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最终卷: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212章 人人都需要夸奖

    、、、、、、、、、、

    如此两处安置,石锵每日在外院上着屠家兄弟的体育课,小桃则继续在内院吃香喝辣,嘉禧居一众女孩受多了孝敬,又想小桃平日和善,将来不定有大造化,先前的调侃玩笑逐渐散去,愈发替石小弟说起好话来。

    连着受用了两回蜜汁火腿后,小桃那迟钝的心肝终于叫肚肠感动了,她决意致谢,因不通墨,便做了两个横平竖直的结实荷包过去。

    一个继续送,一个继续谢,趋势渐转为纯口头道谢,一来二去的,两人从见面说不足五个字,逐渐谈及人生理想星星月亮还有那些年一起杀过的鱼。

    无须各耳报神来通风,小桃便将每回相见情形跟明兰老实说了。石锵自小随兄嫂走南闯北,颇有些见识,谈及风土人情,各地趣闻,虽是言辞拙讷,但胜在内容丰富,很叫小桃钦佩。但凡叫小桃钦佩的人,她只一种方式表达,就是放开了狠夸。

    是以,明兰于欣慰他们守礼自重,并无逾矩之余,心头不免酸溜溜的——话说这十几年来,小桃都只夸她一人‘好聪明,好有见识,好厉害哟’的说!

    明兰忽然很有找石小弟碴的冲动。

    这日上午,她拿了点物册与翠微合计,这一冬来,府中收入好些毛货皮,全家统共那么几人,别说大人,便是两个正长身的女孩都各做了两身紫羔皮袄另一条大毛风兜,过年时又送与几房亲戚好些,依旧剩下不少。

    眼见即将开春,明兰怕积存坏了,便商议要好好贮藏,新打造了十口半人高的樟木大箱柜,预备将皮毛货捡那干凉煦日晒得了,才能按册存好。

    足忙活了半日,直至吃午饭方好,看着那需两人扛的厚实的樟木箱,明兰不由得微微咋舌,想怪道那些积古的老君老封君们都私房惊人,天两头有东西赏小辈,照这么下去,大约等自己老了,也能有好多压箱底的宝贝攒下了。

    翠微看明兰略略蹙眉,却是想左了,便笑着劝道:“夫人莫怕放坏了这些,如今家里是人口少,待夫人多生几个少爷姑娘,回头满院的孩,一个个大了,到时怕都不够穿的。”

    明兰莞尔,也不辩解,叫她自去忙了;躺在暖暖的炕上歇了午觉,待醒过来后稍事梳洗,又叫乳母将小胖抱来教说话。

    团哥儿穿了件大红夹银鼠短绒小袄,以金线绣着富贵长命连身纹案,脚上蹬了双圆头圆脑的虎头鞋,由乳母牵着走进屋来,红扑扑的白嫩脸颊边还留着被褥睡痕,一见明兰便松开乳母的手,跌跌撞撞的挨过来,也不待人抱,就手脚并用嘿咻嘿咻的爬上炕去。

    那乳母满脸堆笑:“大哥儿愈发走的稳了,若非今儿才睡醒,平时走是再不肯叫人扶的。”自打明兰怀了身孕,她就很乖觉的管团哥儿叫‘大哥儿’了。

    明兰道:“我如今身重,还要妈妈多费心了,将来团哥儿大了,必不会忘了孝敬妈妈。”

    那乳母噗通跪下,连声道:“能服侍夫人和大哥儿,是我几生修来的福气;这么大的家底,想伺候大哥儿的满坑满谷,哪有小的邀功的份。”自团哥儿断奶,由盛老送来的两个乳母已放了一个;自己日日小心谨慎,耐心照料,终博得顾侯夫人满意,才能留在侯府。

    明兰笑了笑,叫她下去吃点心歇息,自己教团哥儿说话游戏。

    团哥儿自小身健壮,吃睡妥帖,走起来也是蹬蹬有力,偏只说话歪七扭八。

    明兰指着邵氏让他喊‘伯娘’,小胖叫‘跛羊’;指着华兰让他喊‘姨母’,他喊‘衣服’;蓉娴两个教了他好半天‘姐姐’,他只会说‘借钱’。

    ——你才借钱!你们全家都借钱!

    气了半天,才想到自己也被绕进去了。明兰今日决意好好矫正小胖的发音,在炕上逗他顽了会后,便叫小桃搬了把矮矮的小杌,让团哥儿规手矩脚的坐好,开教。

    她指着边上圆桌,字正腔圆道:“桌儿。”

    小胖奶声奶气的:“……猪儿。”

    明兰忍住额头青筋,拉长了调教:“来说——家。”

    小胖很乖很天真:“——瞎——”

    明兰大怒,“笨蛋!”

    小胖咯咯笑着,神发音:“粪——蛋。”

    明兰不禁气结,一忽儿怀疑这小是不是在恶搞,一忽儿怪顾廷烨那四肢发达的基因差劲,崔妈妈端着炖盅进来,见母俩大眼瞪小眼,笑道:“夫人急什么,既是能说话,就不必怕了。还有了,照老人的说法,小孩家的,晚些说话的,大了说话才灵呢。”

    明兰心中怀疑,手上却老实的垫起勺吃起来,崔妈妈慈爱的抱起小胖,一勺一口的喂他蛋奶糊,小胖见母亲吃的欢,也不挣扎的乖乖张嘴。

    母俩堪堪吃完,擦嘴漱口毕,外头便来传报,说小沈氏来访。

    明兰忙下炕穿鞋,扶起髻上斜斜欲坠的珠簪,让夏荷给自己整理衣裳,对镜打量了下,才走到外屋去迎,不多时,小沈氏带着一个小丫鬟一个婆,笑着进来。

    明兰嘴里念着‘稀客’,一手捧着隆起的肚皮,一手拉小沈氏到梢间坐下,“我还当你这辈都不出来了呢!外头人都说,你做了娘后,忽贤惠起来,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边说边打量,只见对方容色清减,气色却还好,只不像刚生完的丰腴,反比以前瘦了一圈。

    小沈氏赧然,叹气道:“早先天不怕地不怕的,现下才知道,自己是个没出息的。这几个月里,一来要照看闺女,二来嘛……唉,不瞒你说,我怕人家问东问西。嫂嫂时时劝我想开些,我想着,旁人不见也就罢了,你却是和我投契的,不该也断了。”

    因生产时落下毛病,她很受了些罪,足坐满了双月,此后数月,统共只出过一趟门,还是去庙里烧香还愿,已全不复往日东走西逛爱八卦说笑的活泼劲儿了。

    明兰心里唏嘘,却笑着去看那婆怀里抱的襁褓,只见那女婴生的小小巧巧,秀眉大眼,活脱跟小沈氏一个模印出来的,就是体气弱了些,叫声跟小奶猫似的微弱。此时绿枝早取了一个盘过来,上头用红绸压了一副孩童戴的赤金锁件。

    “早就给你家丫头预备好了,本想你若打定主意当缩头乌龟了,待我生了后,再杀上门去。”明兰笑着叫绿枝递给那婆。

    “呸,你才乌龟呢。”小沈氏笑嗔道,捡起那小金镯小金脚环来看,又见那金锁片好生精致,通体打成一朵半开的芙蓉花苞状,栩栩如生,正面錾了个大大圆润的福字,反面刻了‘平安岁’四个小字,锁片下头垂着几条细小的莲坠儿。

    “好新奇的花样,我倒从未见过。”小沈氏摩挲着,也觉着喜欢。

    明兰笑道:“我想你家长辈多,那祥云锁片必是不少的,便自己描了样,叫金铺打的;也不用正经戴着,便当顽的使吧。”

    小沈氏心知明兰早先预备的礼物并不是这些,必是她知道自己以后嗣艰难,特意做了这好看物件教自己高兴,她心中感激,哽咽道:“好妹,亏你惦记了,我,我……”

    明兰怕她哭起来,连忙叫崔妈妈把团哥儿从里屋领出来,指着小沈氏让他叫‘婶’,小胖响亮的喊了声‘绳’,所幸发音相近,众人倒也未察觉。

    小沈氏见团哥儿生的虎头虎脑,白胖滚圆,喜欢的不得了,搂在怀里不肯松手,连着亲了好几口:“大半年不见,没想长这么大了。”她记得团哥儿生日,又道:“今儿也没带什么好东西,待你过两周岁时,婶一定给你好好预备。”

    亲热玩笑了会儿,小沈氏屏退丫鬟婆,明兰也叫崔妈妈把团哥儿抱下去,却留女婴在暖和的炕上睡觉,小沈氏本就不愿女儿离开自己的视线,便脱了鞋跟明兰一道上炕,轻拍着女儿哄着,边说笑道:“听说我嫂近来赚了你们盛家一双媒人鞋。”

    明兰楞了下,才意识到小沈氏说的这个‘嫂’不是郑大夫人,而是张氏,心中微奇,依旧笑道:“月前我祖母回了信,说这媒做的好,没有不肯的;前儿我娘家嫂已前去提亲了,说是先定亲,过两年成亲。”

    小沈氏啧啧两声,笑道:“你家老是个爽利人,出手也大方,听说叫带回一对翡翠镯做定礼。我嫂说,便是她,也少见成色这么好的翡翠,通体剔透,那水头,那翠色,啧啧,倒不像是中原的,真是难见的珍。”

    明兰知道祖母是怕长栋聘礼单薄,又是庶出,不像长柏长枫,一个有王家嫁妆,一个有林氏财货;怕聘礼中没贵重物件压着,叫岳家看轻了。

    她笑着解释:“那是祖母的陪嫁,听说原是骁国王宫的藏物,早先徐家老公征滇南时的缴获,后武皇帝又赏了勇毅侯府。唉,现下滇边封着,市面上哪有这么好的货色。”

    “原来还有这么个来历。”小沈氏听的入神,拍腿道,“你不知道,我沈叔和婶两个见了都说不出话来了,我嫂说,如今老两口正商量着多添些嫁妆呢。”

    沈家新贵,银田地是不缺的,缺的就是这种有来历有底蕴的珍藏。

    “别介别介,我祖母这几年回不了京,便给小孙媳妇些见面礼,别倒像是我娘家来催要嫁妆的,你回去说了,嫁妆适即可。”明兰怕将来闹出不快,连忙摆手道。

    小沈氏本就是受托来探话的,听明兰这么说,便放下心,笑着扯起沈家备嫁妆的趣事。

    明兰听了半天,听她口口声声‘我嫂说如何如何’,终于忍不住试探道:“你……和你嫂,那个……好了?”

    小沈氏微微苦笑,摇头道:“想想以前,明明无冤无仇的,真是何苦来哉。唉,她也是不容易。”叹口气,又低声道,“如今我自己吃了苦头,才知道好歹。”

    明兰摸摸挺起的肚皮,心里替她难过,“……你大嫂是个什么说法?”

    小沈氏慈爱的望着熟睡的女儿,口气酸楚,“嫂嫂劝我说,叫我别怕,我们是有规矩的人家,便是妾侍生了儿,也越不过我去。”说着,一滴眼泪落了下来,她连忙擦去,强笑道:“叫你看笑话了,我哪是那等拈酸吃醋的,何时拦着不给相公屋里置人了。”

    她吸了吸鼻,抬头挺胸道:“我姐姐是当朝皇后,哥哥是掌兵的大将军,哪个狐媚魇道的敢蹬我的脸?!我只是怕……”她鼻头一酸,哽咽道,“将来我去了,这孩没娘家兄弟撑腰,可怎么好?大嫂生的侄儿们虽好,可到底隔了一房,是堂兄弟。”

    慈母心肠,俱是如此,等将来皇后国舅俱过世了,那些表兄弟堂兄弟都自己成家立业,有几个能管到的。明兰将心比心,叹了口气,也不知如何劝起,只能陪她静静坐着。

    过了片刻,小沈氏收了眼泪,讪讪道:“叫你瞧笑话了。我现下镇日就爱胡思乱想,其实哪那么急了,别说相公如今远在陇西压送粮草,况且……唉,我公爹委实不大好,婆母也跟着病倒了。大嫂忙的连轴转,既要伺候公婆,又要关照一大家,我怎好只想自己,也该帮着尽些力。”一旦父丧,武将或可夺情,但纳妾生是不要想了。

    明兰早知郑老将军的病况沉重,并不吃惊,殷殷劝着:“既是如此,你愈发该保重自己。车到山前必有,或者将来那哥儿是个有良心的,会孝敬嫡母,疼爱嫡姐,或者你家丫头福大命大,跟你似的,一跤跌进个蜜糖罐般的好人家,夫婿疼人,婆母嫂都厚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何苦早早就愁的死去活来。”

    小沈氏破涕为笑,“真要那样,我天天磕头上山去法华寺,也是肯的。”笑了一阵,她忽想到一事,看了明兰的脸色,迟疑道:“有件事儿……不知该不该与你说。”

    明兰翻白眼,笑嗔道:“废话!你素来都是该不该说,都说的。”

    小沈氏斟酌了片刻,缓缓道:“你是知道的,我们郑氏本家忠敬侯府与韩家有亲,前几日老侯爷老夫人来瞧我公爹,几位堂嫂也来了,世夫人跟我嫂嫂嘀咕了好一会儿,事后嫂嫂与我说……”她面露犹豫,“说庆昌大长公主近日要给她家爷讨个二房。”

    明兰楞了下,“讨二房?不是纳小星罢。”儿房里纳个妾,还需要公主出面?

    “不是寻常纳妾,有帖扯书的。”小沈氏摇头道,“听说那姑娘还是个教谕的闺女,不知怎的,竟给公主看上了,便讨来给儿做小。”

    明兰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么大模大样的由婆母出面迎娶二房,不是当面打脸么,不由得狐疑道,“……廷灿她,不讨夫婿喜欢么。”

    小沈氏摇摇头,压低声音:“我听说,是你那小姑脾气大,一个不好,就给夫婿脸瞧。姑爷跟通房多说句话,她都要病上数日,哭成个病西施,还赶夫婿出屋。起先你家姑爷还哄哄,可到底是要读书上进的人,哪能天天陪妻室吟诗作对,作小服低……”

    明兰直听的暗自苦笑——你倒是想大秦氏,也得有那缺心眼的顾偃开捧场才行呀。

    庆昌大长公主忍了这两年,到底捱不住了,又不愿让没头没脸的丫头奴婢生下孙,便讨了个读书人家的女儿做二房。

    “你和你家夫人之间……”小沈氏想不出适当措辞,“那个……不大对付,嫂嫂叫我来跟你说一声,叫你心里有个数。”

    自明兰生团哥儿那日的大火后,京中各种若隐若现的传闻就不绝于耳,众人又见分家后,两房人几乎不曾来往,往来亲朋便都有想头了。

    送走小沈氏后,明兰皱眉思片刻,很快心中有了定论,随即心绪大定,扶着夏荷缓缓走到里屋,却见团哥儿已摊成大字型呼呼睡着了。

    崔妈妈见明兰进来,起身将她扶来坐下,又听她喃喃什么‘沈家姐姐真够意思,亏得她来报我……’

    崔妈妈叫夏荷去端热茶,蹲下替明兰脱鞋,再宽去外头衣裳,让那母俩头挨头一道歪着,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戏谑的笑容,“郑家两位待夫人这么好,其中用意,夫人真瞧不出么?”适才她一直在隔壁屋,两人的对话她听了个七七八八。

    明兰转头讶异道:“用意?还能什么用意。”

    崔妈妈坐在明兰榻边,慈爱的捋起她脸上的碎发,“我的姑娘,你是聪明一世的,居然听不出。那郑没口的说如何疼惜女儿,怕将来孩无靠……说来说去,那还不好办,找个知根知底的诚实厚道人家就是了。我看,大约郑大夫人也是知道的。”

    说着,便把目光落到明兰身上,再落到炕上的团哥儿,似笑非笑。

    明兰张大了嘴巴,低头看了看熟睡的小胖,抬头道:“……不会吧……?”话虽这么想,她越想越有可能,不免一阵心里发渗。

    “团哥儿将来要承袭爵位,他的媳妇……得能干些罢。”不是她嫌弃小沈氏的女儿,而是……她也说不好,若是郑大夫人的女儿,那她立马点头。

    咦?她的思维怎么越来越像宝玉他娘了。

    崔妈妈见明兰愁眉苦脸,暗暗好笑,“也不见得就是团哥儿。我看郑未必愿意闺女做长嫡媳;她适才不是问夫人的怀相和产期了么?”

    明兰反射般的捂着肚,惊疑不定,“……就算这胎又是哥儿,可比她家丫头小呀。”

    崔妈妈笑道:“差个半年一载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小儿媳可比大儿媳好当呢。”

    明兰傻掉了。

    她做梦也想不到,长不满两岁,次还没出生,她就要开始考虑媳妇人选了。

    崔妈妈噗嗤笑了出来,拍着明兰劝慰道:“夫人不必急,我看郑也不见得非要跟夫人做亲。哥儿大了会怎样,性如何,有出息么,谁也不知道,人家做娘的且得瞧呢。”

    明兰彷如梦里雾里,半天才缓过神来:“……这么说来,她跟威北侯夫人忽和好了,不单单只是想明白了,怕也有这个心思在里头罢。”

    张氏的儿比小沈氏的女儿大半岁,不但年岁更合适,且是姑表之亲,张氏性正直,不会为难儿媳。

    崔妈妈笑出声来:“夫人真聪明!”

    听得这句话,明兰顿时悲从中来。

    话说自打小桃拍拖以来,她已经很久没听到夸奖了——所以才变笨了么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