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最终卷: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69章 东风吹,战鼓擂之二:康家女,尤其不能进门 (2)

    、、、、、、、、、、

    自木愣愣的兆儿扶了出去。

    人一出去,崔妈妈就忍不住道:“夫人,你……”

    明兰轻轻挥手,制止她说话,苦笑着:“和她们斗,我是不怕的,也有法。若是不理康兆儿死活,那简单的很;可……到底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只叫她自己选。”

    崔妈妈似有些明白了,低声道:“原来,适才夫人是在试探她。”

    “她若指望着一朝入侯门,从此富贵安耽,那便对不住了。我就把她往二堂哥那儿一丢,说句‘古有娥皇女英之美谈,既姨母有此打算,性给堂哥做了二房,以后姐妹共侍一夫,岂非佳话一桩’,然后该干嘛就干嘛,她再想寻死觅活,一切随意。”

    明兰缓缓坐下,动作迟钝的挪动身,脸上有一份深深的疲倦,“若是这般倒省心了,可她偏生是个好的,我不忍心她回康家,继续受康姨母糟践。”

    崔妈妈心底善良,也忍不住叹气道:“唉,也是个可怜的孩,都是康家的不好。”

    “祖母常说,点滴之恩可活命,举手之德能再造。就当是为了孩儿积德罢。”

    明兰慢慢抚着隆起的肚皮,脸上满是慈爱;康兆儿的嫁妆就从自己的私房钱里出吧,自己勤俭持家,小心操持,省下来的第一笔银,希望能用在有意义的地方,帮助一个自爱自尊的女孩开始一番新的人生。

    怔怔出神片刻,明兰回过神来,肃色对崔妈妈和丹橘道:“吩咐下去,兆儿的事谁也不许议论半句,今晚给她换身丫鬟衣裳,送出府去后,依旧当她在一般。细处怎么办,咱们再小心商量,要紧的是,把这院里的嘴给把严实了。”

    丹橘和崔妈妈认真应了。

    嘉禧居外,有几个小丫头依着林木花石窥探往里窥探,直到天色渐暗,一个丫头快跑而去,不一会儿到了萱芷院,快步进屋,在向妈妈耳边一阵嘀咕,然后向妈妈领着她进去禀报。

    “如何?”夫人从榻上直起身来,目光锐利。

    那小丫头低声道:“那儿门禁森严,一直用晚饭了,我们才略得了些消息,说那位康姑娘闹的厉害,不过已叫出了把剪,如今关着呢,专人看守。”

    夫人绽出一抹渗人的笑:“不单非得剪不可,触柱撞头,哪个不成?”

    向妈妈叫小丫头出去,回来后,正听见夫人仰卧在罗汉床上自言自语的发笑:“倒该谢常嬷嬷,若非她一通胡沁,把人气狠了,康家老爷要面,那康王氏还未必豁的出去呢。”

    “夫人这些日也累了,如今且宽心几日歇歇。”向妈妈笑道,一边替夫人扶正靠垫。

    夫人刚宽了外裳,忽问道:“康姑娘这般闹腾,那老二媳妇就没什么举措?”向妈妈想了想,道:“旁的也没什么,只适才门房套了辆马车,直往盛府去了。”夫人立时笑出了声:“还真当她头六臂呢,还不是得回娘家搬救兵!”

    ……

    啪!

    一个茶盏重重的被摔在地上,碎瓷四溅,里头粘稠的琥珀色液体打湿了铁锈红的薄绒毡毯,厅堂里的丫头婆俱是低头垂肩,屏声敛气。

    “这事你到底知不知道!”盛老脸色阴沉,拄着乌木云头杖巍然而立。

    王氏手足无措,连声辩白:“怎么能……怎么能……儿媳全然不知此事。”她比窦娥还冤呀。

    “都是你那好姐姐!一副狼心狗肺,没半分正经的模样,上拢不住丈夫,下管不好儿女,闲了得空便拿妾室庶女出气,除了求告娘家兄妹,还能有什么本事。尖嘴利牙,刻薄歹毒,合该送祠堂动家法!”盛老吃了康姨妈的心都有,骂的不客气。

    王氏听的不大入耳,忍不住替姐姐辩了两句:“不是说,是顾家夫人瞧上兆儿的么?也不是姐姐有意的……”她越来越轻,最终在盛老吓人的目光中住了嘴。

    “真不知所谓!你也是当家主母,谁家闺女是摊板上的猪肉,但凡看中了就拿去送人做妾!康家几辈的脸都叫她丢尽了,纵是再厌恶庶女,也不该这般糟践!她什么心思,不过是打量着自己的儿女都婚配好了,便放开手脚胡作非为!”盛老重重击案。

    王氏被骂的脸上发臊,却又无可辩驳,不敢回嘴,却听盛老话锋一转,怀疑的瞪着自己,高声喝道:“你真不知?别是你和她一道穿通的罢!”王氏慌张的连连摆手:“请娘明鉴呀,儿媳确然不知的!我素来将明兰与如兰一般看待!”

    盛老缓了口气,忽指着王氏道:“你,去寻你那黑心肠的姐姐,跟她把话说清。不论她有什么打算,这事咱们不乐意,她若还要盛家这门亲戚的,就赶紧打消念头!”

    王氏吓了一大跳,心中不愿意:“这,这……不妥罢。纳妾本是常事,就算姐姐做错了,事已至此,就将错就错吧……”

    乌木云头杖重重拄在地上,光亮的水磨青砖发出刺耳的声音,盛老开口就骂:“适才你还说拿明兰当亲闺女;若这事落在华兰和如兰头上,你也是这般!”

    王氏张口结舌,盛老眯起眼睛,威严的瞪视她:“家亲家母几次要给姑爷纳妾,你是怎么去吵的?华兰和袁姑爷刚好了几日,你就撺掇华兰趁早收拾那几个小的。你很当我人老糊涂!你若不去,我就自己去,把她的那些丑事歹事完外头一抖,看谁硬气!”

    “娘,别,别,我去,我去还不成么!”王氏辩驳不得,只得应了。

    “那你还不快去?!”

    王氏愕然:“这会儿就去?天色已暗了呀。”

    盛老一个刀眼过来,骂道:“你姐姐一有要事,别说这会儿,就是更半夜也来敲过盛家的门。怎么,她来得,你就去不得了!”

    王氏无奈,只恨姐姐多事,害的自己平白被训了一顿,当下便收拾妆容,驱车前往康府。

    康府坐落于皇城东段近侧,论地段,论布局,论规模,俱强过盛宅许多,高高的门梁,开阔的飞檐,以十八种不同的凸刻浮雕,从门口的青石砖地面一直到里头,共有九九十八只蝙蝠,一切都象征着康家当年的辉煌。只可惜,家仆懒散,门庭冷落,已不复当年派头。

    婆引着王氏一往里走去,直到主屋院里,只见康姨妈刚要用晚饭,两旁站着好些丫鬟婆,一个打扮富丽的妇人正给康姨妈布菜。

    康姨妈早知王氏迟早要来,只没想来的这么快,心里一思忖,料想是明兰心慌意乱,没了法,不由得心里大是痛快。王氏性急,一待康姨妈屏退了众人,就噼里啪啦一顿述说,谁知康姨妈慢条斯理的吹着茶碗:“我当是什么要紧事,原来是这桩呀。”

    王氏大急,强自压着声音:“姐姐到底什么打算,这不是害妹妹么!”

    康姨妈慢悠悠的笑答:“怎么是害妹妹,这是在保你富贵平安!”

    “这,这话怎么说?”王氏糊涂了。

    “你那顾家姑爷如今声势日渐煊赫,眼瞧着将来富贵无边,以后连带着你家也能沾光。可你也不想想,那位金贵的顾侯夫人和不和你一条心?”

    王氏迟疑道:“她自小在我眼前大的,我待她不薄,如何不一条心。”

    康姨妈冷笑一声,鄙薄着嘴角:“若真一条心,敬你,尊你,前儿个就不会说也不说,就把你给的丫头撵出去了!”

    “……那彩环是姑爷自己撵的……”王氏声音轻了许多。

    “你就蒙自个儿罢。若不是她挑唆着,老爷们能想到这个?!”

    康姨妈喝了口茶,继续鼓动寸不烂之舌:“她这才进门几日,将来待她站稳脚跟,还能把你放在眼里?!她只跟你婆婆好,以后你在盛家,只怕越来越直不起腰来!”

    “不会罢……”王氏越说越没底气,她忽的想起一事,连忙道,“难道你家兆儿就跟你一条心了?她也不是你生的呀。”

    “不怕。”康姨妈得意一笑,“她亲娘在我手里呢,我叫她往东,她不敢往西!”

    王氏眼神一亮,心里开始动摇,康姨妈见此情形,又加上几把柴火:“小妇生的丫头就该教训教训,没的叫她忘了自己的身份,还真以为飞上枝头做凤凰了?!经此一事,无论兆儿能否有出息,那死丫头定会老实些,你的话必会更管用的。”

    “那我怎么去回话呀!我婆母可不好对付。”王氏想起盛老就头皮发麻。

    “这有什么。你回去就哭,说你怎么求我我就是不肯。大不了我不上你家的门,你偷偷来我这儿便是。”康姨妈毫不在乎,“把什么都往我身上推,说到底,她还能休了你不成。”

    “那……还有我家老爷呢?”王氏头皮又是一阵发麻。

    康姨妈脸上出现一种端憎恶的神情:“男人,不就那么回事儿么!你还真信‘夫妻恩义’那一套。”这次王氏不大同意了,肚里暗道:你自己和姐夫闹的几乎夫妻反目,她和盛紘可还时不时能温存上几回呢。

    不过此时此刻,盛紘却一点也不温存。他一回了府,便被急急叫去了寿安堂,听得盛老把事情经过说了个清楚,他当先便青了面孔,沉声呵道:“真是愚不可及的妇人!”

    也不知他骂的是自己老婆,还是连襟的老婆。

    “事情你都清楚了,你预备怎么办?”盛老已敛去了怒气,只冷静的坐着。

    盛紘略一思,恭敬道:“娘怎么说?”

    “你愿意康家丫头进顾门?”

    “自然不愿!”盛紘愤然站起来。别逗了,一个是他的亲闺女,一个别人的女儿,找个尊贵掌权的姑爷容易么,以后儿的仕途,家族的兴盛,还不知要人帮多少呢;他这边刚尝着肉汤的味儿,那边康家就来抢肉骨头了,这气人不气人!

    一发过脾气,盛紘也觉着自己过分激动了,轻咳道:“姑爷的家事,我也略有耳闻。继母不和,几是尽人皆知,姨姐却去和顾夫人好,这不明着打姑爷的脸么!”

    如果康家自己闯祸自己兜着,那也罢了,偏康姨妈打的还是盛家的名号,这叫他以后怎么见女婿。最要命的是,他和康家连襟关系平平,若那康兆儿真得了宠,只会便宜了康家。

    “既如此,咱们就不能等闲视之。”盛老面露微笑,就知道盛紘脑筋清楚,和他说话敞亮多了;和王氏交流思想,就如在烂泥潭里走,腿上带泥,拔不出也挪不动。

    “母亲说的是,不知母亲有何计策?”盛紘最大的优点就是虚怀若谷,善听他人意见,是以能混到如今,官场上人皆夸他老实厚道,乃谦谦君。

    盛老心中满意,沉声道:“适才趁出门,我已派人护送康家丫头连夜去了宥阳。先来个釜底抽薪,然后咱们各自行事。康家姨,我替亲家母教训了。你么……”她淡笑了下,看着盛紘,一字一句道,“最近,康家姨老爷,不是托了你件事么?”

    盛紘猛地抬头,这事他和老商量过,当时老的态是不置可否,如今却是顷刻翻覆;他生性优柔,好与人为善,犹豫道:“这个……会否不妥……”

    老冷笑出声:“这些年来,咱们替康家收拾了多少烂摊,且不说掀几件事出来,就够他家没脸的了。如今,只是要叫姓康的知道,盛家,不是好欺负的!”

    盛紘仔细想了两遍,康老爷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康家外甥也才干平平,至于康家另外几房倒是有做官的,不过官既不大,康家兄弟也并不如何和睦。他一咬牙:“就依母亲所言。”

    待盛紘走后,房妈妈上前扶着老往里屋走,轻声道:“您放心,两人都启程了。”

    盛老慢慢坐到里屋榻上,让房妈妈给自己脱去鞋袜,脸上犹自难掩厌恶,嘴里喃喃道:“康家丫头不妨慢慢走,但维大侄却得早些来信,快马轻舟,最多六七日可来回。哼,那个歹毒贱人,回头就叫她知道厉害!人家闺女她不当人,那自己的呢,我让她也疼上一疼!”

    房妈妈刚端上一盆热水,照例要给老烫脚,老却忽想到了什么,面露急色:“人老了,这都忘了。闹了半天,还没给明丫儿送信呢!”

    “这……天都这么晚了。”房妈妈迟疑道。

    盛老发急,赤脚在踏脚凳上连连顿足:“小丫头怀着身呢,姑爷又不在身边,不知心里多急,没的一夜睡不好,赶紧去,赶紧去!”

    房妈妈笑道:“是,就听您的。我这就去叫人,您再交代两句罢。”

    老想了想,语气慈爱道:“跟她说,别害怕,凡事有祖母呢……”

    听这哄岁娃娃的口气,房妈妈忍不住扑哧一声,老横了她一眼,继续道:“叫她好好将养身,生个大胖小才是要紧。”

    房妈妈忍笑应了,又叫了个丫头来服侍老烫脚,自己出去吩咐;临出门前,老忽把她叫住,她回头静听。

    “若是从康府回来,就说我乏了,已歇息了,叫她明日再来罢。”

    第171章东风吹,战鼓擂之四:她下次再来之时,便是把主屋大院里外拆洗一遍之日

    次日一早,王氏就来寿安堂见盛老,心头既战兢又兴奋,谁知她刚开了句头,老就冷冷道:“便是无功而返了?”王氏脸色尴尬,卖力装出气愤的样:“儿媳好说歹说,偏姐姐痰迷了心窍,如何都不肯听劝……”

    “得了。”老淡淡的打断她,似是不耐烦听她辩解,“我原本也没指望你真把这事放心上。也罢,这事你就别管了。”

    “呃……”王氏吃惊不小,不敢相信这么容易就过关了,康姨妈教的说辞还有好些没说呢,她心中窃喜,暗想姐姐真是料事如神,婆母果然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不过……”老忽又道,王氏一颗心又叫提了起来。

    “有些事,你心里要有数。明兰不是你生的,你不拿她当回事,我也强不了你;可你到底是我盛家人,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向着别家!”

    王氏听老的语气渐严厉,不由得强笑着:“这哪能呢……?”

    “跪下!”老一声断喝,王氏反射性的双膝一软,噗通跪在寿安堂的厅堂间,所幸如今正值炎炎夏日,地上又铺着薄毡毯,膝盖倒也不冷。

    “旁的道理我也不与你说了。”反正说了,这个糊涂虫也听不进心里去,老心中厌恶又气愤,懒得多费唇舌,“我早说了康姨不许再登门的,可你总背着我叫她来,如此忤逆长辈,不听我的话,是为不孝。我要罚你,你可有话?”

    王氏惊呆了,不知从何说起。

    “现在,你就跪足一个时辰。下回康家姨若再来,你就跪到外头院里去。”老缓缓站起身来,扶着房妈妈往里屋走去,声音渐渐传来,“你若不服气,便去寻老爷,若再不服气,就回娘家,我倒要跟亲家母好好说道说道……”

    王氏又羞又气,颤颤跪着不敢起来,厅堂内门窗却是大开,来来往往的丫鬟婆瞧见了,虽不敢议论,那打探的眼神也叫王氏羞愤欲死,她只好心中狠咒,只恨这老虔婆不早些断气。

    刘昆家的一瞧情形不对,赶紧使人去请华兰,偏袁府远,直至巳时初人才到。

    “大姑奶奶,您赶紧劝劝罢。这回可是下面的狠了!”刘昆家的低声道,华兰眉头紧锁,急匆匆的踏至主屋,还未进门,只听里头传出一阵暴怒的骂声。

    ——“滚出去!念着我早死罢,都给我滚出去!”是王氏的声音。

    五个丫鬟端着碎裂的瓷杯瓷碗出来,后头随着一个婆,她瞧了刘昆家的一眼,压低声音道:“气了,早饭都没吃。”

    “娘!”华兰掀起一挂檀香木珠帘,转身进去。

    王氏正坐卧在藤竹榻上,手拿条帕不住捂着眼睛,腿上盖着一条水红薄绸毯,她一见了长女,当即泪如泉涌,边哭边骂:“没良心的死丫头!这阵跑哪里去了,你娘都快叫人逼死了!你再不来,便给我收尸骨罢!”

    华兰赶紧坐到母亲身边,边拿帕去忙着揩泪,边忙道:“娘,我这不是来了么,赶紧别哭了,叫外头人瞧了笑话!岂不失了面。”

    “面?!”一提这两个字,王氏尤其愤怒,哭嚷着,“我哪里还有半分面!我进盛家门几十年了,熬油似的到了今日,有了你们姐弟个,今日头一遭叫逼着罚跪,你爹不但不管,还一早来责我不孝!我,我是不想活了……”只恨自己既怕疼又怕死,什么抹脖,上吊,吞金,自已一样都没胆尝试,不然吓吓人也好。

    华兰觉着母亲活像个不知事的孩,当下暗叹一声,半揽着王氏,又拍又哄的,耐着性听王氏断断续续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来回说了两遍。

    “……你说,这能怨我么?你姨母哪是我能管的住的!”王氏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老不分青红皂白,就狠罚了我一通,以后叫我如何在人前立起来?!”

    来的上刘昆家的早将一切述说清楚,华兰心中也埋怨母亲糊涂,厌憎康姨妈狡狯,她叹道:“娘,祖母不是怪你管不住姨母,她气的是你不分亲疏内外。”

    王氏睁着一双糊了脂粉的老泪眼,犹自不知,华兰柔声道:“娘,您仔细想想,姨父都白身多少年了,只表哥担个主簿差事,京里还有几家肯买康府面的。六妹夫如今正得圣眷,门庭煊赫,明兰是钦封的一诰命夫人,姨母算哪根葱哪颗蒜,依着她以前待明兰非骂即贬,明兰做什么要敬她,重她?连您都不大去顾府,姨母倒好,大摇大摆上门去摆架,耍威风,说句不好听的,姨母这是狐假虎威。拿咱们盛家的脸,去充她的面!”

    明兰是跟王氏没血缘关系,但跟自己兄妹有呀,难道那什么康兆儿还能比明兰更亲近?唉,只望明兰不要生了嫌隙才好,自己回头还得去解释解释。华兰说的口干舌燥,若不是自己亲娘,她才懒得解释这么浅显的道理。

    “你姨母也有不是之处,唉,你不知道,我们姊妹俩是同病相怜。”王氏似是被说动了,渐渐止了哭声,“你大兄弟去了外头,你和如兰都有自家要顾。跟你爹爹和老,我是从来说不到一去的;现又来了个厉害的柳氏。我……我实是无人可说心事呀!”

    华兰知王氏最近脾气莫名暴躁,连女儿的规劝都不爱听,动不动骂狗打人,只一个康姨妈肯与她臭味相投,姐妹俩一道叫骂,倒也畅快。华兰无奈,只好道:“娘,你若闷了,叫我来就是,别再见姨母了。”袁府已宽松许多,她多可随意进出。

    一说这话,王氏顿时跳了起来,竖着眼睛骂道:“你个没良心的,前几日去哪儿了!我使人去寻你,袁家人都说你不在,又说不清你去了哪儿!”

    华兰一愣,笑的勉强:“这……不是买了个庄么,我与你姑爷去瞧瞧……”

    “你上回不是已在那儿住了好几日么?还有什么没布置好的。”王氏不满。

    “……京中暑气重……实哥儿不得劲,便带了孩儿们去庄里避暑。”华兰解释的满脸通红。

    王氏顿时疑惑,尖声道:“避暑就避暑,你脸红什么!”

    华兰支吾说不清楚,王氏愈发觉着女儿跟自己生疏了,当下暴躁的狠骂了两句,华兰只好轻声道:“你姑爷……近儿得了匹小马驹……说常动动对身好,他教女儿骑马来着……”短短几个字,她说的缠绵的肉酥——唉,眼下老娘水深火热,做女儿的总不好说,苦尽甘来后,如今老夫老妻越看对方越顺眼,直是水乳交融,蜜里调油,日过的比新婚时还甜。

    王氏也不是瞎,虽不曾亲见情形,但看华兰眼波莹润,皮肤光泽,容光焕发的几乎年轻了好几岁,她猜也能猜到,这些日,女儿女婿定是耳鬓厮磨,风光旖旎。

    她先是为女儿一阵高兴,随即又是一阵邪火上窜,想起除自己过的凄凉气闷,人人都顺风顺水,更觉全家无人理解自己,当下破口大骂道:“都说养女儿是赔钱的,如今我才明白!你自己过的舒服,全不理你娘的死活!”

    华兰被喷了一头脸的唾沫,无奈眼前是她亲娘,只能按捺着性不断哄劝。

    “你说!你男人要紧,还是你娘要紧?”

    “自然是娘要紧,生养之恩天高地厚呀。”

    “那好!你今日就留在我这儿,陪娘住几日,你肯是不肯?”

    “……”

    “我就知道儿女都是没心肝的呀!”王氏大哭,“我就是个无依无靠的苦命人……”

    “好好好,叫我回去问问……来,先叫我瞧瞧您的腿,哟,都红了呀,疼不,诶哟哟,我拿膏给您揉揉,可别落了病才好……”

    ——怎样自然流畅的把这座楼歪掉,华兰急需进修。

    姐妹俩一齐遭罪,同时需要进修还有明兰,选修科目为‘伪装’。自房妈妈来递话后,她就知道,康兆儿已不在顾府之事瞒的越久越好。亏得嘉禧居内外管束甚紧,知情的不过五六个,小桃自告奋勇去服侍被关在后屋的‘康表小姐’,时不时在屋外嘘寒问暖,又端着食盒进屋去送饭,然后在里头大吃一顿,再摔两个碟意思意思。此时,听得声响的绿枝就会窜出来,冷言冷语的讥骂几句。群策群力,居然也颇有欺骗性。

    为了好好休息,也为了少露马脚,反正要撕破脸了,夫人假惺惺的来看望劝说,明兰性一概推说身不适,不肯相见,只在朱氏和邵氏面前一言不发的故作忧郁;全府上下更觉的夫人是真上气了。

    康姨妈算着日,两日后便上门来闹,吵着要见兆儿,明兰懒得理会跟这头疯母狗,直言拒见,夫人便领人过来,明兰直接把人拦在澄园与原侯府之间的内仪门口。康姨母发狠说要把事闹开,廖勇家的便道‘请便’。明兰冷笑,她倒很想看看世家康氏的宗妇如何在顾府门口撒泼给全京城的人看。

    一计不成,康姨母只好出言威胁,说拦着不让见人,莫非是出了什么事?廖勇家表情轻蔑,冷冰冰道:“是呀,我家夫人已把康姑娘毁尸灭迹了。你赶紧去顺天府尹告状罢,若觉着不够,还可去撞天钟告御状!若不识,我这就去叫门房给您备车马。”

    说完这句,廖勇家的转身就走,留了一群粗壮婆拦在口。

    康姨妈气了个踉跄,夫人却劝她稍息怒气:“你想想,若不是气的狠了,她未必会这般。这是穷途末的气劲儿呢。”康姨妈仔细想想,便回去了。

    又过了两日,嘉禧居依旧无声无息,夫人自己也察觉出不对劲了。其实逼迫纳妾这个招数并不高明,以她对明兰的了解,这样聪明达观的人,怎会为了这么件事生气这么久,却始终没有对应计策出来?

    她心头一惊,连忙去康府传信;康姨母也深觉不妥,便又来了一回。

    “都这么些日了,也不知她身康健否,好歹叫我见她一面!”康姨妈强自按捺怒气,好声好气的说,谁知却引得面前一群粗壮婆讥笑不已。

    一个铁灰薄绸缎比甲的媳妇尤其尖刻,只见她两眼翻了翻:“这会儿来充慈母,早做什么去了?不是自己亲生的,就是心狠!”她身旁的妇人笑道:“谁说不是,当日把好好的黄花闺女硬是丢下,那会儿怎么不顾着死活了!”更有那躲在后头的冷言冷语:“还主呢?拿闺女来攀高枝,便是我们乡下的癞头婆娘也比她要脸面些!”

    声音虽不大,传过来听见了却是为刺耳,康姨母几乎又要拂袖而去,叫向妈妈拦住了。

    夫人从后头缓缓走来,她面露微笑,眼底却隐含威势:“到底是康家闺女,便是卖身进府的丫头,人家父母要见,难道不让见不成?”

    对着她,一众下人却不敢放肆,廖勇家的恭敬却坚定道:“夫人说了,若康实在想女儿的紧,便把康姑娘领来。不过,丑话说前头,这儿可不是茶楼酒肆,想来想走的变卦,夫人更不是什么亲近的长辈,没有留人姑娘长住的道理。待康姑娘来了后,就请康把人领走罢!侯爷尚未回府,满府中的成丁主也只老爷一个,想来也坏不了康姑娘的名节。”

    康姨妈一阵犹豫,转头去看夫人;夫人也是决议不下,她几乎能肯定康兆儿已经不在顾府了,可若这其中有诈呢?会不会是盛明兰故意泄出去的风声?

    待会儿若康兆儿好端端的出来了,叫不叫领走?若不领走,岂非自打嘴巴,若领走了,整场纳妾风波无疾而终,自己直成了个笑话。

    空城计当前,司马懿举步不敢,城中有诈否?夫人迟疑了。

    “若康觉着好,就请挪步往门房,我们这就把康姑娘送过去,待母女相逢,身体无恙,您起车便可回府了。”廖勇媳妇笑的恭谨有礼。

    夫人一咬牙,不成!哪怕留康兆儿在那儿,只气气盛明兰也好。

    康姨妈再次铩羽而归。

    又过了两日,一封短短的字条从盛府送到明兰手里。

    明兰见字而笑,几日来的郁气一扫而空,朗声道:“来,给我收拾收拾,咱们去萱芷园。”

    夫人正在里屋逗贤哥儿顽,满面慈爱俱是发自肺腑,叫人全看不出胸膛底下是怎样一副诡谲心肝。她见明兰含笑而来,愣了愣,笑道:“你身大好了?快坐快坐。”

    一旁的朱氏颇有些不安,但还是快步上前来扶明兰。明兰捧着偌大的肚稳稳坐下,看着罗汉床上的小男孩清秀可爱,略赞了几句,然后开门见山道:“我来给您报个喜信。”

    “什么……喜信?”夫人隐隐觉着不安。

    明兰仔细盯着她的表情,缓缓道:“康家表妹终有了好归宿呢。”

    “你什么意思?”夫人立刻放下脸来,“姑娘家的名声要紧,你不要胡说。”

    明兰笑的冷淡:“康表妹已叫家人接走了,以后您就不必为她操心了。若您不信,大可使人去问康,不过……”她讥讽的笑了笑,“她这会儿大约忙的很,没空见您。”

    夫人霍的站起,神色惊疑不定。

    “还有一句话。”明兰慢悠悠的站起来,扶着丹橘往外走,“康以后大约都不会上门了。我身又重,以后再有什么姨妈舅母或表妹表姐的亲戚要来,您就不必叫我了。”

    “你……”夫人受气,指着门口怒视。

    明兰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事到如今也不必装了,撕破脸也好,开战就开战,谁怕谁!

    她丝毫不惧的出了门,往外走出几步,忽回过头来,仰头看着门梁上方巨大的匾额,油亮光洁的年红木雕着繁复精致的吉祥如意麒麟回头,当中凝重端正的笔墨,楷书两个大字——萱芷。哼,这种蛇蝎妇人根本配不上这样美好的两个字!

    明兰短促的冷笑两声——她下次再来之时,便是把此处主屋大院里外拆洗一遍之日!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