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最终卷: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175章 风吹完了,鼓也擂破了:放火,曼娘,昌哥儿 (2)

    她行事。要论聪明,她不在你下;端看这阵,其实她有的是法整治那帮贱人。”

    想起明兰,他不由得心头发暖,深吸气道:“非她不能,而是她不愿。她跟你不一样,她心底有根线拦着,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似你这般伤天害理?哼。”

    早在成婚之前,他就细细查探过盛家内宅,对明兰而言,最有想象力的阴谋,大约就是在父亲面前装装哭,或者乘人不备扔块猪油在姐姐座位上。这样的性,也许迂腐牵扯了些,可是正直可敬,叫人满心信任。

    听男人说话的字里行间满是情意,曼娘又妒又恨,心头火熊熊燃烧起来,正想发几句狠,顾廷烨忽蹲下身,对着自己道:“当初,是你替昌哥儿作的决定。你是知道我的,说出口的话,就不会收回。此生此世,昌哥儿都不会入顾氏族谱,叫他自己另立门户罢。”

    “你,预备怎么处置我们?”曼娘木木道。

    顾廷烨站起身,思忖片刻,道:“京城你们不能再待着了。我会着人将你们送回你绵州老家。到那里,你们可以置办田产,重新过日。我会跟地方官吏打招呼,不会有人为难你们母的。昌哥儿,便当没我这个父亲罢。”

    “那……我呢?”曼娘泫然欲泣,“我这辈,就这么完了么?”

    顾廷烨面带讥诮:“当初我叫你把昌哥儿给我,然后自去好好嫁人。可你说自己都这个年纪了,也嫁不了什么好的,若连儿都没了,就再无依靠了。为了这句话,我才留昌哥儿在你身边的。怎么,又变卦了?”

    曼娘抬起头,怔怔的看着男人:“你就这般厌弃于我?连见都不想见我了。”

    “说实话。”顾廷烨看了她一会儿,静静道,“我是怕你。”

    心机,耐性,坚忍,曼娘就好像常嬷嬷故事里的蜘蛛精,织下一张张又黏又密的网,锁定目标后,便将之活活困在其中,怎样也挣脱不得。若再叫她纠缠下去,他甚至觉得,只有杀她一途了。离开她,仿若逃出生天。

    “我今日给撂下句话。”顾廷烨走到门边,忽回头,看着犹自坐在地上的曼娘,“你若有急难之事,可叫人来通传于我。昌儿到底是我的骨肉,我不会坐视不理,但倘若……”

    他面冷如霜,目含戾气,缓缓道,“你再敢踏入京城一步,或借故寻上门来,不论何事,一次,只要有一次,我就叫你永生永世也见不到昌哥儿!”

    后面一句话他没说出来,但曼娘知他甚深,深知若真到了那步田地,带走昌哥儿之后,就是他处置自己的时候了。

    说完这话,顾廷烨用力打开门,一脚踏出去,头顶是耀眼的日头,后山林吹来的清风,怡人醒脑,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明日要早朝,叫备好车马。”

    郝大成恭谨的应下:“小的领命。”

    顾廷也微微转头,远远望向萱芷园方向,冷笑道,也该收拾他们了。

    ※※※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曼娘也是一种很有趣的古代典型。

    作为社会底层人物,她其实很要强,而且从来不以自己的出身为卑贱,她是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去找顾廷烨谈恋爱的,楚楚可怜只是她的手段。

    这个人,很难说是好,还是坏。说好听的,是现代精神,突破封建腐朽,说难听的,是痴心妄想。

    还是老曹同志总结的好,身为下贱,心比天高。

    ……

    ……

    我这里来补充两句。

    可能之前几章,某关把明兰描写的顺了,使大家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明兰的这次婚姻纯属高嫁,她的身份本来是什么?一个四官的庶女而已,即使个人条件很好,漂亮,聪明,招人喜欢,可毕竟还是个四官的庶女。

    在京城里,四官可谓一抓一大把,按照明清官体制,四属于中的顶端,在往上才是一二的上官。没错,长柏的确很有前途,可是毕竟也只是有前途,那前途还没有转化成果实,有多少有前途的青年官员,最后没有混上去?!

    所以,即使齐衡戴了绿帽,平宁郡主依然看不上明兰做儿媳。因为从实际层面去考虑,娶明兰并没有很大的好处。

    再次,顾二娶明兰,从感情层面上,当然是他费尽心机求来的,可从实际层面上,明兰的这次婚嫁纯属高攀——当然,她自己并不想攀。

    一边是一抓一大把的四官,一边是勋贵弟兼皇帝心腹兼手握实权的大员,这种悬殊对比下,作为娘家的盛家,基本没什么底气。如兰和夫家闹腾了,王氏可以冲过去骂,明兰若和顾二闹了起来,谁能替她出头,谁敢替她出头?是长柏,是盛紘,还是袁大姐夫?

    他们仰赖顾二还来不及呢?!

    如果明兰和顾二吵架,大概除了盛老以外的所有亲戚,都会劝明兰多多忍耐,不要惹怒了这门贵婿。

    为什么盛老总想着明兰能嫁进贺家?道理就在这里。

    这也正是可悲的地方。

    从头到尾,明兰对于嫣红,对于曼娘,明明好奇的要死,连问都没问过一句,更别说亲自处置曼娘了。

    那个女人到底曾在顾二心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无论她怎么处置曼娘,都会在顾二心中留下不好的想法,所以干脆推开手去。

    贺家,连亲事还没说,盛老就可以上门去摆脸色;可是顾家呢,一入侯门深似海,别说顾二已经把曼娘远远赶走了,情理两方面都给足了明兰面,就是顾二食了言,把曼娘弄进府去做了妾,盛家又能怎样呢?

    离婚?和离?还是休书一封?闹僵了,吃亏的只有明兰。

    也许某关的风很轻松,但心细的读者依然能从字里行间看出来,其实明兰一直过的很努力,她认真谨慎的经营这家庭和感情,从不敢有一点恃宠而骄的狂妄。

    情势比人强,这就是现实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