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四: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09章 回门

    、、、、、、、、、、

    明兰出嫁前,好些上门来贺喜的奶奶夸她嫁的显赫,她当时并没有什么直观的感受,只觉得顾廷烨送来的彩礼很暴发,很土财;直到朝回门那日,夫妻俩至盛府门口下车马,长柏和长梧哥儿俩在门口迎,此时,恰好墨兰和如兰夫妇也到了。

    明兰由丹橘扶下车轿,看着如兰的平头小轿,还有墨兰的平顶独驾小车,再回头看看自家那显眼富贵的石青帷饰银螭绣带的黑漆齐头驾马车,明兰开始有些不自在。

    如兰凝住了笑意,目光冷淡,墨兰也僵了僵姿势,随即神色如常;明兰忍不住看了眼顾廷烨,这马车……没逾制吧?

    下车见过礼,顾廷烨对梁晗淡淡一笑,并不说什么,明兰却能细微体察出来,他似并不喜梁晗,一行人鱼贯往府里走,新夫妇自是要先去寿安堂拜见老的。

    老端坐上首,明兰和顾廷烨跪倒在蒲团上便拜,虽只隔了几日,老却似半辈没瞧见明兰,直拉着她的手不住打量,越看脸色越黑。

    不过才两日,明兰就跟脱了层皮一般,眼睑下泛着淡淡青黑,宛如深青的螺黛晕染的,薄薄的脂粉也掩盖不住,神情萎靡不振,眉眼间却透着一股媚意;再看一旁的顾廷烨,神清气爽,眉眼舒展,眼底神色却透着隐约餍足。

    老一股气上涌,心疼里夹杂着不悦,却又不好说什么,只好拿钢刀般的目光把顾廷烨狠狠锉上几遍,顾廷烨面色如常,依旧淡然镇定,好似什么都不知道。

    老肚里过了好几遍气,才道:“赶紧给你爹娘磕头去,正惦记你们呢。”

    明兰舍不得老,依在她怀里轻声道:“磕了头我再回来,和您好好说话。”

    老笑着点头,目送着小夫妻俩出去;不过须臾,她脸色便变了,给房妈妈使了个眼色,房妈妈领会,转身下去,直去寻崔妈妈来问话。

    崔妈妈素来淡泊,一辈与世无争,几十年从不饶舌寻衅,这回怕是她生平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告状**,不等房妈妈问上门来,她早在寿安堂偏厢抱厦等着了。

    “寻常新婚夫妇亲热些也是有的,可哪有他那般的!……也不管有人没人,一瞧见姑娘就跟那山坳里的狼似的,嗷嗷的两眼直放绿光,一没人瞧着就动手动脚,白日黑夜的胡闹!”崔妈妈轻拍着桌,咬着牙,“姑娘身才长开呢!怎好……这样?!”

    房妈妈听的目瞪口呆,神情有些尴尬,若不是她素知崔妈妈性寡言耿直,怕是不肯信的:“六姑爷都这个年岁了,还毛头小似的,房里……难不成也没个人?”

    说到这个,崔妈妈总算气平了些:“可怜姑娘这几日也没功夫管事,不过我出去团团问了一圈,姑爷原有的一房姨娘和一个通房都留在宁远侯府了,说是过阵再接来。六姑爷忙碌的很,整日的在外头办差,并不怎么回府,是以府里还算清静,只有个叫‘凤仙姑娘’的女住在偏院,听说是什么将军送来的。我不曾见过,听闻姑爷……没怎么理会过她。”

    房妈妈听了,也不知是喜是忧,隔了半响:“姑爷宠爱姑娘是好事,可是……”她也不知怎么措辞,最后只能道,“还是回了老罢。”

    ……

    盛老性素喜静,从不爱叫七大姑八大姨在寿安堂聚会喧闹,因此一干亲戚便在王氏的正院坐等吃茶,顾廷烨和明兰直进了正堂,只见康姨妈夫妇,允儿,墨兰,如兰,挺着大肚的海氏,还有长梧,长柏,长枫,长栋,梁晗,炎敬,袁绍,俱在那里。

    大家互相见了礼,明兰便和顾廷烨先进了东次间,盛紘和王氏正坐在临窗炕床上,含着笑容受了他们俩的跪拜磕头。

    王氏笑容可掬的望着顾廷烨,道:“我家明兰,没给将军添麻烦吧?”

    闻听此言,对旁的盛紘身僵了一僵,他真佩服自己这位,除了华兰,剩下个女儿朝回门,王氏全都用一样的台词开场。

    差别不过是,对着梁晗,她是吊梢着眉毛,一脸收债的口气冷哼:“我家墨兰没给你添麻烦吧?”对着炎敬,她是火热着眼神,一脸热切期盼的柔和威势:“我家如兰没给你添麻烦吧?”最后对着顾廷烨,她半含讨好,半带敬畏,口气绵软。

    盛紘无语。总算明兰是他最后一个女儿,是以,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听这话了,谢天谢地。

    顾廷烨的回答很上道:“明兰知礼懂事,温雅恭顺,家中老少是喜爱她。”

    明兰低着头翻白眼,她私以为,这两天她最精彩的表现全在床上了。

    “……瞧你们一个个成家立室,为父也放心了。”盛紘捋着胡须,朝顾廷烨微笑道,“若以后我和她母亲都不在京城,你可要多担待明兰这孩。”

    “父亲……您要外放了?”明兰心头一动,轻声道。

    盛紘满意的看着明兰,要说他这女儿的确冰雪聪明,闻弦歌知雅意,他笑道:“你大哥哥在翰林编修已满期,前几日传来消息,不是授侍读侍讲,便是入六科为给事中历练历练,我们父同朝为官多有避讳,还是老父让一让罢,哈哈……”

    他这话虽是朝明兰说,眼睛却是看着顾廷烨的,顾廷烨心里透亮,沉吟片刻后道:“岳父所虑是。翰林院清贵,进讲经史,草拟机要,六科给事中务实,抄发章疏,稽察违误,俱是位卑权重之所。则诚舅兄为人慎敏,不计哪处,必能应当。”

    盛紘要的就是这句话,闻言后神色更加和蔼可亲,携着顾廷烨又多说了好些话。

    明兰明白盛老爹的打算,盛家若能出一个阁臣,那就身价倍了。据她所知,进内阁大致有两条,一条是由进士入翰林,从皇帝身边的侍读侍讲一熬资历到翰林大士,直至入内阁,还有一条是翰林庶吉士期满后,入六部或六科实力办差,再一熬资历升职,期间或可能外放一两任历练,然后累积资历直至六部侍郎或尚书,接着就可能进内阁。

    长柏行事内敛谨慎,本来他的顶头几位上司大士都是海家门生,有他们照看平步青云定是无虞,谁知在‘申辰之变’中几乎全军覆没,是以盛紘需要顾廷烨稍微表个态。当今天强势,长柏又根正苗红,科途正当,纵算没有内阁人脉,只要皇帝心里有数,什么都好说。

    明兰心底默念,这就是家族的力量!在不断联姻中结成势力,古代贵族阶层中,再没有比血亲姻亲更直白有力的权势纽带了,听着很庸俗可笑,但却是真理。

    古代礼法以宗族为单位,讲究举贤不避亲,因为一人犯错,可能牵连族,范围宽些要九族,运气不好碰上个别特有性格的皇帝,第十族的生老师也可能炮灰。既然注定要一起倒霉,自然要有福同享。是以,只要亲戚不是烂,或有才能,帮人就是帮己,相互提携,帮衬,家族才能前后相继,长盛不衰。

    贾史王薛四家覆灭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四个家族自第代起就全都后继无人,没一个能拿得出充场面的,贾家好歹出了个贵妃女儿,王家多少有个官至九省都检点的王腾,唯一能读书的贾珠早早挂了,其余呢,为几把扇弄的别人家破人亡的贾赦?打死人的薛蟠?勾搭王爷男宠的贾宝玉?惹祸生事倒是一个比一个能。

    没有后继者的家族,衰败灭亡不过是时间问题。

    明兰能听懂,所以安静待着,王氏却不甚明白,不禁有些无聊,她本想摆摆嫡母派头,当着显赫女婿的面教训明兰一番,可却被盛紘抢去了话头,从国家命运到民族前途,一句接着一句,她始终插不上嘴。

    好在过不多久,外头正堂上等着的众人就涌了进来,袁绍和长梧等人笑着进来起哄,言道酒菜都快凉了,盛紘瞧着也说的差不多了,便笑着随众人到外头吃酒去了。

    明兰则被女眷们拉着在内堂宴饮,丫鬟们摆上供七八人坐的如意黑漆木圆桌,待上菜后,大家围坐着边吃便说笑起来,王氏拉着明兰坐在身边。

    在座都是妇人,看了眼明兰这幅模样,心里俱是有数,或有艳羡,或有酸意,或有欣慰,各人各有深思。

    墨兰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明兰看,但瞧明兰一身大红真丝织金鸾凤云纹广袖翟衣,罩着薄如蝉翼的金丝绣花团凤褙,梳着朝天如意髻,簪着五凤朝阳的紫金展翅飞凤挂珠大钗,耳上缀着流苏赤金耳环,拇指大的红宝石明晃晃的人眼花;临出门前,顾廷烨还往明兰手上塞了六七个金玉宝石戒指,弄的明兰都不好意思伸出手来。

    这身装扮不止华贵显赫,且非上级命妇不可穿戴,墨兰看的心里不舒服,脸上偏要装着十分愉快,频频与明兰搭话。

    明兰忍着头晕,性端起酒杯来转身,看着王氏的眼睛,清声诚挚道:“这第一杯酒,女儿先敬,明兰幼时病弱,若无和大姐姐悉心照料,怕这条小命早交代了!明兰这里谢过了!”说着,酒杯一仰而尽,这番话至少关于华兰部分是真的。

    王氏顿时眼眶湿润,一口喝干了酒,拉着明兰颇有几分感动,絮叨着:“你这孩,大好的日,说什么胡话!自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你自小就听话懂事,比几个大的都省心,我如何不疼你?!”情绪来了,说的她自己都当真了。

    墨兰脸色一白,低头不语;明兰侧眼瞥了她一下,只见墨兰装扮的是庄重精致,粉黛薄施,发髻规矩,连耳坠都是严整的环形,一动不动,样板般标准的正室范儿,却掩饰不住眼角的疲惫紧张,眉心中间渐现出一道思虑的深痕来。

    明兰微微叹息,她不是想秋后算账,只是希望墨兰心里放明白些,别拿自己不当外人,明目张胆的来提要求才是真的,这里先打个预防针。

    看她们母女和睦,康姨妈有些酸溜溜的:“明丫头如今出息了,以后家里指着你的地方怕是不少,你可要记着你母亲对你的好处,不可忘本呀——!”她有一半嫁妆是折在庶庶女手里,本想将就几门亲事算了,偏康家仗恃着门第显贵,穷要摆派头。

    明兰嘴角翘了翘,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如兰却不高兴了,她本是个直肠的,自康兆儿嫁入王家后,她便视康姨妈为卑劣小人,若不是看在允儿的面上,她早说‘盛家女儿回门关你康家什么事?有事没事的上门来蹭饭’之类的难听话了。

    “姨妈,您说的对!六妹妹你可要记着,对你好的,就得回报,便是不能回报,也不能恩将仇报!”如兰一身滚粉绒边银红水绸妆花小袄甚是亮眼,更映着她面颊红润,气色颇好,显是婚后生活还不错。

    康姨妈神色很不自然,低下头吃酒,允儿知道来龙去脉,也深为母亲的作为感到歉意,长梧待自己好,这些年来又不断帮衬康家,而自己婆家与盛紘家是再亲厚也不过的了,她自不愿惹人厌恶,只盼望母亲少说两句。

    她一边拉着如兰低声说话赔礼,一边给王氏连连夹菜,明兰看的心中一叹。

    海氏瞧着气氛有些僵,便出来打圆场:“前几日,母亲去袁家瞧了大姐姐,说那肚比我的还大,明明月份比我小的,别是里头有两个罢?大姐姐常喊肚疼,没准儿是两个健壮的小小哥儿,正在里头练拳脚呢!”

    说着,众女眷都笑了起来,王氏最是高兴,得意之,连着喝了好几杯,酒色上涌,说话都大舌头了;酒过两回,外头进来一个丫鬟,在明兰耳边低语了几句。

    明兰起身,笑着与大家道:“老怕是要提点我几句,我先过去了。”

    王氏已不甚清楚了,海氏笑道:“去吧,老有许多话要与你说呢。”

    明兰笑着道辞,转身随着那丫鬟离去,一出了门便加快脚步,直奔寿安堂,待一脚进了大门,拐进左次间,果然里头摆了一桌饭菜,老正坐在窗边等。

    明兰心里感动,笑嘻嘻的扑过去,抱着她的胳膊摇着撒娇:“我和祖母心有灵犀,我就知道祖母等着我呢,特意空着肚来的!”老板不住脸,笑骂道:“都是为了你这猴儿,等着我都饿了!”明兰扑到老怀里,讨好道:“我给祖母揉揉肚!”

    老拧着明兰的脸颊:“空肚有什么好揉的,怕还不够饿的痛么?!”明兰扶着老坐到桌边,亲自给她满满盛了一碗冬瓜排骨菌汤:“您吃,您吃!”

    房妈妈瞧着眼眶发热,道:“老多久没这么高兴了!”

    “什么多久?!”老回头瞪眼道,“不过才两天罢了!”

    明兰捧着自己的小脸,一派明媚忧伤:“一日不见如隔秋,哎呀,这么多个秋了,祖母定是想我想出相思病来了!这可如何是好,谁叫我这么招人疼,没法呀?”

    老终于撑不住了,几乎笑出眼泪:“你个不知羞的尽往自己脸上贴金!要脸不要!”

    明兰歪着脑袋,把一张俏生生的脸伸过来,笑道:“不要!您拿去吧!”

    老笑的直拍明兰,两个笑倒在一块儿。

    这顿饭,老一直听着明兰叽叽喳喳讲述顾府人众,一会儿说,一会儿笑的,明兰心里难过,知道这日以后怕不能常见老了,便着意粉饰平,活灵活现的把新嫁的日说的有趣好玩,好似顾家一片幸福美满。

    老也含笑听着,用完饭,房妈妈吩咐丫鬟把桌碗碟都撤下,合上房门出去。

    “我有话问你,你坐好!”老肃了神色,明兰和她相处多年,知道她是要说正话了,连忙奉上茶盏递过去,然后乖乖坐好,等待训话。

    看着明兰力扮出的笑容下隐藏的倦意,老不禁纠结,自从听房妈妈转述崔妈妈的话后,她也十分为难,这种房帏私密之事并非旁人好过问的,最好看见也当没看见;老心绪转千回,最终开口:“他……待你可好?”

    明兰努力不让自己的思歪掉,绯红着面颊,低声道:“蛮好的。”您问哪方面?

    老开合了一下嘴,不知怎样问下去,性调转话题:“你府里现在何人管事?”

    明兰迟疑了一下:“呃……这个,孙女不大清楚。”

    老目光中似有责备,想了想后叹了口气,柔声继续问:“你府里房舍园可好?听说那儿原是先帝重臣之宅,荒废了快有十年了,是否需要修缮?”

    明兰一脸茫然:“唔……这我不知道。”她连卧室都没怎么出,府邸长啥样都还不清楚。

    老眼睛有些瞪大,脸色再发黑,急声追问:“那你府里现有多少定产?”整日和夫婿窝在一块儿,至少得说些啥吧!

    明兰扭捏道:“这……孙女也不晓得。”床上并不需要说很多话,不是睡觉就是运动。

    一问不知,老仰天无语,呆呆的看着小孙女,她培养出一个十八般武艺全能的,到末了却一概没用上,这位新姑爷只需要技术层级最低的本领就够了。

    明兰羞愧难当,满心慌乱的想了半天,嗫嚅道:“祖母别忧心,其实他待我真的蛮好的。”

    老浑身无力,只长长叹息。

    “……祖母,明兰晓得您的意思,明兰会当心的。”明兰知道老是在担心她,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处境其实很麻烦,不是她不想奋斗,而是这两天实在没功夫。

    “罢了,说说看,这两日你姑爷可有什么不顺心的?”老不叹气了,又问。

    不顺心?明兰觉着他处处不顺心,后妈难缠,老哥半死,一家亲戚,她想了想,忽轻声道:“祖母,依我看,他……似是想承袭宁远侯的爵位。”顾廷煜病入膏肓,能活多久都是问题,这时不可能再生出儿来了。

    “哦?”老来了兴致,目光兴味,“何以见得?”

    明兰捧了碗茶到老面前,斟酌着语气:“孙女也是亲眼见了,才知道他对顾家人不是寻常的不和,几可说是‘厌恶’了;京城这许多地方,若他真想与顾家一刀两断,少些往来,没的住这么近做什么,皇帝赐哪里不成?”

    老点点头,接过茶盏,用茶盖轻轻撇去茶沫:“有理。”

    明兰坐到老身边,轻轻皱起眉头:“孙女不懂就在这里;年前就听说皇上有意让他袭爵,还连连召见襄阳侯,他为何……?”

    话没说明,但老已明了,微笑道:“你的意思是,若是他真想袭爵,襄阳侯府岂不更妙,财帛既丰,又可摆脱那起污糟人,可是这么意思?”

    明兰点点头,其实她是讨厌应付那些亲戚。

    “你到底还年轻,不明白里头的干系。”老轻轻笑起来,拍拍她的手,温蔼道:“你想想,一样是头上压着石头,是继室后母好应付些,还是礼法周严的嗣母好应付些?”

    明兰心头恍然,似有些明白了。

    老眼中透着些许意味不明的闪动,笑道:“你姑爷本就是宁远老侯爷的嫡次,长兄无嗣,他袭爵是天经地义,不用承任何人的情,只消皇帝推一把便成了。虽说如今是襄阳侯府显望,宁远侯府冷清颓落,可凡事不能光看外头,这会儿省心了,以后有的是麻烦呢。”

    明兰大受启发,恍然大悟。秦夫人是继室,别说顾廷烨,就是自己,正经的婆婆其实是已过世的白夫人,只消礼数上过得去就行了;可如果顾廷烨想承襄阳侯的爵位,他以外系入本宗,以后不论是襄阳侯老夫人,还是一干同宗兄弟,他都得厚待着,照看着,否则便会叫人说‘忘恩负义’的闲话,以后烦心事不断。

    老慢慢的向后靠去,舒适的卧躺在炕头上,闲闲道:“你姑爷这人,怕是个性桀骜的,生平最恨受人掣肘的吧。”老经典点评,明兰用力点头,这句话真是没错。

    老看了她一眼,忽道:“这般性的男人,你只记住了,一是莫要和他硬着来,……呵呵,不过,你也硬不过他!”明兰苦笑着叹气,老接着道,“还有,看他几番作为,应是个眼里不揉沙的明白人,你想做什么就直去说,莫要弄阳奉阴违那一套,不要藏着掖着,假作‘贤惠’,夫妻反生隔阂!”

    明兰垂下眼睑,点了点头——崔妈妈,你传话好快。

    老看明兰神情,知她还未全明白,性一言说开了,她盯着明兰,语气发狠:“‘贤惠’这东西,不过是黄泥塑的菩萨,孔夫的牌位,嘴里拜拜便是,你若真照做了,有你悔一辈的!……你记着,你男人是你至少半辈的依靠!你就是不喜欢他,也要拿住了他!别叫旁的女人得了空隙!不要摆什么清高的臭架,便是男人没那花花心思,也得你有能耐看住了!”她似是说的急了些,喘了口气,嘴角苦涩,才道:“你,不要我。”

    明兰顿时泪水涌出,伏在老膝头哭泣起来,从很早前她就知道,老对她的种种教诲多少是在弥补自己当年的缺憾,她对明兰的幸福期盼,某种程上也是自己的一种寄托。

    明兰轻轻抚着老苍老皱褶的手,轻声道:“当年庄先生说史,孙女最喜《前金史·韩柏》一篇。韩大将军以孤城千卒抵御数万大军,众人皆劝其降,他坚不从,眼看兵败城破,他横剑于颈项,只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谋,未以搏一命。话音未落,对头峰坳山洪爆发,敌军被淹过半,危难自解。”

    明兰的声音渐渐清朗,一字一句道:“孙女谨记祖母教诲,会用心过日的。不论顺境逆境,决不轻慢,决不托大,决不骄横,决不疏忽,不怨天尤人,也不轻言放弃。谁知道呢,兴许老天开眼,孙女终能……春暖花开罢。”

    ※※※

    ※※※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古代家族的兴衰,有好些老话,什么富不过代,君之泽五世而斩,但综合起来看,总归是以读书人家兴盛的时间长久些。

    经典范例,范仲淹家族,从北宋到民国初年,八年长盛不衰,基本上所以几年显赫的家族都是走范氏家族的模式,设立族,公置族产,培养族人,彼此帮扶,前赴后继。

    其中的比较到位的是海宁陈家。

    ‘世代簪缨,科名之盛,海内无比。年来,进士二余人,位居宰辅者人。官尚书,侍郎、巡抚、布政使者十一人,真是异数。’

    而红楼四大家族从本质上来说,是皇亲官僚集团,从家族立身的根本来看,本就比书香世家缺少一份正直和清明,更不要说约束族人的行为方面,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如果薛蟠或贾赦生在这种人家,估计很快就被打死,或者逐出宗族了,当然也可能他们很快就改好了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