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文

最终卷:那人却道,海棠依旧 第220章 终结章(下) (3)

    、、、、、、、、、、

    从滚下山去。

    男人愤而转身,从身后随行的仆从手中拿来帷帽,用力扣在老婆的脑门上。

    两人走走停停,说说笑笑,好容易到了山顶,依着一位老樵夫指的,终于找到了那处亭,亭名‘无望’。

    “怎么起这个名字呢?”男人皱眉,真不吉利。

    明兰顺嘴答道:“琉璃夫人曾说过,没有希望的时候,就是希望快来的时候。”这话辩证得哲理了,哲理到近乎烂俗,貌似她在心灵老鸭汤里读到过。

    破旧的四个柱,柱身早已剥落的瞧不出原来颜色,破了十七八个洞的亭顶透光良好,底下放着七八个残损不堪的石墩,风吹的稍大点,还能落下几片瓦砾来。

    为了脑袋着想,两人决定还是不进去坐了,找了棵松盖参天的大树,两个小厮连忙拿出背在身后的软搭凳,架好了请侯爷夫妇坐,一边另有人架起小锅,开始煮水烹茶。

    ——特权阶级,真腐朽呀。明兰边叹,边赶紧坐下。

    “……一个出身公府小姐,一个底下卑贱,谁知末了末了,境遇却相个反。”男人的感慨并不新鲜,多少人发出过类似的叹息。

    “你瞧不上静安皇后这样的女么?”明兰静静问道。

    “这倒没有。”顾廷烨摇摇头,“静安皇后虽性肆意了些,却不失一个真性情的好人。多少直言诤臣,因为她的苦劝而保下性命。后宫女能这样犯言直谏,很不容易。”

    “那你瞧不上琉璃夫人这样的女么?”明兰再问。

    “先前有些。觉着是她误了高大士。”顾廷烨缓缓道,“可等我自己也吃了苦头,方知混在下九流中,还能始终傲骨正直,不怨天尤人,自立自强,是何其难得。”

    明兰仰起头,怔怔的望着不远处的亭。

    就外形而言,无望亭和静安皇后的陵寝,就好像贫乳和波霸一样没有可比性,可就像两个女后来的结局,和这两座建筑恰成呼应——幸福,大多是平凡,甚至不起眼的;而悲剧,往往才是壮丽辉煌的。

    明兰摇摇头,她一点不想辉煌。

    “……皇上有意叫我入蜀镇边,日前,我已向皇上主动请旨,少说要两任**年。”顾廷烨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如同一个惊雷炸开。

    明兰差点跳起来:“什么!你要去四川?那我呢?团哥儿呢?阿圆呢?你还去主动请旨,你这才回来多久呀!你不要家啦!”

    顾廷烨拿着把大蒲扇,冲她缓缓摇着,好笑道:“主动请旨,才能要给好价码。我跟皇上说了,什么赏赐不赏赐都罢了,只求能叫我把媳妇带着赴任。”

    明兰一颗心才放了回来,又忐忑道:“皇上能答应?”

    顾廷烨正经其实道:“我说了,我媳妇五行缺木,火克木,这才接连遭祝融之难。我正好生辰八字旺水,水克火,我媳妇就该跟我一块儿。”

    明兰白眼道:“皇上会信你的鬼话才怪!只怕到时御赐一口大水缸,叫我时时在里头泡着,以解我缺水之忧。”

    顾廷烨哈哈大笑,隔着薄纱拧她的脸蛋,然后正色道:“我跟皇上好生求了一番,我自小亲缘浅,神憎鬼厌的活到现在,求皇上可怜可怜,别再叫我一家分离了,没的等我回来,媳妇又有好歹了;臣定然精忠报国,鞠躬尽瘁。”

    “然后皇上答应了?”明兰眼睛发亮。

    “嗯,答应了,皇后也帮着咱们说话。”顾廷烨微微而笑,“末了,皇上言道,虽说历来大将镇边,家小多留在京中,可也不是没例外的。似前朝穆王府,也不见送妻儿进京,他家镇守滇中多少年,最后阖家殉节而死,忠心如何?而那铁了心的逆贼,哪怕满门都押在眼皮底下,该反也会反。这回不就是好例么。只要君臣知心即可。”

    “皇上英明!”这是明兰自来古代后,头一回发自肺腑的呼万岁,“这话没错,那些真想造反的,为使君主大意,反而往往愿将家人留下呢!哪有你这么直不楞登的!”对了,吴桂的长到底是阉了,还是挂了。

    顾廷烨望着她,满目笑意:“你不怕蜀中不如京城繁华,西南又湿热瘴气么?”

    “不怕不怕。”明兰拖着凳挨坐过去,挽着他的胳膊连连摇头,直把帷帽的纱巾都晃了起来,“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顾廷烨反手揽住她,低低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什么加官进爵,都是其次,一家人长长久久才要紧。人一辈能活多久,趁年轻带你四处走走,也不枉此生。”

    明兰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像阳光穿透了厚厚的乌云,海燕冲破了暴虐的风雨到达彼岸,万里迢迢去朝圣的人们望见白色的塔尖,喜而泣;仿佛一切曾经的彷徨和犹豫都成了加倍喜悦的理由。

    顾廷烨箍着她的双臂发紧:“蜀中没京城这么多臭规矩,到时,我教你骑马,你教我放风筝,咱们一辈不分开。”

    明兰笑着掉下泪来,滚烫滚烫,像心口的热。

    ——走,到天府之国去。那儿有李冰父的都江堰,美丽爽朗的姑娘小伙,肥沃的土地和繁花般的锦缎,还有他们充满希望的未来。

    (正完)

    

上一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