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魔鬼积木》->正文
第1章

  那一年的那一天,科菲.安南在他获得管理硕士学位的麻省理工学院举行了一次晚间招待会,奥拉和他的妻子凯西都接到了邀请。奥拉在招待会上兴趣不大,他端着一杯香槟酒站在一个角落看着聚聚离离的人群,也看到凯西和纳内.安南,那位瑞典籍艺术家,谈得火热。

  这时,一位穿着白色西装,身材忻长、温文尔雅的男子走过来同奥拉打招呼。他只简单地介绍自己是戴维.菲利克斯。他问奥拉是否同安南先生认识很久了。

  "不,只是我父亲同他有深交,五十年代未他们是加纳库马西科技大学的同学。""您父亲好像不是加纳人。""是桑比亚人,在15年前,我和父亲移民到美国。""哦,桑比亚,"菲利克斯礼貌地点点头说,"一个很有希望的国家,卡迪斯独裁政权被推翻后,桑比亚现在在一个民主政府治理之下,经济繁荣,现代化进程很快。"奥拉说:"对祖国的情况我了解的不多,出来后从未回去过。但据我所知,桑比亚的经济起飞是以破坏环境和资源为代价的,那里成了西方高污染工业的垃圾场;我还得知,那里的社会没有中间阶层,少数富人狂奢极侈,而占大多数的穷人面临着饿死的危险。""这是现代化的代价,也是一个必需经历的阶段。"菲利克斯说。

  奥拉正要说什么,安南转到了他们这儿。只有离他很近时,奥拉才看到了他脸上露出的深深的疲惫,这时,在另一个大陆上,南斯拉夫正在火海中挣扎。奥拉本以为他只是礼节性地同自己谈几句,没想到他很认真地同自己谈了很长时间。

  "在世界经济的飞速发展中,我们出生的那块大陆正在被抛下。"安南说,"非洲需要科学,这是毫无疑义的;关键是她需要什么样的科学呢?在目前非洲最贫穷的一些地区,计算机和互联网这类东西,正如有人说过,是穷人的假上帝;他们更需要现代的生物技术,特别是你所研究的基因工程,在这方面我部分同意你的观点。""这么说您读过我写的那本书?"安南点点头,菲利克斯插进来说:"博士,我也读过那本书。您书中的主要设想是:在非洲和世界上其它最贫困的地区,在用基因工程对干旱农作物进行改造的同时,也可尝试用同样的技术对人本身进行改造,如果能用基因工程改造人类的消化系统,使其能消化更粗糙一些的植物,那么,在同样的耕种条件下,农作物的可食用产量可能增加几倍甚至十几倍,地球上大部分的饥饿将消失。即使对于发达社会,这也能大大减少耕地的用量,加速自然环境的恢复和良性循环。"安南笑着说:"看,你的思想传播很广。"奥拉苦笑了一下,"你们二位并不知道我为此受到了多大的攻击。"安南说:"你书中思想的视角很独特,但也确实很偏激,看得出来你还没有完全融入西方的基督教文化,所以在生物学的伦理方面不太顾忌。不过确实应该在非洲开始几个谨慎但能产生实效的基因工程应用项目,这将有助于联合国的努力,这种努力正在使百幕大协议[注]成为一个全球的政府间协议。"在他们的谈话结束时,安南握着奥拉的手说:"回非洲看看,回你的祖国看看,用你的学识为那个大陆做一些事情,这也是你父亲的愿望。"安南离开后,菲利克斯对奥拉说:"博士,我知道您是一位爱国主义者,同您父亲一样,这很让人敬佩,但你也不要误解了安南先生的意思。"奥拉笑笑说:"我当然不会长期呆在非洲。""这就对了,"菲利克斯点点头,"我认识一个埃及人,他是高能物理博士,很有才华,可是回到埃及后得不到他需要的实验环境,他现在只是国家旅游局的一名官员。"奥拉觉得菲利克斯有一种才能,他像一把刀子,能很快同一个初次见面的人一下子切入到谈话的深处。后来,凯西曾到奥拉这边来过一次,对他说:"知道刚才同你谈话的那个人是谁吗?"奥拉摇了摇头,凯西接着说:"纳内告诉了我他的情况,不过也没有告诉我他的身份,只是说他能给我们我们想要的东西,那批研究资金。你现在要抓住他!"在招待会快结束的时候,菲利克斯又有意无意地来到了奥拉身边,说:"博士,我对您的工作很感兴趣,不知我能否在方便的时候参观一下您的实验室,"他接着又重重地加了一句:"这不只是我个人的兴趣。"想起刚才凯西的话,奥拉对菲利克斯表示欢迎。

  一个星期以后,菲利克斯果然造访了奥拉博士领导的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实验室。这个实验室的建筑是建于南北战争时期的一幢旧楼房。同任何一个生物化学实验室一样,它的内部也平淡无奇,能看到的是一排排的试管架、培养基,还有几台离心分离器,几个液氦冷藏罐,最复杂的设备也就是电子显微镜,一切都显得锁碎和杂乱。奥拉似乎很清楚这点,立刻把菲利克斯领到了最让外行感兴趣的地方。

  奥拉首先把菲利克斯领进了一间标着"3号种植区"的房间,里面在人造阳光下种满了初看上去平淡无奇的植物。奥拉随手从一棵矮树上摘下一个桔子,递给菲利克斯并示意他剥开,菲利克斯剥开后发现里面很硬,他看到了里面是白色的果肉,并惊奇地闻到了苹果的香味。他们又来到一棵热带植物下面,奥拉摘了一个香蕉递给菲利克斯,菲利克斯好奇地剥开了香蕉,奥拉没来得及制止,有一股液体喷出来落到菲利克斯的衣服上,奥拉告诉他,这是椰子汁。当他们来到种植区的尽头时,菲利克斯看到了一片生长在架子上的藤状植物,上面长着几根黄瓜一样的果实。菲利克斯看到在几根黄瓜的顶部有一个红色的圆球,他摸了摸那个圆球,确定那是一个西红柿。菲利克斯抬头看架子上其它的西红柿和黄瓜的组合体,像一个个小丑的鼻子,有一些组合体西红柿长在黄瓜正中间,还有的西红柿长在底部,还有一根两端各长着一个西红柿。

  走出"3号种植区",奥拉又带着菲利克斯走进了一间标明"3号成长区"的房间里。在进门之前菲利克斯注意到,旁边还有1号2号种植区和1号2号成长区,奥拉都没带他去。"3号成长区"里有很多鱼缸大小的玻璃箱,有的玻璃箱前还放着一个放大镜。在一个底部薄薄地铺着一层细沙的玻璃箱里,菲利克斯看到有几支蚯蚓在蠕动着,他仔细看后,吃惊地发现蚯蚓的后部长着一支强劲的带齿的腿,那分明是蚂蚱的腿。有一支蚯蚓用那双蚱腿弹跳了一下,但由于身体太长,它只是翻了一个滚。但有另外两三支蚯蚓似乎适应了它们的身体,蚱腿每弹跳一次,身体就卷成一团向前滚动着。在另一个装满水的玻璃缸里,菲利克斯看到了许多水中的小生物,他仔细看后发现那是遗传学中最常用的实验品——果蝇,奇怪的是这些果蝇在水中快速移动着,菲利克斯很惊奇它们为什么不会被淹死。奥拉递给他一个放大镜,他用它仔细地观察其中的一只,发现那支果蝇竟长着一个小小的鱼头!他清楚地看到了小小的鱼眼和一张一合的鱼鳃。奥拉说:"用双翅在水下运动很不容易,但它们正在慢慢地学会。"奥拉领着菲利克斯走进了他在顶层的办公室,一进门,凯西就起身迎接他们,奥拉把她介绍给菲利克斯。

  看着凯西苗条动人的身材,菲利克斯说:"我们在招待会上见过的。奥拉博士,我认为您夫人更适合生物学的研究,因为科学的最高境界是对美的追求,而凯西博士本身就是生命美的生动体现。""奥拉大概不同意您的看法。"凯西笑着说。

  "菲利克斯先生,领略生物学之美同领略物理学的美一样困难,你从凯西身上看到的美是什么呢?嗯......比如说您看到了一部史诗,您赞叹它封面的华丽,装祯的精美,这就是您从凯西身上看到的生命之美;而对于史诗内部的诗行,您还一句都没读呢。只有当您深入到用想像才能把握的分子尺度,当您看到DNA分子以简洁优美的排列,表达着那渺如烟海的魔咒般的生命信息时,您才真正感觉到生命之美!顺着那长长的分子链走下去,您就是在读一部流传了几十亿年的史诗,那分子链之长,你可能沿着它跋涉一生也走不到头。而从您身上掉下的每一粒皮屑中,就含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部那样的史诗。人们对生命美的肤浅的认识,就如同他们同样肤浅的宗教一样,正阻碍着生命科学特别是基因科学的发展,因为对以基因为代表的生命内在美的探索,很可能产生出一些在常人看来不美,甚至丑恶恐怖的东西,这使人们恐慌。他们只对你从凯西或其他什么对象表面看到的那种肤浅的美感兴趣。"菲利克斯摇摇头说:"至少当凯西博士在这儿时,我很难被说服。""那我不妨碍你们了,菲利克斯先生,很欢迎您光临!"凯西起身告辞,在她走出门时,对奥拉使了个眼色。

  菲利克斯打量着奥拉的办公室,这里堆满了资料,墙上挂着一幅孟德尔的画像,一幅达尔文的画像,在这两幅画像的中央,却挂着一幅描述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中情形的油画,可能是拉菲尔某幅画的复制品,但看上去栩栩如生。

  "很有意思吧,"奥拉笑着说,"您看到的就是目前基因研究领域的精神状态。"菲利克斯又象上次一样很快切入正题:"博士,我是一个分子生物学的外行,所以下面这个问题如果浅薄可笑请不要介意:据我所知,目前基因工程研究领域对各物种的遗传密码的测序工作只进行了很少的一部分,更不用提遗传密码的完全破译了。在这种情况下,您如何能够实现我前面看到的不同物种之间的基因组合呢?""您对计算机程序知道一些吗?"奥拉反问,菲利克斯点了点头,"如果您要把两个程序模块连接起来,并不需要完全读通这两个模块的全部程序代码,甚至完全不需要知道模块内部的情况,只需了解两个模块外部的数据接口,只要把数据接口正确连接,两个模块就合为一体了,尽管这时两个模块的内部对您仍是黑箱状态。其实在很多年前,当分子生物学对各物种的基因信息知之甚少的时候,人们已经在干这种事了,比如有的研究者使果蝇的翅膀上长出了眼睛,甚至还有人使白鼠的背上长出人的耳朵......事实上,这种基因组合的难度和层次远低于对基因的直接修改。我的实验室所做的最大贡献,就是把这项工作由以前的手工操作转为全自动化方式,这我将带您去看,但在这之前,我带你看另外一些东西,它会使您更加了解这项工作的意义。"奥拉领着菲利克斯走出了办公室,沿着来时的那条路走去,经过了来时的3号成长室,又经过了2号成长室,进入了1号成长室。"这个地方叫这个名称是不确切的,因为这里没有活着的东西。"奥拉说。菲利克斯看到,在1号成长室中,立着一排排像书架一样的金属架子,上面密密麻麻地排放着无数小玻璃瓶,那些密封的玻璃瓶只有手指大小,奥拉告诉菲利克斯这样的标本瓶在这里有12万个,每一个瓶中都有一个基因组合的失败产物。菲利克斯仔细看了看面前的一排标本瓶,浸泡在瓶里福尔马林液中的是一些形状模糊的糊状物;向前走过几排架子后,小瓶中开始出现一些更具实感的小残片,好像是无意中混入的一些木片树叶之类的杂物。

  奥拉带着菲利克斯来到了2号成长室,这里同1号成长室一样,立着一排排放满标本瓶的高架子。不同的是,在这些标本瓶中,菲利克斯找到了一些他能认出来的东西:一条昆虫的腿,一片残缺的翅膀,一个昆虫的脑袋......越向前走,标本瓶中昆虫的形态就越完整越清晰。

  奥拉说:"这些都是基因组合失败的产物,真正成功的能成活下来的基因组合体,就是刚进来时我带您看的那很少的几例了,它们是所有这20多万次组合试验中的幸运者,由此您也就能明白,我为什么把您马上要看到的那个系统命名为'淘金者'系统。"奥拉带着菲利克斯来到了下一层楼,这一层的墙壁都被打通了,形成了一个很大的车间。奥拉首先让菲利克斯看两根手指粗细的玻璃管,管中都流淌着似乎一模一样的乳白色液体。奥拉说:"这就是'淘金者'系统的输入端,通过两根管子分别向系统中输入要进行组合的两种基因的细胞溶液"菲利克斯看到,这两根管子在前面分开了,分别进入了两条流水线,这两条长长的流水线是由体积不大但数量繁多的机器组成的,两条流水线的机器精确对称,完全一样。奥拉边走边介绍:"这一段是物理分离提纯,这一段是细胞级的预处理,这一段已经比较精密了,是分子级的预处理......"最后,两条流水线汇入一个巨大的金属球体中,菲利克斯看到了球体顶部立着一个塔状物。"您看,这就是'淘金者'系统的核心:基因组合舱。""那是电子显微镜吧?"菲利克斯指着那个塔状物问。

  "是的,但同一般的电子显微镜不同,它的图像只提供给计算机。对DNA进行分析和破译的基本操作,包括用酶对碱基对的复制、对DNA进行标记以及根据放射频谱对特定碱基对的检测,都是在计算机的控制下自动完成的。计算机中的分子结构分析软件对DNA分子进行分析,这当然还需一些预处理过程中其它设备采集的信息。同时,计算机控制极其微小的分子探针,根据分析的数据对染色体进行操作,以实现基因组合。这是一个极其精密复杂的系统。请看,这些就电子显微镜输入计算机中的原始的分子图像"菲利克斯看到,那些图像中只是一些形状和大小都变幻不定的幻影,看不到带状染色体,更看不到想象中的DNA长链。奥拉解释说:"在这种尺度下,物质的量子效应变得明显了,人是很难理解这些图像的。"但菲利克斯想象中的长链在对面的一排大屏幕上可以看到,奥拉告诉他,这是计算机根据接收到的信息产生的DNA分子链的三维模型。链上那无数个小球的色彩组合似乎永不重复,整个长链伸向屏幕深处的无限远方,并不停地移动着。菲利克斯觉得,他沿着那条色彩斑斓的长链,可以一直走到宇宙的尽头。

  "菲利克斯先生,这就是那首几十亿年的荷马史诗!现在我们要修改它了,你看......"屏幕上的那条长长的碱基分子链断开了,从屏幕的左上方又飘过了另一条分子链,它像一条在空中飘行的彩带,轻盈地插入了长链的断开处,两头很快和断点连接起来,与些同时响起了一声蜂鸣声,对面的一个大屏幕上显示的红色数字又加了1,标志着一对物种的基因组合的完成。

  奥拉带着菲利克斯绕过组合舱来到它的另一面,菲利克斯看到,一长排试管正在从一个金属槽中源源不断地流出,奥拉告诉菲利克斯每一个试管都容纳着一个基因组合完成的胚胎细胞。这些试管滑着滑槽进入了一个体积更大的方形密封舱中,奥拉说这是初级培育舱,像一个人造子宫。菲利克斯透过一个观察窗向里面看去,他看到了一个充满了潮湿雾气的世界,这雾气中散射着桔红色的光,使人想起了创世之初的地球,在那发着红光的火山和浓密的硫磺气体之下,幼年的生命在萌发。在这散射着桔红色光芒的雾气之下,是一片试管的海洋,那密密麻麻的试管从观察窗下面延伸到前面的雾气之中。

  接下来连接有三个培育舱,分别对应着组合体成长的不同阶段。最后一个培育舱是开放的,那是一个底部铺着一层沙土的大池子。菲利克斯站在池边,觉得自己在俯瞰着一个血战之后的巨大战场,伤残的躯体布满了原野,他们大半已死去,有的只是在进行着生命最后的无知觉的抽搐;还有的在艰难地一点点移动着自己,用巨大的痛苦维持着那必然要失去的生命。菲利克斯一个个仔细地观察这基因组合的最后成品,他看到其中最成功的一些能够分辨出躯干、肢体、头、翅膀,但大部分的组合体则像是一只只被车轮碾过的昆虫,从它们那残缺不全的躯体上,这里伸出一根齿腿,那里伸出半个翅膀或一根触须;还有一些完全失败的例子,他们看上去就像是沾了几片几丁质的一团团浆糊。有几只细长的精巧的机械手从上方伸下来不停地从这惨不忍睹的地狱平原上拣走已确定死亡的组合体,轻轻地把它们放进一个传送带上的一排移动的标本瓶中,这就是菲利克斯在1号和2号成长室看到的那些标本瓶的来源。1111奥拉说:"您看到了,基因组合的成功率是很低的,不到万分之一,但令人庆幸的是,总会有极稀少的成功组合。丁肇忠博士曾同我谈起过他发现J粒子的经历,他说那像是从迈阿密的一声暴雨中找出颜色稍有不同的几个雨点。基因科学也应进行这样大规模的试验,以从巨量的实例中找出我们所需要的东西,这种试验比目前正在进行的规模要大两至三个数量级。如果我们能进行几千万甚至上亿次基因组合试验,制造出相应数量的胚胎细胞,并观察它们成长的结果,相信我们一定能得到许多有价值的东西。但我们没有那么多资金。"菲利克斯问:"你们到目前为止组合成功的最高等的生物是什么?""如您所看到的,'淘金者'系统目前只能组合最低级的小昆虫。""那么您是出于什么考虑没有用更高等的动物大规模地做这种组合试验呢?"菲利克斯小心翼翼地问道。

  奥拉笑了起来,"先生,您谨慎的样子很有意思,我知道您想说的是什么。可是你想错了,这与所谓的生物学道德无关。我最初学的是理论物理,后来进入了生物学领域,我想我比那些基因研究领域的卫道士们更了解世界的本源;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正如安南先生所说,我并没有完全融入西方的基督教文化。同西方相比,非洲的古代文化中创世主的概念要模糊得多,比如马萨伊曾说:'当上帝着手准备开创世界时,他发现那里有了一支多洛勃(狩猎的部落),一头像和一条蛇。'就是说人类是先在的,是一种自发的创造物。所以在我所来自的文化中,对人为干与生命的进化并没有西方这么多的忌讳。我们没有用高等动物做试验的原因很简单:没有钱。"菲利克斯说:"对刚才看到的如此复杂的技术我当然一无所知,但就我所知道的分子生物学常识而言,组合低等昆虫的基因和组合高等动物的基因,都是在分子层面上进行,它们的复杂程度和所用的设备不会相差太大的。""是的,差别不大,"奥拉点点头说,"现在的'淘金者'系统就能对高等动物基因进行组合,但您想过如何培育这些胚胎细胞吗?那将是现在的培育系统的费用的100倍!但这还不是费用增加的主要原因。菲利克斯先生,在童年的时候,您屠杀过其它的生命吗?"菲利克斯笑了笑说:"很少有男孩子没有这么做过,但我想我还没到下地狱的程度。""那您一定有过这样的经验:比较高等的动物,比如鼠、兔子、猫狗之类,当它们受到一定的创伤时,比如在胫动脉上割一刀,就会很快死去;但是对于昆虫,即使你把它们的脑袋揪下来,并带出部分内脏,它们的身体还能活相当一段时间;对于植物,失去某一部分大多不会影响到它们的生存。所以,在这方面,越低等的生物生存能力越强。这就意味着对低等生物进行的基因组合成功率较高,事实上,用同样的'淘金者'系统对高等哺乳动物进行基因组合,其成功率比对昆虫的组合低一个数量级,这就意味着对高等动物进行的试验,要取得现在的成品数量,试验规模将大10倍。加上刚才所说的培育系统增加的资金,费用的增加可想而知。"菲利克斯问:"假如对高等动物进行基因组合,并使成功的组合体数量是现在的100倍,所需的资金是多少?""您可以用这笔钱建一座太空站或登上火星了。""今天晚上如果您肯赏光的话我请你共进晚餐,到时你能否估计一个概算?""产生那么多高等组合体的概算?这有意义吗?"奥拉笑了笑说。

  菲利克斯也笑了笑:"万一有呢?我知道时间太紧,只需大概估计一下就行。晚上有车来接您。哦,另外,我是代表国防部来拜访您的,这是我的介绍函,请原谅这时才给您。"

  菲利克斯在波士顿远郊的一幢临海别墅前迎接奥拉,奥拉是由一位黑人少尉开着车从学院接来的。菲利克斯这时穿着军装,肩上有三颗将星,虽然奥拉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但是同西装革履的他相比,奥拉觉得这时自己面对的是另外一个人。他们在临海的阳台上坐下来,这时太阳已经从别墅背后的城市后面落下,面前是大西洋蒙胧的波影。

  菲利克斯说:"博士,您一定带来了我要的那个数字。哦,不用马上告诉我,我知道那对您来说是天文数字,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您得到它问题不大。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必须坦率地谈一谈,绝对坦率,我对您和我们都有好处。""我一直是很坦率的,但您对我却并非如此,我现在对您的那面一无所知。"奥拉说。

  "您很快就会知道的,这之前我问一个十分唐突的问题,由于事关重大,所以请您理解。我的问题是:您对这个国家真正的感情是什么?"奥拉淡淡地说:"将军,我对政治不感兴趣。但即使在美国,在麻省理工,政治对我也是一件麻烦事。在我读博士的时候,学院的院长是詹姆斯。D.威斯拉,您可能知道他,他是肯尼迪总统的科学顾问。在他的作用下,麻省理工大量从事与战争有关的研究;但与此同时,学院的建筑系和城市研究系在主流学府中又属于最左的一类,这就使得学院内部的政治情况十分复杂。从我个人来说,黑人占23%的波士顿所固有的种族问题不可能不影响到麻省理工,而我做为一名黑人移民,不是在校榄橄球队,而是在学术领域爬到如此高的位置,自然有一些很让人心烦事情......""博士,我指的是这个国家,而不是它的政治。"

  奥拉起身伏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夜色正在降临的大海,"将军,我分得清这两者。和一般移民不同,我和父亲先到欧洲,没钱买机票,就在那里混上了一艘货轮,在纽约港上的岸。记得那是在深夜,下船后,我们就坐渡轮到自由女神像去,我一遍又一遍地读着女神像基座上的埃玛.拉扎勒斯的诗:

  把你们疲惫的人,你们贫穷的人、

  你们渴望呼吸自由空气的挤在一堆的人都给我,

  把那些无家可归、饱经风浪的人都送来:

  在这金色的大门旁,我要为他们把灯举起.

  "我看到了远处夜中的曼哈顿,那真像一大块宝石的切面在夜色中灿烂发光。您知道,我们这些从那个贫穷大陆出来的穷人,那时会是什么感受,当时我流下了眼泪......后来证明我没把这个国家看错,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甚至黑暗,但做为一个竭尽全力的自我奋斗者,我还是穿过了美国社会一层又一层的玻璃天花板,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我喜欢美国,虽做不到像内森.黑尔那样毫不犹豫地为其献身,但,将军,如果这个国家需要我做些事情,我是会尽全力的。"菲利克斯说:"那么,博士,这个国家确实遇到了难题。现在,美国正面临着越南战争以来最为严重的兵力危机,从南卡罗来纳州的新兵训练营到关岛的海军基地,种种迹象表明,各军种的兵力目前薄弱到了危险的地步。志愿入伍的人太少,离开军队的人又太多,各兵种每年征兵满额十分困难。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经济繁荣带来了更多比军旅生涯挣钱还多的机会,'网络一代'的价值观念也在不断变化。

  "传统的动员办法无法扭转美国目前这种兵源下降的局面。各军种必须招募越来越多的对军队不感兴趣的人,他们离队的比率更高。结果,职业军人的负担不断加重,这令人联想到越战刚刚结束时美国军队人员空虚的情形。

  "同时,从国际和国内的政治走向来看,我们也不可能保留现有数量的军队。现在全世界都在裁军,但如果我们同他们一起裁,事情就很可怕。这个星球上没有第二个国家有我们这样的需要:在距本土最远的地方同时打两场高强度战争。如果我们随大流走,就会失去一切。从国内政治来看,各大利益集团在冷战之后都急于分到和平红利,但现在已过了近十年,他们得到的很让他们失望,裁军的叫嚣声又响了起来。

  "所以,五角大楼必须做好这样的准备:在21世纪用少得多的军队执行与目前相当的,甚至更加繁重的军事任务,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有素质比现在高得多的军人。

  "在现在的美国青年中,我们可以招到像科学家的士兵,像工程师的士兵,像艺术家的士兵,但像士兵的士兵却越来越难找了,而这种人是军队的灵魂。现代化的进程,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人类在精神上女性化的进程,现代美国年轻人,越来越难以承受战争所带来的体力和精神上的压力,即使是坐在电脑前操纵巡航导弹,这种压力也依然存在。更糟的是,现在和平主义在国内盛行起来,已成了一种公害,这使得美国军人比越战时期更难以面对自己的和敌人的伤亡,一名优秀军人所必需的在横飞的血肉面前的泰然自若,已被公众和媒体看做一种变态。而我们的敌人,由于他们大多处于较落后的社会中,因而拥有在精神素质上比我们更优秀的士兵。

  "有人指责美国军队越来越深的技术崇拜倾向,但我个人认为技术崇拜并没有什么不好,技术优势仍然是美国所能依靠的绝对优势,问题在于我们现在崇拜得不够深不够广,既然技术能给我们带来航空母舰、巡航导弹和隐形轰炸机,那它这什么不能给我们带来优秀的士兵呢?博士,我想我把我的意图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奥拉沉思着点点头,说:"这之前你们做过些什么呢?""早在冷战时期,五角大楼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存在一个秘密委员会,他们从事一项代号'创世'的计划。你可能预料到,由于分子生物学的总体水平,'创世'工程没有什么大的建树。海湾战争之后,决策层把目光投向了那些高技术武器,把这个计划渐渐淡忘了。现在,由于我上面所说的形势,也由于HGP(人类基因测序)工程接近完成,创世计划又被重视起来。""您是这个委员会的负责人吗?""是的。最初'创世'工程的走的是一条比较理想的路线,企图像修改计算机程序一样修改人类基因,以产生我们所需要的人种。但是在一系列失败后,我们重新全面考查了世界基因工程研究的现状,并对未来做了有限的预测,委员会的专家组发现,即使HGP工程全面完成,人类基因组的全部序列都被测定,并识别出10万个人类基因,要想按一定目的随意修改人类基因,仍然是一件十分遥远的事情。而把人类基因同地球上已有的基因资源,如动物或昆虫基因相结合,则是一个更可行的方向。关于这一点您在实验室中也同我谈过。沿着这个方向寻找下去,我们发现您是目前这个领域最领先的。我们指望通过您的工作,为这个国家产生出具有猎豹般敏捷、狮子般凶猛、毒蛇般冷酷、狐狸般狡滑、猎狗般忠诚的士兵。"奥拉说:"下一步您可能要问我,我在精神上是否能承受这个计划所带来的种种后果呢?"菲利克斯说:"您当然可以拒绝,选择权完全在您。由于'创世'工程的特殊性,坦诚一些对我们双方都是有利的,我们需要参与这个计划的人全身心地投入。""将军,您误解了我的意思,与'曼哈顿'计划不同的是,对人类基因的研究是科学家首先展开,而政府首先加以限制的。我现在是把您说的那些话反过来问您自己:您准备好了承受由此带来的一切吗?"菲利克斯笑了笑说:"我代表国家的意志,博士。""这个国家的意志并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坚强,越战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们在那个小国里打赢了每场战斗,却输掉了整场战争,它所带来的精神打击,使整个国家颓废了很多年。而'创世'工程带来的冲击,可能比越战大十倍。""我们准备好了承受,博士。""不,您没有准备好,总统没有准备好,众参两院里那些神经过敏的先生们没有准备好,两亿五千万美国人更没有准备好!做为非专业人士,您无法想象这个计划所带来的某些东西的可怕程度。举一例子:您考虑过近亲繁殖吗?人类近亲繁殖所产生的后代大部分是具有遗传缺陷的,但其中也有一定的比例,在遗传上比上一代更优秀。那么五角大楼为什么不挑选出几百个家族进行无节制的近亲繁殖,然后从中挑选出所需要的后代呢?"停了一下,菲利克斯说:"博士,不管您信不信,'创世'工程真的考虑过这种可能性,遗憾的是,它产生出的后代,即使比上一代在基因上优秀,也是我们无法控制的,我们无法得到所需要的......""不不,"奥拉摆摆手说:"我指的不是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成功的后代,而是绝大部分的废品,我想知道你们怎么处理那些废品。我的基因组合目前成功率最高的是两个物种的基因各占百分之五十的组合,在这点上我的研究方向同其他学者截然相反,这也是我走在前面的原因。但'创世'工程最后要的是优秀的人而不是某种您不认识的东西,所以我必须逐渐减少非人类基因的比例,增大人类基因的比例,最后用百分之九十多人类的基因同百分之几的非人类基因相结合,产生出所需要的人种。这将是一个庞大而漫长的研究过程,它将产生出大量的废品,那些东西,大部分看起来根本不像人;至于从道德或法律上确定他们的身份,我也想象不出有什么可接受的办法,您将如何面对这种情况呢?""是否可以在这些废品还是胚胎状态时处理这个问题呢?""这当然是最方便的办法了,但不幸的是,由于研究的需要,我必须让这些胚胎充分成长,观察他们的成长情况,以决定下一步的研究。""我想我们会想出办法的。我要向您表明的关键一点是:我们已经做好面对这种复杂情况的充分准备,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物质上的。我们应该先行动起来!如果费米和奥本海默在'曼哈顿'工程开始之前就费尽心思考虑核裁军,那美国早就做为一个无核国家被苏联征服了。""这一点我同意。但我还是要得到一个承诺,'创世'工程的成果最终要转为民用。""这一点没有问题,美国毕竟是百幕大协议的创始国。""那么,我加入'创世'工程。"分子生物学家和将军的手握在一起。

  "这之前的大部分科学家们,他们毫无顾忌地进行着种种研究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成就感,但是当他们的成果带来灾难的时候,却都装出一付天真无邪的样子。我不想当这种伪君子。将军,我希望您真正清楚自己是在做什么,我们是在打断一条在地球上自然延续了几十亿年的链条,谁也不知道会带来什么。"菲利克斯点点头:"虽不是每个星期都上教堂,但我也是一名基督教徒,无论从精神上还是理智上,我都清楚我们在干的事情的分量。博士,当灾难真的来临时,我们一起承担我们该承担的部分。""很好将军,那么您现在就面临着第一个考验:我们用做基因组合试验的人类基因从那里来呢?"菲利克斯茫然地看着奥拉:"我不知道。""当然是用我们两人的!从道德上我们很难用其他人的基因。您不是打算承担后果吗?没有比这更直接的保证了。"菲利克斯沉默了几秒钟,说:"好的,博士,我该怎么做。""您只需给我一根头发。"奥拉伸出手来说。

  菲利克斯从头上揪下了一根头发,放到奥拉手心上;奥拉伸手从自己头上也揪下一根头发,并拿出一个小笔记本,把两根头发夹在里面,说:"这两根头发的根部所带下的皮肤组织,能提供可克隆的细胞,这样就可产生足够的细胞,使我们的基因自始自终地参与组合试验。以后组合试验中人类方面的细胞,将都由我们的细胞克隆出来。"菲利克斯再次向奥拉伸过手来:"博士,让我们一起开始这魔鬼的航程吧。"

  "这太可怕了,你疯了?!"凯西惊叫到,"我们是曾经计划用较高等的哺乳动物进行基因组合,但却从未想过用人!"

  "我想过,只事从未告诉过你"奥拉说。

  "那你对人类的生命岂不是太不尊重了?"

  "亲爱的,你真的认为在这个世界上,人类的生命受到尊重吗?记不记得3年前,做为联合国观察组的工作人员,我们去卢旺达。在那里我们看到胡图族和图西族人的尸体堆积如山,用推土机和铲车往大坑里送,我们面前的那个坑里就埋了五千多人。你还告诉我,从那一天起,你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

  "这是两回事,你现在在改变人类生命的本质!"

  "有什么不同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是一种唐吉珂德式的使命感使你失去理智,你想用基因技术来帮助你出生的那块贫穷的大陆。"

  "不错,"奥拉点点头,"这是我的目标之一,我确实想通过基因技术消灭非洲的贫穷,这并不仅仅是通过改造农作物,可能的话还通过对人的基因的改造,比如我同你谈过的改造人类消化系统的想法。但这并非是我的主要目标,我还有一个更深刻更远大的目标......亲爱的,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那是在南极寒冷的阿蒙森海上,做为绿色和平组织的成员,他们阻止一艘日本捕鲸船捕杀座头鲸。当奥拉乘着小艇靠近捕鲸船时,船上的日本人用高压水龙头向他们喷水,水喷到身上冰冷剌骨。

  捕鲸船的船长通过扩音喇叭冲他们喊:"你们这群傻瓜,有人在利用你们热情!我们捕鲸是为了科学研究之用,同你们一样,我们也是为人类的利益工作!"这时奥拉看到另一艘小艇上站着一个姑娘,被水龙头的水柱冲得摇摇晃晃,但她还是勇敢地迎着水柱,用扩音器向船上喊到:"我们不仅仅是为了人类的利益,我们是为了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利益而战!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物种,都与我们共享着同一片蓝天,同一个海洋,他们也有自己神圣的生存权利!""这里有一个人类的叛徒!"捕鲸上的日本人高喊,几支高压水龙头都集中火力对准了那姑娘,一下就把她冲到冰海中。奥拉不顾一切地跳下海去,把姑娘救上小艇。回到大船后,那名叫凯西的姑娘发起了高烧。但是第二天,她又拖着虚弱得站都站不稳的身体,驾着小艇驶向捕鲸船,对着狂喷的水龙头高呼:"地球上所有的生命万岁!"奥拉被感动得流下眼泪,他第一次爱上了一个姑娘......

  "当初我们要结婚的时候,你那位南卡莱罗纳州的保守的农场主父亲和你断绝了关系,并取消了你的财产继承权。现在我还记得你对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你说:爸爸,我上了大学,读了博士,从分子生物学中所学到的最难忘的东西就是:所有人类种族之间的差别是多么微小。那么,亲爱的,你也同样学到了,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差别同样是多么微小!从基因学说中我们知道,地球的生命只有一种,不同物种其实是同一种生命不同的外在表现形式而已。"这时传来一声猫叫,奥拉和凯西看到他们那十二岁的女儿正在地毯上同一只雪白的小猫玩耍,她们亲密无间,构成一幅动人的图画。

  "如果人类不同种族之间的基因可以结合,那为了地球上伟大的生命的延续,不同物种之间的基因为什么不能结合呢?在生命最本源的秘密已由科学揭示出来后,人类还有什么理由歧视其它物种呢?为了人类各种族的平等,我们已战斗了很长时间,但为地球上所有物种平等所进行的革命还没有开始,要实现所有物种平等的超大同世界,可能还要进行成千上万次南北战争。我愿意为这样一个世界而献身,实现人类与其它物种基因的组合,将首次把物种平等的问题呈现在全世界面前,也可能是这场革命的开始!"凯西沉默地看着奥拉,像是在犹豫。

  奥拉说:"亲爱的,我有一个梦!"凯西叹了一口气,"我也有过那样的梦,但现在我们都不年轻了,我早不是南极海上的那个姑娘了,我只能跟你把梦做下去,但,亲爱的,这真的只是个梦。"

  特兰斯-皮科斯.德克萨斯地区,位于新墨西哥以南,是德州最西边的沙漠一般的三角地区,这是一块不毛之地,到处是螺丝豆和仙人掌,空旷而荒无人烟。在这片荒漠上,在很短的时间内,新出现了一片建筑群,它主要是由一些高大的厂房一样的建筑组成。如果从空中俯瞰,还可以看到建筑群正中的一个巨大的圆形建筑。这片建筑群由高大的围墙围起来,围墙的顶上装着电网。大门上挂着这样的牌子:"国家垦务局畜类传染病监测和研究中心"沿着围墙每隔不远处都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告示牌:"为了您的安全请不要靠近这一区域,这里畜类的许多传染病会危及人类,如果您一旦误入,将被拘留和检疫一段时间"在这建筑群中的一幢不起眼的三层楼中,安装着从麻省理工学院的那间实验室中全套迁移来的"淘金者"系统。奥拉和他的研究小组在这里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他们首先把那两根头发根部所带的细胞用克隆方式制成了二百个胚胎细胞,当这些胚胎在人造子宫中成长到一定大小时,它们就又被分解了,并在超低温液氦中冷藏起来,这样,"创世"工程中所需人类基因的实验材料就备齐了。

  这片建筑群在五角大楼的绝密文件中被称为"'创世'工程第一阶段试验基地",简称为"1号基地".

  现在,基地中的大部分建筑还是空荡荡的,基地中间的那个圆形建筑被称为基因组合车间,在其中将安装100套"淘金者"系统。与基因组合车间紧密相连的是初级孕育区,这是一个巨大的人造子宫,内部可以同时孕育30万个初级胚胎。外面更大规模的一圈建筑物为二级孕育区,这里的人造子宫可能同时孕育3万个已经相当发育的胚胎。最大规模和数量最多的建筑物是成长区,这里可以同时容纳一万个成活的基因组合体。在1号基地中所进行的研究最终将要产生1000万个胚胎细胞,经过初级筛选,其中将有100万个进入初级孕育区;再经过第二次筛选,将有10万个进入第二孕育区,最后,只有大约1万个组合体进入成长阶段。

上一页 《魔鬼积木》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