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魔鬼积木》->正文
第3章

  1号基地毁灭后不久,奥拉接到了桑比亚政府的正式邀请,请他携夫人参加桑比亚国的国庆大典。

  到达桑比亚后,在豪华的总统府中,凯莱尔总统接见了他们,说的还是上次在美国接见奥拉时说的那些话,甚至还是用英语说的。他们下榻在首都的一家大酒店中,其豪华程度使他们仿佛置身于欧洲的五星级酒店。晚上他们应邀参加了一个盛大的晚宴,出席晚宴的那些桑比亚上流人士珠光宝气,风度翩翩。首都的大街是一片霓虹灯的海洋,高楼顶端那些欧美大银行的标志最为醒目。

  凯西对这一切赞叹不已,但奥拉有不同的感受。深夜,他一个人又走出了酒店,租了一辆车来到了首都的外围。他看到,首都是被一片一望无际的贫民区包围着。在这低矮棚屋之间的狭窄街道上,赤裸的骨瘦如柴的孩子在污水中玩要,拎着塑料桶的憔瘁的妇女们排着长队,等着接用卡车运来的饮用水;奥拉看到不同部族间的年轻人手提长刀和棍棒在斗殴,被砍倒的人躺在地上,血和泥水混在一起;而就在不远处,几个衣衫褴缕的干瘦的年轻人正凑在一起,把注射器剌进手臂中;而行人对这一切无动于衷,踏着泥水绕行而过......

  奥拉还去了一个中学同学家,那人看上去已老得与奥拉不像同代人。在他那低矮闷热的家中,除了一个炉子和两张床外什么都没有。床上躺着一名瘦得不成样子已病得奄奄一息的姑娘,那是他女儿,他告诉奥拉,女儿的爱滋病是在附近港口染上的;奥拉还看到从棚屋顶上吊下的一个蓝子中有一个同样瘦弱的婴儿,他一出生就传染上了妈妈的爱滋病。

  奥拉继续向前走,来到童年时游泳的那条大河边。河中到处漂浮着棚屋的碎片,那是下午暴雨后的山洪从对面山坡上冲下来的。

  再向前,车窗外是连绵的小山丘,那些山丘的表面色彩斑驳,奥拉仔细一看,发现那是垃圾堆成的!许多孩子在垃圾山上翻找着什么,离他们不远,有大片的桶状废容器,上面有剧毒和放射性的标志。这些垃圾的数量惊人,绝不可能是这座城市产生的。奥拉早就听到过桑比亚政府秘密进口垃圾的传闻,现在得到了证实。进口垃圾的钱是出卖沿海油田和内陆矿藏的开发权挣到的,这些钱的另一部分则养肥了桑比亚为数极少的富翁,他们龟缩在城市中心,花天酒地,醉生梦死。

  奥拉回头看去,隔着这垃圾山和破棚屋的海洋,首都在远方发出诱人的彩光,仿佛是悬在这贫穷大地上的一个幻影,仿佛是放在垃圾山上的一粒钻石。

  奥拉又看看身边在垃圾山上翻找东西的孩子们,他注意到了他们偶尔抬头看首都时的目光,在城市的霓虹灯的光芒中,那目光仿佛喷出火来。奥拉知道,桑比亚已是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第二天的国庆阅兵盛大而隆重,但进行到正中,从受阅的坦克方队中,突然有一辆坦克偏离队列,加速向观礼台冲来,坦克冲破了总统卫队的警戒线后猛地刹住,从车上跳下两名士兵,用冲锋枪向卡莱尔总统射击,当场打死了他。

  奥拉和凯西这时正坐在观礼台上距总统不远的地方,凯西被吓得够呛。回到酒店后,她不停地向奥拉咀咒这个野蛮的国家,并认为他们肯定会被做为人质扣在这里。

  桑比亚现政府在当天被推翻,军政府同时成立。西方立刻宣布桑比亚新政府为非法,并开始从这个国家撤离使馆人员和侨民。

  奥拉和凯西正在被政变军人警戒森严的酒店中坐立不安时,桑比亚的陆军元帅鲁卡打来了电话,这令他们吃惊不小,因为这位健壮的军人刚被推举为政府的临时总统。

  鲁卡元帅说:"真对不起,让你们,特别是夫人受惊了。我是想告诉你们,美国大使馆的撤离专机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起飞了,如果你们决定走,会有车送你们去机场。"电话是凯西接的,她喜出望外地说:"谢谢,我们当然要走,我们都是科学家,在您的国家无事可干的。""我能同奥拉博士说句话吗?"元帅说,凯西把电话递给了奥拉,然后开始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

  鲁卡元帅在电话中对奥拉说:"博士,请您记住,比起那些所谓的民主来,您的祖国更需要科学。这是一个穷人的国家,渴望着科学能给我们带来温饱,正因为如此,我们对科学,特别对您所从事的这门科学,在道德上比西方人更容易接受。"半小时后他们到达机场,并同美国大使馆的一大帮人一起上了飞机。当大使登上舷顶部,一只脚已踏进那架波音777的舱门时,他觉得足够安全了,就撕下了刚才温文尔雅的面具,冲着下面机场上的政变军人大喊:"你们这些恶棍、杂种,你们会得到你们应得的东西的,我现在真是可怜你们!哈哈!"

  当飞机离开地面时,凯西长出了一口气,并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奥拉第一次见她这么做,她咬牙切齿地对坐在对面的大使说:"大使先生,回去告诉总统,告诉国会,我们应该派航空母舰来,炸烂这群野蛮人!""根本不需要,夫人。"大使微笑着说:"我了解桑比亚,他们的经济就像盘子一样浅,全凭原料出口和西方的投资来支撑,当这些东西被切断,桑比亚的经济将很快崩溃,这个国家将饿得人吃人,那个时候,这个军政府将不摧自毁,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先生,要是我,我绝不再回到这块野蛮的土地上来!"奥拉忍不住插嘴:"今天你怎么总把野蛮这个词挂在嘴上?""难到我们看到的事还不够野蛮?""别忘了,美国也是一个多次枪杀总统的国家,最近的一次就发生在80年代!"凯西哼了一声,没做声。大使说:"博士,您不应把自己看成一个桑比亚人。""我是桑比亚人。"奥拉冷冷地说。

  "我早该想到这一点。"凯西眼睛看着机舱外无际的大西洋说。

  飞机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降落,菲利克斯将军亲自到基地迎接奥拉夫妇,祝贺他们从桑比亚政变中死里逃生,然后他们一起飞往"创世"工程2号基地。

  两件后来改变历史的事情,公开地和秘密地开始了:桑比亚陷入了西方的全面封锁之中,"创世"工程开始了第二阶段研究。

上一页 《魔鬼积木》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