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最终卷: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62章 夜来风急,拒收战俘 (3)

    、、、、、、、、、、

    ,妯娌俩说了会话,明兰才提出今日来意:“灿妹妹快出门了,我们做嫂也该添份喜气,只是不知顾家可有什么规矩,请嫂提点,免我出错。”

    想起廷灿,邵氏心里迟疑了下,才道:“我来时,前头的廷烟妹妹已嫁了,瞧两位叔父房的妹妹出嫁,似也没什么特别规矩。只是……”她看了下明兰的脸色,“廷灿妹妹性高洁,有些东西怕是瞧不上的。”

    兄嫂给小姑添妆,其实就是多凑些嫁妆。有钱的,大可送上田庄店铺,体贴的,可以置办成套的床架衣裳首饰,不过毕竟只是兄嫂,大多是意思意思,一支钗,一对镯,或一台镜奁,也是可以的。

    明兰早就料到了,便道:“我听闻公主府来商量婚期了,似是盼望早些成婚。不如去问问妹,有什么喜欢的,或是不喜欢的,我也可早做准备。”

    邵氏心里松了口气,两边她都得罪不起,便微笑着赞成:“那好,妹妹那屋离这儿就两步,我也跟你一道去罢。”

    光从顾廷灿的住处来看,就知她定然自小受宠。她的屋是整个园里采光最好,朝向最佳的,还没进到屋里,外头已是满地的名贵草木;当整个侯府都冷落凄惶之时,只有七姑娘处的丫头们依旧光鲜整齐。

    “真巧,两位嫂一道来了。”顾廷灿静静坐在琴架前,声音中带着一种不经心。

    她生的很美,只是神情中带着一种轻慢忧郁,总像隔着层纱似的疏离,古时女要求温柔腼腆,端庄和气,这并不符合正常的闺训要求,可偏偏过世的老侯爷最喜欢这一点。

    屋里自然摆设的十分清雅别致,既不铺金洒银,也不过分素净,恰到好处的显示了她良好的味,骄矜的出身。一卷秀丽的画轴,那么简单的挂着,只卷轴处隐隐露着青玉碎金,一本书,那么平淡的摆着,一眼看去,竟是世间少有的孤本。案几上一丛娇艳的红梅,似是刚从外头折来的,插着的却是千金难买的前朝汝窑白瓷花囊。

    布置的十分出众,与她相比,华兰的闺房过于富丽,墨兰又失之显摆墨。

    明兰跟着邵氏团团走了一圈,坐下后,低头笑了笑,这屋最有趣的地方在于,墙上挂着的四幅书画,角落的字帖,竟全是顾七姑娘之作,连案上放着的几本诗集,都是七姑娘自小的诗作,然后以柔绢细宣编订而成的册。

    邵氏是长嫂,自然先开口把来意说了,她笑道:“妹只管开口,看嫂们能否办到。”

    廷灿习惯性的仰了仰脖,只笑到唇角:“那可好。那妹妹便说了,我要过回以前的日,一家人和睦共处时的光景,不知二嫂可否办到?”她眼睛看着明兰。邵氏一时尴尬。

    对这种不懂事的小丫头,明兰素来懒得废话,她淡淡道:“便是回到以前的日,难道妹还能在这儿过一辈不成?对咱们女来说,夫家才是后半辈落脚之处。莫非七妹妹想把一家都带去公主府?”

    论口舌犀利,一个闭关锁国的艺女青年如何赶得上见惯吵架的法院小书记。廷灿闭着嘴,忿忿的折过头去,明兰又道:“妹妹若一时想不出喜欢什么,便说讨厌什么罢。免得送来的东西,妹妹不爱。”

    廷灿差点就开口‘你送的东西我都讨厌’,想起母亲的叮嘱,生生忍下,眼珠一转,便道:“花儿粉儿我不爱,各色首饰头面我都有的,田地铺我也不敢要,衣裳料还有床柜桌凳俱是齐全的,诗词书画我爱自己挑来的,除此之外,嫂便看着给吧。”

    说完,她就高傲的端坐下,悠然的望着明兰,看她能送出什么来。

    “妹妹说的明白,我们都听明了。这样罢,叫我们回去想想,这就不碍着妹妹读书了。”明兰微笑着拉起邵氏,慢慢走出去,和这仙多待一刻都不利于胎教。

    廷灿优雅的扬了扬手上的书卷:“嫂走好,不送。”

    明兰一边往外走,一边捋着思绪。因着蓉姐儿和娴姐儿要好,老是同出同进,时日久了,澄园和邵氏处的丫鬟婆便都混熟了,而顾廷煜身边的人,多是生母留下的旧人,于旧事知之甚详。他们说:七小姐生得像第一位秦氏夫人。

    和白氏不同,大秦氏在府中并非禁忌,甚至夫人自己就常在老侯爷跟前提起姐姐的种种好处,套话老手小桃出马,配上几个婆丫鬟,另些酒菜茶果,便能知道很多往事。

    作为一切的开端,大秦氏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明兰好奇许久。

    小桃套话的当口,碧丝问:“她美么?”若眉问:“她才如何?”

    旧仆们道,秦家大小姐,美若秋荷,静生妍,善诗词,工曲赋,琴棋书画,无一不通。

    那时的东昌侯府还花团锦簇,而她正是东昌侯千娇万宠的嫡长女,可这样美丽的才女,却到一十八岁还未嫁出去。原因很简单,她身有重疾,体弱多病,满京皆知。

    父母舍不得女儿低嫁,可门当户对的人家,谁又肯娶这么个药罐回去,娶妻娶贤,带回家里不是光摆着好看的,要相夫教,理家处事。这些,大秦氏都做不到。

    这时,宁远侯府替嫡长来求亲了。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姻缘,秦氏父母欣喜若狂。

    按照老仆们若有若无的说法,顾老侯爷在婚前就见过大秦氏,不知何时何地,偶然的惊鸿一瞥,便暗生了情意。这真是奇怪的缘分,一个常年舞刀弄剑的沙场武将,偏偏会喜欢那种致脆弱的美丽。明兰大惑不解。

    然后他就央求父母去提亲,老老侯爷夫妇如何肯,这样的儿媳妇,非但不知寿数几何,连嗣都艰难到几乎不可能;顾偃开苦求无效,性跑去北疆军中效命。

    当时戎患正炽,兵凶战危,随时可能丧命,老老侯爷夫妇在心惊胆战中煎熬了一两年,最终磨不过长,同意了婚事。当时他们认命的妥协,若大秦氏无,可以养育庶嘛。不过,他们这种天真很快被打破了。

    婚后,夫妻俩恩爱逾常,形影不离,一年两年年的过去,老老侯爷夫妇急了,可顾偃开眼里连只母蚊都看不进去,更别说通房妾室了。老老侯爷拿出家法孝道来威逼,老母涕泪恳求,顾偃开无奈从命,耐心抚慰好妻,他前脚刚走,大秦氏后脚就对风流泪,她当着公婆的面不敢反驳,却伤心不能自已,高热病倒了。

    侯府上下好一通混乱折腾,好容易把人救回来了,睁开眼却是哭得肝肠寸断,几乎背过气去,顾偃开连忙将通房妾室送的一个不剩,这样养着护着疼惜了好半年,顾偃开再在父母的要求下去亲近旁的女,大秦氏身体虽差,但消息却灵通,那边两人的衣服还没脱完呢,这边她又昏厥过去了,人事不省。

    如此这般几次,顾偃开深觉不能如此下去,便瞒着父母请调西南戍边,然后带着妻一溜烟的跑了,父母跳脚痛骂也无济于事,之后几年,老老侯爷夫妇几次想一张休书了结算了,奈何东昌侯夫妇亲自上门哀求说情,他们又忍不下这个心。

    静安皇后去世的第二年,顾廷煜出世,宁远侯府还来不及为这个期盼已久的嫡孙欣喜,就大难临头了。其实亏下的那些银并非全由顾家挥霍所致,有好几笔银是可以说清来历的,福建船务,西南边贸,还有内务府的采买,都是听信老朋友去过手的。可武皇帝忽然暴虐非常,什么话都听不进去,而能说清顾家欠银的那几位上官,都不同程的卷入宫闱纷争,不是被杀头族诛,就是流放抄家。一时人人自危,谁还敢出手搭救旁人。

    厚道的老老侯爷当即中风,全家一片鸡飞狗跳。这时,一位知交老友来告,他江南老家曾来信说起过一事,海宁有一盐商,真真家财万贯,膝下只有一独女,正当妙龄,欲寻佳婿。

    侯府又喜又为难,个嫡早就都已成婚,该如何是好,让人家为妾怕是不肯。

    不劳顾府人操心,那好心的老友已托人去江南牵线搭桥,白老爷何等人物,他再心动侯府的尊贵,事关唯一女儿的婚事,也不会听信媒人的一面之词。他一生雷厉风行,几日后便赶赴京城,然后在一家茶馆见着了正在高谈阔论的五老爷,又在红灯区门街口‘巧遇’了四老爷,最令人愤怒的是,这两个他瞧不上眼的家伙,居然还是已娶了妻的。

    连气带怒,回去后他就把媒人臭骂了一顿,表示此事就此完结,然后给了一句话:“瞎了你十八代祖宗的狗眼,老的独养女儿岂能给人做妾!”——白氏夫人嫁进侯府时也带了些陪嫁家人,虽这些人都被打发干净了,却也说了不少往事,有几个老仆还记得。

    那位好心又多事的老友把话传到后,老老侯爷硬是不要命的叫人把自己抬上马车,火急火燎的去了西南,他拉着长的手无声恳求,上头是快哭瞎了眼的老母,下头无助惶恐的弟妹们,旁边是深爱的妻,顾偃开几乎一夜疯癫。

    消息灵通的大秦氏自然也知道了,尽管有婆母赌咒发誓的保证,只是暂时和离,回头就重新迎娶她,但她依旧无法接受,产后本就体虚,痛苦挣扎了几日,临终前指了一个丫头给丈夫做妾,便一命归西了。

    没有时间悲痛伤怀,老老侯爷立刻使人去海宁提亲,白老爷原本不肯的,但想到心爱的女儿能成为名正言顺的宁远侯夫人,从此再不是卑贱的商户之女,这个诱惑大了!

    他一咬牙,抱着试一试的心情,照例跑去西南相人。这一次,他看中了。

    白老爷一辈火眼金睛,教九流,达官贵人,从未看走过眼,他断定顾偃开是个性正直,端正良善,勇武果敢的大丈夫,可堪良配。虽然前头死过老婆,但也无妨,死老婆又不是稀罕事,他也死了老婆,还死了俩,这不也好好的嘛,该找相好找相好,该纳妾纳妾。听说女婿和前头夫人情深意重,那也不要紧,男人嘛,都没长性;待前头老婆好,正说明会是个好夫婿,待他娶了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天长日久,过去的事总会淡的。

    接下来的事情,顾廷烨早和明兰说了。

    婚事是在西南办的,是以京中诸家亲朋都不曾邀请,白氏并没有等来天长日久,不到二十岁就香消玉殒,只留下一个无人看顾的孩。待白老爷从海宁赶来,只看见女儿的灵柩,他气急攻心,却已老迈衰弱,无力替女儿讨回公道,不久也过世了。

    又过了几年,顾偃开再次续娶,又是一位秦府的小姐,到顾廷炜七八岁时,圣旨宣召入京,他才带着小秦氏和二女回了侯府。没多久,老老侯爷夫妇前后脚离世,他袭爵成为宁远侯。在刻意掩盖下,没多少人知道,在两位秦夫人中间还有一位白氏夫人,不知出于什么心理,顾偃开有意无意的引导众人以为顾廷烨也是秦氏所出。

    顾廷灿是他最后一个孩,也是最疼爱的。其实除了容貌,其余习惯嗜好乃至心性,她并不很像大秦氏,但在父母有意无意的期许下,她不自觉的去模仿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小孩具有十分敏锐的本能,他们天然的想获得更多的关注,对顾廷灿来说,一举一动越像大秦氏,父亲就越疼爱她,对她有求必应,连带着母亲也能受惠。有时候,夫人想做一件事,让小女儿去与老侯爷说,几乎发中。

    明兰在心中冷笑,真正不食人间烟火的才女,清冷高傲,才不会在乎凡尘中的琐事,婆媳妯娌间的拌嘴争吵不过是一片浮云。她为着母亲吃瘪,便想点来为难嫂……哼哼,可惜了,画虎不成反类犬,的不伦不类。

    邵氏在后头急急地跟上:“这可送什么才好呀!”廷灿几乎把什么都囊括了。

    明兰一回头,笑道:“这还不容易,送银呗。省事又省力,妹妹还真体恤我这脑不灵光的嫂,省去我想辙的劲儿。”正合她心意,若送了许多精细的贵重物件,提起来时还不顺当呢,就送银,以后说嘴时,直接报一个数字出去,价值差不多,却震撼多了。

    邵氏一惊:“银?”廷灿最厌恶这些黄白之物的呀,忽然,她又想到自己手上哪有许多现银,“该送多少银呢?”她担忧着。

    明兰挽着她的胳膊,安慰道:“我是要送银的,嫂就当疼疼我,别和我送重了罢。”

    “那我送什么?”邵氏头痛不止。

    “嫂挑几个忠厚老实的下人,给妹做陪房,不就成了。”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