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卷四: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 第121章 下馆子,家事,国事,华兰,砍人…… (2)

    、、、、、、、、、、

    闭上眼睛就梦见实哥儿出事了,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下,几要发疯了!”

    明兰心生怜悯,握着华兰的一只手轻抚;虽然知道袁夫人未必会对自己孙不利,但真若要有个万一,难不成还能叫祖母给孙偿命吗?不过一句疏忽了事,这个哑巴亏吃定了。

    “约十天前,前院忽然喧哗起来;我一问,差点死过去。”华兰面容惨淡,“那起黑心肝的婆,竟让实哥儿独自午睡,也不留个人看着,她们全去外头喝茶聊天去了!实哥儿如今很会爬了,他醒过来后便满床乱爬,偏床边放了个熏炉,小孩不知道,打翻了熏炉,还滚落床下,那熏炉里的火灰就落在实哥儿身上!”

    “啊!”明兰惊叫起来,“可有伤着?!”

    “可怜我那实哥儿,哭了好一阵都没人理睬。”华兰声音中充满了恐惧,轻颤道,“幸亏有庄姐儿……”

    “关庄姐儿什么事?”

    华兰面上泛起一阵羞愧:“……都是我不好,只记挂实哥儿,疏忽了她;这孩知道我放心不下,就常甩开她奶母,每日都偷跑去前院瞧她弟弟,她人小,旁人又不防备,是以也无人知觉。她奶母来告状,我心烦,还狠狠斥责了她。那日,庄姐儿又偷偷跑了去,她听见屋里实哥儿在哭,连忙跑进去一看,只见她弟弟滚在地上哭号,一头一脸都是烫起的泡!庄姐儿抱不动她弟弟,只好把她弟弟身上的火灰全都掸开,可怜她的手,也烫起了好几处……啊,快进来,庄姐儿,快来见你六姨母!”

    一个小小的女孩急急的跑进来,明兰一把抱住,在她脑门上用力亲了一口:“乖孩,叫姨母看看你的手。”

    庄姐儿稚气的面庞也泛起了成人才有的惊惧,怯生生的伸出两只小手,幼短白嫩的指腹上有几处深玫瑰色的暗斑,小女孩羞涩的缩回手指,稚嫩的声音:“姨母,我早不疼了,弟弟身上才烫的厉害呢。”

    明兰连忙去看翠蝉怀里抱的男孩,他正熟睡着,只见他秀气白皙的面庞上,额角上触目惊醒的一处红肿,应当是摔出来的;沿着右边眉毛往脸颊下,一排细碎的深红色烫疤,其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处,恰恰在他右眼皮上!倘使当初有个万一,他一只眼睛怕要废了!

    男孩似有醒觉,微微呜呜了两声,庄姐儿忙上前轻拍了弟弟两下,奶声奶气哄道:“乖,乖哦……”小小男孩似知道是姐姐的声音,又沉沉睡了过去。

    明兰一阵心疼,再也忍不住,一把用力抱住庄姐儿,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华兰看着这两个孩,悲从中来,伏在床头也闷闷哭了起来,翠蝉连忙把男孩交给旁边的奶母,忙着扶起华兰帮她擦眼泪,连声道:“二奶奶,你可千万不能哭,这可是要落一辈毛病的!”

    明兰赶紧抹了眼泪,抱起庄姐儿,满脸骄傲道:“好孩,你能替母亲分忧,能救护弟弟,是个顶顶好的女儿,顶顶好的姐姐,六姨母很是为你高兴!你不要怕欺侮困难,你是袁家的嫡长女,盛家的长外孙女!看哪个敢欺负你!”

    庄姐儿小小的绽开一个笑容,用力点点头。

    翠蝉把两个孩带了出去,明兰目送着他们出门,回头含泪笑道:“姐姐把孩教养的好,将来姐姐会有福气的!……呃,后来呢?”

    华兰也满是自豪,欣慰而笑,平复了情绪后,缓缓道:“我当那死老婆会心中有愧,谁知她竟反咬一口,说是庄姐儿打翻熏炉,弄伤实哥儿的!还要罚庄姐儿!”

    “屁话!”明兰也爆粗口了,“说一千道一万,总是屋里没人伺候着,才会出事,若是有人在,哪怕是庄姐儿打翻了熏炉,也伤不到实哥儿!”

    “谁说不是!”华兰苦笑着,“家里乱作一团,你姐夫回来后,气的半死,要拿鞭生生抽死那几个婆,偏被他娘拦了下来,大骂儿不孝,还说要去祠堂跪祖先!公公知道后,立即发落了那几个婆,还要送婆婆去庄里‘静养’;婆婆也不知哪里来的腌臜伎俩,竟找出一条绳要上吊,口口声声‘天下没有为了儿媳妇而慢待发妻的道理’,把公公也气的险些晕厥!这事便不了了之了,好在儿总算要回来了……”

    明兰听的无语,华兰嘴角浮起一抹浅笑:“你姐夫看了实哥儿的伤处,也是吓的一头冷汗,着实气不过,又无处发泄,于是……呵呵,”她笑的古怪,“那死老婆往我这儿前后送七八个通房侍妾,你姐夫当晚就把那两个最出头的,每人各打了五十板,打的半死后丢出忠勤伯府大门!又把另两个剥光了衣裳,叫她们赤身跪在院里一整夜,第二日她们就病了,然后被挪了出去。剩下那几个如今老实的很,连头都不敢露,生怕叫你姐夫迁怒了。”

    明兰失笑:“竟有这事。”

    “死老婆知道后,又来闹了一场,我当时就捏着一把簪指着喉咙,我说‘她要再敢提一句抱走我孩儿的事,我立时就死在当场’,她只好去打骂她儿,直把你姐夫抓的满脸都是伤,几天都没能出门见人。”

    一段惊心动魄的过往说完后,两姐妹久久无语,头靠头挨在一起倚着,俱是伤怀;过了好久,华兰才道:“这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我如今镇日害怕她又出什么幺蛾。”

    “也……不是没有办法根治。”明兰悠悠的一句。

    华兰立刻挺起身,两眼发亮,抓着明兰低叫道:“有什么法?快说!快说!”

    明兰沉吟不语,华兰急了,连连追问,直把明兰晃的头晕,明兰为难道:“这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是个馊主意罢了。”

    “馊主意才好!正配那老婆!”华兰目光炽热。

    明兰咬了咬牙,好吧,她生平第一次大型阴谋诡计开始了;她道:“前阵,我听闻家里出了一档事。……她想给大哥哥纳妾,大嫂嫂当即就病了。”

    华兰嘴角轻讽:“我那弟妹好福气,比我强多了,纳个妾室也死不了的。”

    明兰心里轻叹,也能理解华兰的心态,继续道:“别说哥哥不愿意,爹爹也觉着没事瞎闹,于是……咳咳,他一气收用几个通房丫头。”

    华兰似乎有些明白,轻轻问道:“所以……?”

    明兰摊摊手,为难的说出最后的结论:“如今没功夫去管嫂嫂了。”

    华兰睁大了眼睛,她明白了。

    “这,成吗?”华兰迟疑。

    明兰淡淡道:“袁家是否可能休了你婆婆?”

    华兰颓然坐倒,摇头道:“不可能,她到底生儿育女了,忠勤伯府丢不起这个人,那休书也不过是吓吓她罢了。”

    “那你公公是否可能把你婆婆一辈丢在庄里‘静养’?”

    华兰眼神绝望:“也不成,别说旁人;就是你姐夫,也不忍心婆婆永远在庄里吃苦。”

    “那你还有什么法?”——其实,话倒过来说,袁家也不可能休掉华兰就是了。

    “没错!没错!”华兰重重捶着床板,低声道,“叫她日过的这么舒服!该给公爹纳几房年轻美貌的妾室了!……可是,公爹房里的妾室都叫婆婆看的死死的呀!”

    明兰摇着左手,用力压低声音,凑过去道:“第一,哪有儿媳妇给老公公纳妾的,传出去岂不笑死人;第二,不用随便纳妾,要纳一个你婆婆不能轻易打杀的妾。”

    华兰何其聪明,沉吟片刻就明白了:“你让我去找大姑姑?”

    “对。”明兰道,“去找寿山伯夫人。”

    “她肯帮我吗?”华兰怀疑,虽然她很喜欢自己,但是……

    明兰干脆道:“不是帮你,是帮她自己的娘家!等她从老家回来后,必然会来看你,到时候,你屏退众人,把一切跟她摊开了说。先说你的苦楚,你的委屈,把受伤的孩给她瞧,把伤处往厉害了说!然后再和她讲郑庄公和共叔段的故事……”

    “我知道!”华兰眼中终于泛起了光彩,“春秋时的郑庄公和共叔段也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可是因武姜后偏心,一意偏袒共叔段,倒行逆施,终于酿成兄弟阋墙!最后……”

    “最后,郑庄公亲手杀了他弟弟共叔段!真论起来,这泰半是武姜后之过!”明兰补上,“这不单单是你们婆媳之间的纷争了,要知道再这样让袁夫人癫狂下去,袁家两兄弟不离心也要离心了,到时候,袁家非得分崩离析不可。”

    这句话一说,整个事件立刻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变成了维护家族团结。

    华兰把事情来回量了两遍,觉得很有可行性。让寿山伯夫人找个门第清白的贫家女,美貌温柔,头脑清楚,她会知道二房才是她的助力。做大姐的给身不好弟弟送个妾室来服侍,只要老伯爷自己同意,谁也没资格说什么,若袁夫人闹腾,就是犯了‘七出’——她给儿塞女人时,就老喜欢拿这个来堵华兰。

    清苦了大半辈的袁老伯爷多半会喜欢那女的,就算生下庶也不打紧,反正有没有庶,二房都分不到什么财产。说到底,做婆婆的可以天天为难儿媳妇,可做儿媳妇的不好天天去找公公告状;性安个得力的枕头风来吹吹,到时候看袁夫人还有力气天天来寻衅!

    华兰越想越觉得美满,神采大好,几乎要下地走两圈了。

    明兰微笑着看华兰。

    第一,既然华兰不介意长柏纳妾,想必和袁夫人关系不好的寿山伯夫人也不会介意弟弟忠勤伯纳妾;第二,袁家大爷读书不成,武不行,只喜欢躲着清闲,而袁绍却精明强干,眼看着前途大好,寿山伯夫人应该知道,将来她和她的孩能倚重的是哪一房。

    ——这才是最终的关键。

    “这件事只能有个人知道。”明兰忍不住提醒,“你,寿山伯夫人,待事成之后,你还可以摊给姐夫知道,你们夫妻情分不错,不要为了这个伤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待人了进了门,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姐夫。”华兰笑的很狡黠,她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那时她唯一的功课就是怎么给林姨娘下几个绊,“放心!从头到尾,都没你什么事。”

    明兰放心了,跟聪明人合作总是特别愉快。

    其实,只要不威胁到自己的利益和地位,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儿,对父亲纳妾都不会有什么意见,何况到时候华兰抱着满身伤疤的两个孩,跪在丈夫面前一哭一求,措辞婉转些,巧妙些,基本不会有大问题。

    又过了一会儿,顾袁二人回来了。当袁绍笑着去请明兰出府时,他永远不会知道,就在适才短短的时间内,他的人生弧线稍稍弯曲了角;很久以后,他有了一个很听话很忠诚的幼年庶弟,还有一个很幸福很平的后半生。

    而此刻正坐在炕上,恶狠狠咒骂自己命苦的袁夫人不会知道,她真正命苦的日才刚刚开始。

    在外院门房处,顾廷烨扶着明兰上了马车,见她情绪低落,神色漠漠的,颇觉奇怪,他转眼瞧了下袁绍还没出来,便也钻进马车去问怎么了,明兰简单的把事情述说了一遍。

    顾廷烨轻轻皱眉:“绍襟兄也忒优柔寡断了,这般愚孝,不但委屈了自己妻儿,还纵容家宅不宁。”

    “谈不上优柔寡断,不过是值不值得罢了。”明兰斜倚着车壁,神色淡然,“姐夫自然知道姐姐日艰难,但他认为千依顺他的母亲更重要;妻四妾的男人佯装家宅和睦,并非他们不知道妻在伤心,不过是自己的风流快活胜过妻的悲伤罢了。……不过这也不算错,人生在世,自然是自己的快活更要紧了。”

    顾廷烨微惊愕的看着有些异样的明兰,心头蔓起一阵很不适的感觉,他压抑住这种感觉,静静问道:“那你呢?伤心了该如何呢。”

    明兰想也不想,就笑道:“伤着伤着……就好了呗,总能熬过去的。”

    到了这个古代,才知道古代女人的生活方式才是最明智的,管理好财产,保证物质基础,然后爱自己,爱孩,爱善意的娘家,偶尔爱一点男人,不要多,上限到他找别的女人你也不会难过,下限在你能恰到好处的对他表现出你的绵绵情意而不会觉得恶心。

    最好不要动不动就产生厌恶情绪,无可奈何的和一个自己深深厌恶的男人过一辈,是很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明兰正在努力练习中。再过几天,待顾府整顿完毕,她得办顿上梁酒宴请亲朋,那之后她就得时不时的去宁远侯府给长辈请安问好了。休假要结束了,希望那时也一切顺利。

    “你倒什么都敢说?”顾廷烨眯眼,隐含凌厉目光。

    明兰歪着脑袋,静静的:“你说你喜欢听真话的,何况……我也瞒不过你,叫你逼着说真话,还不如自己说呢。”

    “你并没有指着我过日?”顾廷烨挑高了一边的眉毛。

    “不。”明兰掰掰手指,摊开,“我指着你过日的,可是……”她沉静的眸直直看着男人,清澄的叫人难过,“若你变心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顾廷烨眸色晦暗,忽又问:“那你会怎么办?”

    明兰支着下巴,苦苦思考:“不知道,等那时再说罢,大约不会去寻死吧。”

    她对姐妹的最初期待,不过是她们莫要害她,只要满足这点,华兰如兰都是她的好姐姐;她对盛紘王氏的唯一期许,也不过是他们不要拿自己换多好处,只要他们多少还为她的婚嫁幸福考虑,那他们就是好父母。

    如今看来,基本上,盛明兰这个生物的生活,还是愉快的;她一定会寻找一种让自己最舒服的生活方式,不论是不是离开他。

    顾廷烨一瞬不眨的看着明兰,昏暗的车厢里,只有车帘透出一丝光线,笼在她如美玉般白皙的面庞上,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盖住了黯淡水晶般的光彩,弯曲的颈项无力的靠着,脆弱的,颓丧的,茫然的,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嫉世愤俗。

    这样惊心动魄的美丽生灵,充满了自我嘲讽的调侃伤怀,她热爱生活,她唾弃生活,她乐观热忱,她颓废冷漠,她似乎时刻都在肯定,又时刻都在否定,矛盾的完美对称——把湿漉漉的她从江里捞出来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好奇着她,他从没有这样着迷过一个人。

    “若是你遇上了你姐姐这般的事,当如何处之?”男人忽然发问。

    沉寂的眸灵动起来,像湖面漫开秀丽的涟漪,她拍着小几,俏皮的笑道:“官逼民反,这还了得!我立时就去拎两把菜刀来,一把押着自己的脖,一把押着那人的脖,一声断喝——不让我活,也不叫你们好过!”

    然后她呵呵的笑倒在猩红华丽金线刺绣的垫褥上,像个孩般淘气。

    顾廷烨深深看着她,他没有笑,他知道她不是在说笑,她的眼睛没有笑——好几次都是这样,相反,她目中还带着一种异样的绝然;美丽的像扑火而去的飞蛾。

    他一把拖起她,粗暴蛮横的抓她到怀里,用力箍住,拼命的箍住,直勒得她快断气了,才慢慢放开,明兰抬头大口喘气,被闷的满脸通红,险些断气,木木的看着他。

    顾廷烨觉得自己莫名其妙,他似乎很生气,气她不信任自己,但又不得不承认她的顾虑也很对。末了,他只能抚着她秀美的眼睑,轻轻叹气,低低的沉着声音:“不用菜刀,你想砍谁,我替你去砍。”反正他亲妈早没了。

    明兰木木的,茫然不知所以——他在说什么。

    他顿了顿,补充道:“我砍的比较好。”

    明兰呆呆的笑了几下,表示同意;顾廷烨忽然又是一阵大怒,狂暴的掀翻了车厢里的小几,一拳捶在车壁上,震得马车摇晃,明兰吓作一团。

    顾廷烨压低恨声道:“你个小没良心的!成亲还不到一个月,你就成日想着该找什么样的退!你个小混蛋!”

    说着,一把提起明兰的胳膊,麻利的掳起她的袖,照着她雪白粉嫩的肘,啊呜就是一大口,留下两排整齐的牙印。

    明兰吓的花容失色,扁着嘴,泪汪汪的看着顾廷烨忿忿的转身下车!

    ※※※

    ※※※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幕僚的演变。

    某关一直对狗头师爷之类的角色很有爱,颇有意思构思关于此类小说的大纲。

    所谓师爷,也就是幕僚,又叫幕宾,幕友,里面的老大一般叫幕首;他们并不是正式的政府编制官员,而是某些官员自行聘请的参谋型人才,他们为主家出谋划策,参与机要,草拟奏折,甚至裁行批复,联络官场,处理案卷。

    他们和所谓的‘清客’是截然不同的,清客主要的功能是捧捧主人的臭脚,吟诗作对,说说风月等闲事。

    有些高官大吏的幕僚师爷,其权力几乎比一般官员还强大。

    这种情况最初源于春秋战国,那时幕僚有另一个名字,叫‘门客’;当时各国国主或权贵,都争相养士,孟尝君一口气就养了个,其中有会武艺的,有会吟诗作对的,有会纵横辩驳的,还有会偷鸡摸狗的。

    进入秦汉之后,中原渐成统一之势,社会要求稳定,门客渐绝迹,取而代之的是士型幕僚,他们大多是怀才不遇的隐士高人,或者干脆就是科举失意的读书人。

    其中明朝是幕僚师爷的发展形成期,标志**件是绍兴胥吏帮的兴起,也就是绍兴师爷的萌芽;而清朝则是师爷制的鼎盛时期。

    清代各级地方官员无有不带师爷上任的,少则五人,多则几十人;其中许多师爷在历史上都是鼎鼎大名的。

    例如康熙时期的水利专家陈潢,雍正时期的田镜的师爷邬思道,乾隆时期的顾礼琥和汪辉,甚至著名的家蒲松龄,著名的者章诚,著名的政治家林则徐,李鸿章,左宗棠,都是当过师爷的,并且把师爷当的举国闻名。

    这些厉害的幕僚师爷,其实就是没遇上刘备版本的诸葛亮,他们虽身在市井草莽,但上可以准确揣测圣意,下可以自如安抚地方,举凡河运水利盐漕官司甚至官场派系皇家夺嫡,都往往有精准的判断力,能帮助主家(又叫东翁)顺利为官。

    那为啥他们自己没做官,很简单,他们科举考试成绩八好。

    某关仔细调查了明清两代的幕僚师爷制,发现明朝时的官吏还基本能靠自己来处理政务,师爷并非必需,但到了清朝,没有师爷简直没法赴任当官了。

    为啥咩?理论上来说,明朝对人的八股毒害还没有那么严重,基本上,科举成绩还是能多少反映个人能力的,一般来科举成绩好的也能基本完成当官任务。

    而到了清朝,八股毒害人心思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考出来的大多是高职低能型的书呆,他们只精通八股,却丝毫不懂国计民生,不通政务,昏聩无能,这从客观上造成了他们对幕僚师爷书吏的依赖性。

    最要命的是,外任官员的师爷们是没有编制的,不能像正常官员一样受到国家机器的监督,不需要换届调任,不需要考察考绩,往往官员们来了又走,他们却几十年盘踞当地。

    他们位卑而权重,到了晚清末期对社会造成了巨大的危害。

    最后,师爷制终止于张之洞老先生,他不是讨厌师爷,事实上晚清著名才辜鸿铭就是他十分喜爱的幕僚,就是因为他正面认识到了幕僚的重要性(实际办事人员),性在大帅府下设了各类科室,让这些师爷有所长,各自发挥才能。

    师爷制反而渐消失了。

    这里,某关摘录了几个有趣的师爷故事,师爷与雇主的关系无奇不有,有的是儿当官,父亲在底下当师爷;一位女师爷更传奇,分别担任过父亲、兄长、丈夫的师爷。

    父档

    清代有父为幕的:清代浙江有个少年进士,年方十八就得高中,不久被授为某一县的知县。他的父亲是一位精通刀笔的老牌师爷,担心儿年纪轻,不熟悉政务,就与儿一同赴任,深居衙内,为儿出谋划策,处理各种公案牍。每天晚上,老师爷都在灯下与儿讨论一天的政务得失,指导如何施政,而这位少年知县也因此政绩卓著,名声远扬。(《折狱奇闻》卷四)

    兄弟档

    此外,也有不少为弟为兄幕的故事。例如清朝同光之际,著名戏剧家及戏曲评论家杨恩寿,就曾是他六兄杨麓生的师爷。当时杨麓生调任广西北流县知县,该地在经过平天国动乱后,统治秩序混乱,州县残破,官员外快也很少,有的甚至出价八十两银,聘请兼任刑名、钱谷、书启项事务的师爷,因此很少有人愿意到广西去应聘。

    杨麓生自己忙着下乡清剿盗匪,因此县衙里必须有靠得住的师爷当家才行。于是他急召原来在湖南家乡当师爷的杨恩寿赶到任所来帮忙。杨恩寿在县里一个人既管刑名,又管钱谷,县考时要批改考卷,平日还要兼管当地的税关事务,整日忙得不可开交,以致旧病复发。他在日记里大吐苦水,直说“曷胜焦灼”。后来,杨麓生又请另一个兄弟老来帮忙管税关,杨恩寿方才略微轻松一点。近两年后,杨麓生以当时的广西第一高价——每年六两银,聘请到另一名师爷,杨恩寿才得以脱身回乡。(《坦园日记》)

    清代女师爷传奇

    父为幕、弟为兄幕不稀奇,清代还有妻为夫幕的故事。据清人笔记记载,乾隆年间,直隶就曾有一位巾帼幕友。她是某知府的女儿,自幼随父赴任,耳濡目染,“自刑名钱谷,及书札往来、财赋出入”,无不精通。当父亲年老多病,精力不济时,她就代为主持政务,成了一名“女师爷”。

    知府去世后,这位巾帼幕友又随兄赴任,成为哥哥的师爷,“兄倚之如左右手”,一直到十九岁时才由兄长作媒,嫁给一位新任知县。结婚后,她嘱咐夫君只需管“堂上事”,自己则在内院设“内签押房”,以四妾承宸誊抄,两个老妇把门、传递公,“案无留牍,邑无废事”。丈夫因此政绩卓著,被上司提升为直隶州知州。然而,她却劝告丈夫说:“君之才能只够治理一个县,不够治理一个州,而我要管理家务,也没有精力来帮助你。我们还是急流勇退、告病归乡的好。”说完就取出早已起草好的禀,请夫君过目签押,然后夫妻俩回乡颐养天年。(《清代吏治丛谈》卷一)

    ps:据说上面这则女师爷的故事,就是港剧《铁齿银牙》里面女猪脚的原型。

    ……

    这里再解释中两点有些读者不理解的地方。

    首先,对明兰才的设置,是参考某关自己的一位女同,她就是某不错大政法系的毕业生,毕业后直接考了公务员,进了法院混日。

    事实上,像这种受到严格政治法律教育的专业人才,固然有只会背律条的书呆,但也有不少真到分析判断能力的家伙,例如吾友,平常看来很温顺可爱,一旦对着国际国内新闻播报,评论起来真叫一个毒舌犀利,见识超群。

    再结合上面女师爷的故事,其实古代也有许多贤内助,她们自小受到父辈家族的耳濡目染,见识卓越,洞察世事,往往很有先见之明,她们的丈夫有时候信任她们更甚于自己的幕僚,常和妻谈论时政局势——因为老板是可以换的,而老公基本很难换。

    不过是这样的女大多隐居内宅,不大出名罢了。

    例如,戚继光的老婆就很懂军事,常和老公谈论行军布阵,说到高兴时夫妻俩还对打一场;翻开古代后妃史,那些无师自通国家大事的女数不胜数,妇好,述律平,刘娥,武则天……偶就不多说了。

    ……

    再来,关于袁夫人,很多读者都说她的描写过了,祖母怎么会去烫伤自己孙呢;不是的,乃们仔细看啦。

    袁夫人并没有要害孙的意思,不过是想拿捏华兰罢了;不过她的确有疏忽轻慢之责,导致下面的婆不把小主人当一回事,主观上她没有害人之心,但客观上她是需要负责的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