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时光之轮》->正文
第二部 号角狩猎 第四十三章 计划

  当第一声钻心惨叫传来时,站在房间外低矮走廊中的明紧握拳头,指甲深深陷入手掌中。她朝房门走出了一步才制止了自己,泪水同时涌上了她的眼睛。光明助我,我总是帮倒忙。伊雯。我很抱歉。我很抱歉。

  明提起裙子转身跑开,心里觉得自己比没用更没用,伊雯的叫声在身后追赶着她。她无法留下,然而,离开使她觉得自己是个懦夫。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不知不觉就跑到了街上。本来她是想回自己房间的,不过,现在她不能回头了。她无法忍受当伊雯受折磨时自己坐在楼下温暖舒适的房间中这个念头。她一边擦眼泪,一边把斗篷披到肩上,开始沿着街道走下斜坡。每次她擦去泪水,新的泪水就会沿着她的脸颊流下。她不习惯当众哭泣,可是她也不习惯如此无助、如此无能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知道,要尽量远离伊雯的叫声。

  明!一声低低的呼唤使她猛地抬起了头。起初,她找不到是谁在叫。在如此靠近damane住处的地方,街上的行人相对较少。除了一个试图说服两个宵辰士兵请自己用彩色粉笔画画像的男人之外,每一个本地人都尽量在不跑起来的情况下加快脚步走过这一带。有两个suldam在旁边经过,身后拖着低垂眼皮的damane;那两个女人正在讨论起航离开之前估计还能捉到多少"mailto:[email protected]@@damane"

  [email protected]@@damane。明的目光从两个穿着羊毛长外套女人的身上扫过,然后,当她们朝自己走来时,吃惊地扫回来。奈妮?依蕾?还能有谁。奈妮的微笑很牵强;两个人的眼睛都很僵硬,仿佛在压制担忧的皱眉。对明来说,再也没有比见到她们两人更开心的事情了。这颜色跟你很合衬,奈妮继续道,你早就该多穿穿裙子了,虽然说,当我看到你穿裤子时,曾经考虑过自己是不是也要试试穿裤子。当她走得够近,看清明的脸蛋时,她的语气严厉起来,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哭,依蕾说道,伊雯出了事吗?明一惊,回头看看身后。一个suldam带着damane走下她刚才走的台阶,转往另一个方向,朝着马厩和马院去了。还有一个衣服上有闪电标志的女人站在台阶顶部,跟另一个还在屋里的人说话。明一手抓起朋友们的手臂,带着她们朝港口快步走去。你们两个到这里来很危险的。光明啊,你们到法梅来就很危险。这里到处都是damane,如果被她们发现你们你们知道什么是damane的吧?噢,你们不知道,见到你们俩真是太好了。我想象不到见到你有多么高兴,奈妮回答,你知道伊雯在哪里吗?她是不是在那些屋子里面?她还好吗?明犹豫了一下,回答,她的情况还算可以吧。明太了解她们了,如果她把伊雯此刻的遭遇告诉她们,奈妮很可能会像龙卷风一般冲进去尝试阻止。光明啊,请让那折磨结束吧。光明啊,就这一次,请让她低下倔强的脖子,以免被她们折断。不过,我不知道怎样把她弄出来。我找到一个船长,如果我们能带着伊雯登上他的船,他可能愿意带我们走除非我们能自己上船,否则他不肯帮忙,我也不能怪他可就算是这样,我也想不出办法。船,奈妮沉思道,我本来只打算往东走,可是那样做我有顾虑。按照我的估计,我们很可能得一直到快要逃出投门岭的时候才能完全摆脱宵辰巡逻队,然后,又会遇上传闻在阿漠平原上进行的某种战争。我从来没想过用船。我们有马,但没有坐船的钱。这个人要多少?明耸耸肩。我从来没有谈到那个地步。我们俩也没有钱。我想,可以把船费的事推到开船之后再说。出海之后呃,我想他是不会再在任何有宵辰人的港口停靠了的。不论他从哪里把我们扔下船,都会比这里好。说到底,问题是如何说服他开船。他想走,可是宵辰也在海上巡逻,天知道那些船上会不会也带了damane,等我们发现是否有带也许已经太迟。给我弄一个听我指挥的damane到我的船上来,他说,我立刻就出发。然后,他就开始讨论吃水、浅滩和避风港去了。我一句也听不懂,不过,只要我微笑着时不时地点点头,他就会不停地说,我心想,如果我能哄他说够久的话,他就会自己说服自己开船了。她颤抖着吸了一口气,眼睛又开始刺痛,只不过,我觉得没有时间让他自己说服任何事情了。奈妮,她们要把伊雯送回宵辰,而且很快。依蕾吸了一口凉气。可是,为什么?她能找到矿藏,明难过地回答,她说的,就在几天后,我不知道几天够不够让这个男人说服自己开船。就算够,我们又该怎样把那邪恶的项圈摘下来?我们怎样把她带出那个房子?要是岚在这里就好了。依蕾叹道,当另外两人都看着她时,她红着脸赶紧补充,啊,他必竟有把宝剑啊。我希望我们能有个会使剑的帮手。十个。一百个。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宝剑和肌肉,奈妮说道,而是头脑。男人通常只用胸毛思考。她心不在焉地摸摸胸前,像是在摸外套下的什么东西,多数男人是的。我们需要军队,明说道,一支庞大军队。我听说,宵辰人面对塔拉邦和都曼时,人数远远比不上对方,却能轻松地打赢每一场战斗。一个damane和suldam从街道一边走过来,她赶紧把奈妮和依蕾推到街道的另一边去。让她松了一口气的是,另外两个人看着那对链在一起的女人的目光跟她一样警惕,不需要她的催促,既然我们没有军队,那么我们三个必须靠自己了。但愿你们其中一个人可以想到一些我想不到的方法;我已经绞尽脑汁了,每次想到那adam,想到那银链和项圈时,都无计可施。suldam打开那东西的时候,不喜欢任何人靠得太近。我想,如果有帮助的话,我可以把你们两个弄进去。一个吧,可以的。她们把我当成仆人,不过,仆人可以接待访客,只要访客不要越出仆人宿舍范围就可以了。奈妮若有所思地皱着眉头,不过她的眉头几乎立刻就解开了,换成了果断的神情。不用担心,明。我有几个主意。我的时间可不是白花的。你带我去见这个男人。如果他比起村议会那班有人撑腰的家伙还难对付,我就吃了这件外套。依蕾咧嘴笑着点点头。明看到了来到法梅之后的第一个真正的希望。有那么一霎那,明发现自己看到了另外两个女人的影像。有危险,却也有希望还有,在她以前见过的影像之间,还出现了新的影像;这种情况是偶尔会出现的。在奈妮的头上漂浮着一只厚重的金戒指。依蕾的头上有一块热得发红的铁和一把斧头。它们意味着麻烦,这点她能肯定,不过,还远着呢,是将来的事情。影像转眼就消失了,然后,她就只能看到依蕾和奈妮,期待地看着自己。

  就在下面港口附近。她说道。

  倾斜的街道越往下走人越多,摩肩接踵。有街边小贩,有从内陆村庄赶着马车进城来、直到冬天过后才会离开的商人,还有托着盘子招呼路人的摊贩。穿着刺绣斗篷的法梅人和穿着厚羊毛外套的村民来来往往。城里有很多从更靠海边的村落逃到这里的人。明无法理解他们从一个偶尔才遇到一次宵辰人的地方,逃到了一个周围都是宵辰人的地方不过,她听说过那些宵辰人每次到达一个新的村子时的所作所为,因此,她也不能怪那些人害怕第二次的遭遇。每当有宵辰人或者挂帘子的宵辰轿子出现在陡峭的街道上,所有人都会鞠躬。

  明很高兴地看到奈妮和依蕾都知道要鞠躬。裸着胸膛的轿夫跟那些高傲的盔甲士兵一样,对弯下腰的人并不在意,然而,不弯腰显然会吸引他们的目光。

  她们三人沿着街道往下走的时候,对话不多。当明听说奈妮和依蕾只比她和伊雯晚几天到达法梅时,她一开始觉得很惊讶,可是,过了一会儿之后,她觉得她们没能早些见面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因为,街上有这么多人。再说,她一直都不愿意离开伊雯太远、太久;她总是害怕,当她在容许探访的时间去找伊雯时,会发现伊雯走了。而如今,她真的要走了。除非奈妮可以想出办法来。

  空气中的盐和沥青味道渐渐加重,海鸥叫唤着在空中盘旋。人群中开始出现水手,在这么冷的天气里仍然光着脚板。她们要去的那家旅店,名字被匆匆改成了三梅花,但是透过草草涂上去的新名字,仍然能看出原名的一部分,其中有个守字。虽说街上人头涌动,可是大堂里的客人只比半满多些;物价太高了,很多人再也承担不起在旅店里喝啤酒的花费。房间两头壁炉里的旺盛火焰温暖了房间,胖胖的旅店老板穿着衬衣。他皱眉看着她们三个,明心想,大概是自己的宵辰式裙子才阻止了他开口赶她们走。因为奈妮和依蕾穿着农妇的外套,显然是一副没钱的模样。

  她要找的男人独自坐在他惯常的位置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对着酒杯喃喃自语。你有时间谈谈吗,杜门船长?她问。

  他抬起头,发现她并非独自一人后,用一只手捋了捋胡子。明依然觉得这人光秃秃的上唇跟胡子加起来很怪相。这么说,你带了朋友来喝光我的钱币,是不是?好吧,那个宵辰贵族买了我的货物,所以我有钱币。坐。他突然吼了一嗓门,把依蕾吓了一跳,老板!这里要温葡萄酒!没事的,明一边告诉依蕾,一边在桌旁的一张长凳一端坐下,他只不过样子和声音像大熊而已。依蕾在长凳另一端坐下,一脸怀疑。

  大熊,我吗?杜门大笑,也许我是吧。不过,你又如何,女孩?你放弃了离开的念头没?我觉得这条裙子很像宵辰裙子啊。决不!明激烈地回答,可是,一个侍女带着香气四溢、热气腾腾的葡萄酒走了过来,她住了口。

  杜门也一样机警。他一直等到那个侍女带着他给的硬币离开之后,才重新开口,幸运之神在上,女孩,我无意冒犯。多数人只想继续过他们的生活,不论他们的统治者是宵辰还是其他人。奈妮把肘子撑在桌上。我们也想继续过我们的生活,船长,可是,希望生活里没有宵辰。我听说你打算很快就开船离开。要是可以的话,我今天就会开船走,杜门阴沉地回答,那个图拉克还真的每隔两三天就派人来叫我去,给他讲那些我见过的古物的故事。你觉得我像个吟游诗人吗?我开始真的以为只要讲一、两个故事,就可以走人,可现在,我怀疑要是我再也不能取悦他,那么他放我走还是砍我头的几率均等。那男人表面上柔和,但其实硬得像铁,而且冷血。你的船能避开宵辰人吗?奈妮问道。

  幸运之神在上,我是否能在damane把飞浪打成碎片之前驶出港口?我能。一旦我能开到海上,我是不会让任何带着damane的宵辰船只靠得太近的。沿着这条海岸线有很多浅滩,而飞浪吃水也浅。我可以把她开到那些笨重的宵辰大船不敢去的浅水里去。在这个季节里,他们必须小心靠近海岸的海风,一旦我真的让飞浪奈妮打断了他。那么,我们就坐你的船走,船长。我们一共有四个人,我希望你能在我们上船之后立刻出发。杜门用一根手指搓搓上唇,看看自己的酒杯。啊,说到这个问题,我们依然还得先把她弄出港口,你明白的。这些damane如果我告诉你,你的船上将会带有比damane更强的人呢?奈妮轻声说道。当明意识到奈妮的意图时,睁大了双眼。

  而依蕾则几乎细不可闻地嘀咕,你还要我小心。杜门的目光只盯着奈妮,而且,很警惕。你是什么意思?他轻声问道。

  奈妮解开外套,在颈后摸索,然后扯出一根塞在裙子里的皮绳。绳子上挂着两只金戒指。当明看清楚其中一只时,她吸了一口气那正是她刚才在街上时看到的奈妮影像之中的男人重戒不过,她知道,是另一只较轻的为女人的纤细手指而做的戒指使杜门的眼睛几乎掉出眼眶。巨蟒噬尾。

  你知道它的含义,奈妮边说边把巨蟒戒指从绳子上取下,不过,杜门一手把它握住了。

  收起来,他的眼睛不安地扫视四周;明看不到有人在往他们这边看,可是,杜门的目光仿佛觉得每一个人都在盯着他们看。那戒指很危险。要是被人看见只要你明白它的含义就够了。奈妮的平静叫明羡慕。她把皮绳从杜门手中取出,把它戴回脖子上。

  我知道的,他沙哑地回答,我知道它的意思。如果你也许真的有机会。你说,有四个人?我猜,这个喜欢听我饶舌的女孩会是四人之一。还有你,和他朝依蕾皱眉,这个孩子显然跟你不不一样。依蕾恼怒地挺直了腰,可是奈妮一手按住了她的胳膊,朝杜门露出安抚的微笑。她跟我一起走,船长。就算我们还没获得戴戒指的资格,我们的能力也可能足以让你吃惊了。当我们出航时,你的船上将会有三个有需要时可以对抗damane的人。三个,他轻声念道,确实有机会。也许他的表情欢快了片刻,但当他看着她们三人时,表情又恢复了严肃,我应该现在就把你们带上飞浪开船,可是,幸运女神保佑我能知道如果你们留下将会遇到什么,甚至是,如果你们跟我走又会遇到什么。听我说,并且记住我下面说的话。他又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声音压得更低,而且小心地选择着用词。我曾经见过一个一个戴着那种戒指的女人被宵辰人捉住。那是个苗条漂亮的小个子女人,带着一个貌似剑术高手的大块头守大块头男人。他们俩的其中一个一定是大意了,因为,宵辰人给他们设了陷阱。那个大男人战死之前放倒了六、七个宵辰士兵。那个那个女人他们出动了六个damane,突然从她四周的巷子里走出来。我以为她会采取某些行动你知道我的意思可是我是不清楚这些事情的。前一刻她还仿佛可以把她们全部摧毁,下一刻,她的脸上出现了恐惧,然后,她就开始尖叫。她们切断了她与真源的接触。依蕾脸色刷白。

  不要紧,奈妮平静地说道,我们不会容许她们对我们做同样的事情。啊,也许会像你说的这样吧。不过,我直到死都会记得那一幕。芮玛,天呀,这就是她尖叫时喊的名字。其中一个damane哭着跪倒在地,然后,她们把一个那种项圈戴在了那个女人的脖子上,而我我逃走了。他耸耸肩,搓搓鼻子,看着自己的酒杯,我亲眼见过三个女人被捉,我受不了那种情景。我必须告诉你们,就算要我把老祖母丢在岸上,我也要开船离开这里。伊雯说过,她们逮到两个艾塞达依,明缓缓说道,一个黄结,叫芮玛,另一个她不知道是谁。奈妮瞪了她一眼,她红着脸沉默了。从杜门的脸色看来,告诉他宵辰人捉了两个艾塞达依而不是一个,对她们的目的没有任何好处。

  然而,他忽然瞪着奈妮,长饮了一口葡萄酒。那就是你们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吗?为了救那两个?你刚才说过,你们有三个的。你需要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奈妮轻快地回答,接下来的两、三天里,你必须随时准备启航。你愿意吗,还是说,你宁愿留在这里看看到底他们会不会砍下你的头?船多得很,船长,我今天是一定要找到一条肯搭载我们的船的。明屏住了呼吸;她的十指在桌面下紧紧绞在一起。

  终于,杜门点头。我会准备好。当她们回到街上时,明吃惊地看到,店门一关上,奈妮就瘫软在店前。你不舒服吗,奈妮?她担心地问道。

  奈妮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站直身,拉直外套。对某些人,她说道,你必须表现出十分的把握。如果你让他们看出一点犹豫,他们就会把你踢往你不想去的方向。光明啊,我真害怕他说不啊。来吧,我们还有计划要做。我们还有一两个问题要解决。希望你不讨厌鱼,明。依蕾说道。

  一两个问题?明边想边跟着她们走。她非常希望,这次奈妮并非仅仅是表现出有把握而已。

上一页 《时光之轮》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