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最终卷: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58章 生活处处有战斗

    、、、、、、、、、、

    想定了这桩,明兰陡然心头一松,当即笑眯眯的叫蓉姐儿回去。送女上,不过是报名交钱两项;不过在这繁缛节的破地方,还得添上各种罗嗦。

    当日晚饭桌上,明兰便对丫头的爹说起这事,她周全罗列了五大章十二小节的腹稿,预备从‘青少年需要同龄人环境来圆磨人格’等四个方面六个层次全方位不同角向顾廷烨阐述送蓉姐儿上的重要性,谁知开题报告刚起了个头,顾廷烨就用轻飘飘的五个字打发了她。

    “你看着办罢。”

    男人优雅的擦拭了下嘴角,漱口,净手,然后抬手摸了摸明兰最近丰腴了许多的脸蛋,眼睛满意的弯出个好看的弧,“你接着吃,我去议事。”然后温柔的笑了笑,拂起袍服,转身阔步去外书房了。

    在顾廷烨看来,此事绝对是‘知人善用,用人不疑’的典范,不过在明兰眼中,这显然是不负责任的恶劣行径(怎么,老娘不受宠,女儿就不亲了?)。大约是秋干气燥,明兰莫名窝了半肚的火,当夜就寝时,便转了个背脊朝着丈夫。毫不知情的顾廷烨半夜才归,很随遇而安的搂着她的腰贴她的背,她肌肤滑腻柔皙,背形娇小优美,他拿下巴蹭了蹭,触感很是适意,便顺嘴便啃了几口,随即睡去,倒也好眠。

    次日一早,丹橘惊愕的在明兰肩背上发现几圈整齐的牙印,有条不紊的排成军伍列队状,她立刻去看妆台上的镜,很想当场告状一番,可又想起房妈妈的告诫,狠狠咽下这口气,咬牙服侍明兰着衣。

    同样毫不知情的明兰并未察觉,只觉着今儿里衣怎有些微微刺背,也不以为意,用过早饭后,瞧外面的日头甚好,觉得天公作美,便喜孜孜的吩咐丹橘去库房寻几色上好的皮,另四色时令礼盒,叫门房套车出行了。

    晚秋的日头并不烈,暖洋洋的直叫人发困,明兰险些又在马车里睡过去之前,总算到了莲藕胡同中后段的郑家。小沈氏刚做了两手针线,正闲得发慌,咋闻明兰来了,便高兴的行至院前来迎:“今儿日头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肯来瞧我。”

    明兰只好打破她的幻想,呵呵道:“日头还是东边来的,我有事来寻你大嫂。”

    小沈氏大惊失色:“你来找我嫂?!”

    她的表情和声音都充分说明了郑大夫人的凶猛程。

    她们还待说两句,从后头急步过来一个婆,口齿清楚道:“请二安,大听得宁远侯夫人来了,已在厅上置了茶果,请夫人和二过去呢。”

    小沈氏只好按下疑问,挽着明兰的胳膊往里走;明兰趁机连忙在她耳旁道:“前几日你不还是‘二奶奶’么?怎这会儿升了一级。”小沈氏侧头,低声答道:“我大侄正说着亲呢,这家快有新媳妇了。”

    走的几步,到了门前,只见郑大夫人端身而立,明兰见这副严肃的神气,也有些发怵,忙堆出满脸笑容,上前福了福,郑大夫人也含蓄的回了礼。双方互道寒暄后,便坐下了。

    长嫂在侧,小沈氏一本危襟正坐,不敢嬉笑,只拿一双眼睛不住的跟明兰打眼色,顾郑两家原也非相熟,没说的几句,就无话可说了,郑大夫人静静端坐,既不问明兰为何而来,也不说让明兰和小沈氏自去逛,场面便有些发冷。

    明兰也不慌张,有跟长兄长柏打交道的经验,她心知这种沉默肃穆的人大多内秀,话虽不多,但心明眼亮,与其绕弯,不如单刀直入。深吸一口气,她开口道:“实不相瞒,今日明兰上门,实是有事相求。”

    郑大夫人眉毛也不动一下,不言语的放下茶盏,注视明兰。

    明兰努力把语气放诚恳,继续道:“我膝下有一女,今年八岁,虽天真纯然,却不通墨,更不晓人情世故;我想着,不好就这么耽误了教养,总得调教下才好。昨日听几位姐姐来家聊起,无意听了一耳朵,得知令嫒也要上闺,是以明兰动了个心思,想叫我那丫头也去上,这里请夫人帮着些了。”

    一番话说完,小沈氏先吃了一惊,什么‘膝下有女’,明兰进门不足一年,就是先头那元配也不过是四年前的事,这八岁女孩自是庶出。想到顾廷烨婚前就有女儿,她不免心头鄙夷,忍着没有撇嘴,但想到明兰居然会因此事来求自家嫂。

    那边厢,郑大夫人也是心头微惊,不过面色未变,只道:“宁远侯府乃开国宿族,何等体面煊赫,我如何敢班门弄斧,贵府为何不自请一位女先生?”

    明兰就知有此一问,当下便答道:“夫人有所不知。我家里现今统共两个女孩,除了我家那丫头,便是大嫂房里的侄女。如此一来,只为两个丫头便兴师动众,未免不好;二来嘛……”她微笑了下,“说实在的,我年纪轻,人头又不熟,哪里知道德行高才好的女先生,就是知道了,怕也请不到。”

    郑大夫人嘴角挑起一丝不以为然,淡淡道:“居家过日,还是人丁兴旺些好,早知今日,当日又何必急着分家呢?”

    明兰心头咯噔一下,却片刻不曾迟疑,声如清玉:“人丁兴旺自是好的,可也要人心齐整才成,否则不过是一庙念经,各自道场罢了。”

    “顾侯夫人好言辞。”郑大夫人面色淡漠,依旧未有什么波动,“早听闻夫人辞锋凌厉,今日一叙,果然名不虚传,怪道连贵府夫人也不得不避尔锋芒了。”

    明兰胸口一阵气愤翻腾,她就知道那老白花这二十年的名头不是白来的,这些日定然没少在外作秀,她竭力压制怒斥,过了须臾,才平静了声气:“夫人,你我虽不相熟,但我素敬重夫人为人;我想,能叫夫人放心将闺女托付的闺,必然是绝好的。这才动了偷懒的心思,厚着脸皮上门,想叫家中孩借夫人的光。此乃其一。”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果然,这话说了后,郑大夫人脸色微微一霁,看着和缓了些许,下面的话才是要紧。明兰接着道:“至于夫人所闻之事……”

    她放缓了呼吸,抬头对上郑大夫人的眼睛,“明兰幼时随祖母礼佛,笃信因果循环。人生一世,敢做,就该敢当。不论是谁行差踏错,人间黄泉,必有一处该得报应,谁也别喊冤。明兰敢当此言!”

    屋里落针可闻,小沈氏连呼吸都放轻了,这话说的云山雾罩,但她好歹听懂了。

    郑大夫人看着明兰,过了片刻,她才放柔了唇角,这是今日明兰见到她的第一个表情:“何不闻以德报怨?”

    明兰声音很轻,但目色坚定:“若都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直,以德报德,方知人间终有善恶。”

    郑大夫人微微叹息,不再说话,但神情已与刚才的淡漠两样了。

    明兰蹙起眉头,缓缓道:“还有那丫头,有些事我的确是可为可不为。叶尖落下的一滴水,于人,不过渺渺,于蚁,却是倾盆甘露。有些人的抬手之举,兴许就变了旁人的运数。明兰也非如何慈德,无非做该做之事,求一心安罢了。”

    蓉姐儿若是生性温顺,也许她就不用那么烦了,好好教养,回头找个好人家就是了;可偏偏她野性倔强,一个弄不好,容易入了歧途。

    郑大夫人一瞬不瞬的盯着,却见明兰语音诚挚,眸光坦然,那犹如万年冰山一般的面孔,终于有融化的迹象,过了会儿,她温和道:“都说你的问好,怎不自己教孩呢?”

    明兰见她脸色,已知事可成矣,便笑得调皮:“夫人您的问难道不好?”小沈氏曾说过,她那活阎王般的大嫂在未嫁前,也是有才名的。

    郑大夫人终于笑开了,知道明兰的顾虑,这种不是一味的好嫡母反倒真实可信。

    她莫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罢了罢了,这事就包我身上,那闺就在我家大伯府邸后头,主讲的是我大堂嫂的嫡亲妹;原曾在浔阳老家办的闺。”

    “浔阳?”明兰眼睛一亮,“可是人称‘薛大家’的那位?”

    郑大夫人微笑道:“正是她。”

    这位薛大家曾是名动京师的才女,年少守寡后,因不屑夫家亲属的嘴脸,靠着娘家帮扶,便带着儿独自撑起家门,办闺理家务。

    她教女孩,并不一味讲书中春秋,凡医理,星象,理财,管家,律法,甚至人情世故,都有所涉及。一来二去的,倒在浔阳弄的有声有色,小有名气。

    直到几年前,她儿得了官娶了妻,她才封了闺,在家享福。皮埃斯一句,她现在的儿媳就是她当年的一位得意弟,因是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是以婆媳为和睦。

    在盛家时,明兰曾听老提到过这位女,是赞誉。

    小沈氏闷了半天,终于有她发挥的地方,见大嫂情绪转好,便来补充信息,笑嘻嘻道:“她本在浔阳。不过儿这任外放的远,怕他娘舟车劳顿,便不让跟随,薛大家不忍叫儿夫妻分离,性叫儿媳也跟着去了。我大堂伯家女孩众多,正缺人调教,大堂嫂见了这机缘,连忙请了她上京,姊妹间照看着,也好叫薛家大爷放心。另还有琴韵师傅,女红师傅呢。”

    明兰欣喜,抚掌而笑:“这可真是天大的运气,明兰这里多谢夫人了。”她又想起一事,打蛇随棍上,“我家还有个侄女儿,不知可否也一道呢?”

    古代资讯不发达,好老师的名声需要口口相传,连庄先生都那么难请到,何况更偏僻冷门十倍的女先生,更是难得。

    郑大夫人莞尔:“顶多再一个,多了怕要累着薛夫人的。”

    “多谢多谢,我回去就与我家大嫂说,她定然高兴。”明兰笑的好似孩般兴头。

    余下气氛和悦,人又说笑了会话,明兰告辞出来,小沈氏出来相送,上佯嗔道:“好你个顾盛氏,够胆色呀,连我大嫂都叫你糊弄过去了!”

    出来这么半天,明兰实是累了,有气无力道:“你大嫂若不是心里明白,我便是磨破嘴皮也是无用的。唉……有些事,你辩了不好,不辩也不好,真是头痛。”

    小沈氏从兄长处多少知道内情,真心道:“你放心,众人的眼睛也不都是瞎的,随人怎么说不成。”明兰撇撇嘴:“未必。”

    上了马车后,丹橘赶紧把烘热的垫放到明兰腰后,见明兰一脸疲惫,不由得心疼道:“那郑家大夫人也是,怎如此说话?倒像是我们理亏的。”

    “这不奇怪。”明兰眯着眼睛,声息轻幽,似是自言自语,“我早想到了,今日终于寻着了机会……”

    夫人在外面做的事,说的话,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很难反击。

    顾家世交中的女眷大多已和夫人建立了或深或浅的友情。人家几十年情分了,你一个初来乍到的庶女居然做了侯夫人,眼红嘴酸的人怕也不在少数,人家凭什么信你,敬重你?

    何况夫人也没明着说什么,只需要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就很能博得同情了;加上她再把家事掐头去尾说上一点,就更容易引起误会了。

    片面的事实也是事实,人家一句坏话都没说,明兰怎么反驳?再怎么样,继母也是长辈,在外头拼命辩解,反驳夫人的话,只能让人觉得明兰是个不懂礼数的骄横之人。可又不能放着不管,真到了积毁销骨的时候,也是大祸。

    所以说,这事难办。

    与其想着去堵漏洞,不如另辟蹊径出击。明兰想了好半个月,才隐隐想到了郑大夫人,又不好平白上门去说,显得有目的性,做作,现下整好有了个机会。

    首先,人家出身好,娘家夫家都是名门望族;其次,人家的格德行满京城有口皆碑;再次,这位女士个性特别,素不爱多言闲聊,能与她为友的寥寥无几。如果这样著名的一个京城贵妇承认了她,那明兰岂不事半功倍?!

    最最重要的是,两家立场一致,郑大夫人又头脑清楚,通过种种渠道,她可以获得一些顾府内情,很有说服的可能性。

    今日初战告捷,明兰心头大定。这世上,不是只有会说好听话,会热络卖熟,动不动姐妹相称才是交际手段。以后她会有自己的圈,会有越来越多替她说话的朋友。

    不给她好好介绍相熟的交际圈?没关系,不稀罕。她自有双脚,一步一步踏实向前,自己走出一条来就是了。

    马车微微摇晃,她阖了眼皮,困顿的又快睡着了。

    临迷糊前,她忽想道,说她是只爱睡觉的大懒虫,真是冤了,薪水丰厚,她也不是老睡觉不干活;工作要劳逸结合,天天心思缜密,满腹算计,会早死的啦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