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最终卷: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66章 某关理清思路了——风暴序幕,拉开 (2)

    、、、、、、、、、、

    兰看看左,看看右,才慢慢的挪到顾廷烨身边,轻声道:“侯爷今儿怎么了?”他并不是喜欢过问内宅琐事的男人,平常遇上明兰理家,他都会避到里屋去看书。看今日情形,明显他心情不好,有一肚气要出。

    “没什么,心里烦。”男人伸手松开领,疲惫的倒在明兰怀里,阖眼歇息。因沈国舅在家思过,顾廷烨这段日只好接过他的些许差事来做,一众繁琐冗多,只扰得他面色阴沉如丧亲,步以内无人敢来搭话。

    明兰慢慢帮他松开发髻,手指伸进头发里,柔柔的按压他的头皮,男人渐渐松开眉头,发出舒适惬意的鼻息。明兰柔声道:“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顾廷烨睁开眼,目露隐怒:“成泳兄弟出事了。”

    “又有山贼打劫了?!”明兰一惊,犯案频率也高了吧,欸,不对,不是说钦差已到两淮了么。

    “不是。”男人愤恨的握拳,在炕床上一捶,“成泳兄弟着了那伙人的道了。”

    明兰不解,顾廷烨缓缓起身,叹息道:“邸报上说,成泳兄弟受邀去饭庄里吃酒,不料大醉,醒来后身边却躺了个女。”

    “啊?!”古代仙人跳?明兰忍不住失笑:“莫非是人家见小段将军生的才俊,起了攀龙附凤之心,想招个女婿。”

    “真是如此,反倒轻巧了。”顾廷烨面色发寒,透出一股森冷的杀意,“那女自称是良家妇人,家中有夫有。口口声声说成泳兄弟坏了她的贞节,唯有一死了之。”

    明兰大惊失色:“已婚妇人?!这可麻烦了。”连验身都难了,“慢着慢着,小段将军在吃酒,酒楼里哪来的良家妇女?”

    “那女说是来酒楼收鱼货银的,吃醉了酒的成泳兄弟经过,见她有几分姿色,便硬拖进了雅间。”

    明兰张口结舌:“怎么跟说书似的。难道满酒楼里都是死人,看着小段将军这般,也无人阻拦?还有,这妇人又怎么会睡到小段将军酒醒……”搞得这么激烈么。

    “正是疑点重重。”顾廷烨道,“成泳兄弟如何肯认,谁知刚质问了两句,那女就一头撞死了,如今那妇人的家人夫婿叫起了撞天屈,状告成潜兄弟奸污良家女,又逼死人命。”

    明兰长长叹气,对方这么下血本,自然是前后打点好的,段成泳这回麻烦了。夫妻二人半响无语,明兰道:“如今怎么办?钦差去地方彻查盐务,没有硬手的武力撑腰可不成呢。”

    顾廷烨看着她,眼中现出几分犹疑,明兰看了,心里敞亮:“你想去么?”

    “皇上还没召见。”他低声道,“能做的这般周全,想来不止是几个府衙官吏,当地的卫所怕也不干净了。得有个人去整理下。这事,一般人震吓不住,得杀几个祭祭祖宗才好!”沈国舅既然去不了,同级别的也只有他了。

    “段大哥,与我有恩。”男人满心都是决断不下,左右为难。

    明兰木木的:“要去多久?”

    “快则一月,慢则两月。”顾廷烨揉着她的手掌,“我手里一大摊事呢,也是走不开。待把成泳兄弟捞出来,就换钟大有去驻防,到那时,没准老耿的身也好了。”

    明兰大松了一口气,笑道:“我还当你要去一年半载呢。”盐务清查不是一时半刻能好的,“原来只去一两个月,这又何妨,但凡侯爷能赶在我临盆前回来,我便是心满意足了。”

    也不管揉皱了官袍,顾廷烨把她揽进怀里,轻轻摇着抱着,在他心里,却是一步也不愿离开她,他歉疚道:“你有了身,我不该走的。”

    明兰鼓起勇气,用力推开他,正色道:“侯爷也是我的大事。侯爷的事,便是我的事。”很多事情她早有心理准备,眼前的男人是头悍野的豹,充满活力血性,怎么可能老拴着他,只消别跑远久就成了。

    “可……”顾廷烨力不愿想起某些事,可却抑制不住的胡思乱想,他一生果决精明,遇事决断几块,这次却忽然优柔起来,“你若有事,我不在身边,可怎么办?”

    “侯爷。”明兰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推着他宽厚的肩膀,认真道,“我不是那位秦夫人。”

    顾廷烨依旧沉吟,明兰提气道:“只消侯爷留些人手便是,若有人来欺负我,吵不过,打也能把人打出去。再有个不好,我逃走还不成么。”顾廷烨忍不住失笑。

    明兰靠在他怀里,眼睛睁得大大的,声音畅快清亮:“除非侯爷想致仕了,否则总有许多差事要办的,难道总守着我不成?以后,咱们还要生……”她脸上一红,却说不下去了。

    顾廷烨心头甜蜜:“是了,咱们以后还要生许多孩儿呢。”

    明兰叫他说的害羞,拱到他脖间,小狗似的一阵乱啃,顾廷烨大笑,以牙还牙的也咬了回去,就着明兰的脖一通乱亲。

    过了半响,两人歇了笑闹,顾廷烨枕在明兰的腿上,忽道:“你的确不像那位秦夫人。”

    他忽然一个翻身起来,面对面坐着,“倘若我迫不得已,得娶旁的女,你会如何?”这个问题横亘在他心里已经许久了。

    明兰一愣,呵呵一阵傻笑,“怎么会呢?”

    “你会改嫁。”男人定定的看着明兰,口气十分笃定。

    “……怎么会……呢?”明兰装傻,心里却觉着这蛮有可能的。

    老父的往事始终笼罩不去,他不自觉的会拿自己对比。一比之下,颇令人沮丧,尽管自己力不去想‘改嫁’这两个字眼,但以这几个月他对明兰的了解,若真发生了无法抵挡之事而致使夫妻分离,那这死丫头顶多哀怨上五天,然后十有**会寻第二个男人来嫁的。

    “而且,你多半也会过的不错。”他暗咬牙根。

    “怎……么会……呢?”话题怎么转到这里来了,明兰继续讪笑。

    顾廷烨眼神阴郁,看得明兰浑身发毛,她大觉不妙,忙问道:“那侯爷呢,难不成您真的要离弃我?”最好的防御果然是进攻。

    “……”顾廷烨居然认真的想了想,“我大约会走两条。要么带着你,躲到天涯海角,一辈隐姓埋名就是;要么,待换过气来,再娶你一回。”顺便把那奸夫剁了。

    明兰差点脱口而出‘第二条比较好’,平安和谐,天下平;性她那长年怠工的第六感及时爆发。

    她依偎到顾廷烨怀里,隔着肚,艰难的环住他的腰,低声道:“你背了我去吧,深山老林,我也跟你做野人夫妻去。”她的声音中满是柔肠转,缠绵的几低不可闻,顾廷烨瞬时软了心肝,紧紧搂着她,不住亲她的鬓角和脸颊,“黄泉地府,咱们也不分开。”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