇人年约十望近,一身暗红色吉祥如意暗纹褙滚二指宽的绒黑压边,白净的鹅蛋脸上十分素净,容貌端庄秀丽,微微笑着,只眉宇间似有几分郁色。也没见她怎么打扮饰物,她静静站起来,缓步朝自己走来,屋里就渐渐安静下来,没什么人说笑了。

    明兰知道,这就是顾家嫡房长媳,顾廷煜的妻,如今的宁远侯夫人邵氏,明兰不敢下床,立刻对着那妇人颔首,恭敬道:“大嫂!”

    邵夫人走过来,轻轻握着明兰的手,明兰只觉得触手沁凉,随即听她缓缓道:“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家常过着日,便会渐渐熟的,在家里莫要拘谨了。”寥寥嘱咐数语,语气安详,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寥和淡然。

    邵夫人又转身,朝众人道:“咱们也赶紧去前头吧,一大群来客,总不好主人家的扎堆儿取笑新娘好顽。”众女眷微笑着应声,煊大嫂带头,一行人鱼贯着出去了。

    邵夫人又转身,对着明兰轻道:“我知道你身边有服侍的,但二弟到底之前不住这里,他带来的人也未必妥帖,我在门口留两个丫头与你,你若需要什么,直吩咐就是;今儿你也累了,我已叫置办了几个吃食,回头送来你且填填肚。”

    说完后,微微一笑,待明兰谢过,便也出去了。

    明兰望着阖上的门,颇觉惊讶,这邵夫人给人的印象和秦夫人截然不同,客气,和蔼,周到,却又带着一股冷淡,有一种置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也许旁人会觉着不舒服,但明兰却觉得很好,这种适可而止的关怀反而令人自在。

    众人出去后,屋里只剩下丹橘,小桃,和另两个小丫头服侍。

    丹橘看着明兰直直的坐了这许久,早就心疼了,见旁人都出去了,连忙上前低声询问:“姑娘,你可饿了,要不要喝口茶?”

    “不用。”明兰抚着自己几乎僵直了腰,十分想伸个懒腰,可顾忌着那两个丫头,不好叫她们看着,便对丹橘道,“我要洗脸,你去打些热水来。”

    这一脸粉墙般的粉末真是快要了她的命了;丹橘应声离去。

    小桃看明兰不住的揉着自己的后腰,便过去轻轻替她捏起来,小桃于推拿很有天分,力道不轻不重,明兰在心里舒坦的呻吟一声,但见屋角那两个丫头还在,只能摆出一脸庄重的微笑,便朝她们招手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两个丫头似乎十分惶恐,其中一个稍大些的恭敬上前:“回夫人,奴婢叫夏荷,她叫夏竹,是老爷吩咐了服侍夫人的。”

    明兰到底在盛家过了十年腐朽生活,一眼看过去,单只观这两女孩说话举止,虽恭敬谨慎,却有几分僵硬紧张,颇不自然周全,就知道这她们并没有受过长期正统的内宅丫鬟训练,估计是这大半年临时培训上岗的。

    一般来说,数代显赫的钟鸣鼎食人家里的贴身大丫鬟,大多是从小培养的,通常十岁上下起进内宅当差,从一言一行起,举凡吃食,举止,茶饮,装扮,梳头,收拾,算账,乃至说话待客和人情往来,都有一定的规制,更别说耳闻目染的见识。

    都说‘宁娶大家婢,不娶小嫁女’,这要在以前明兰是嗤之以鼻的,但见识过房妈妈严格细致的训诫后,她只能说,俗话都是有道理的。而房妈妈还不无遗憾的说,盛家已经简略许多了,要是在以前的勇毅侯府,明兰身边的丫头至少得淘汰掉一半!

    这句话吓的小桃几个好几夜睡不着觉,就怕会被撵出去。

    所以,那种少爷在边救了个‘卖身葬父’的女孩,然后女孩死哭活求要做牛做马随身服侍报恩的桥段,在真正的富贵人家里几乎不可能。就算真救了人,也要交给管事妈妈慢慢调教着,习规矩礼数,从外圈一步步做起,想一步登天贴身伺候?没门!你丫到底是来报恩的,还是来钓凯的?!古代人心里明白着呢,脑残是现代肥皂剧。

    目前看来,顾廷烨似是不信任宁远侯府的人,以至于只能自己招工,听说皇帝赏赐田庄宅邸时,还赏了不少奴仆庄户,也不知这两个女孩是哪里来的。

    夏荷见明兰始终不言语,清秀的小脸上带了些惶恐,明兰看了,微微一笑,道:“你的名字挺好听的,谁起的?”

    夏荷轻轻松了口气,道:“是常嬷嬷起的;因咱们是夏日里被挑进府里的。”

    明兰暗暗记住这个名字,听这两个女孩口齿清楚,态也算大方,多少有些喜欢,小桃忍不住发表意见:“你们的名字挺,哦不,十分的好。”

    明兰白了她一眼,小桃迄今仍为自己的名字过通俗易懂而耿耿于怀。

    明兰和她们聊了会儿,丹橘便端着个脸盆进来了,后头随着另两个丫头,分别拿着大水壶香胰毛巾等物事。

    小桃立刻起身,接过巾和帕,把其中一条长的围在明兰胸前,然后从自己随身绣袋里取出一把小巧半透明的玳瑁抿,把明兰的鬓发抿起,然后把另一条巾投湿;丹橘则把明兰手上的戒指手钏还有七八只龙凤金镯都一一取下,收好。

    明兰微微低头,让她们给自己洗脸净手,足足换过盆水,才把明兰脸上那层白粉洗干净,丹橘又打开随行的小箱笼,从里头取出好几只精致的小瓷瓶,手指轻点花露香膏,均匀的涂在明兰脸上,脖上,手上,轻轻按摩揉着。

    末了,丹橘服侍明兰换上一身簇新的常服,小桃帮明兰把头发衣裳整理好。

    一连串动作流畅熟练,显是日常做惯了的。夏荷夏竹看的微张着嘴,另两个邵夫人指来的丫鬟互视一眼,似乎也有些微微吃惊,心道,不想一个四京官家的庶女也这般大规矩气派,心里倒也不敢小觑。

    洗漱过后,门再一次打开,几个丫鬟婆搬进来好几酒菜和点心,崔妈妈在后头跟着进来,把吃食拜访在桌上,打发几个丫头都出去,只留着丹橘和小桃伺候。

    她原先一直在外头料理明兰的行装箱笼,这才堪堪摆置停当,她踏进屋内,一见明兰就笑了:“姑娘还是这个老脾气,就不喜欢脸上留着脂粉,非要洗干净了才罢休。”

    明兰刚刚提起筷,鼓着脸颊道:“妈妈您不知道,那粉足足洗掉了盆水呢!”

    崔妈妈慈爱的瞧着明兰吃东西,也招呼丹橘和小桃用些点心,小桃吃的脸颊鼓鼓的,问:“妈妈,外头都好了么?今夜咱们睡哪儿?”

    崔妈妈捏了捏小桃的鼻,道:“有你这么做丫头的么?不担忧主,先想着自己!……都好了,反正也住不了几天,妆奁箱笼只消安稳就成了,只开了几个随行箱笼,待去了都督府,再慢慢归置吧。”

    “妈妈辛苦了。”明兰努力咽下一块芙蓉花菇,“都是明兰累着妈妈了,本来您都享清福了,却又叫拖了回来。”

    崔妈妈提着帕,似乎明兰小时候般给她擦拭嘴角的残渍,笑道:“姑娘混说什么,若不是老婆身不中用,便是姑娘赶我,我都不走的。”

    明兰微笑了下,继续低头大吃,崔妈妈瞧了她一眼,忍不住道:“我听闻外头闹酒闹的厉害,今晚……姑娘,可要……当心些,实在不成……也不能由着姑爷的性胡来。”

    崔妈妈艰难的斟酌着词汇,明兰唰的一下脸红了。

    吃饱喝足,明兰等的也就气定神闲了,可惜在顾家得收敛些,不然和小桃丹橘斗个地主,打发时间倒是飞快,一阵胡思乱想;桌上婴儿手臂粗的绘彩龙凤大红双烛渐渐烧掉分之一了,明兰趴在床头昏昏欲睡之时,忽闻屋外一阵喧闹声,然后有人喊道:

    “二爷回屋了!”

    明兰陡然清醒,跳虾一般弹了起来,想了想,又连忙坐了回去。

    随着门被重重打开,一阵酒气弥漫进来,两个粗壮婆十分吃力的扶着顾廷烨进来,然后轻轻放在床榻上,明兰忍着不去看身边的醉鬼,十分淡定的微笑:“两位妈妈受累了,丹橘,拿两个红包。”

    丹橘塞红包已经十分熟练,那两个婆擦擦脑门上的汗,一掂红包的分量,沉沉的,至少有五两银,心里一阵大喜,恭敬的告退。

    两个婆刚一出去,明兰就双脚一伸下了地,谁知身旁的醉鬼忽然醒过来,神色还颇为清醒,嘴里似乎低低咕哝着‘那帮不仗义的家伙’!

    顾廷烨满身浓重的酒气直熏的明兰皱眉,他略略晃了晃头,用力醒醒神,把高大的身倚在床栏上,微睁着一双狭长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明兰,忽然眉头一皱,道:“我先去沐浴,你也卸了吧。”

    一旁的夏荷夏竹听了,立刻窜到隔间预备浴盆热水,顾廷烨一挥手站起而去,一开始脚步有些踉跄,随后就稳当了。

    明兰呆呆的站在后头,崔妈妈立刻意识过来,指挥小桃丹橘帮明兰卸下钗环簪翠,把大红的喜服挂起,换上一身柔软的细棉亵衣,然后拖着尚在犹豫的丹橘小桃出去了。

    明兰咬着手指,看着那张铺满大红锦被的床十分碍眼,过不一会儿,顾廷烨独自回来了,一身雪白的绫缎中衣,微湿漉的头发,把高大的身体一下倒进床榻之间,斜斜靠在大迎枕上,幽深的眸静静的看着明兰,也不说话。

    明兰被灼热的目光看得浑身冒烟,嗓门发干,她干咳两声:“刚才用了些宵夜,我,我……我再去漱下口。”说完一溜烟的跑进隔间。

    在槅扇后,明兰漱了五遍口,做了十八次心理建设,反复背诵婚姻法中关于夫妻义务那一段,最后,英勇的,决绝的,义无反顾的踏出脚步,回到寝室,刚要爬上床,却见到顾廷烨已经靠着床头,微微睡着了。

    明兰大大松了一口气,心里一阵放松,赤着小脚丫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仰而尽,一口气还没放下,谁知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你洗漱好了?”

    明兰险些活活呛死,连忙放下茶杯,咳嗽连连的转身去看,只见顾廷烨不知何时已醒了,一双幽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锋利的好像玻璃碎片,龙凤红烛的火苗依旧熠熠生辉,映照着他的眼睛流光溢彩。

    明兰呆了几秒,连忙倒了一杯茶,端到他面前,殷勤道:“您喝水,您喝水。”

    顾廷烨看着明兰光洁如玉的皓腕,嘴里一阵发干,接过茶杯,也是一仰而尽,然后递还给明兰,明兰把茶杯放回桌上,就踯躅在那里,顾廷烨轻笑一声,眼神暧昧:“还不安置么?”

    明兰深吸一口气,大声道:“其实,我有话要和你讲!”

    顾廷烨挥挥手,不在意道:“明儿再说,先歇息。”说着便下床,他身高腿长,两步走过就到了明兰身边,一把擭住明兰的手。

    “其实,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呀!”明兰做着最后挣扎。

    “以后再说。”

    他健臂一抬,明兰只觉得双脚凌空,被他整个人抱了起来,准确的说,其实是抗,明兰脸朝下,看见地面一阵害怕,只能紧紧揪着他,随即被轻抛进床榻里。

    顾廷烨扯过一床被,挥手卸下两层水红锦绣石榴的薄纱和厚锦床帘,回头一看,只见明兰小小的身体缩在床角,不住的哆嗦。

    “我,我我,我……”她完全结巴了。

    “今日忙了一整日,你定是累了,赶紧歇息吧。”顾廷烨抓过女孩的小手,细细抚摸她手背的细腻皮肤,骨肉柔软,一摸下去,清楚的感觉到纤细的指骨。

    “我不累!”明兰涨红着脸,胸口梗了半天,终于透出一口气。

    “不累?”顾廷烨狭长的眼睛几乎要发绿光了:“那好了。”

    ……(一夜过去,大家懂的。)

    “你适才不是说有话要和我讲吗?”顾廷烨忽然记起来。

    “讲不动了。”明兰半死不活。

    “你不是有件重要的事儿要说吗?”男人眉眼生春。

    “忘记了……”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