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第一夜的蔷薇3:今夏》->正文

Chapter 2

    心脏如同被她戳上千百把锋利的刀,她已经残忍到毫无顾忌。

    第二天上午九点,孔衍庭开着他那辆最心爱的桃红色迈巴赫将叶婴载到谢氏集团大厦的门口。“Bye,女神!祝你一天好心情!”

    从驾驶座探出头,孔衍庭挥手,风骚地对她献上一个飞吻。

    叶婴笑了笑,走进高耸入云的谢氏大厦,走进明亮宽阔的大厅,走到电梯前。

    周围员工们表情复杂地打量她。身为二少越瑄的未婚妻,这段时间叶婴却一直被别的男人接送上下班。今天上午十点,森明美就会召开关于抄袭事件的新闻发布会,她却准时出现在这里上班,好像没事人一样。这心理素质也太好了吧!

    叮—电梯到达三十二层设计部。在前后左右无数道揣测的目光中,叶婴径直走向自己的设计部副总监办公室。门一打开,她发现乔治已经在里面了。金黄色的朋克短发,画着夸张的黑眼圈,这是乔治最近喜欢的妆容,他正坐在桌前,跷着腿画设计图。

    “哇靠,你居然来这里?!”抬头看到是她,乔治吃惊地叫,“一会儿森明美就要开发布会,你不是应该跟你的公关团队在一起研究对策吗?”

    “什么公关团队,你出钱吗?”

    叶婴瞟他一眼,伸出手:“图拿来我看看。”

    “来了来了!”乔治兴奋地颠过来,把他最近几天画的设计图本翻开递到她手上,“你看,我发现连衣裤也可以做成重金属摇滚风,酷毙了对不对?这里可以加上骷髅图案,铆钉似乎也不错!昨天我看翠西设计了几款清新淑女风格的连衣裤,带荷叶边,也很漂亮,待会儿让她自己拿给你看!”

    叶婴专注地看。

    拿起笔,她一边在乔治的设计图上修改,一边同他讨论。按计划,两个月后连衣裤的成品系列将会在MK推出上市,她觉得供普通消费者购买的连衣裤与T台上走秀的连衣裤还是应该有所区别。

    转眼大半个小时过去了。

    “啊,电视!”

    猛地想起来,乔治冲过去拿起遥控器,打开办公室内的液晶电视。这电视的屏幕不算大,平时很少开,乔治折腾了好几分钟才出现画面图像。九点四十五分,各新闻台的记者们已经纷纷开始猜测五六分钟后将会进行的森明美新闻发布会的内容。

    “叶小姐,你不担心?”将音量开大,乔治选好了一个将会现场直播新闻发布会的频道,“森明美既然敢开新闻发布会,应该是手里有点什么东西,小道消息还说会有重要证人出现。”

    叶婴继续看乔治的设计图,将里面重金属口味过重的一些元素改掉。她笑一笑:“看完就知道了,现在猜也没用。”

    “不会吧,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心情还不错?”乔治怀疑地上下打量她,“是我的错觉吧,森明美开新闻发布会,有证人指证是你抄袭,你怎么可能还会心情好?”

    叶婴又笑了笑。

    把设计图本放到一边,她索性也跟乔治一起坐在桌沿,看向前面的电视。

    “来吧,我们一起看。”

    电视机的信号不是很好,图像有点雪花,但能看到新闻发布会现场已经坐满了来自各媒体的记者们,通道和后排也挤满了记者。长长的发言台上摆着鲜花,一共有四个位置,写着森明美的牌卡放在中间,旁边摆的牌卡上写的是“证人”。

    手机振动。

    叶婴拿过来,解锁,是一条短信。她点开看了眼,删掉。而这时,电视屏幕中,发言主持人已经进场,宣布即将开始的新闻发布会流程。

    “咦,翠西怎么还没来?”

    乔治突然发现一向早到晚退的翠西今天居然破天荒地迟到了!他明明昨晚跟翠西通电话,约好了今天一起在公司看森明美的新闻发布会,然后再讨论一下彼此的设计稿。

    “我给她打电话!”乔治自言自语地说,一把抓起手机。这边他埋头打电话给翠西,那边森明美开始入场,电视画面中闪光灯亮如光海。叶婴凝神看着,在感谢完前来的媒体之后,森明美开始切入正题。

    “……关于前天晚上在中国区亚洲高级女装大赛时发生的抄袭事件,”面对众多摄像机和话筒,森明美的神情优雅中带着怜悯,“因为同属谢氏集团,我原本认为,如果对方可以幡然醒悟,保证以后不再做出这样的行为,我也许可以考虑原谅她,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但是……”

    森明美遗憾地摇头:“对方却变本加厉,反而要将抄袭的罪名强加在我的身上。这种恶劣的行为实在无法姑息,必须要受到一定的惩戒,才能有利于维护善良公正的社会风气。”

    叶婴挑眉。

    这段话森明美简直说得可圈可点,不知道身后是否有公关团队的教导。

    “还真敢说!”

    瞪着电视,乔治不屑地哼了一声。到底是谁抄袭谁这是一件清楚得不能再清楚的事情,以为开一场新闻发布会就可以颠倒黑白吗?不过,翠西的手机怎么一直关机,死活打不通呢?

    在森明美的这段话讲完之后,新闻发布会的主持人宣布:“为了还原事实的真相,今天有一位重要的证人来到了这里,她叫翠西,是叶婴小姐的设计师助理……”

    “……”

    乔治以为自己耳朵幻听了,他霍地瞪大眼睛。电视屏幕里,有一个人影从新闻发布会现场的侧门进入,主持人率先鼓掌,然后记者们跟随着鼓掌,那人影小小的,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直到落座之后,一台摄像机特写她的面容。

    那眼圈红红的,是一位腼腆不安得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一般的女孩子。

    不是翠西又是谁?!

    “靠!”

    一连串诅咒从乔治口中迸出,趴在电视屏幕前,他简直难以置信,翠西怎么会出现在那里?森明美的证人居然是翠西!翠西不是应该此刻就坐在这里,同他一起看新闻发布会,同他一起嘲笑森明美,同他一起讨论即将上市的连衣裤成品的设计图吗?!

    “翠西这个笨蛋!”乔治气得痛心疾首,愤怒之后又急忙看向身旁的叶婴,挤出笑脸说,“嘿嘿,叶小姐,你先别生气!翠西肯定是不知怎么被森明美给哄骗了,她太单纯太容易轻信,等她回来我一定好好教训她,让她跟你道歉!”

    瞟乔治一眼,叶婴似笑非笑:“先听听翠西怎么说。”

    沙沙的屏幕画面中,在闪如光海的闪光灯下,翠西似乎异常地局促不安,她低垂着头,死死绞着双手,即使面前有麦克风,她的声音依然小得几乎听不见。

    森明美安慰地拍了拍翠西的右手。

    翠西颤抖着深吸一口气,对着话筒说:“我……我是叶婴小姐的助理设计师,这次的亚洲高级女装大赛也是……也是我协助叶婴小姐……”

    于是,故事是这样的。

    叶婴一心想赢得亚洲高级女装大赛中国区的冠军,但苦于拿不出特别出色的设计灵感。这时叶婴听说森明美小姐已经有了参赛方案,便动了心思,命令翠西想办法将森明美小姐的设计图稿偷出来。

    听着听着,叶婴的眼神越来越冷。

    果然是重要的人证,说的简直跟真的一样,从神态到动机到具体如何下手,简直有一切重现、栩栩如生的即视感。

    “……对不起,”镜头前,翠西抽泣哽咽,她眼圈通红,蕴满泪水,“叶小姐,请你原谅我,我……我不该……”

    “翠西,我知道你一直对叶婴很忠诚,”森明美感动地说,“这次你能够为了公平正义、为了澄清事情的真相而站出来,将私人的感情与利益放在一边,我,以及我代表谢氏集团对你表示感谢!”

    台下的记者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这一画面顷刻间被复制在无数的新闻稿里,从电视台、网络、手机飞向亿万民众!

    亚洲高级女装大赛抄袭事件最新进展!

    叶婴命其助理设计师偷窃森明美参赛设计稿!其助理设计师当场承认并忏悔!森明美宣布将会保留追究叶婴法律责任的权利,希望叶婴能够迷途知返!

    “Shit!”

    手机嘀嘀嘀疯狂地推送着新闻,乔治崩溃地猛踹一脚设计桌,铁青着脸向门口冲去,对叶婴丢下一句话:“我去把翠西找回来!”

    叶婴就像没有听见。

    她定定地看着屏幕里的森明美,看到森明美向新闻发布会的主持人示意了一下。主持人颔首,对台下群情激昂的记者们宣布:“关于此次大赛,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告知大家。”

    此时,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发言席上的第四个人,一位神态端庄的女士,拿起一份文件,面对话筒说:“根据亚洲高级女装大赛的规则规定,所有参赛的设计师都必须如实填写个人资料。但经过调查发现,本次参加中国区比赛的叶婴小姐,未曾将她曾经被判入狱的背景资料提交大会知晓。并且叶婴小姐刚刚出狱,是否已过假释期,是否具有参赛资格尚未得知,我们将会对此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哗—如果说刚才助理设计师指证叶婴命令其偷窃森明美的设计图稿,已经令世人惊诧不已,那么此刻,叶婴居然被揭露出曾经入狱,就如同投下一颗重磅原子弹。

    现场的记者们简直要疯狂了!

    拿起遥控器,叶婴冷冷地看到,几乎每一个新闻频道都在紧急插播刚才森明美新闻发布会时的这段画面,有森明美遗憾的表情,有翠西落泪的指证,更加有关于她入狱身份的披露。

    很好。

    她果然没有看错森明美。

    一时间,大赛抄袭事件愈发轰轰烈烈地牢牢占据所有媒体的头版头条!其他什么明星恋爱、离婚、演唱会的新闻统统被挤到角落,全民热议的话题只有这一个。

    这是一出怎样的大戏呀!

    好莱坞的影片也没有这么戏剧化!再强大的编剧也无法做出这样的剧情来!惊天大逆转!叶婴居然进过监狱?!这个横空出世,才华横溢的美女设计师居然是刚刚被放出监狱?!她犯过什么罪?这样的身份竟然可以成为谢氏集团继承人的未婚妻?谢家人是否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谢氏集团的电话被打爆!

    谢家继承人谢越瑄的电话永远处于关机状态,谢家大少谢越璨只要一出现就被记者们围追堵截,谢华菱在记者们的围堵下黑着脸躲进车内后连着好几天没有再出现。

    谢氏家族对此事的讳莫如深进一步坐实了叶婴身份的可疑。

    舆论出现一边倒的趋势。

    叶婴被描绘成阴沉的心机女,她隐瞒身份,处心积虑进入谢家,她嫉妒纯洁善良的森明美,用各种手段介入森明美与越瑄之间的感情。为了在大赛中获胜,叶婴不惜威胁自己的助理去偷窃森明美的设计图,公然剽窃森明美的作品,甚至恶人先告状向森明美发出律师函。

    网络上支持森明美的声浪越来越高。

    森明美开始频频在各新闻访谈中出现,她在节目里对叶婴深感痛惜,又表达出不能姑息抄袭行为、必须树立行业内良好风气的态度,而谈及谢氏的两位公子,她也并不扭捏,而是含笑地同主持人说几件相处中的趣事,颇有生活气息。

    森明美的优雅亲和为她赢得了更多的支持,“森”的销售额也顺势上涨好几个百分点。

    相对而言。

    自从真实身份曝光,叶婴拒不接受任何采访。面对记者们的围追堵截,叶婴态度高冷,只是用新闻通告宣布,连衣裤系列将在两个月后正式推向市场。

    不知羞耻!

    死不悔改!

    激进的网友们开始号召大家联合起来,抵制叶婴,要求亚洲高级女装大赛组委会取消叶婴的参赛资格,让抄袭的叶婴滚出时尚圈!他们不需要这样的设计师!他们绝不会购买由这种设计师设计出来的衣服!

    傍晚。

    银座的MK旗舰店显得格外冷清,这些天店里的业务量接近零。有十几套已经付完定金制作完成的礼服,顾客也始终没有来取走并结清尾款。各种风言风语从四面八方而来,店员小姐们的精神也有点萎靡,直到乔治每天都来到店里坐镇,才看起来能够正常运转。

    广场的街灯亮起时。

    叶婴推门进来。

    “哎呀,你终于来了!”

    店里冷清得可以养鸟,空荡荡的只有潘亭亭一位客人。正跟乔治讨论慈善晚会礼服设计的潘亭亭,一抬头看到叶婴,她立刻兴奋地向她招手,一张娇嗔美丽的脸孔笑得活色生香:“等你等了好久呢!”

    乔治见到叶婴却有些尴尬。

    舆论对叶婴的攻击愈演愈烈,他跟叶婴保证,他一定会找到翠西,问她为什么要在森明美的发布会上说谎!但几天下来,翠西没有回家,也不开电话,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慈善晚会的这套晚礼服是乔治特意为潘亭亭设计的,香槟色鱼尾造型,镶满细碎的水钻,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穿上却如同身体的第二层皮肤,前凸后翘,曲线毕露。

    “这件礼服,一丁点赘肉都不能有。”叶婴接过设计图看了看,摇头说。“哈哈,那当然!”潘亭亭得意极了,为了这件礼服惊艳全场,她打算接下来的一个月每天减肥健身,“我就是要让女明星们知道,有些礼服只有我潘亭亭一个人才穿得起来!”

    叶婴不再说什么。

    接触时间久了,她发现潘亭亭作为明星很是敬业,每天都致力于把自己从头到脚每个细节都保养得精致到位,性格也是直来直去,颇为可爱,而且很讲义气。几次来往下来,居然和潘亭亭成了偶尔可以在一起喝酒聊天的朋友。

    “走!亲爱的,今晚我们去喝酒!”

    搞定了设计图,约好下次来试穿的时间,潘亭亭拽住叶婴的胳膊,死乞白赖地对她妩媚撒娇。

    “叶小姐,翠西那里……”

    乔治追上来几步,表情犹豫,然后凛然说:“要不然我们也开个新闻发布会,我去做证,翠西说的都是谎话!”

    顿下脚步,叶婴回首打量了乔治一眼,她知道乔治对翠西的微妙感情,他现在愿意站出来颇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再等等吧,现在还不用。”

    话还没同乔治说完,叶婴已经被潘亭亭拽走。潘亭亭的司机将她们先送到一家云南菜馆,吃完饭又将她们送到一家著名的夜店,潘亭亭带她走秘密通道,直接到达二楼的一间华丽包厢。

    “这就是做明星的悲哀,”侍者打开一瓶名贵的红酒,潘亭亭仰靠在黑色的法式宫廷长沙发上,哀怨地说,“其实我多么享受坐在酒吧的吧椅,被各色男人搭讪,然后再无情拒绝他们的乐趣啊!”

    酒的气味有淡淡果香。

    叶婴随意一笑:“凡事有得有失。”

    包间里有一个小型的华丽舞台,潘亭亭点了一个歌手,二十二三岁,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他身材颀长,相貌清秀,拿一把吉他,唱一首《天使的翅膀》。

    “……落叶随风将要去何方只留给天空美丽一场曾飞舞的声音像天使的翅膀划过我幸福的过往……”

    “唱得好!一直唱,不要停!”

    痛饮一杯酒后,潘亭亭站起来,拿起话筒同歌手一起大声合唱。她的声音跑调跑得厉害,歌声却高亢无比,没过几段就累得又坐下来,再喝一杯酒润喉。

    “叶婴,你知道吗?!”

    两颊酡红,潘亭亭给叶婴又倒了一杯酒,眼神妩媚控诉道:“我曾经非常非常非常不喜欢你!那时候你牛得跟什么似的,比我还大牌!就像你是女王,你什么都hold住!那样子真的很不讨人喜欢,你知道吗?”

    叶婴懒懒地靠在沙发上。

    每次见面,潘亭亭都会把这段翻出来说。

    “不过,叶婴,你确实是女王!你越牛,越是迷人心魄!让人甘愿为你臣服,甘愿被你呼来喝去,被你越虐越开心!”晃一晃手指,潘亭亭醉眼惺忪,“耶!越璨是不是也是这样被你征服的啊,你是不是也狠狠地虐了他一遍又一遍,虐惨他的心肝,让他满心满眼都是你!”

    “嫉妒有损你的美貌。”

    慢慢饮一口酒,叶婴没有拒绝潘亭亭偎过来的脑袋。

    呆了呆,潘亭亭掩面大笑:“没错!我要忘了那个无情的男人!天涯何处无芳草!以我潘亭亭这样的美貌,排山倒海,呼风唤雨,全天下的男人都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前天,有家电影公司老板还向我求婚来着,说每年给我拍四部电影,春夏秋冬每个季度上档一部!我说,滚开,老娘现在只看得上好莱坞,等你的电影能在全美院线上映的时候再来找我!哈哈哈哈!越璨算什么!全天下的男人任我挑!

    我一次挑三个都行!”

    潘亭亭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出来了。

    “干!”

    潘亭亭豪爽地拿出喝白酒的气势,两只高脚水晶杯碰撞出清脆的巨响。叶婴的面颊也染上酒意的红晕,两人开始随意聊一些,潘亭亭大讲她最近在圈内的奇葩见闻,两人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说着说着又聊起森明美的新闻发布会。

    “亲爱的,这件事对你影响非常大!”

    酒意中,原本歪在叶婴身上的潘亭亭努力正坐起来,两颊酡红,摇摇晃晃,郑重其事地说:“圈里很多人现在都说你曾经是罪犯,有人说你是小偷,有人说你是妓女,有人说你是诈骗犯,还有人说你是杀人犯!以前每个女明星都争着穿你设计的衣服,现在她们都不敢穿,以前找你做的礼服也都扔到衣柜最底下去了!还说你抄袭,说以前委屈了森明美,现在都一窝蜂去找森明美做礼服去了!娱乐圈是时尚界的风向标,如果她们不推崇你,就麻烦了!”

    “嗯。”

    晃一晃酒杯,叶婴微醺地笑:“那你呢?觉得我是哪种,小偷?妓女?诈骗犯?还是杀人犯?”

    “哦,我要想一想,”大笑着重新歪回叶婴身上,潘亭亭又一口将酒喝至见底,“我觉得,你是负心贼!哄得那么多人爱上你,巴巴地把一颗心送到你的手上,你却狠心地把人家的心扔到车轮下面碾,挂在玫瑰的尖刺上风吹雨打。”

    包厢的门被敲响,然后被打开。

    璀璨的黑色水晶吊灯,一道高大的身影投映在地毯上,大步走进来。两个喝得发蒙的女人却全都没有察觉。

    “有吗?”

    叶婴也开始醉意蒙眬。

    “有啊!”扑上去,潘亭亭咬牙切齿地哼着,“我的越璨,我的越璨就是这样被你残忍地……”

    “怎么喝这么多!”

    冷硬的声音在两个女人之间响起,潘亭亭醉醺醺地看过去,眼睛大睁两秒,然后就跟被踩着尾巴的小狐狸一样,嗖地从黑色长沙发里蹦起来。

    “大少!你怎么来了?”

    紧张地用手指梳理凌乱的长发,潘亭亭笑得又娇嗔又妩媚,除了微晃的身体出卖了她,整个人简直像无比清醒。然而越璨的视线从始至终全都是落在叶婴身上,叶婴面颊酡红地靠在沙发上窃窃地笑,她觉得潘亭亭果然是演技派,难怪能拿到劳伦斯奖。

    “……爱曾经来过的地方依稀留着昨天的芬芳那熟悉的温暖像天使的翅膀划过我无边的心上……”

    相貌清秀的歌手还在单曲循环地唱着那首歌。

    从侍者那里拿来一条温热的湿毛巾。

    眉心紧皱,越璨半蹲在叶婴身边,将热毛巾折好,盖在她酡红酡红的醉颜上。潘亭亭在旁边看越璨为叶婴做这些,看着看着,忽然就眼圈一红,眼泪落下来,崩溃地大喊一声:“越璨!你太过分了!从现在开始,我封杀你!”

    “……相信你还在这里从不曾离去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若生命只到这里从此没有我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被侍者扶着,潘亭亭踉跄着脚步往包厢外冲去,经过那个清秀大学生般的歌手时,她眼中带泪,酒气熏天地瞪着那个歌手说:“想成名吗?跟我走!”

    于是清秀歌手一把抓起吉他,就跟在了潘亭亭身边。

    “哈哈哈,全天下的男人都任我挑!”放声大笑,潘亭亭甩开搀扶她的侍者,靠在男歌手的身上,走出去,砰的一声重重将包间的房门摔上。

    被这声巨响惊了一下,将敷在脸上的热毛巾扯下来,叶婴迷怔地恍惚了一下,刚才在醉意和毛巾的温热中她差点睡过去。两颊红晕晕,她仰靠在法式宫廷黑色长沙发上,半眯着眼睛看向越璨,努力对准焦距:“为什么……那么对潘亭亭?她看起来傻乎乎的,但其实……是个好姑娘。”

    越璨面无表情,他重新烫洗了一下毛巾,折好,敷在她的脸上。眼睛和太阳穴的温热令她舒服地吁了口气,隔着毛巾,他缓缓为她按压脸上的穴道,直到毛巾开始变凉。

    当他将毛巾取下,她已经基本清醒了。

    面前是一杯热气腾腾的花果茶,加了一点薄荷。用手背试了下温度,他把花果茶递给她。

    “往后别喝这么多酒。”

    越璨皱眉说。

    “是你让潘亭亭今晚约我出来?”想一想,叶婴就明白了,抱着那杯花果茶,轻笑,“你一次次让她做这个、做那个,对她呼来喊去,就像一条……”那词太不雅,她是真心有几分喜欢潘亭亭,“又对她如此不假辞色,你不怕她真的封杀你,再不理会你?”

    “那正好。”

    越璨面无表情地说:“就像你说的,她是个傻姑娘,能早点清醒是件好事。既然不喜欢她,就不给她不切实际的希望,她一直很明白我只是利用她。不像有人,明明冷酷残忍,偏偏又暧昧挑逗。”

    “哈哈,”叶婴笑得乐不可支,“你这是在指责我吗?好呀,那我就向你学习。越璨,璨大少爷,我一直是在利用你,我没有喜欢你,往后你千万不要再……”

    “闭嘴!”

    越璨一声厉喝。

    心脏如同被她戳上千百把锋利的刀,她已经残忍到毫无顾忌。在她看透他的感情的那一刻,她就变得肆无忌惮,有恃无恐。他对她的爱越深,她对他就越残忍,因为她知道,她可以随意掌控他的狂喜与痛苦。

    他对她的爱,令他在她的面前卑微到近乎没有尊严。

    黑白色花纹的地毯。

    黑色的水晶吊灯。

    黑色的法式宫廷沙发。

    华丽而暗沉的氛围里,仿佛毫不在意他的怒意,叶婴赤脚偎在沙发里,呼吸着花果茶的芬芳,她抬眼瞟一下神色痛苦的越璨,笑了笑,说:“既然来找我,那么你已经决定了吗?”

    这一次,她要主控权。

上一页 《第一夜的蔷薇3:今夏》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