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魔鬼积木》->正文
第6章

  "林肯"号航空母舰战斗群到达非洲沿海已二十多天,除"林肯"号舰母外,战斗群还包括一艘贝尔纳普级巡洋舰、两艘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一艘孔兹级驱逐舰、两艘诺克斯级护卫舰、两艘佩里级护卫舰、一艘威奇塔级补给艘、还有三艘看不见的"肛鱼"级攻击潜艇。这支舰队以"林肯"号为核心展开在海上,如同大西洋上一盘摆放整齐的棋局。

  对桑比亚的"外科手术"也已持续了二十多天,每天有上千架次的飞机的狂轰滥炸,从"雄猫"F14上的激光智能炸弹攻击到从阿森松岛飞来的B52的地毯式轰炸,还有巡洋舰和驱逐舰上大口径舰炮日夜不停的轰击,这个国家实在剩不下什么了。他们那只有二十几架老式米格机的空军和只有几艘俄制巡逻艇的海军,在二十天前就被首批发射的战斧巡航导弹在几分钟内毁灭,而桑比亚陆军的二百多辆老式坦克和一百多辆装甲车也在随后的两三天内被来自空中的打击消灭干净。随后,攻击转向了桑比亚境内所有的车辆、道路和桥梁,而摧毁这些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现在,桑比亚国已没有一辆能动的汽车和一条能通行的道路了,他们已被打回到石器时代.

  战斗群司令官菲利克斯上将突然从踱步中站住,看着"林肯"号舰长布莱尔少将,同十多年前一样,菲利克斯仍然身材细长,但那学者风度中多了一份忧郁;而舰长正是他的反面:粗壮强悍,是一个老水兵的标本。

  "我还是认为舰队离海岸太近了。"菲利克斯说。

  "这样我们可以向桑比亚人更有力地显示自己的存在。我不明白您担心什么,"舰长挥着雪茄说,"桑比亚军队现在拥有的射程最远的武器可能就是55毫米的迫击炮了,如果有,它也只能藏在地窖里,拉出来十分钟内就会被摧毁。"

  舰队,特别是"林肯"号确实能显示其存在。它是尼米兹级航母的第5艘,于1989年务役。排水量9万多吨,全长332米,有20层楼高,舰载两个战斗机中队,4个攻击机中队,还有4个电子战和反潜中队,共一百多架高性能战机;舰上人员近6000人,这是一座带来死亡的海上钢铁城市。

  菲利克斯又接着踱起步来,"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我和几名陆战队员一起守在西贡大使馆的楼顶,直升机正在运走最后一批人。文进勇将军指挥的北越军队离那儿只有几百米了,而美国在越南的势力范围,只剩大使馆楼顶这几十平方米了。一颗炮弹飞来,一名陆战队员被齐肩炸成两半,我还记得他的名字,他是最后一个死于越南的美国军人......那一时刻铭心刻骨,想起它,总使我感觉到,战争中的弱小民族有一种我们意识不到的很神秘的东西。""我也参加过越战,但没感觉到这种东西;以后在中东沙漠上,伊拉克有200万军队,几千辆坦克,我同样没感觉到这种东西;现在,桑比亚已没有一门能暴露在外的迫击炮,我更不认为他们还有什么令我们恐惧的神秘的东西。我为我们的士兵感到遗憾,他们本以为,这次到非洲是一次充满荣誉和浪漫的远征,而敌手竟是这样贫穷,这样不堪一击。您认为美国军队在精神上正在衰落,我同意,但对其原因我与您的看法不同:美国军队缺少自己的英雄偶像,二十世纪后期的几场战争,如海湾和科索沃战争,都没有造就出像巴顿、麦克阿瑟、艾森豪威尔这样的英雄,因为敌手太弱了,这次也一样!"

  在被任命为远征桑比亚的"非洲惊雷"行动的总司令后,菲利克斯曾同自己的参谋部详细地研究了此次作战行动的每个细节。这次行动将出动两个航母战斗群,这对于本来就很弱小,又经十年封锁后奄奄一息的桑比亚是绰绰有余了。

  但菲利克斯一直在担忧着一个潜在的危险,这就是奥拉带到桑比亚的那3万个组合体。

  他多次召集凯西和3号基地的其他科学家们,分析那些组合体都是什么类型。在全面回顾了2号基地的研究过程后,科学家们告诉菲利克斯,那一阶段的研究中最成功的组合体是人与冷血动物的基因组合,特别是人与海洋动物的基因组合,基于这一点,还参考2号基地留下的研究资料,他们一致肯定,奥拉带到桑比亚的是人鱼组合体。

  虽然有确切证据,菲利克斯还是表示怀疑,"我不相信桑比亚的黑人妇女能孕育和生下这样的怪物。""将军,完全不是您想象的那样!"凯西说:"这些组合体,同您在2号基地中的大水池里看到的人鱼完全不同,他们人类基因的比例高得多,所以从外表看更像人,甚至,您如果不仔细看,他们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只有一些细微的不同,比如他们的手脚是蹼状,耳后可能有鳃孔等。但海中更适合他们生存,在海里他们会像鲨鱼一样凶猛。"后来,菲利克斯从电视上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那是桑比亚总统鲁卡为回应西方的威胁发表的一次电视讲话,这位前桑比亚陆军元帅说:

  "......我借用丘吉尔的一句话:我们要在陆地上战斗、我们要在空中战斗、我们要在海滩上战斗、我们决不投降!这里我要特别强调的是:我们还将在海上战斗,我们要让入侵之敌葬身大海!"话音未落,一群同菲利克斯一起看电视的参谋军官大笑起来,"当年萨达姆还对伊拉克人说,要把布什抓到巴格达游街呢!"但菲利克斯从这讲话中进一步证实了科学家们的说法:桑比亚要用人鱼组成的军队在海上同美国舰队作战。

  菲利克斯忧心忡忡地召集两个航母战斗群的舰长们研究对策,他把注意力放到两艘般空母舰上,这是桑比亚人理所当然的优先目标。显而易见,人鱼对舰队的攻击方式只可能有一种:在舰底安放爆炸物。

  "您过虑了,将军。""林肯"号舰长布莱尔对菲利克斯的担忧付之一笑,"这种攻击方式根本不是什么新发明,二次大战,在挪威沿海,英国人就曾企图用这种方式炸沉德国战列舰'提尔皮兹'号;后来珍珠港事件中的日本人,福克兰群岛战争中的阿根廷人,都曾采用过这种战术,阿根廷人就派蛙人在潜入意大利港口,企图在港中的英国军舰的舰底安放水雷;在冷战时期,北约和华约的海军研究机构都探索用经过训练的海豚干这种事。但这种战术在实际作战中从来没有成功过。""但我们面对的不是蛙人,是经过基因优化的鱼人!"菲利克斯说。

  "一样,将军,他们同样是用小小的血肉之躯对付庞大的钢铁巨舰。我很快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布莱尔舰长的答复果然给了菲利克斯不小的安慰。一个星期后,他在海上为菲利克斯演示了刚刚装备的防卫系统。当时用一群虎鲨做为鱼人的替代物和假设敌,在"林肯"号的舰底挂了一个装满血腥物的铁笼子以吸引虎鲨前来。当那群虎鲨游近时,布莱尔指给菲利克斯看一个大屏幕,上面清楚地显示出虎鲨的航迹、航向和数量。

  "我们在舰底安装了一套监视系统,这套系统除了声纳外,还有高穿透力的水下激光摄影设备,这套系统十分灵敏,也很庞大复杂,以至于它影响了'林肯'号的航速。"

  接着,布莱尔带领菲利克斯来到甲板上,菲利克斯突然感到了从海下传来的震动,那震动十分强烈,好像是从自己的身体内发出的,使感到他一阵恶心,耳朵嗡嗡直响。接着,他看到海面上鼓起了几个大水包。

  "这是一种特殊的深水炸弹,它在水下产生的震波比常规的炸弹强烈几十倍,您知道,震波在水中的杀伤力比在空气中大100倍,没有什么海中生物能经受这种震波。"

  菲利克斯看到那些虎鲨一条接一条地浮上水面,从它们嘴里流出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海水。捞上来的虎鲨尸体经解剖后发现,它们的内脏都被震碎了。

  "所有舰只都装备了足够数量的这种深水炸弹,同时还装备了水下次声波射机,杀伤力也很大,可不间断发射。还有一个最后的防护措施......"布莱尔又带着菲利克斯回到控制舱,让他看一个屏幕上显示的水下舰底的模糊图象,一名少尉按动了一个开关,刚才昏暗的舰底立刻出现了一层红色的光荤。

  "这是我们用一种放电装置在舰底的海水中产生的一个高压电场,任何靠近舰体50米以内的生物会立即被击毙。"

  菲利克斯从望远镜中看到,在"林肯"号翻着白沫的航迹上,不断有死鱼浮出。

  但战争进行到现在,丝毫没有那些神秘的组合体的踪影。物种共产主义者们在桑比亚建成的基因工程基地,包括基地中那建了一半的"淘金者"系统,都在来自海上和空中的精确打击中化为灰烬。

  "也许那些鱼人战士一到大海就溜得无影无踪了。"布莱尔半开玩笑地说,菲利克斯认为这并非不可能,因为大部分组合体是不喜欢它们的创造者的,很难想象它们会为之而战。

  这时,一名参谋递给菲利克斯一份电报,他看后喜上眉梢,这是战争爆发后他第一次露出笑容。

  "看来这一切都快结束了,桑比亚政府已接受了最后一个条件,他们将很快交出仍在桑比亚境内的物种共产主义组织的几名主要领导人。"菲利克斯把电报递给布莱尔。

  布莱尔看都没看就把电报扔到海图桌上,"我说过这是一场乏味的战争。"

  从两位将军所在的航母指挥塔上舰长室的宽大玻璃窗看到,一架陆战队的直升机从海岸方向飞来,降落到"林肯"号的甲板上,物种共产主义的那几个领导人从直升机上走下来,并在周围陆战队员的枪口下向指挥塔走来。奥拉走在最前面,特别引人注目,因为他穿着桑比亚的民族服装,那实际上只是一块裹在身上的大灰布,而他那已变得骨瘦如柴的身躯似乎连那块布的重量都经不起,象一根老树枝似地被压弯了。

  这了一会儿,这一行人走进指挥塔,进入舰长室,除了奥拉博士外,其他人都不由四下打量起来。如果只看四周,这里仿佛就是一间豪华庄园的客厅,有着猩红色的地毯,华丽的镶木四壁上刻着浮雕,挂着反映舰长趣味的大幅现代派油画。但抬头一看,就会发现天花板是由错综复杂的管道组成的,这同周围形成了奇特的对比。高大的落地窗外,舰载飞机在不间断地呼啸着起降。

  奥拉博士没有抬头,向菲利克斯所在的方向微微弯了一下腰,"多日不见,将军,您可还好?"菲利克斯点点头,"你可以看到我很好,我终于又回到军人该干的事上来了。倒是你状态有些不佳,分别不过半年,你好象老了20岁。"奥拉又微微弯了一下腰,"这半年事太多,将军。""是训练鱼人部队吗?"布莱尔舰长带着讥讽的笑问。

  奥拉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菲利克斯说:"博士,我问一个问题,纯粹是出于好奇:记得16年前在波士顿那个靠海的别墅中,您向我做的关于美国的表白吗?我想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当然是真的。但当两个基地的大屠杀发生后,我发现美国并不会认同我的最终理想。还有后来桑比亚的事,我不得不站到祖国一边。我走到这一步,不过是按照百幕大协议精神,把'创世'工程的成果让全世界共享,我们没有罪。""你们给桑比亚带来了灾难。""不管这灾难是谁带来的,将军,鲁卡国王都殷切希望它快些结束。为表达这个和平的心愿,国王除了把我们这些人交给贵军,还给将军带来了一件小小的礼物。"

  奥拉说完,从后面的一个人手中拿过了一个鸟笼大小的木笼子,奥拉把笼子放到地毯上,轻轻打开笼门,一个雪白的小动物跑了出来,舰长室中的所有军人发出了一阵惊叹声。那是一匹小马!它只有小猫大小,但在地毯上奔跑起来骄健灵活,雪白的鬃毛在飘荡,明亮有神的眼晴惊奇地看着这个世界,然后发出了一声清脆悠扬的嘶鸣。更神奇的是,小马居然长着一对雪白的翅膀!他们仿佛看到了从童话中跑出来的精灵!"啊,太美了!我想这是你的基因工程的杰作吧?"菲利克斯惊喜地问。

  奥拉又微微躬了一下身回答:"这是马和鸽子的基因组合体。""是你们在桑比亚建造的那套'淘金者'系统的产物?"奥拉苦笑着摇摇头,"当然不是,将军,那套系统建到一半就被完全炸毁了,现在它们最大的碎片也不比这匹小马的翅膀大。它是在实验室中纯粹用手工做出来的。""它能飞吗?""不能,它的翅膀没那么大力量。"菲利克斯说:"我代表贝纳感谢你,博士。哦,贝纳是我的孙女,你见过她的,我想她为这礼物一定会高兴得发狂的!"

  "祝她幸福美丽,将军,也请她知道,这美丽的小马来自一个苦难深重的国度,这个国度的孩子也同她一样有着美丽的梦,但他们现在正在被烧死和饿死."奥拉说,他的声调一直是缓慢和恭谦的

  "对桑比亚目前面临的一切我本人深表同情,但这些灾难是你们自找的。""但将军,贵军的战略目标已经达到,桑比亚的军事和工业体系统都已被完全摧毁,物种共产主义的基地也被消灭,我们这些你们眼中的基因恐怖分子也将去美国接受审判,我们保证积极配合。你们要求的一切都得到了,现在只请你们答应早已许下的诺言,停止轰炸吧。"菲利克斯冷冷地说:"轰炸会停止的,但不是现在。"奥拉浑身一震,但仍没有抬起头来。

  "博士,"菲利克斯说,"我和布莱尔舰长都不是政治家和外交家,我们只着眼于战争的目标,现在的桑比亚,仍然有值得攻击的目标!"布莱尔舰长做了个手势,让奥拉跟他到窗前,他指着远方依稀可见的海岸说:"博士,你看那片沿海的丛林,里面能藏下几万军队。"奥拉突然失态地大喊起来:"你们不能轰炸那些丛林!现在是旱季,会引发丛林大火,那样桑比亚已经奄奄一息的生态环境就全完了!你们也知道,那些丛林中根本没有路,即使藏有少量军队,也不可能有任何重武器......"菲利克斯大笑起来:"博士,你认为你现还有资格命令我们该干什么和不该干什么?""您违背诺言,将军!""我说过我们不是政治家和外交家,诺言让他们去遵守吧。"

  令菲利克斯惊奇的是,奥拉很快平静下来,疲惫地说:"将军,在这十多年的交往中,我第一次感到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了。"

  当奥拉随他的同志们和押解的陆战队员走到舰长室门口时,他突然转过身来,美国人发现他的腰并不驼,现在他站得挺直,他们第一次看到了他的眼睛,那双眼睛眼窝很深,双目完全隐没于黑影中,自那仿佛深不见底的黑潭中,射出两道冷光,令美国人打了个寒战。

  "离开桑比亚。"奥拉说.

  "你说什么,博士?"布莱尔舰长问。

  奥拉没有理会,转身迈着大步走出去。

  "他说什么?"布莱尔又转身问其他人。

  "他让我们离开桑比亚。"菲利克斯说,双眼沉思地盯着奥拉离去的方向。

  "他……哈……他真幽默!"布莱尔说.

  奥拉博士一行走后,菲利克斯同他的一群参谋开始策划"非洲惊雷"行动的最后阶段:轰炸桑比亚的丛林地带。

  菲利克斯把厚厚的一打作战方案扔到地图桌上,对参谋们说:"你们在把事情复杂化,对丛林地带实施精确打击没有意义,而进行常规的面积轰炸规模又太大,用燃烧弹是效率最高的方法......鲍曼中校,你去找什么?"那位正要到电脑前的中校参谋转过身来说:"将军,我想查今天的气象预报,主要是风向,这对燃烧弹轰炸是很重要的。"布莱尔舰长说:"这个地区的热带气候,局部风向变幻不定。其实解决方法很简单:在目标区域用燃烧弹投两条对角线,成X形,这样任何风向都无所谓了。这是二战时美国空军轰炸东京时创造的战术,你们这些书呆子,不会有这种灵感了。"

  然后,菲利克斯没有太多的事可做了。将军入神地欣赏着那匹小马,它正站在宽大的海图桌上,津津有味地吃着勤务兵刚送来卷心菜。将军遗憾地想到奥拉博士,这绝美的活艺术品的创造者,说不定落到上世纪五十年代那两个出卖核秘密的间谍的那样的命运,坐上电椅了。

  参谋们也松懈了下来,三三两两地闲聊着,这些年轻的校级军官们都在为这场战争的索然无味而摇头苦笑

  夜深了,睡前,菲利克斯来到外面的舰桥上,一股非洲的热风吹到脸上,风中夹着烟味。远方的陆地笼罩在一片红光之中,那是桑比亚的丛林在燃烧;火光映红了半边夜空,并在海水中反射,构成了一个虚假的黎明。

  当菲利克斯铃声被叫醒时,天已破晓。

  "请快过来,将军,有些不对劲儿。"布莱尔在电话中说。

  在作战室中,布莱尔和参谋军官们神情紧张:"将军,您看!桑比亚残余的部队已走出丛林,正在海岸附近快速集结。"

  "有多大规模?"菲利克斯问,他不明白这个情况为什么让他们紧张。

  "大约有2个陆军师,3万人左右。集结地在这个位置."布莱尔舰长用光笔在全息作战地图上画了几个圈。

  "这是桑比亚陆军的残余,他们在起火的丛林中躲不下去了,这只是一堆没有抵抗力的乌合之众."菲利克斯说,同一位海军将领讨论陆战,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带着一种轻蔑。

  但看到作战图上的态势后,他也迷茫起来,"这是干什么?他们为什么不躲到丛林那边的内陆山区去?在距海岸这么近的平原地域以这么密集的方式集结,不算空中打击,他们也在舰炮的射程内,这不是自杀吗?"当菲利克斯看过敌情通报后,又发现了更不可思议的事:"他们靠什么集结?!他们所有的机动车辆都被摧毁了,桑比亚没有一条公路和铁路可以通行,没有车辆的步兵是不可能以如此速度集结的!"

  菲利克斯盯着舰长看了几秒钟,起身抓起一个望远镜,走到海岸方向的窗前,向岸上望去。桑比亚的丛林远在内陆,望远镜中出现的是从海岸伸延出去的广阔的平原。燃烧的丛林升起的烟雾如同平原后面一张巨大的黑灰色幕布。将军看到平原的地平线上有几个黑点,这些黑点渐渐变成了一条条黑线,很快,这些黑线连接起来,给地平线镶上了一道黑边,桑比亚的军队出现了。菲利克斯久经战阵的眼睛立刻看出了这绝不是从丛林大火中仓惶逃出的散兵。他们队形整齐地推进着,很快,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到桑比亚军队象黑色的地毯一样渐渐覆盖了平原。菲利克斯再次举起望远镜,他看到阵线在加快速度,很快整个方阵都飞奔起来,士兵们高举着冲锋枪怒吼着,象潮水一样扑向大海,更让菲利克斯吃惊的是,那些士兵们似乎有许多不是黑人......

  "桑比亚人要投海自杀?!"舰队所有目睹这一壮观景象的人都迷惑不解。在"林肯"号上,菲利克斯首先发现了什么,脸一下变得煞白,他扔下望远镜,声嘶力竭地大叫起来。

  "舰炮射击!所有攻击机起飞!快!!"

  战斗警报尖利地响起,但一切已经晚了。已到海边的步兵阵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白色的东西,那无数的白色急剧抖动着,激起了高高的尘埃,舰队的人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有的桑比亚士兵都长着一对白色的翅膀,这是几万名会飞的人!

  在一片尘埃之上,飞人群升到空中,飞行的阵线黑压压一片,遮住了初升的太阳,这空中军队越海向舰队扑来。

  这时,舰队的"宙斯盾"作战系统已对来袭的飞人群做出了反应,首批舰对空导弹从"林肯"号周围的巡洋舰射向飞人,约五十条白色的烟迹扎入了飞人群。这首批导弹都击中了目标,清脆的爆炸声从空中传来,飞人群中在一阵闪光后出现了一团团黑烟,被击中的飞人血肉横飞,翅膀的白色羽毛如一片片硕大的雪花从天空飘落。航母上观战的人们发出一阵欢呼声,但凭理智仔细观察攻击效果的菲利克斯将军和布莱尔舰长心凉了半戴。一道简单但严酷的算术题摆在他们面前。

  从现在的情况看,每枚舰空导弹在击中目标时,弹头爆炸的杀伤力可击落周围3到4个飞人。舰队的舰空导弹多为"海标枪"、"海麻雀"和"标准"型,这些导弹的弹头是为击毁空中战机这样的目标而设计的,爆炸时只产生很少的高速弹片,因而面积杀伤力不大,而飞人群受到导弹攻击后正以很快的速度散开,所以,一枚舰空导弹很快只能击落一个飞人了。具有较强面积杀伤能力的舰对舰导弹和"战斧"巡航导弹对这样方向和距离的目标毫无用处。整个舰队携带的舰对空导弹约为2500枚,这比正常情况已超载一倍了。这样数量的导弹在"宙斯盾"系统的引导下足以对付一个大国的全部空军力量对舰队发动的攻击,这种攻击敌机可能有2千架左右。而现在,舰队面对着3万个飞人,每个飞人对舰只的攻击能力当然无法同战机相比,但要击落它,也要耗费一枚导弹。用航母上的战斗机对付飞人,道理也一样,况且战斗机可能来不及起飞。于是,两位将军,他们统率着这个星球上威力最大的舰队,现在不得不承认一个美国军人最不愿承认的现实。

  对于飞人,高技术武器不再具有优势,质量代替不了数量。

  "林肯"号的周围,舰空导弹一批接着一批地发射,导弹的尾迹在空中组成一团巨大的乱麻。舰队没有人欢呼了,现在即使普通士兵也解开了那道算术题,以往他们最引以为自豪的东西现在靠不上了。

  当所有的舰空导弹全部用光后,只击落了不到三千个飞人,而现在从海岸方向向舰队冲来的有2万多个飞人,前排的飞人掠过了巡洋舰和驱逐舰,直向"林肯"号航母扑来,现在,桑比亚人的目标已很明显,是的,对飞人来说,没有比航空母舰更有吸引力的目标了。

  现在,舰队只能依靠舰炮火力了,几乎所有的舰炮开始射击。事实证明,这最传统的武器对付飞人远比导弹强。打击飞人最为有效的武器是密集阵火炮系统,它原是用于击落1500米范围内突破舰队防空系统的漏网反舰导弹的,它由6管马克15型20毫米火炮组成,具有每分钟3000发的高射速。密集阵火炮的每一次扫射,都在空中划出一条死亡的曲线,都有一排飞人被它那密集的弹流击落。但密集阵火炮无法长时间连续射击,它的高射速和快初速使炮管很快老化,必须频繁地更换,加上数量有限,它们最终也无法对来袭的大批飞人形成有力的阻击。其它的大口径舰炮射速太慢,最要命的是,飞人的飞行轨迹是一条不断波动的正弦线,用舰炮对它们射击就象用步枪打蝴蝶一样,命中率很低.

  现在,飞人开始对"林肯"号冲击了,飞人从各个高度接近航母,最高的飞人飞到上千米,最低的紧贴海面掠过,2万多个飞人使"林肯"号庞罩在一团死亡的阴云中,航母上的人听到从各个方向上传来的飞人的呼喊声,这些声音使他们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抬头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遮住阳光的飞人群在头顶盘旋,他们觉得身处恶梦之中。舰长室里,菲利克斯首先意识到了一个严酷的现实。

  在高技术的梦幻中沉浸了几十年后,美国军人终于要同敌人面对面肉搏了。

  意识到这点,菲利克斯反而冷静了许多,他拿起扩音器,沉着地发出命令:"立刻向舰上人员分发所有轻武器,所有人在其岗位所在位置各自为战,重点防守塔岛、升降机口、弹药库、航空油库和核反应堆。这是舰长在说话,全舰人员,准备接敌近战!"

  布莱尔舰长茫然地看着菲利克斯将军,好半天才理解了他话的含义。他默默地走到海图桌前,从一个抽屉里拿出的自已的手枪,他看着枪,无言地沉思着。突然,他听到了一声悠扬的嘶鸣声,那是小飞马发出的。舰长抬枪对着小马射出三发子弹,那个美丽的小精灵倒在血泊中。

  第一个飞人在"林肯"号的飞行甲板上着陆了,他那雪白的双翅轻盈地抖动,双脚接触甲板时没发出一点声音。这是希腊神话中才有的人物,这是神的化身,它来自远古的梦幻,如同一个美丽的幻影降落到人类这粗陋的钢铁世界中。航母上的水兵被他那惊人的美震摄了,很多人呆呆地看着,忘了开枪。但这个飞人战士还是很快被来自各个方向的弹雨击倒了,飞人倒在甲板上,双翅上雪白的羽毛被它自己的鲜血染红了。紧接着又有三个飞人着舰,其中一名幸存下来,躲到到飞行甲板左舷的一个光学着舰引导装置后面同水兵对射起来。

  又有几个飞人降落后,飞人战士们意识到这时着舰代价太大,就开始从空中向航母投掷手榴弹。美国人也尝到了被轰炸的滋味,当一大群飞人呼啸着从飞行甲板上空掠过后,手榴弹如冰雹般劈哩啪拉地落下,然后在一片爆炸声中,那些仍停在甲板上的昂贵的F14"雄猫"和F18"大黄蜂"战机一架架被炸成碎片。

  来自空中的手榴弹成功地遏制了航母上的轻武器火力,飞人的第二次强行降落取得了成功,很快有上百名飞人战士登上了"林肯"号,他们依托着左右舷的下陷结构和甲板上飞机的残骸同舰上水兵枪战,掩护更多的飞人着舰。

  现在,令美国军人最尴尬的局面出现了:首先,他们在人员素质上处于劣势。经过基因优化,又在非洲丛林中成长的飞人是天生的战士,在这传统的近战中,他们饶勇熟练,所向无敌。而"林肯"号航母上的人员,除了为数不多的海军陆战队员外,其他人与其说是军人还不如说是工程师和技师,受过的陆战训练不多,在这残酷的近战中不是飞人战士的对手。最可怜的要数那些飞行员了,这些曾令对手闻风丧胆的空中杀手,美国军队的骄子,现在什么都不是了。布莱尔舰长从舰长室的窗中看到一名中校飞行员,缩在F14的座舱中,伸出手枪乱射一气,弹夹打光了还在不停扣板机,直到一名脸上涂着红黑相间条纹的飞人爬上飞机,用一把非洲猎刀砍下他的脑袋为止......

  更令美国人无法忍受的是,他们现在在武器上也处于劣势!他们的M16步枪在这样的近战中并不比桑比亚人的AK47冲锋枪好多少。最致命的是,舰上武器库中的步枪只有不到两千支!这样,舰上大部分人只能用手枪作战了。"林肯"号上的6000官兵不过是被堵在钢铁中的一堆肉而已。

  在三个足球场大小的飞行甲板上,飞人仍在以很快的速度降落,现在,他们在舰上的人数已过千人。"林肯"号虽然在人数上仍占优势,但大部分人都被刚才飞人从空中的手榴弹轰炸堵在舰内,飞行甲板渐渐被飞人战士控制。现在,他们重点攻击的目标有两个:一个是飞机升降机口,这是进入舰体内最宽敞的通道;另一个是指挥塔岛,这是航母的神经中枢。

  一群飞人从舰长室外掠过,可以听到手榴弹乒乒乓乓地砸在舱壁上,有一枚破窗而入,落到海图桌上。看着那个冒着青烟旋转的东西,菲利克斯将军仿佛走进了时间隧道,又回到了他的青年时代。那是在热带暴雨中的越南丛林中,他也看到一枚手榴弹在眼前冒着青烟旋转,甚至外形也同眼前这颗一样,是前华约国的制式武器,弹体和弹柄都是绿色的......对历史和现实的思考都凝缩在这生死的一瞬,将军出神地盯着那个东西,多亏一名参谋把他扑倒在地.

  又过了十几分钟,着舰的飞人已超过两千,他们完全控制了飞行甲板.现在从外面看"林肯"号,已全是飞人战士的身影。AK47冲锋枪嘶哑粗放的射击声盖住了一切,M16步枪纤细的啪啪声只能零星听到。

  突然,布莱尔舰长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一声爆炸,从升降机方向传来。同到处响起的手榴弹爆炸声相比,它很沉闷,只是隐隐约约能听到。他的心沉到了底,做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军人他不会听错的,这是飞人在用塑性炸药炸开舰体内部的水密门,他们已进入了"林肯"号。布莱尔舰长也意识到了这点,他知道,现代巨型航空母舰的内部结构是极其复杂的,即使舰上人员,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也会迷路。但做为桑比亚老练的丛林猎人的飞人,这可能不是个太大的障碍。"林肯"号有三个致命处:弹药库、航空油库(存放着供作舰上飞机使用的8000吨航空燃油)和为全舰提供动力的两座压水核反应堆,飞人战士找到这三样东西中的一样,"林肯"号就完了。同时,航母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在内部随意的破坏也可能带来致命的后果。

  那不祥的爆炸声又响了起来,一声比一声更沉闷,如同一支巨兽的脚步声,一步步向"林肯"号的深处走去......

  现在,结局只是时间问题。

  着舰的飞人已过三千,甲板上的战斗完全停止了,而指挥塔岛同全舰和外界的联系几乎中断,虽然塔岛还未完全失守,"林肯"号已失去了大脑。

  在以后的一个多小时内,"林肯"号几乎沉静下来,只有舰体内的爆炸声能隐约听到,而且向不同的方向扩散。飞人象进入"林肯"号这只巨兽体内的无数只蚂蚁,正在吞食着它的内脏。同时,飞人加强了对塔岛的攻击,在从下面攻打的同时,他们从空中直接跳到塔岛的上层建筑上。

  突然,"林肯"号微微振动了一下,布莱尔看到大团的白色蒸气从舰体两侧升起,并听到一阵隆隆声,那是舰体下面海水沸腾的声音。舰长知道,飞人战士找到了"林肯"号三个致命处的一个:核反应堆。虽然反应堆在舰体的最下部,但它们的方位是最明确的。飞人已炸开了反应堆的保护层,布莱尔舰长可以想象,堆中的反应物质如火山岩浆般流了出来,但它比岩浆灼热许多倍,它流到航母的舰底,就如同把烧红的火炭放到硬纸板上一样,很快把舰底烧穿了。现在,"林肯"号就象已撞上冰山的"泰坦尼克",命运已经确定。

  又一阵冰雹般的手榴弹扔到舰长室周围,震耳欲聋的爆炸后,AK47冲锋枪密集地在外面响了起来,好象是一阵突然爆发的狂笑。保卫舰长室的陆战队员们在舱门和窗口相继倒毙,一群飞人战士撞开门冲了进来,他们的翅膀合在身后,像是披着白色的斗篷.布莱尔伸手去拿放在海图上的手枪,立刻同几名年轻参谋一起被眼疾手快的飞人战士乱枪打死。菲利克斯将军手里握着枪,但没举起来,飞人战士盯着他肩上的四颗星,没有再开枪。他们就这样对峙着。

  飞人们突然向两边分开,奥拉博士走了进来。他仍披着那块披布,同周围戎装的飞人战士形成鲜明对比。

  菲利克斯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这么说,博士,那3万个组合体是人和鸟类的了?"奥拉点点头,"人的基因占优势,大约为90%。"菲利克斯向四周看了看,发现这些飞人有一多半是白人,他问:"你们为什么要为桑比亚战斗?""我们为正义而战。"一个白种飞人说,他英俊而健壮,像古希腊的雕塑。

  "我们有血缘关系。"菲利克斯对他说。

  "但你对以前的那些组合体羞于承认这点。""现在又怎么样呢?我承认你们看上去很高贵,但也很悲哀,不是吗,生活在这块贫穷野蛮的土地上......"那名飞人同奥拉相视一笑,另一位黑色飞人说:"不,将军,我们的生活比你美妙得多!我们能轻而易举地飞越高山和大海,蓝天和白云是我们散步的花园,我们可以去任何地方,甚至国境都档不住我们。事实上我们都飞遍了世界,甚至到过美国。""还到过你住的地方,"一名白种飞人说,"因为我们有血缘关系。"奥拉说:"我发现,在基因组合中,人类基因90%的比例可能优于更高的比例,人类的某种变形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在'创世'工程产生了那么多的可怕的废品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人类与其它物种基因的最优的基因组合,正如您所看到的,甚至在美学方面也完全可以接受。更重要的是,当人能够飞行后,对人类社会产生的影响,将是汽车的出现所产生影响的10倍甚至更多,它将深刻地改变世界的面貌,而更深刻改变的,是人类的精神。当然,我们还在寻找更优美的组合。"一个飞人战士让菲利克斯放下武器。

  菲利克斯仍紧握着手枪,用另一支手整理了一下军服,对奥拉说:"让他们开枪吧,黑鬼!"

  奥拉博士抬起头来,菲利克斯又一次看到了他那深遂的双眼。

  "将军,我们的血也是红的."

  奥拉博士说完,转身走了出去,同时用桑比亚语低声说了句什么,接着所有的飞人战士都转身走了,没有一个人再看菲利克斯一眼。

  "林肯"号航空母舰直到黄昏时才完全沉没,当舰上的塔岛最后没入水中时,有人从望远镜中看到一位四星将军站在塔岛顶端巨大的雷达天线下,用迷惑的目光望着远方桑比亚古老的土地。

  在那块土地上,飞人群正在夕阳中盘旋。

上一页 《魔鬼积木》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