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门岭怪谈》->正文
第二卷 门岭怪谈 第五章 路口尸变

  上夜奔

  天气预报虽然没有降雨,但是山里气候多变,不巧让我们遇上了这场大雨,进山的道路非常险陡,暴雨冲击下很多地方也会出现泥石流,既然发生了这种情况,一两天之内是别想出山了。

  这场不期而至的大雨,让我们几个人转天的计划彻底泡汤了,反正既来之则安之,大伙都不用急着睡了,索性围在地灶前,就阿豪所讲的故事展开讨论。

  臭鱼道:“别说,刚才老广讲到小孩看见鬼在人腿上绑绳子,这段真听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藤明月则有不同见解,她说这个故事的可怕之处,不是鬼往人腿上拴绳子,而是那些死于大火的灾民,根本看不到有鬼在他们的腿上绑绳子。

  臭鱼开玩笑说:“没准咱的腿上也被绑了绳子,但是同样看不到而已,没有比这个更恐怖的事了。”

  这废弃的木屋旅馆中,有些地方并不严实,透着阴冷的风,总让人觉得这屋里发瘆,好像有鬼似的,臭鱼这句话一说,我们都下意识地摸了摸脚脖子,唯恐自己被拴了绳子。

  深山旅馆中的鬼话怪谈,确实有几分恐怖,但人们多少都有好奇心,往往是越害怕越想听,我也不能免俗,不过想找个理由给自己壮胆,就说阿豪的段子很不靠谱,既然是早晨发生的事,大白天的又怎么会有死鬼出来找替身?

  阿豪说杨六爷取宝以及粥厂大火,都是千真万确的事,至于那银人聚财和小孩见鬼,却不免有几分民间传说的成分。

  臭鱼说大白天见鬼的事未必没有,我以前就听过一段,比阿豪说的可怕多了,你们敢不敢听?阿豪讲的故事叫“劫数”,本老爷讲的也有名目,叫……叫那个什么来着?

  我说:“你是现编的吧,名字都没想好呢,到底有没有啊?”

  臭鱼说:“怎么没有?本老爷这肚子里的段子太多,都卡住了,你们不得容我酝酿酝酿吗?”

  藤明月和陆雅楠对臭鱼说:“没有名目也无所谓,有什么故事就赶紧讲吧,大伙都等着听呢。”

  臭鱼说名不正言不顺,要是没名没目,倒让你们以为本老爷真是临时现编,对了……这个段子的名字叫做“媳妇”。

  我和阿豪等人都忍不住发笑,臭鱼这光棍半夜做梦都是娶媳妇,讲一段鬼事怪谈也安上这么个题目。

  臭鱼绷着脸说:“不许笑,好不容易有点气氛,全被你们给破坏了,待老爷我讲出来,你们可别吓尿了裤子。”他说罢清了清嗓子,学着说书先生的模样,趁着深夜大雨,在木屋中讲了起来:

  遥望红轮渐西沉,回首明月已东升。

  行路君子投店家,飞行野鸟宿林下。

  却说当年有个书生,寒窗苦读十年之后,到京城赶考,想博个金榜题名光宗耀祖。

  书生想得挺好,不过每科甲上榜的举子总共也没多少个,都如筛眼里筛出来的一般,这天底下有无数高才绝学之士,受尽了灯窗之苦,尚不能够飞黄腾达,他这穷乡僻壤出来的迂腐之辈,学识也是有限,又没什么门路可循,所以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书生名落孙山,不得不回乡继续攻读,途中免不了自伤自叹,想那京城离他家有上千里路,回去的时候只顾着怨天尤人,结果错过了宿头,眼看红轮西沉,天色将晚,旷野茫茫,四无边际。

  书生正担心夜里没地方住宿,会在野地里被狼掏了,这时幸好看到路边有座大庄园,便去叩门借宿。

  开门的是个员外模样的老者,书生赶紧作揖行礼:“老先生在上,请受晚生一拜。”

  老员外一看这书生举止斯文,心里先有了几分好感:“就问你到我这庄子里有何贵干?”

  这书生也没白念这么多年书,一贯能善道,说道:“老先生容禀,晚生是进京赶考的举子,回乡途中不识路径,走到这里找不着客栈了,想到您庄上借宿一晚,叨扰之处,万望海涵。”

  老员外听罢缘由,说道:“这一带很偏僻,左近并无客栈,你一介读书人夜里赶路,很容易遇上强盗野兽,我这庄上有的是房屋,尽可留你住上一晚,不过后生你别称我老先生了,只叫员外即可,咱们乡下人,识不了几个大字,哪称得上是老先生呢。”

  书生说:“那可不成,在家的时候,我娘就常说我们那里是穷乡僻壤,就算念了几本书,无论走到什么地方,自身见识也是不够,遇上长者一定要称老先生。”

  老员外被书生捧了两句,心里也是喜悦,不仅找了间空房让书生留宿,还让老伴儿出来相见,准备了热饭热菜款待。

  书生拜见了老夫人,吃过晚饭,夜里住在庄子后面的西屋,屋后是一片漫洼野地,没有人家,他走了一天的路,身上疲乏,很快就睡着了,睡到半夜时分,忽觉一阵阴气袭身,睁眼一看,后窗不知几时被风吹开了,外面云阴月暗,黑咕隆咚地什么也看不见。

  书生只好起身去关窗户,窗外却突然露出一个美女,正当妙龄,杏核眼,瓜子脸,身段婀娜,若不是月宫嫦娥下凡,也是瑶台仙子转世。

  那美女隔着窗户,含情脉脉地望着书生,看得书生全身麻酥酥的,心说:“孔老夫子保佑,总算让我赶上了!”

  原来这书生平时也看些闲书,那些闲书里大多描写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看上了某个穷酸秀才,不顾父母阻拦,带着金银细软跟秀才私奔,也有那狐仙蛇仙恋上凡夫俗子,主动前来投怀送抱,反正天底下“士农工学商”这五等人,以读书做学问的艳遇机会最多,因此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书生被那美女迷得神魂颠倒,却没忘了斯文礼法,作揖道:“恕小生唐突,敢问小姐芳名,为何深夜前来相会?”

  那美女自称名叫秀英,就在这庄中居住,由于这一带很偏僻,绝少有外人前来,何况来的又是一个年轻的读书人,听庄上人说这书生一表人才,谈吐非俗,她仰慕才子,才到窗外窥探,请书生千万不要告诉老员外夫妇,这种事传出去,毕竟是好说不好听。

  书生寻思这美女一定是老员外的女儿,生得如此标致,胜似神仙中人,家里又有偌大的产业,能找个这样的媳妇,也不枉此生了,他心中窃喜,立刻卖弄起斯文手段,吟了两首酸诗,感叹自身际遇坎坷。

  秀英深蹙蛾眉,问道:“不知相公有什么心事?”

  书生说实不相瞒,家父走得早,家中只有老娘在堂,我娘很不容易,她从不烧香拜佛,但是一辈子积德行善,每天天不亮,便到江边扫螺蛳,螺蛳你见过没有?那是生长在水中的一种细小田螺,我们老家那里每天江水上涨,都会将数以千万计的螺蛳带到岸边,江水涨得急,退得也快,那些螺蛳却被留在岸边,等到天一亮,慢慢被日头晒干而死,螺蛳这东西太小太多,没人愿意吃,所以江岸边上的螺蛳空壳累累如堤,这般日复一日,今天死掉一层,明天又死一层,我娘生下来就吃一口长斋,她老人家心肠最善,不论刮风下雨天气如何恶劣,几十年如一日,每天都到江边,将那些被水冲上岸边的螺蛳,用扫帚扫回江中,当地的人们都称家母是活菩萨,以前曾有算命先生给我娘算过,她老人家本来命中无子,只因这一件善举,到四十岁得了我这一个儿子,家父又走得早,全靠家母含辛茹苦把我养育成人,指望我用功读书,皇榜高中得个状元,可没想到奸佞当道,那些榜上有名的,全是官吏之后,我空有一身真才实学,却到处碰壁报国无门,更无颜回去面见她老人家。

  秀英说:“听相公这番孝心,少不得天随人愿,迟早有飞黄腾达的一天,我愿随君左右托付终身。”

  书生大喜:“古有红拂巨眼识李靖,今有秀英慧目识书生,我明天就向老员外求亲。”

  秀英摇头道:“万万不可,我爹爹眼光短浅,只想把我许配富贵子弟,图个老有所依,相公虽然满腹才华,却抵不得半文铜钱,如去提亲,必被赶出家门,我这颇有些金银首饰,尽可资助你闭门攻读,不如你我二人连夜逃走,回到相公故里拜堂成亲,由我来照顾母亲大人料理家务,相公只管用功读书,待到世道清平,考取一番功名,那时高官得做,骏马得骑,你我再到此间,对我爹娘说明缘由,图个合家团聚,却也为时不晚。”

  书生心中早有私奔的念头,只是碍着面皮,一时难以启齿,没想到秀英倒先提出来了,他自是欣然同意。

  秀英回去收拾了一包金银细软,告诉书生赶紧走,早上鸡叫头遍之前,必须赶到你家,否则被我爹娘派人追上来,咱俩永世不得再会。

  书生嘀咕道:“鸡叫头遍之前要赶到我家?这可够呛,从这往我们家走,路程远近不说,至少还要渡过一条大河,深更半夜怎么过河?”

  秀英说:“相公不需多虑,我自有办法。”当即同书生从庄后悄悄离去,一路上昏天黑地,书生感到自己被一阵风推着,走得很快,也不太费力,不久走到河边,秀英一言不发,跪在地上下拜,河面上居然漂来一艘无人的空船。

  中妖宅

  书生见有空船驶来,心中不禁有些骇异,寻思是不是什么妖术邪法?不过转念一想:“多半是秀英待我之情感动了上天,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书生自我安慰,跟随秀英上了船,急匆匆往家里走,一路上不在话下,只说书生的家在村东头,村西头则住着书生的二舅。

  这位二舅很不一般,得过异人传授,专会降妖捉怪,这天夜里二舅正在家睡觉,忽然出了身冷汗惊醒过来,醒来之后觉得不对劲儿,远处似乎有股妖气,正弥天漫地而来,他急忙披上衣服,到村头仔细观看,再掐指一算,心知是外甥把鬼怪带回家了,这东西非同小可,已经炼成了气候,恐怕没人治得住它,别说这小小的一个村子,可能整个县城里的人,都得让这祸害吃了,到时候这方圆百里之内,必有一场血流成河的大难。

  二舅预感到大事不好,顾不上是几更天了,一溜小跑,抢先赶到了书生家里,这时家中只有书生的老娘。

  二舅怕把老姐姐吓着,没有声张此事,只告诉老太太:“你儿子今天要往家带个媳妇,你听我一句话,不管那媳妇如何好,你记住了千万别出这间屋。”

  老太太心里纳闷,儿子不是进京赶考去了吗?怎么突然带个媳妇回家?可她也知道自己这兄弟不是信口开河的人,其中一定有些缘故,当即应允下来。

  二舅回家找来本《易经》,把整本书拆开,一页一页糊在这间屋的门窗上,忙活完了,天也快亮了。

  这时村里的鸡还没叫头遍,书生就带着媳妇秀英进了家,一瞧二舅站在院里,便同秀英给二舅行礼,把自己如何到京城赶考,如何名落孙山,如何到庄上投宿,如何结识秀英私定终身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然后要进屋给老娘磕头。

  秀英看到屋子周围糊着《易经》,立即停住脚步,不敢再往屋里走了,她打量一下四周,不知这是不是二舅做的好事,暗地里咬牙切齿,脸色变得十分阴沉。

  说话的工夫,村中鸡鸣声此起彼伏,天色即将破晓,二舅隐隐闻到有股尸臭,妖气都遮了眼了,他也不敢去看那个秀英,只是低着头告诉书生:“自古皆是先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能成亲,你小子谁也不告诉,就自作主张私定了终身,你娘岁数大了,这几天有些不太舒服,正在屋里躺着养病,要是现在知道你这事,非把身子气坏了不可,依我看你们俩先到我那住上两天,等你娘身体好了,你再慢慢跟她说不迟。”

  书生答应道:“二舅您的话在理,等我娘身子好了,我再让她老人家知道,到时候您可得帮我说几句好话,她老人家再一看秀英如此贤惠俊俏,准能同意这门亲事。”

  二舅把书生和秀英领回家,给安排两间房屋居住,书生还没跟秀英拜过堂,当着二舅也不好意思住一间屋,秀英推说途中劳累,不想吃早饭了,要早点歇着,还特意嘱咐书生让她来做晚饭,到时请老太太出来一同吃饭,把私奔的事原原本本说给老太太知道,不该继续隐瞒下去。

  书生道:“贤妻说得在理,晚上我一定禀明家母,明天咱俩就拜堂成亲洞房花烛。”

  二舅等秀英进屋歇息之后,把书生带到外面,见这小子两眼色迷迷的一脸痴相,不由得十分生气,一烟袋锅子打在书生脑袋上。

  书生出其不意,额头上被敲了一个大包,疼得涕泪齐流,哭道:“二舅没您这样的啊,我可是您的亲外甥啊,您也真下得了手,我这脑袋今后没法读书了……”

  二舅板着脸说:“你还有脸叫疼?我且问你,知不知道你带回家的是什么祸害?”

  书生茫然不解:“秀英是多好的一个媳妇,您怎么管她叫祸害?”

  二舅此前已经听了书生跟秀英相会的经过,告诉书生道你小子让鬼迷了心窍,那秀英非鬼即怪,哪里是人?我看这怪物道行不浅,晚上能化成人身,鸡叫三遍则原形毕露,它见你住在那庄子里,夜晚便来吃你,却听说你母亲自胎里吃得一口长素,这等善男信女万里无一,倘若吃了这样的人,那就能成大道,所以它诳你私奔,让你把它引到家中,先吃了你的亲娘,然后包括你在内,咱这村子里的人一个个都得让它吃掉,这不叫祸害,什么才是祸害?要不是你二舅我用辟邪的《易经》糊住那间屋子,咱这村子里早已尸横遍野了。

  书生只是不信:“我从小您就爱吓唬我,我如今读过圣贤书了,怎么可能相信这一套?”

  二舅道:“你小子先别说信与不信,你引进村的那个东西,鸡鸣三遍就会现出真身,不过它要等晚上跟咱全家一起吃饭,所以我料定这东西白天不会出屋,你跟我到窗户外瞧一瞧,就知道我说的是否属实了,不过不管你看见什么,都绝对不能出声,否则咱爷俩儿就没命了。”

  书生见二舅的样子不像是在说笑,只得蹑手蹑脚地,走到秀英居住的屋外,用手指蘸了点唾沫,轻轻点破窗户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凑到近前往屋内偷看,可屋里哪有先前那个貌美如仙的女子,却见一具身上长满白毛的僵尸,穿了秀英那套衣服,正对着镜子左照右照。

  书生只看了这么一眼,吓得魂都掉了,忍不住惊叫起来,好在二舅眼疾手快,看书生刚一张嘴,立刻伸手按住,这才没有惊动屋子里的尸怪。

  二舅再次带书生来到村外,书生吓得抖成一团,跪在地上,哭求二舅想法子救命。

  二舅说这僵尸还差一步,就要变成尸魔了,能与龙斗,现在也不得了,凭我这两下子,可降伏不了它,如果晚上不在一起吃饭,它必定起疑,所以咱爷俩只剩下一个白天,事到如今无法可想,咱赶紧准备一辆马车,带上你娘逃往他乡,有多远逃多远,再也不能回这个村子了。

  书生吓破了胆,此时除了逃跑,也想不出别的主意,于是跟二舅套了一辆马车,带上老娘,拣那僻静道路,落荒而走。

  一连逃了几日,到处躲躲藏藏,二舅每次回头看,都能瞧见妖气冲天,远远地尾随而来,那尸怪虽然一时找不到这一家人,但循着书生身上的气息,大致方位不会有差错,这么逃下去没个完,早晚得让它吃了。

  这天傍晚走到一处古宅,二舅擅会占风望气能推会算,他站在宅子外面瞧了一阵,心中生出一个念头,把书生唤到身边说:“我估摸着那尸怪明天中午就能追上来,逃是逃不掉了,咱们三人要想活命,全指望从这古宅里借出几样东西,你今天晚上到这宅邸中借宿,须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我则赶上马车带着你娘,继续往头里走,明天中午在一个十字路口等你。”

  书生把二舅嘱咐的话默记在心,分手之后独个来到那古宅门前,这古宅年久失修,破败不堪,从外面一看毫无生气,里面就住着一个老头,那老头老得都快糊涂了,家里只有一个孙女,祖孙两个相依为命,还养了条金眼圈的哈巴狗,此外家里就没别人了。

  书生没别的词,仍自称是进京赶考的落第举子,走到这里找不到客栈,想借宿一晚,还望老先生发发慈悲,让晚生不至于露宿荒郊。

  那老头把书生带到屋里,找了点吃的让他吃,书生见这宅邸里杂草丛生,看样子好久没人收拾过了,堂上挂着一幅古画,上面落满了灰,早就看不出画了些什么,不过屋中摆设的家具,倒是十分考究,也不像是没钱,就问老先生怎么不雇几个家丁仆役?

  那老头说以前倒是有些家奴,可都说老夫这宅子里闹鬼,谁也不敢住了,其实都是一派胡言,老夫祖辈世代在此居住,又几时见过鬼了?既然没人愿意来,老夫就跟孙女一同居住,养了条哈巴狗看家护院,倒也难得清静,只可惜我那孙女不知怎么回事,整天晚上做噩梦,茶饭不思,瘦得都没人样了,请来许多郎中诊治,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书生听老头说到这里,便按照二舅的指点,说道:“小可不才,颇会些方外之术,占风望气看出老先生您这宅子里不太干净,有鬼怪的宅子就是妖宅,说句不好听的话,您孙女是被妖怪缠了!”

  老头不肯相信,吹胡子瞪眼说:“要是宅中有妖怪,老夫怎么从没见过?你这后生若非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就给个方子,把我那孙女的病治好了,老夫定有重谢,可要没有办法,那么对不住了,你该从哪来,趁早就回哪去。”

  书生说:“老先生您先别动怒,听我跟您仔细道来,您这宅子后面的菜园中,是不是有一只白公鸡?菜园旁的井里是不是还有一尾白鲤鱼?”

  老头脸色有些诧异,点头道:“果然是有的,而且是打我爷爷小时候就有了,不提想不起来,一提才觉得古怪,这俩东西怎么活了这么多年?”

  下尸怪

  书生说:“老先生,您家中这只白公鸡,还有井里的白鲤鱼,都活得年头太多了,已经变成了两个妖怪,夜里便在房前屋后作祟,只要把这两个东西除掉,您孙女的病一定会立刻好转。”

  老头为难地说:“这俩东西平时见了老夫就躲,用什么办法才能除掉?”

  书生给老头出了个主意,获得准许后依法施为,在米里下了毒,撒到荒菜园中,那白公鸡见了米就来啄食,被当场毒死,又将整袋白灰投到井中,把那鲤鱼活活呛死,轻而易举地除掉了两个妖怪。

  不到半夜,老头的孙女便有所好转,很快就能下地走动吃东西了,老头十分高兴,取出金银要送给书生,书生推辞不受,说只想借这古宅里的两样东西。

  老头慨然应允,告诉书生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书生说就借您堂屋里挂的这幅古画,还有这条举世罕见的金眼圈哈巴狗。

  老头说这屋里的画,画了一只老鹰,是祖上留下来的,而这哈巴狗跟随老头多年,一直形影不离,更难得驯服听话,这古宅里有妖怪作祟,老头却始终没出事,也许就是因为这条哈巴狗跟在身边,不过之前把话说得太满,既然答应过书生了,也只得忍痛割爱。

  书生说老先生您别心疼,小生借这条哈巴狗和这幅鹰画救命,过后定当完璧归赵,还给您原样送回来。

  书生不敢久留,他将哈巴狗揣在怀中,仅露出一个狗头,古画卷好了夹到腋下,连夜离了古宅,赶去和二舅约定的地点。

  一路上提心吊胆,脚快犹如临阵马,心慌撞倒路行人,大概越怕出事越容易出事,黑天半夜看不清道,居然走错了路,他紧赶慢赶,费了半天劲,总算找到了方向,这时天也快亮了,正急急忙忙往前走,忽听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同时有个女子的声音叫道:“相公,你为何忍心撇下我?”

  书生听这声音很熟悉,正是跟他夜奔的那个秀英,顿时吓得两腿发软,根本不敢回头观看,低着头只顾往前走。

  这条路越走越是荒凉,白天也是少有过往的行人,鸟兽都非常少见,到了晚间更是荒寂,书生在前面走,耳听秀英的脚步声不远不近地跟在身后,又开口说:“相公好狠的心肠,你我虽未拜堂成亲,你却已经许下我夫妻的名分,为什么带着母亲不辞而别,把我一个人扔在村里,我找你找得好苦……”

  这时候天光破晓了,秀英的声音好似勾魂一般,书生硬着头皮说:“你……你分明是个从老坟里爬出来的尸怪,如今还当我不知道吗?”

  秀英跟在后面说:“相公何出此言?定是二舅恨我坏了你家门风,故意捏造谣言中伤于我,我到底是良家女儿还是鬼怪,你回头一看便知,你倒是回头看我一眼。”

  书生听得有些心动:“难不成当时真是看走眼了?”念及此处,身不由己地想往后身看上一眼,可鼻子里闻到尸臭正浓,他心知不好,急忙加快脚步,继续又往前走。

  秀英在后恨恨地说道:“好你个忘恩负义的薄情郎君,我就不信你今日还能插翅飞了。”

  书生知道这尸怪是要跟着自己,找到二舅和老娘,然后一并吃掉,所以就这么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他心中连连叫苦,这几天担惊受怕,早已疲惫不堪,两条腿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只是怕得很了,脚底下一步也不敢停,跌跌撞撞行出几里,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就看二舅坐在马车上,正自吧嗒吧嗒抽着烟袋。

  此时天将至午,晴空如洗,一轮红日高悬头顶,书生耳听跟在身后的秀英狞笑了两声,知道这尸怪要下手了,赶紧拼命跑向路口,高声叫道:“二舅救我!”

  二舅早看见书生身后是个满身白毛的僵尸,他不动声色,瞅着尸怪走到路口当中,抬手掷出一个朱砂碗,只见一道红光对着尸怪面门,劈头盖脸地打了过去。

  尸怪被朱砂碗打中浑然不觉,冷哼了一声,对二舅说道:“你以为到了能散妖气的十字路口,再加上天光大亮,就能奈何得了我吗?我就当着你的面,先吃了这个小子……”

  那书生惊骇欲死,走到这又累又怕,半步也挪不动了,想起二舅先前的叮嘱,见那尸怪伸手抓向自己,忙把那幅画抖开,就看这画中用工笔绘着一只老鹰,做出凌空扑击之势,神态如生,凛凛有威。

  这幅画是镇宅的一幅宝画,尸怪骤然见到书生抖开古画,画中老鹰似要从中飞出来抓它的双眼,吓得发出一声怪叫,忙挥手臂挡在眼前,此时书生怀中那只金眼圈的哈巴狗,突然蹿出来,那尸怪遍体肌肤坚厚如同树皮,却被那狗撕开胸膛,一口叼出了心肝,吐在地上,进退如电,看得书生两眼一花,还没瞧清楚是怎么回事,那个被掏了心的僵尸,已横倒在地不能动了。

  二舅赶过来,取出一个大油葫芦,对着满身白毛的僵尸倾倒下去,旋即点起火来,烈焰升腾,恶臭冲天,把这尸怪烧成了一堆黑灰,随风吹散。

  他松了口气,告诉书生:“多亏那古宅里有这幅镇宅的画,还有这条伏魔宝犬,又得天时正午,借着十字路口散掉了这尸怪的妖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你今后好好读书侍奉老娘,可千万别再轻信妖言被鬼怪所迷。”

  书生经此一事,受惊着实不小,大病了一场,拜托二舅送还了哈巴狗和镇宅的古画,病愈后无心再求功名,老老实实地在家读书耕田,娶了一个乡下人家的女儿为妻,妻子容貌粗陋,但任劳任怨,也很孝顺老娘和二舅,虽然粗茶淡饭,却是妻贤子孝,安安稳稳地终老此生。

  臭鱼讲罢这个故事,问众人怎么样?是不是非常精彩?

  藤明月和陆雅楠都觉得很好,她们最喜欢听这种民间故事,鬼怪僵尸,书生美女,镇宅辟邪的古画宝犬,无不带着浓重的乡土色彩,听来十分过瘾。

  阿豪说这个故事也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理,不要做梦天上会掉馅饼,那些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不可能看上无才无德的穷酸秀才,如果真有这种事,那么这位千金小姐不是鬼怪就是疯子。

  我问阿豪,你先前讲的那段杨六爷深山取宝,捡到一个银人,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莫非也是古尸变的?

  阿豪说:“这可不太清楚了,不过我听过一些类似的传说,说银子埋在地下久了,也会成精,能把周围的银子都聚过来,还有一种银伥,是埋银的地方死过人,一般生前都是银子的主人,比如山贼草寇分赃不均,内部火并自相残杀而亡,但人死魂不灭,也是贪恋财物,便守着埋在地下的银子不走,一旦有人过来想挖这些财宝,这些死鬼便从中作怪,把寻宝者引到死路上去,这种传说很多,内容大同小异,想那杨六爷捡到的银人,应当也是古时埋藏之物,也许只是一尊银人,也许真和传言中敲掉一块银子,过两天又能自己生出来,这就无从得知了,不过得到意外之财,未必是好事,你趁早死了心,别打这歪主意。”

  臭鱼不满地说:“本老爷正在这讲尸怪,你们俩偏说什么地下埋银,跑题跑得也太远了,咱现在要聊就聊僵尸。”

  我说:“你那些段子我不感兴趣,这种斗法捉妖的事,听着是够热闹,也能吓唬人,可一听就是编造出来的,缺少真实的压迫感。”

  臭鱼说:“讲之前你不说,讲完了又横挑鼻子竖挑眼,咱这不是讲故事吗,故事哪有真的?”

  我说我这就是给你提个醒,与其讲这种田间地头的乡下鬼故事,不如给藤老师说说咱们住仙鹤旅馆的那件事,那是一段想起来都让人感到窒息的恐怖遭遇。

  不出所料,藤明月和陆雅楠的胃口果然被我吊了起来,追问我究竟遇到过什么怪事?

  阿豪对我说:“以前没听你提到过,有什么经历不妨在此说说,让我们跟着听听也好。”

  我说这件事发生在前两年,不细想还真想不起来了,平时也确实不敢想,实在是太瘆人了,现在就让臭鱼给大伙讲讲吧。

  臭鱼抱怨说:“你要早提这件事,我刚才不就讲了吗,让老爷我刚才白侃那么多,酝酿的情绪都用光了,现在还是你自己讲吧,我到门口喝点水抽根烟。”

  这小木屋里空间有限,当中有地灶,周围的地上铺着睡袋,抽烟虽然不用到外面,也需要挪到门边。

  我见臭鱼腾出了地方,就给阿豪、藤明月、陆雅楠三人讲起了这件事,如果硬要按个题目,我这个故事可以称为“旅馆鬼话”。

  陆雅楠好奇心最强,忍不住问道:“这名称像是鬼屋怪谈,是闹鬼的旅馆?还是房间里不干净?”

  我说:“你听下去就清楚了,这件事发生在两年前,那时臭鱼从老家过来找我,我们一起出了趟远门,没想到途中出了事。”

  我看着周围听我讲述的几个同伴,莫名觉得似乎经历过这种情形,不过完全想不起来,好像全是发生在上辈子的事了,我只好抛开这个念头,全神贯注地讲起了我和臭鱼外出时遇到的那件怪事。

上一页 《门岭怪谈》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