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门岭怪谈》->正文
第一卷 古屋亡魂 陆雅楠讲的第五个故事:面馆里的最后一位顾客

  上吃面杀人

  这是发生在陆雅楠老家的一则怪谈,说那一年有个后生要乘火车返乡,他把票上的日期看错了,提前一天就到了车站,回去的路太远,又住不起旅店,只得宿在候车室里。

  那是个山中小站,小得不能再小了,白天都没几个乘客,夜里更是半个人也没有,这后生却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从不信鬼怪之说,晚上拿棉大衣裹住身子,横躺在车站的长椅上,胡乱对付一夜倒是不在话下,怎奈没带干粮,晚上饿得烙饼一般,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后生躺在长椅上,迷迷糊糊地半睡半醒,依稀梦到在馆子里吃面,吃得别提多香了,这时似乎听到旁边有人“嘿嘿”发笑,他听到动静一下子惊醒过来,发现长椅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人,原来候车室里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的人。

  后生连忙起身,这时已是后半夜了,他用手揉了揉眼仔细看去,候车室里虽然有漏下来的月光,但那人被阴影所挡,黑乎乎看不清脸,从身形轮廓上推断约有四十来岁,像个财东老板的模样,估计也是在车站候车的。

  后生朝对方打量了一阵,壮着胆子问道:“你是谁?坐在那里笑啥?”

  那人说:“到车站能做什么?当然也是等火车的乘客了,因见你睡觉时流下口水,嘴里吧唧吧唧动个不停,多半是梦见吃什么好东西了,这才忍不住发笑。”

  后生有点不好意思,说半夜里肚子饿了,梦到吃面,热腾腾的大碗烂肉面可真叫一个香。

  那人对此不以为然,笑道:“你这乡下小子,哪知道什么算是味道绝顶的面条?”

  两个等火车的乘客找到了话题,就在深夜的候车室里,你一言我一语地闲聊起来,说到后来,那老板模样的人,给这后生讲起了他早年间经营面馆的事情。

  后生不由得听入了迷,就听那老板模样的人说道:从前我和你一样,也是这般一个后生小子,在城里开了家面馆,店门临着街,里面只能坐下十几个客人,别看这面馆不大,地点也僻静,但那是我家祖上几代人的心血,颇有些常年的主顾。

  我爹去世得早,我接手面馆的时候才二十出头,可手艺得过真传,颇是不俗,我家卖的那是响油鳝糊面,浓油赤酱,价廉物美,店前的布幌上写着“闻香下马,知味驻足”,从午后一直营业到深夜,专照顾那些迟回晚归的客人,谁吃过我煮的鳝糊面,没有不挑大拇指的,咱家每个碗底有个赞字,只有客人把整碗面连汤不剩全吃下去,才能露出这个赞字。

  你别看我的店小,“招呼客人、迎来送往、煮面结账、生火打扫”这些活可也不少,但是那几年世道不好,天灾人祸太多,生意很是难做,我入不敷出,勉强维持着面馆,根本请不起帮手,不分大事小事,所有的活儿都是我一己担当。

  有一天晚上,刮着冷飕飕的西北风,街上早早的就没人了,我还剩下最后一份鳝糊面没卖出去,寻思天色已黑,不会再有顾客了,好在剩的面也不多,刚够我自己吃的,不如今天早些闭了店门回去歇着。

  我收拾了一下,正要上板,却从门外进来了一个人,街上很黑,我也没看清来人是谁,做生意嘛,来的就是客,更不能放着钱不赚,把生意做屈了,所以仍和往常一样笑脸相迎,一边倒上热茶伺候一边问道:“客人吃面?正好还有最后一份,您稍坐片刻,鳝糊面马上就好……”

  可是我沏上茶才发现,进来这最后一位顾客,是个外乡老客的打扮,衣衫敝旧,满面饥寒之色,比要饭的强不到哪去,我开面馆做买卖,每天迎来送往见得人多了,一瞧这位的样子,便知道一个大子儿没有。

  果然不出我之所料,那老客见了热茶,也顾不得烫,端起来喝了个碗底朝天,连那点还没泡开的茶叶都用舌头舔到嘴里嚼了,然后低声下气地哀求道:“面馆老板您行行好,可怜俺从外地千里迢迢过来投亲,到地方却没有着落,路上还把盘缠丢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连三天没吃过东西了,眼瞅便要活活饿死做了路倒,您就行行好,赊俺一碗面,下辈子俺做牛做马,也不忘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我叹了口气,这年月都不容易,连年大旱,乡下田地间颗粒无收,无数灾民拥进城中要饭,哪天没有几个饿死的,官面上都不管了,我开这面馆小本经营,自己糊口都难,管得了别人死活吗?不是我没善心,你救了一个,也救不了那么多,而且这些要饭的乞丐全是这套说辞,今天给他碗面打发了,他把这事往外边一传,明天准会有成群结队的难民过来讨饭吃,这些人是最会装可怜,绝不可一时心软轻信对方言语。

  何况我平时都舍不得吃自家的鳝糊面,早晚两顿饭,顿顿是干面饼子就咸菜,要把当天的面都卖出去才能勉强收支平衡,这祖上传下来的面馆,总不能败在我的手中,因此再苦再累我也咬牙顶着,今天剩下最后一份面没卖出去,我自己吃了多好?我不偷不抢不骗,从不亏欠别人的,不给这要饭的客人吃白食,也不算罪过,没必要在良心上过意不去,这家伙是可怜,问题是我要可怜他,往后我也得要饭去了。

  我没办法,只好把这老客请出去,也是好言好语地说明实情:“您多包涵,咱小本生意,概不赊欠,没带钱您还是改天再来,时候不早,我这就要上板关门了。”

  常言道“上山擒虎易,开口告人难”,每个人都有自尊,谁也不是生来便要饭,那老客见我撵他,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但饿得很了,看见我那碗还没下锅的面,俩眼就被钉住了,腿脚挪动不得,最后咕咚给我下了跪,眼中流泪,磕着头哀求,嘴里颠过来倒过去地只有一句话:“面馆老板您菩萨心肠,面馆老板您菩萨心肠……”

  我见那老客额角磕出血来,不免动了恻隐之心,就把他搀扶起来:“你这么求我,还让我说什么呢?可这小面馆是我安身立命的根本,这碗面不能白给你吃,你先想好了是不是真要吃?”

  那老客闻言感激得热泪盈眶,使劲点头说道:“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德……”他饿得撑不住了,话说半截,忽然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我叹息一声,半拖半拽把他扶到店内,然后揭开汤锅下面,煮得滚沸,捞出面来盛到碗里,将鳝糊过了热油,当做浇头盖到面上,再加上各种调料,端在那老客面前,对方闻得香气,顿时从昏迷中醒转过来,风卷残云一般,把一大碗鳝糊面吃了个精光,碗底舔得干干净净,饿得太久,又吃得太急,撑得他直翻白眼。

  我在他吃面的时候,灭掉炉火,上板关了店门,问那老客我这手艺如何?

  老客自是对我千恩万谢,说这碗面救了他一条命,苦于身上分文皆无,这辈子是无以为报了,但盼来世能报答面馆老板大恩于万一。

  我说什么叫来世做牛做马不忘大恩大德?咱是做买卖的,不会算那隔世的账,事先也说了你不能白吃我这碗面。

  老客一脸难色地说:“好叫面馆老板得知,我身上实实没有半件值钱的东西,眼下走投无路,往后还不知道能活几天,又饿得皮包骨头,说句笑话,就算我想把这一身血肉都交给你,只怕你也做不了几碗人肉面,若非下辈子报答还能指望什么呢?”

  我说:“你可别乱讲,我这面馆是远近皆知的老字号了,怎么敢卖人肉臊子面?再者你自己照镜子瞧瞧你这面黄肌瘦的样子,全身上下没有半点油水,下到锅里一煮便没了,我要你来做什么?实不相瞒,家父是意外坠江而亡,事后连尸体也没能找到,此乃我平生第一恨事,我看老客你的面相,颇与家父有些神似,因此要拜你为义父,你既然吃了我的鳝糊面,就必须答应此事。”

  老客万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等好事,惊喜之余,即按古例受了我的叩拜换血之礼,认做义父义子,晚上闭了店一同回家,当天夜里,我趁这老客睡觉的时候,用麻绳绕了个套,缠到他脖子上,将其活活勒死在床上了。

  那老客死状极惨,张口吐舌,两眼充血,死不瞑目,瞪着眼张着大嘴,似乎在无声地逼问:“为什么要害死俺?”正是“只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中埋尸变鬼

  夜半三更,万籁俱寂,那个年轻后生在山中小站的候车室里,听面馆老板讲起将活人勒死的情形,认为对方是在故意吓唬人,即使是怪谈鬼事,也须合情合理才好。

  若真像面馆老板所说,那要饭的身无分文,剥了全身衣服换不来半个烧饼,又贫又瘦,指不定什么时候便做了路倒尸,你舍不得给他一碗面吃,赶出店去也就罢了,却请那要饭的吃了鳝糊面,还特意认做义父,然后带到家里用绳子勒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世上怎会有这等事?

  面馆老板又冷笑了几声,说道:那要饭的老客到死都没想明白,我为何要下此毒手,若非我自己说出其中缘故,你这后生晚辈自然也猜不透。

  我与那要饭的老客,确实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身上也没有半件值钱的物事,我更不会把他做成烂肉面,这件事情埋根极深,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家祖辈并非一直经营面馆,顺着家谱再往上倒几代,曾出过开了天眼的风水先生,寻得一处形势极佳的风水宝穴,该穴背临高埠山岗,前控旷野大川,称为“卧牛穴”,两侧分布着四条河流,犹如四蛇拱卫,如果把家族里的先人葬在此地,其子孙后代将会享尽荣华,富贵不可限量,所谓“背居高山前临川,东西流水护金尊;朱玄龙虎四神全,男人富贵女人贤;荣华不求自然来,后代子孙远福年;家门世代居官位,紫袍金带拜君王”。

  这种宝穴可遇而不可求,我家把祖坟选在那里,果然使得家门兴旺,状元及第,百余年间出过数十科甲,成为了当时的一大豪族,结交往来的多为王公巨卿,府前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当真是威风八面。

  不料我家这处祖坟,却被一伙对头给盯上了,那些奸贼也是精通风水相地之道,窥觑这处“卧牛穴”很多年了,趁我家不备,竟偷着掘开坟墓,把他家先人的尸骨换了进去,从那开始吉凶易位,我家死一科甲,他家便添一科甲,我家失一亩地,他家添一亩地,此消彼长,我们家族很快就衰落了,等到醒悟过来,毁掉对头的坟棺加以报复,那卧牛穴的地气也已发泄尽了,仍想找个风水宝地重振家门,可足迹遍天下,始终寻不到一处吉壤。

  到我这一代,家族衰落,人口凋零,仅剩下这个小面馆赖以为生,幸好祖辈那套相形度势的风水堪舆之术,还没有失传,我家几代人一直守着这不起眼的小面馆,前边是店后边是家,纵然有更好的铺位也不肯搬走,并非是不思进取,原来这面馆虽然处在城中,却是一处难得的阴宅,若将先人尸骨埋在地下,后代同样能有一番大富贵。

  面馆地下这处宝穴,称作“群鼠献宝”,祖坟选在此位,当主邪运亨通,只恨被对头挖开祖坟的衰运还没有退尽,我上边两三代人,皆遭横死暴亡,到头来尸骨无存,没有任何一位先人的遗骨可以埋进宝穴,恰似守着一座金山挨饿。

  有很多人认为风水阴宅一道,皆属虚妄之理,死人埋在墓穴里,不可能荫福子孙,这是不了解堪舆之术的精髓,其实天地之间有股无影无形的气,简而言之即是阴阳之气,它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则为生气;生气在地中运行,生发万物,左右着吉凶祸福;流于天地之间,谓之鬼神;藏于胸中,谓之圣人。

  地脉山川形势不同,聚合的生气也不一样,因此才有风水先生辨察形势,点出地脉中的龙穴,再将先人葬在风水宝地,占尽了天地之间的灵气,子孙必定福运昌隆,这是由于人之毛发精血,受之父母,血脉相通,祖坟里的尸骸得了地气,其后人自然是荫福不浅。

  我深知此理,当天见了这要饭的老客,不觉动了一个念头,反正对方福薄命苦,活在世上整天遭罪,我要不给他吃那碗面,也许转天天不亮他就冻饿而死,变成了一具无人收敛的路倒尸,无非被人用草席子裹了,拿车推去城外荒郊填了万尸坑,既然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让他吃我一碗面,死后葬在小面馆下的宝穴里,周全我一世富贵。

  所以我让那老客吃了鳝糊面,又将其拜为义父,换了血认了亲,受了我的叩拜之礼,以前拜把子结为异姓兄弟,要喝血酒,这认父子也要换血,两下各自割开脉门,滴血入茶,交换过来喝下去,就成了血脉相通的一家人,然后再趁老客熟睡之际,用麻绳活活勒死,让他死不见血,全尸而亡,这样死者埋到坟中,即可荫福于我。

  我家经营这间小面馆多年,那个埋人的地穴早就挖好了,连夜把老客的尸体整理好,我有祖传的道术,知道此人死得不明不白,胸中有股怨气不散,没准会发生尸变,于是在死尸嘴里放了枚铜钱压口,两脚并拢拿牛筋捆住,又用棉被裹得严严实实,小心翼翼放进地穴里,放尸的位置也有讲究,必然是脸朝下,后心还要背个秤砣,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从此我就能高枕无忧,不必担心这老客变成僵尸从坟里爬出来了。

  我随即堆土砌砖,把死尸深深地加以埋葬,地面重新恢复原状,不起坟丘不竖墓碑,忙活了一番之后,又取出事先准备好的纸钱,烧给地下的死人,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把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述说一遍,立誓说今后如有寸进,当不惜重金,请名山高僧连做三天法事,超度老客的亡魂早离阴间之苦,重入轮回,托生到大富大贵之家。

  原来是人既有魂魄,魂清而魄浊,魂为鬼,魄为气,人死之后,魂魄有可能一时不散,如果死得冤屈,这股怨气滞留在尸体中,就会出现尸变,我依着道法埋了死尸,这要饭的老客应该不会再变成僵尸了,然而死者的亡魂仍是心腹之患,人生一世,开头皆是由娘胎所生,到死却有千般万般的不同,不过大多都要坠下黄泉,在阴间根据生前因果善恶,或是重新投胎做人,或是关到枉死城里,经过多少年再入轮回,最可怕的一种是厉鬼,它放弃了去阴间入轮回的机会,徘徊在生死两界的狭间,等着向仇人索命,然后落入阿鼻地狱,也称无间地狱,阴魂恶鬼到此,永不得脱。

  我想那要饭的老客走投无路,与其冻饿而死,死也要做个饿死鬼,不如吃上我一碗面,到死落个肚圆,埋尸宝穴,荫福我子孙后代,我荐度他早登极乐,或是投胎到富贵之家,这样岂不两全其美?只是那老客死不闭眼,我须将这一番道理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以便化解掉这股怨念。

  因为我是突然动念杀人,事毕才想到时辰不好,恰逢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正是最容易变成厉鬼的时候,所以我跪在埋尸之处,一个人念念叨叨,把前因后果和利害关系都说明了,心想这件事也就了结了,我忙了一夜,也疲倦得紧了,双膝一软坐倒在地,正要起身把焚烧纸钱留下的残灰收拾一下,忽觉一阵恶寒从身后袭来。

  不等我回头去看,就觉得脖子被一双阴冷的大手掐住了,我毛发森竖,心里却是明白:“糟糕,想不到来得这般快,枉我掰开揉碎说了半天,这老客还是变成厉鬼来缠我了……”

  这时,只听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我耳边传来:“面馆老板啊面馆老板,你好歹毒的心肠,不过吃了你一碗面,你就把人活活弄死,俺死得太屈了,俺这条命再如何贱,那也是俺自己的命,不是你一碗鳝糊面便能换去的,咱俩这笔账……可要算算清楚!”

  我自知这等死鬼最厉,什么办法也治不住它,脖子又被厉鬼掐住,身体一动也不能动,看来怨债相偿,今天是难逃一死了,只好央求说:“老兄先前也答应吃我一碗面,来世愿做牛做马报答恩德,既然事已至此,又何必鱼死网破,你放我一条生路,等我发迹之后,一定连开三个月的水陆道场,遍请天下高僧了却这段因果。”

  那厉鬼却心思狭窄,丝毫不为所动,恨恨地说道:“俺是说来世做牛做马报答,可没说这辈子立刻拿命还你,再者有句老话说得好‘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意为恶,虽恶不罚’,你事先存了害人之意,那碗面条哪还有半分恩德?俺看你这面馆老板,何止是衣冠禽兽,简直是禽兽中的豺狼,竟做下这等丧尽天良的勾当,世上绝没这么划算的买卖,俺不要什么早登极乐,也不要重入轮回投胎做人,俺心里这口怨气咽不下去,就要变成厉鬼把你掐巴死,然后拖进十八层地狱……”

  我听那厉鬼说到此处,掐住我脖子的两只鬼手越来越紧,霎时间绝望、惧怕、悔恨一齐涌上心头,眼前一阵发黑。

  在山中车站等车的年轻后生,听那面馆老板讲到这里,早已是心惊肉跳,战战兢兢地问道:“你……你你……你当时已被那恶鬼……弄死了?”

  下死到临头

  面馆老板阴沉地笑了笑,缓缓对那年轻后生说道:不必担惊受怕,那时我和你年纪相仿,如果被那厉鬼当场掐死,现在就不可能给你讲述这段往事了。

  那时我死到临头,心中极是不甘,却只能束手待毙,我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想必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和绝望,脸色好看不到哪去。

  不过那厉鬼却迟迟没有把我掐死,似乎是在欣赏我因恐惧而扭曲的脸,我明白对方是不想让我死得太快,趁着还能说话,忙对那厉鬼说道:“小人一念之差,坏了你的性命,如今也是追悔莫及,可你阴魂不散,再把小人弄死,也只图一时之快,同样要坠入无间地狱万劫不复,且听小人一言,既让老兄报了仇,又能超度你的阴魂投胎入世。”

  那死鬼虽厉,生前却是个没什么见识的乡下人,听我这么一说,便把手放松了半分,问道:“俺倒要听听你怎么说,说得在理也就罢了,若有半句虚头巴脑的言语,俺立刻掐巴死你。”

  我见事有转机,哪里还敢怠慢,赌咒发誓说:“小的把老兄尸体埋到风水宝地,本想换一场十拿九稳的富贵,那真是被猪油蒙了心,做下了伤天害理的勾当,上有苍天,下有鬼神,此时自思自量,实是死有余辜,虽然万分对不起老兄,奈何人死不能复生,不如先留下小的这条狗命,让小的借此风水宝穴走运发财,有了钱便可做法事超度老兄阴魂,等到十二年之后,老兄再让小的偿命,到时万千罪业皆由小人一身承受,老兄报仇之后,则可托生到富贵人家享尽荣华,如此可好?”

  那厉鬼大概被我的话打动了,沉默了半晌,突然狞笑起来,说道:“俺现在掐巴死你,倒便宜了你这狼心狗肺的贼杀材,俺就等你得了富贵,再来向你索命,不过你别想耍什么花招,也别想逃到什么地方躲起来,俺要天天不眨眼地盯着你,俺死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十二年后的这个时辰,便是你全家老小的死期,你会在这些年里每天每夜担惊受怕……”

  那厉鬼说着话,随即放开双手,我回头看过去,就见一张满是怨念的阴郁面孔,逐渐在墙角消失不见了,耳听城中鸡鸣声此起彼伏,天已破晓。

  我死中得活,趴在地上许久,惊魂才稍微平定,起身照了照镜子,发现脖颈和后背都是乌青的淤痕,越想越是后怕。

  我自知那厉鬼轻信我一时之言,若干年后还会显身出来索命,那时就是我的大限,再说什么都躲不过去了,而且那个阴魂无时无刻不在黑暗中盯着我,我逃也没法逃,更没办法对付它,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好歹能多活几年。

  从这一天开始,我的运气变得出奇的好,不管是买字花还是在赌局押宝,大注小注无有不中,面馆生意也是红红火火,连扫地都能扫出金子来,我的本钱迅速增加,先是做利放贷,又往两广贩货,干什么都是一本万利,甚至开起了钱庄、工厂,还跟英国人合股修了铁路,家里的钱财翻着跟头往上涨,赚钱赚得自己都感觉心惊肉跳。

  我心想这未必与在风水宝穴埋尸有关,多半是那厉鬼在暗中相助,保着我发邪财走邪运,我现在得到的越多,最后失去的就越多,先前我只不过经营着一家快倒闭的小面馆,现在却是一个大财东,家里金山银山,三妻四妾个个貌美如花,膝下一男一女,也都是聪慧可爱,全是我的心头肉。

  一想到有朝一日,那厉鬼要找上门来,弄死我全家老少,我便茶饭不思,真正是食不甘味,寝不安席,内心没有一时半刻的安稳,几乎从没笑过,动不动唉声叹气。

  家中那些娇妻美妾和两个孩儿,都以为我是为生意上的事操心,时常哄我开心,要替我分忧,我却从不敢对这些至亲至近的人吐露心声。

  死亡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数着日子等死的煎熬可太折磨人了,光阴似箭,随着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转眼死期将至,这十几年间,我从没动过要逃走的念头,因为我能切实感觉得到,那双充满怨念的鬼眼,就在黑暗中盯着我的一举一动,让我犹如芒刺在背,坐卧不安,久而久之心脏承受不住,必须依靠吃药维持,我虽然以重金请来高僧超度亡魂,但对方的怨念却似越积越深,随着下一轮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的临近,那恶鬼很快便要出来索命了。

  眼瞅着死到临头,这是因果上的事,逃不掉躲不开,我不想在家里守着妻儿,免得那厉鬼先在我面前弄死我的家人,于是当天乘上一列长途火车,打算死在外面,这心思对谁也没有提过。

  夜里列车驶入了山区,我一个人坐在包厢里,按习惯吃过药之后,便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想起了十二年前的那个夜晚,后悔不该起意杀人,荣华富贵再也无福消受,还要连累妻儿一同送命,想到这我不住念佛,但盼着这些年做了许多场法事,没准已经消解了怨念,暗暗祷告神明,愿意倾家荡产换我妻儿的性命。

  我心里一时悔恨,一时绝望,脑子里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在车厢里睡着了,忽然感到一阵奇寒袭身,遍体毛发奓起,我打个冷战,立刻睁开眼,就见从座位下的阴影中,慢慢浮现出一张阴郁的脸,眼中全是歹毒的怨憎,正是多年前在面馆中被我害死的那个老客。

  我虽有心理准备,事到临头也不自禁地向后缩退,但车厢狭窄,置身在死角中,没有地方可以逃避。

  那厉鬼阴沉地盯着我,狞笑着说道:“面馆老板,咱俩的旧账现在就该清算了,你这奸佞小人当初害俺性命之时,可曾想过会有今天的报应,按照先前的约定,俺先弄死你,再把你全家老少挨个掐巴死,然后就投胎转世到富贵人家去了,再让俺好好看看你死到临头那绝望的脸色……”

  这时我已镇定下来,脸色平静地说:“我为什么要绝望?该绝望的应该是你这个死鬼,你这厮生前让我戏弄于掌股之间,死后就以为自己有长进了吗?”

  那厉鬼不信此言,冷哼一声说道:“你这小人的一举一动都被俺盯着,不管怎样你都别想活过今夜了,俺也绝不会放过你的妻子儿女,俺更不相信命在顷刻,你还能反了天!”

  我冷笑着说如今不必再瞒你了,当初约定阴年阴月阴日阴时还你性命,也只是我的缓兵之计,我知道阴时所变之鬼最厉,纵然找来道法高深之士,也未必能降得住你,万一失手我全家都会立刻送命,因此这些年我每时每刻都装作惶恐不安,那是为了让你麻痹大意,以便我出其不意,其实我心里每一刻都在算计怎么除掉你,这番意图自然不能显露出来,你虽然在黑暗中盯着我,却未必真能明白我的一举一动。

  我早听说门岭中有个怪物,比无间地狱还要恐怖,逢着阴年阴月阴日这全阴之时,它就会把附近的生灵阴魂一并吞下,活人的魂魄是生灵,死人的魂魄是阴魂,不论是人是鬼,此刻来到这门岭皆是有进无出,所谓钱能通神,我之前特意跟英国人合股修筑了这条铁路,途中要经过贯穿门岭深山的隧道,至于这铁道路线以及列车运行时间,我事先早已计划了很多年,你这死鬼既然到此,就永远也别想再脱身了。

  那厉鬼脸上更加狰狞,怨恨无比地说道:“倘若果真如此,面馆老板你这小人同样别想出去,俺跟你一命换一命,也不亏了!”

  这时列车正在经过门岭隧道,我察觉到车厢外有股无边无际的黑暗迅速逼近,心知这步棋果然没有走错,就说:“你生前不过是个穷要饭的,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这等贱命也配拽上我来垫背?我布置之周密,心机之深刻,绝非你能看穿,也不瞒你说,我之前服下的那颗药丸,可以使人心脏骤停,在一段时间内陷入昏迷的半死状态,效用很快就会发作,等我醒来的时候,你这死鬼和列车上全部乘客的魂灵,早已经被门岭里的东西给吃掉了……”

  那厉鬼也已发觉隧道里有些很可怕的东西进入了车厢,它气急败坏,不容我再多说,伸过手要扼住我的脖子,此时我服下的秘药效力发作,眼前霎时间看不到东西了,恍惚中觉得黑暗的潮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吞没了一切声响和光亮,随后就什么事都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久,等我醒转过来,发现列车已经离开了门岭隧道,但是因为车上的人都死了,只剩下一具具尸体,因此脱轨翻了车,只有我侥幸活了下来,找到这附近一个小站,想搭车回家与妻儿团聚,那要饭的死后所变之厉鬼,被门岭里那个不明怪物吞下,永远也奈何不得我了,虽然搭上了整列列车的乘客,却是不得已而为之,好在天随人愿,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那面馆老板说到得意之处,完全陶醉在自己的事迹中,说罢又喃喃自语,抱怨列车迟迟不来。

  年轻后生听得胆战心惊,他曾听说过这附近出现过严重的惨祸,整列列车脱轨翻到了山沟里,所有的乘客都死了,没有任何一个人幸免于难,以后又在旁边修了一条通铁路的隧道,原先那条门岭隧道就被封闭废弃了,更何况这不是近年之事,而是发生在解放以前,这山区小站到了夜间,也从来不会有列车停靠,莫非这位面馆老板从几十年前,就一直在此候车?

  眼下天都快亮了,年轻后生一句话也不敢多问,任凭对方坐在那自言自语,最后那面馆老板从长椅上站起来,摇头叹气地说列车不会来了,然后走向站外。

  月光微明,年轻后生看到一个似人非人没有脚的东西,转眼间消失在了门前,遥听远处鸡鸣报晓,再过不久天就亮了,他恍然醒悟过来——这位讲述自身经历的面馆老板,正是解放前那场列车事故的死鬼,他在黑灯瞎火的晚上,听这孤魂野鬼讲了一夜的鬼故事。

  雨夜格外漫长,我们在古屋中各自说了一个故事,各有离奇恐怖之处,这其中最诡异的故事,还要属陆雅楠所讲的怪谈。

  臭鱼凡事不求甚解,听个过瘾刺激也就够了,阿豪则喜欢刨根问底,他先前听陆雅楠提起“门岭隧道惨案”,觉得刚才讲到的列车事故,好像用惨案这个词来描述不太恰当,那面馆老板是怎么死的?又为什么许多年来始终在那里等着列车经过?

  陆雅楠说由于列车里的生灵和亡魂,都让门岭深处的怪物吃掉了,也就是说列车穿行隧道的过程中,里面的乘客除了面馆老板之外,全都死掉了,列车载着数百具尸体,离开隧道继续行驶,由于没人驾驶导致脱轨翻车,事发后军警清理现场,发现车里的遇难者,在翻车前就全死掉了,瞪目张嘴,样子非常可怕,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活活吓死的,而不是死于列车脱轨的事故,结果一直悬而未破,所以传为“门岭隧道惨案”。

  陆雅楠又说:“面馆老板应该是死在脱轨事故的一刻,只是他并不知道,以为自己还活着,也摆脱了索命厉鬼的纠缠,此人心机之深,才真正令人感到不寒而栗,也许在埋尸遇鬼约定十二年之后再偿命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要借助门岭隧道解决那个厉鬼。”

  藤明月证实了陆雅楠所言之事,门岭隧道在解放以前,的确发生过列车脱轨事故,那个偏僻小站里也一直存在闹鬼的传闻,说是总有个等车的乘客在深夜时分出现,天亮就不见了。

  阿豪感叹说这个深夜等车的亡魂,肯定是那位面馆老板了,死鬼阴魂不散,每天重复着一件永远没结果的事,其实这就是坠入无间地狱了。

  臭鱼不屑那面馆老板的为人,啐说:“活该,人有千算万算,终究没有老天爷那一算厉害,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不过话说回来了,门岭隧道里到底有什么怪物?它竟能把整列火车中乘客的生灵都吃掉,连那恶鬼也没跑出来。”

  话题被臭鱼转到门岭中的不明怪物上,不过在座的几个人,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猜测狐仙所盗古卷最后一页上的记号,可能就是那个东西。

  我一直在这间阴暗深邃的大屋里听着,不免感到身后冷飕飕的有股寒意,我以往听人讲鬼说怪,很少会有这种感觉,若非我胆气不够,那就是这个故事确实吓人。

  不过自打从那阵怪风推门而入险些吹灭油灯开始,这屋子里就变得更加阴冷了,漆黑的角落里似乎多了些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喝的热茶也是冰糖葫芦蘸虾酱——不太对味,反正是坐不住了。

  阿豪见我神不守舍,就说这个漫长的雨夜实是难熬,讲了这么多故事还不见天亮,你要是困乏了,可以先躺下睡一会儿。

  臭鱼则取笑说:“我看陆雅楠的故事把你唬得不轻,脸都吓白了。”

  我不想承认自己胆怯,故意压低声音说:“你们没察觉到吗?这屋里听故事的人可不止咱们五个……”

  这话一出,轮到藤明月和陆雅楠紧张了,同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屋里除了咱们几个人,还会有谁?”

  臭鱼道:“你们还真信他的,这坏家伙是变着法吓唬人呢,要说屋里还有别的,人也好鬼也好,你指出来让咱看看,咱在这候着。”

  我反手指向身后,说道:“我觉得这屋里真有个不干净的东西,就在那墙下,要看你自己去看,但我劝你一句,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不会去看。”

  古屋宽阔深邃,昏暗的油灯光亮如豆,我们几个人围坐在炉前,仅能看到对面之人的脸,其余的地方都像被黑布遮蔽,我虽觉屋中阴森,却并不相信身后有鬼,这么说只是想吓唬吓唬臭鱼。

  臭鱼倒是不怕,他坐在我对面,当即捧起油灯,起身往我这走了两步,阿豪和那藤明月姐俩也好奇地将目光移向我身后。

  我没有回身,仍坐在那不动,心说:“瞧你们这一个个紧张兮兮的样子,还不是被我两句话就给吓住了……”

  可阿豪臭鱼等人举着油灯照向我身后,都是目光发直,张着嘴瞪着眼,似乎看到了难以置信的情形,我心里也有些毛了,奇道:“你们怎么了?瞧见自己后脑勺了?”

  我感到这不像是玩笑,是不是我身后真有东西?再也绷不住了,转过头向后看去,就见油灯昏暗恍惚,依稀有张毛茸茸的怪脸,油灯却照不出它的影子,如鬼似魅,我们离得虽近,也仅能辨出轮廓而已。

上一页 《门岭怪谈》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