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最终卷: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65章 一个熬出头的女人所引发的启示 (1)

    、、、、、、、、、、

    手掌下清晰得感知到小而有力的冲击,顾廷烨大惊失色,一时不知所措,明兰连忙告诉他这只是正常的胎动反应,男人呆了片刻,猛然起身出去,带倒了两张小杌犹自不知。

    入夜被捉来诊脉,老医还以为顾侯夫人有什么要紧的,一把之下,却发觉明兰脉动健康平和,母均安,才知是这等事情,加之一旁顾廷烨连连追问,不禁头大如斗。

    “它为何要踢,是否觉着不适?”

    “它是个人罢,是人就要动弹一番,扭扭腰,翻个身,动手动脚什么的。”

    “不是觉着不快活的么?”

    老医大囧,尚在肚里的胎儿能有什么‘不快活’?他只能含糊道:“大凡快活了,睡饱了,吃足了,就爱拳打脚踢。”

    顾廷烨总算还有些理智,问了几句便刹住车,镇定神色抱拳道谢,明兰在旁连连跟老医致歉,知这老大夫最爱毛尖,除了厚厚的谢仪之外,又把新收来的上等狮头山毛尖赠了两斤与他。老医也是见惯世情的人,知道顾侯盼心切,只好苦笑着摇头离去。

    那头的夫人听闻此事,自然又是一番气恼,她女儿出嫁的日,你没事请什么医!

    这年头没有产检,虽有医常来诊脉,终归有些提心吊胆,明兰只能每日摸着肚皮暗念菩萨保佑了。自这日起,肚里的小混蛋似是活泛开了手脚,明兰按着老医教的法每日记录胎动频率,发觉十分规律而富于活力,便愈加放心。记胎动到第日,廷灿朝回门,夫人早记挂着女儿狠了,着人将侯府布置一新,只待人上门。

    “我的儿,快来叫娘看看!”夫人眼眶发红,揽着女儿左看右看,却是不够,陪在一旁的男也上前一步给岳母和两位嫂行礼。

    新姑爷姓韩,单名诚,虽不若齐衡俊美,不及盛长枫儒雅,却也是一位风翩翩的佳公,且一旁站着个清冷秀丽的顾廷灿,倒十分登对,公主府给的朝回礼也颇丰厚体面,夫人笑的眼都眯成线了。邵氏看见新人,不免想起自己寡居可怜,微笑中免不了几分黯然。

    这边的顾廷灿也不大痛快,她是摆足了架来的,想着叫娘家瞧瞧自己嫁得有多好,要是明兰能又妒又羡的拉长个脸那就更好了,可是偏遇上这么个荤素不忌的嫂,笑得又喜庆又红火,居然还捧着个肚在那儿老气横秋的念‘以后要夫妻和睦开枝散叶哦’什么的。

    廷灿出击落空,不免又羞又气。

    韩诚不大说话,只矜持得笑笑,这般贵婿夫人也不敢开口就训,如此这般,明兰的场面话倒十分及时。韩诚低头听了几句,侧面恭敬道:“早听闻二嫂嫂家乃诗书传家,家师常在我等面前夸赞长柏师兄。”

    明兰连忙收起走神的心思,思忖片刻,疑惑道:“莫非妹夫如今师从王参先生门下?”那老头不是成日嚷嚷着退休,要遍访名川大山么。

    “正是。”韩诚拱手道,“昔日海老傅门下大多四散出仕,只这王先生肯略授徒一二。”

    明兰心中活动,面上却笑着:“王先生问好,只可惜身有微恙,只得淡泊仕途,不过如此一来,问倒是愈发精进老成了。妹夫有福,金榜题名,必指日可待。”这死老头脾气颇怪,当初盛长柏能入了他的眼,还是沾了海家的光,长枫就没这资格。

    韩诚听明兰如数家珍,心知这是个内行的,虽高兴得紧,却愈发恭敬:“承二嫂嫂吉言。”顿了顿,又道,“听闻二嫂嫂次兄长枫兄台名颇盛,诚远离京城久矣,正盼与长枫兄等京中结交,以互道长短。”

    他说话虽恭敬,但掩饰不住一股年少傲气,不过想想也是,在皇室弟中,像他这般年少上进的却是不多,明兰微笑得异常‘慈祥’,廷灿直看得一阵刺眼。

    “妹夫客气了,何必如此见外。”明兰笑道,“后日便是我哥成亲,想来他素日好友都会去观礼,一顿喜酒吃下来,没准他们立马就跟妹夫称兄道弟了。”回去赶紧给娘家递个信,别忘了给公主府发喜帖,嗯,最好直接跟盛老爹说,不然王氏肯定希望贵人来越少越好。

    韩诚自幼喜,最爱和人雅客结交,偏父母两边的亲友弟多为纨绔闲人,他听了明兰这话,自是高兴。一旁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邵氏只是凑趣微笑,夫人倒颇觉欣慰,目露欣赏,廷灿却微微侧开身,面向窗外不语。

    明兰瞥了这母女俩一眼,心念一动:这老的大约是在想‘这般积上进,果然贤婿’,这小的大约在郁闷‘相公为何这般市侩,张口闭口仕途经济,一点也不雅高洁’。可惜了,货不对板,要是换夫人年轻几十岁嫁给韩诚,估计更能琴瑟和鸣,双贱合璧。

    过了两日,长枫成婚。喝喜酒的阵容异常冷清,不是有意怠慢,而是确有情况。最近看公孙老头愈发秃得厉害,顾廷烨又整日面黑如锅底,想来大约朝事不顺,明兰担心丈夫抽不出空来,只好提前去问:“我哥成婚,不知侯爷去否吃喜酒?”

    顾廷烨眉头紧锁,手上攥着卷宗,喃喃道:“到底是触到痛处了,如今开始翻腾了。”

    “侯爷若实在抽不开身,我性去跟娘家说一声。”

    “沉疴已深,果非一朝一夕之功。”

    “不要紧,我爹娘都是明理之人。”他若不去,王氏肯定高兴,盛紘大约也能理解。

    “若要快打慢,看来不易呀……”

    两人牛头马嘴了几句,明兰上去摇晃他的胳膊,顾廷烨一脸茫然的抬起头来,明兰只好把话复述一遍,廷烨失笑:“我是当差,又不是卖身,溜去岳丈家吃口酒还是成的。”

    明兰心下感动,嘴里却戏谑:“我瞧侯爷如今不止卖了身,连心耳眼神都一并卖了,夜里睡觉时一忽儿打呼,一忽儿磨牙呢。”

    顾廷烨愣了下,摸摸明兰的脸,忧心道:“可吵着你了,不若我去书房睡罢。”

    明兰捧着肚艰难的挪到他膝盖上坐好:“还好啦,你声儿也不重,大约推你一把能好半夜,踢你一脚能清净一宿。”她圈着男人的脖,撒娇的十分熟练,“你别去书房睡了,你在我身旁,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她刚吃了蛋奶羹,正是吐气香甜,又说的嗲声奶气,顾廷烨心里糖似的,很是受用,却半轻不重得拍着她的臀部,板脸道:“又来甜言蜜语的哄我,你有什么好怕的。”记得去年暑夏,这小坏蛋嫌热,睡觉时几番甩开他的胳膊。

    明兰眨巴大眼睛,纤长的睫毛上下飞舞,红扑扑的嫩脸蛋儿很是纯真无邪,一只小手还怯怯的捂在胸口:“天黑了,多吓人呀,要是有妖怪来捉我去吃怎办欸~~~”

    饶顾廷烨阅历丰富,且明知这话里有八成靠不住,却也一时发迷,直待明兰离去后,手上还攥着皱巴巴的卷宗,心神恍惚,看半天没看进去。他自少年时便厮混纨绔圈,也是见过世面的,加之后来成日在军营里打滚,遍地爷们的环境下,荤段听了不知多少。他心思一歪,居然认真的掰手指算了算,这个月份了,大约是可以的罢。

    明兰抱着枕头正酝酿睡意,不妨床上摩挲着过来一个人,轻软的里衣,湿漉漉的粗硬头发带着熟悉的皂香,藉着黯淡的角灯光,明兰含糊的问:“今儿怎么这么早?”

    “为夫来帮你打妖怪。”

    ……

    屋里渐渐传出诡异缠绵的声响,外头值夜的丹橘一个激灵,明白过来,顿时面色涨的紫红,又羞又惊,这,这……也可以?!她看着对面的小桃,嗫嚅着不知说什么好,却见小桃正托着腮帮看月亮,转头憨笑道:“好姐姐,你说今夜葛大娘给咱们做什么宵夜呢?我想吃月饼了。”丹橘瞠目,久久说不出半个字来。算了,还是去当耳报神吧。

    次日一早,夫妻俩贴着脸醒来,两人便跟秧架下偷情的少年男女一般,都脸红忸怩,明兰羞不可抑,却觉得身心舒畅,顾廷烨也十分满意,抱着搂着,便觉着老婆那圆滚滚的肚皮也十分俏皮可爱。两人眉头含情,互相脉脉温情的抚慰了好一会儿,心头俱是甜蜜。

    待顾廷烨穿戴好,在明兰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神清气爽得大步出门,连日来的黑脸阴沉一扫而空,随身小厮们大为吃惊,一边松了口气,一边暗暗祈祷日日如此罢。

    崔妈妈早得了信,赶急赶忙得过来,绷着脸服侍明兰洗漱,她的心情很是复杂。根据专业知识,孕期行房也不是不成的,但到底还是有些那个……为着安全,最好还是别涉嫌;但妻怀孕了,丈夫还没往妾室房里挪一步的,实属万分难得,这大半年的空旷,侯爷又正当壮年,总得给人条出呀——真是左右为难。

    她也懒得训明兰了,反正她从来没赢过,只待早饭后便去请了医来诊脉。

    明兰身体素来健康,怀相也十分妥帖,吃穿锻炼也很有,属于大夫们非常喜欢的一类孕妇,医望闻问切了一番,表示一切状态良好。崔妈妈忍着老脸羞红,把昨夜的事跟医委婉的说了,老医到底见多识广,只呆愣了片刻,便连连表示不妨事。又见崔妈妈满脸褶皱,当下也不避嫌了,凑上去说了一番孕期行房的注意事项,崔妈妈这才多云转晴。

    到了长枫成婚那日,邵氏新寡,明兰怀孕,朱氏产妇,顾府位夫人都去不了,未免坏了名声,只有夫人亲自出马,廷炜素爱热闹,倒是兴冲冲的去了。明兰自己没法去,便叫人备礼过去道贺,嗯,顺道请小桃过去联络感情。小桃是个热心的好姑娘,见盛家里外忙的不可开交,便自告奋勇的表示愿意帮手,回来时带着满肚的八卦和大包裹的吃食,吃食分给院里众姐妹,八卦孝敬给无聊的孕妇明兰女士。

    婚礼十分热闹,宾客如云,便是不瞧盛家,也要瞧柳家,何况盛氏几位姑爷都来的整齐,显得为体面。席面上,王氏说话半酸不涩的,可惜缺乏技巧,人人都听得出她不像脸上摆的那么高兴,老倒是真高兴,真心发愿‘盼望孙繁盛,阖家平安’。

    墨兰尤其高调,恨不能叫所有人知道,前头那位风光的新郎官是自己的胞兄,柳家嫡小姐以后就是自己亲嫂了,言行间颇有几分失礼轻狂,王氏气愤,有心喝止,却碍着外人的面,不好斥责,还是高手华兰出招,一击致命。

    “咦?您家还有两位姑娘呢,姑爷们都来了,她们怎么没来?”一位好事的妇人道。

    华兰雍容大方,笑容可掬:“我那五妹妹刚生了个胖闺女,还没出月呢,我六妹妹也有身孕了,走动不方便。”说着,她便转头对墨兰,一派长姐关怀,“我说四妹妹,你也劝劝妹夫,便整日忙着公务,再怎么着,也得先有个后呀。”

    墨兰俏脸发白,几乎咬断了牙根,不过倒也消停了。

    按照物以类聚的原理,夫人很神奇的和康姨妈搭上了话,居然相见恨晚,明兰猜测她俩在说自己坏话方面,应该很有共同语言。而外头男席上,廷炜很快结交上了梁晗,越说越投机,拉着手就要去马厩赏马相,又约了改日一道鉴鸟鸡,韩诚也如愿以偿的和一般风流才套上了交情,刚吃了两盅酒,就约好后日斗诗。

    人人得偿所愿,果然是十分和谐的一次喜宴呀——除了盛长枫,新人拜堂后送入洞房,长枫挑了新娘的盖头后,还得出来宴客。没能挤进新房的小桃近距离目击,长枫走出新房的脚步有些踉跄,神色十分沉重,据说那年林姨娘被赶出盛府,他的神情都没这么沉痛。

    明兰很不厚道的乐了半天,翻账簿的动作都轻快了许多。下头站着的婆们有些莫名,悄悄偷瞧了主一眼,却不妨明兰一眼扫过来。

    “照妈妈和几位管事的说法,前些年咱们府支出如此之重,都是因为四五两房人咯?”

    彭寿家的满脸堆笑:“回禀夫人,这话原不好说的,倒显得咱们嫌弃两位老爷了。不过……”她笑得脸上都能皱出一朵菊花了,“老侯爷最是厚道体恤的人,咱们也没法呀。”

    明兰点点头,提笔就勾画,声音清朗明快:“既如此,从年前开始,这几笔支出便可勾销了……添上大哥的丧葬出项,再添上七姑娘出阁的花销……来去便是如此。现今还有弟妹房里新请的奶娘和婆……蓉姐儿和娴姐儿眼瞧着大了,屋里得多些贴心伶俐的了,这又是一项……”她说一项,下头几个婆便应一声。

    彭寿家的听了半响,揣着小心思,轻声问道:“夫人,两位老爷搬走了,咱们那儿人手充裕。那头拆墙筑墙的工事,我瞧着也不必多花那许多银,不若分几段工事出来,叫府里的担一些。一来可省些银,二来也给府里空着的寻个生计不是。”有差事,才有进项,才有油水,倘若什么都不干,清是清闲了,但岂不喝西北风。

    明兰挑眉道:“哦,府里有过泥瓦手艺的家人?”

    彭寿家的一阵尴尬:“这,这……倒没有。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不就是……”

    “胡闹!”明兰斥责道,“动工破土不是小事,不做则已,一做便定要做好,更何况还是墙垒重事,必要坚固厚实才成。如今这泥瓦班已算京城数一数二的,就这般侯爷还不放心内。你也是办事办老了的,怎么说出这么不省事的话来!”

    彭寿家的叫训的满脸土灰,连声念错,不敢再说话了。

    另一位方脸的婆瞥了彭寿家的一眼,嘴角暗讽,上前一步道:“禀夫人,我这儿有个计较。自开春后,那班泥瓦匠分班开工,每日餐外加茶水点心,都是不老少的。我看澄园的几位老姐姐们,很是忙不过来,不如……”

    明兰不发一言,只微微蹙眉,似在思忖此事的可能性。

    那婆暗窥明兰脸色,连忙又道:“我们几个原本就是厨房上,以前主多,厨上人手也多。虽两位老爷搬走时,也带走了些厨,但还是空下许多人手呀,咱们白领着月钱,也是心里不安。”

    明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其实澄园里的确人手不够,光伺候主那是刚刚好,可一有个什么旁的活动,就立刻捉襟见肘,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

    “只是现下已有人管着这事了……”采买伙食可是一桩肥差。

    那婆见事有松动,赶紧趁热打铁:“不用夫人费神。咱们几个只去给老姐姐们帮手便是,别的一概不敢插手的。”

    明兰微微凝神,看了她一会儿:“这岂不是麻烦你们了。工头们天不亮就要吃饭,你们就得半夜走许多过来。还有……别的法么?”

    那婆听出明兰话里的暗示,惊喜的抬头:“这个……若夫人信得过,咱们没日支领一笔银,在空的厨房里预备饭食,跟澄园的老姐姐们一个样儿,按时提着送过去,反正其中两处工地离咱们那儿也不远,一应锅碗瓢盆都是现成的。夫人,您看……”

    明兰点点头,轻轻挥手:“成。就这么办。”

    那婆立刻跪下谢恩,感激不已,满口‘夫人仁慈能干’的好话,旁边众婆看着,直是又羡又眼红。

    “你是范安家的罢。回头你就去找廖勇家的,叫她带你去账上支银,下午晌就去办,明日就开工,可来得及,好,那就这样。”

    下头那范安家的磕头如捣蒜,明兰微笑道,“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既领了我的差事,就得照我的规矩来,若饭食不好,或是误了钟点,我可是不轻饶的。”

    范安家的抬头高声道:“若办不好,夫人只管拿我下酒菜!”

    明兰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屋里的丫鬟们也是乐了。

    几个厨房婆,外加一些打杂的媳妇丫头,四五两房走时没把她们带走,夫人和朱氏也没要她们,只叫她们这么闲着,回头裁了差事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之前未受重用,之后也没见有出头的机会,能用就先试试吧。待会儿把这些人的资料翻出来看看才是真的。

    “夫人……”另一位账房上的婆道,“那,这账目?”

    “如今工事还没修完呢,还是照老样。两边各管各的,你们这个账房只管夫人,大嫂和弟妹这头,另使唤人手的月钱,不过你要向我报账。我这儿的对账规矩,你每个月去郝管事那儿支领银钱,然后造册,录入……这不用我来教你了罢。以前是以前,如今是如今,祖宗本有留下来的用成例,主怎样,下人怎样,咱们照办就是。”

    那婆听的暗惊,心想你卡住了进项银,我这账房以后不过是个过场,你叫我满我就能满,叫我空我就得空着。“那……倘有个要紧的呢。我这边账上的常例银不够,那可怎办?”

    明兰一阵发笑:“你这妈妈真是好笑。你统共那么些银,拿不出来有什么办法,总不会有人杀了你罢。若谁急要银,你就指着我这儿的账房给他,叫他来这儿支银!你手里的银,却是专项专用,别拿买糕饼的钱去买了脂粉便好!”那婆听懂了,暗道明兰厉害。

    邵氏是个识相的,朱氏是要面的,至于夫人母……跨这么老远来要钱,想来她也不好意思今日买个古董花瓶,明日要副宝石头面,顾廷炜的老娘和老婆都是私房厚厚的,想来他也不会向账上伸手买鸟买马什么的。其实就算那母俩乱买一气,明兰也有对策,叫账房将明目银钱细细记下,待分家那一日,把东西一一罗列,用公中的钱买的,自然不算私产,是要列入分家项目的。

    “那主恼了可怎么……?”那婆犹自忧心。

    明兰利落的打断她,缓声道:“如今叫你管账房的是我,我不恼了你就成。”

    那婆如醍醐灌顶,终于理清了头绪,首先这位新夫人看着颇和气,大约是不会追究之前的账目了,只要求以后好好干,其次,以后自己的主就是她了。倘若自己叫她不满意,那这差事也算到头了。

    明兰捧着银耳羹慢慢吹着,慢悠悠的扫视下头众婆的脸色。

    由于夫人预料不到顾廷烨会杀回来,所以之前的几十年,她一直都是以替自己儿做铺垫,而用心经营侯府的,从人事分管到支出条例,基本清楚和离,并无多少糜烂**之事,便是眼前这几个婆也是个能干活络的,就是眼睛刁的很,爱看人下菜碟了。

    “如今七姑娘也出阁了,大哥还没出年,想来家里也不会大肆宴饮的。撑死了不过是逢年过节,请亲戚朋友们来吃顿便饭。”明兰放下盅盏,交握纤细手指,缓缓道,“夫人也说了,之前花钱花海了去了,如今家里不宽裕,你们也是知道的,我盼望各位用心做事才好。”

    其实只要按照她的预算来过日,是绝对不会入不敷出的,还能存下些积蓄来,将来好给蓉姐儿娴姐儿置办嫁妆,哦,还有肚里的这个小混蛋。

    下头一个穿戴体面的婆笑着上来,满脸讨好道:“瞧夫人说的,如今咱们侯爷正得皇上重用,再紧巴还能紧巴到咱们府里?便是咱们下人出去,在外头也是风光的呢。”

    明兰静静的看着她,她讪讪的停住了笑。

    “……去年我整治圣上发下来的田庄,庄上有个管事,虽入了顾家的奴籍,却依旧欺压良善佃户,直逼出了人命。侯爷便把那管事四肢打断,送往有司衙门发落,最后断了个斩立决。侯爷又把那管事一家老小七口人,一气发卖到了乞力巴赤。”

    众婆脸色发白,屋内静如落针可闻。

    “还有,去年八月,澄园有几个不省心的,合谋不轨,侯爷察觉后,便直接把那几家都发去了西北做苦役。”

    彭寿家的心头一震,这事她捕风捉影知道些。那时顾廷煜刚过世,藉着办丧事,赖妈妈在两府之间走动勤快,后来也不知怎么了,赖家的儿叫人告了徇私贪腐,落了个发配充军,赖妈妈一家足足八口人,无声无息就不见了,连带着澄园也没了好些人,也不知卖去哪里了。

    自这之后,澄园愈发严得跟个铁栅栏般。

    “你们是顾府的老人儿了,看着侯爷大的,可比我嫁进来的日长多了。”明兰并未有半分恐吓之意,只一概平淡直叙,“侯爷是个什么性,你们想来比我清楚。”

    顾廷烨是个什么性?众婆低着头,面面相觑。

    十岁敢骑着烈马在市井里横冲直撞,一上伤了十几个姓,老侯爷赔钱赔礼无数;十二岁敢揪着堂兄顾廷炀的领往粪池里按,险些没把人淹死(不过拖上来时也熏晕了);十岁,众人从屋顶上把吊了半夜的顾廷炳救了下来,人已冻吓的半死;十四岁就敢把令国公的世孙拴在马后,拖着在校场跑了圈,令国公差点没把官司打到御前去;到了十六岁,更是见天儿的跟老叫板,敢回嘴,敢动手,一脚下去,把多少个不长眼的奴才踹得吐血。

    如此彪悍盛名,众婆不禁缩了缩脖。

    明兰就要这个效果,她凉凉道:“这里预先说一句,有些事儿,就算你们欺我年轻脸皮薄,不好发落老人儿,可也得想想侯爷。反正哪日我若没法了,就只能去请示侯爷咯。”

    这个威胁很奏效,众婆老实的退了下去。

    捧着肚,明兰仰天看屋顶,不敢过多的做针线看书,怕坏了眼睛,现在晚上虽有些娱乐活动,却依旧无聊,这种时候,最适宜的活动莫过于搓麻将。既不过分劳累身体,又能锻炼脑力,可惜为了保持美好形象,明兰死死忍着。

    最可恨的是小沈氏,托言说要求,想走十庙祈福,居然鼓动了婆母,此时春光正好,天气也一日暖过一日,郑老在家养病久矣,想着也不知自己还有几日活头,顿时心痒。郑将军夫妇均是至孝,见一向安静无求的母亲流露出门踏青的愿望,便是无论如何也想替母亲达成愿望的。如此,小沈氏便打着陪婆婆的旗号,开开心心出门游玩去了。

    你说她自己出门也就罢了,明知明兰此刻闲的发霉,还故意时时送信过来馋她,一会儿是‘山涧水头好了,回头给你带一筐酸果来,又脆又香’;一会儿又是‘这里风光好,站在山顶,几欲凌峰而去’——这个不爱读书的,还写错别字!应该是‘风’好不好!

    明兰愈发气闷,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和这半盲绝交!

    要说还是娘家人疼她,约又过了七八日,王氏带着新儿媳柳氏连同华兰一道来了,明兰摆出前所未有的热情来迎接,不料却见王氏一脸漆黑。

    明兰请她上座后,便去打量一旁侍立的少年妇人,只见她上着大红蝶穿花银鼠薄缎袄,下着浅芍药红镶两指宽黑绒边的万福字褶裙,漆黑的头发一丝不乱的梳成了个圆髻,头上规矩的戴着赤金五凤朝阳大钗,耳畔是一对大珠坠。

    怎么说呢?很正规的打扮,从头到脚找不出毛病来,很正规的一个人,从站立的姿势,到视线下垂的角,都完美的好像教科书里出来。不过长相嘛……明兰以前见过她,如今仔细打量,便知小桃的观察没错,虽有几分端正气,但的确长得挺……嗯,挺国泰民安的。

    “这位便是新嫂嫂吧,合该我上门去看嫂嫂才是,却叫嫂嫂劳累了。”明兰给王氏行过礼,便赶紧请柳氏坐,那边华兰早已不客气的自己坐下了。

    “六妹妹快别这么说了。”柳氏的声音倒好听,宁静温雅的,“都是自家人,说什么劳累的,你如今身重,正该如此。”

    丹橘见不得明兰捧着肚还活泼,已赶着把她搀着坐下了,明兰已看出王氏不对劲了,这时候不能说她‘气色好’,也不能光说场面话。她想了想,赶紧道:“瞧似是瘦了,想是这阵累着了。可要好好保养才是,大哥哥大嫂嫂都在外头,指不定多心疼呢。”顺带配上微蹙的眉头,恰当的显出关怀和担心。

    华兰暗叫明兰好口才,柳氏也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王氏果然神色一霁,顺下气来:“还是你这孩懂事,这些日……唉,真别说了,处处不顺心。”说完还冷瞪了柳氏一眼。

    柳氏宛若泥塑石头般,一动不动。明兰忙接上,凑趣着和王氏说话,华兰似有些无可奈何,只过来搭了几句,柳氏始终不大开口。本来气氛还好,谁知王氏句不离怨气,又明贬暗讽的扯到柳氏身上去了,“人家儿媳温顺的跟只猫儿般,却有那没运气的人家,逮回只野猫,不懂规矩又死样活气……”

    华兰见王氏又来了,忙道:“娘,您别这样了。我那侄女儿还不够你忙的呀。瞧她一日日大了,您也别光顾那些有的没的,弟弟把闺女托付给你,您好歹也教她识几个字,念两句诗,瞧老跟前的全哥儿多懂事乖巧。如今握笔描红都有模有样,您也着些呀!”

    华兰不说还好,王氏愈发气愤,用力拍了下桌:“好好好!合着你们都是对的,只我一个是在无理取闹!得了,我今日也来过了,明兰,你好好将养着,别你那没福气的五姐生了个姐儿,如今成日受人糟践呢!你婆婆那儿我也不去了,你去说声罢,我们走了。”

    明兰忙起身挽留,奈何王氏非要走,华兰忍不住道:“要不,娘和弟妹先回去,我再留会儿。”王氏瞪眼道:“留什么留,你妹妹还要养着呢。”

    华兰叹气道:“娘,我是回袁府,又和您不顺。况且我和六妹妹多日不见了,还不许我们姐妹俩多说两句呀。回头我再去夫人那儿行个礼,免得叫人说咱们的不是。”

    到底是自己女儿,王氏口气虽很冲,却也允许了,当下便一阵风似的走了,柳氏默声不语的跟在后头。明兰看的目瞪口呆,这么火爆,该不会是更年期到了吧。

    直到人都走了,明兰才赶紧把华兰拉进里屋,舒泰的坐好,上香茗茶点。

    华兰瞅着明兰的肚,笑道:“瞧你这般红光满面,我就放心了,老总忧心你瘦的皮包骨呢。”明兰忧愁的抚着自己的肚:“可别胖的厉害才好,回头收不回去了。”华兰笑骂:“你个臭美的,这会儿还想着好看呢。”

    姐妹来互问长短了几句,明兰便按捺不住好奇,紧着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怎么气成这样。”

    华兰喝了口茶,叹息道:“别提了,这阵娘处处碰壁。先是五妹生了个闺女,她成日担心五妹在夫家受委屈,不差五的跑去家气指颐使一番。要说头两回是好的,那家老居然说丫头片哪那么金贵,要两个奶娘伺候着,又不使她银,要她来废话!”

    明兰连连点头,十分捧场,华兰又道,“唉……可说到底,五妹妹是要在家过日的,说两句就好,娘也……”她艰难的挑了个词汇,“去多次了,每回都要敲打老一番……”明兰微微皱眉:“这不好吧。日长了,五姐夫就是脾气再好,也难免不高兴呀。”

    “谁说不是?!”华兰狠狠咬了口喷香温热的小米软糕,“老觉着不对了,赶紧将娘叫了去训了两句,娘就委屈的什么似的。唉,接着是弟成亲,爹老觉着娘没有用心办,几次当着管事的面叫娘下不来台。”明兰忙道:“爹也是多心了,怎会如此呢!”当着人家的亲生女儿,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说呀。

    谁知华兰竟十分公正:“也不是爹空穴来风。娘心绪不佳,难免将气出在旁的事上了。”

    明兰默默的,没有接话,华兰接着道:“再接着新弟妹进门了。要说这弟妹呢,也是不错,从新婚第二日起,就老实的给娘站规矩。娘的脾气不好,有时说话有些难听,弟妹也忍了下来,没半句回嘴的。连着两日,叫她端着水盆站在门口服侍,她也一声不吭的照做了,院里风冷,叫她站就站,叫她跪就跪,唉……娘也真是,这里里外外瞧着,都只会说弟妹贤良孝顺,反是娘做婆婆的,刻薄寡恩,无有慈爱之心。”

    接下来的,明兰想也不用想,定是有人出手了,“爹,还是老?”

    “是爹。”华兰抿了抿嘴唇,“爹和柳大人素来交好的,当初打过包票绝不会亏待小儿媳的。如今娘却这般折腾人家闺女……这不是打爹的嘴么!爹忍了好几日,娘最近活脱跟我婆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