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流潋紫短篇作品》->正文
花蟹粥的温暖

    言则加班回来已是深夜,见我倚在沙发上等他,走过来抚我的脸颊,心疼道:“怎么还不去睡?明早起来小心头疼。”我起身接过他的包,笑道:“还不困。饿不饿?沙锅里有刚熬好的粥,你去盛了吃。”言则笑着问:“让我猜猜,今天熬的是什么粥。煮皮蛋瘦粥?百果小米粥还是红枣猪肝粥?”我摇头,“全不是。”“呵,那么肯定是我最喜欢的花蟹粥。我可是夜宵都没吃,等着回来喝你亲手熬的这一碗粥。”我“扑哧”笑出声来:“又不是什么希罕东西,哪有人这么念念不忘的呢?你又有什么好吃的没吃过?”

    言则盛出粥来,喝得干干净净,又去端一碗。才对我说:“鲍参翅肚虽然好,吃得多了也会腻,哪里比得上你做的小粥,清淡落胃,又有营养,叫我时常想着。”我伸手去刮他的脸:“哪里学得这么油嘴滑舌?喝着粥都塞不住。”言则微微一笑,只低头喝粥,再不言语。

    我热爱美食,却讨厌油烟爆炒,一屋子油腻狼籍。因此我并无什么厨艺,炒出来的菜也多半只是番茄炒蛋、黄瓜炒蛋或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紫菜汤。要说到用美食留住男人的心,我只有惭愧低头的份。所幸,我也不是一无是处,我熬得一手好粥。言则时常说:“娶妻娶妻,做饭穿衣。人家的老婆娶来是做饭的,我家这位只会喂我喝碗稀粥,不过也总算将就得过了。”我便板起脸来斜睨他一眼:“有的吃就不错了,我还不爱做呢。”他立刻立正站好,点头如啄米,连声说:“是是是,老婆大人,我还就好这一口。”我这才肯转过脸来对他笑。

    喝粥有什么不好呢?清清淡淡一锅粥,鲜美爽口,最是养胃宜人的。言则工作的晚,日日埋头方案报告。我便在厨房炖一沙锅粥,热热的香气咕嘟咕嘟地冒出来,溢满房间,颇有“红泥小火炉,能饮一杯无”的意境。

    想起我和言则刚刚毕业的时候,我们尚住在一间伸手可以摸到天花板的小阁楼,经济上捉襟见肘。言则是新人,工作压力颇大,日日忙得顾不着头尾,常常是回来便累得倒头大睡,连聚在一起吃顿饭也是难得。那样的日子真是辛苦,我心疼得很,却又帮不上什么忙,所能做的只不过是他深夜回来时为他端上一碗温热的粥,安慰他冷清的肠胃。

    有一日在菜场买到便宜的花蟹,平时吃的清素,想着为他做什么好吃的,滋养身体。回到家洗净双手,对付好张牙舞爪的花蟹,把它们分成几块。淘米烧水下锅,放点玉竹和糯米,煮出来的粥便更香滑软糯。待粥煮到略微起绵,放进蟹块,再放进黄酒和切得细细的姜丝去除花蟹的腥气,红枣和枸杞也不能忘,既能补血气,又能让粥味清甜,最是一举两得。接下来只消用筷子轻轻搅动防着粘锅就行。盖上盖子煮到沙锅里的粥咕嘟咕嘟的泛泡泡,再撒上盐和一把葱花,点上几滴麻油,连鸡精都不用,便鲜香得鼻子也要掉进锅去。

    刚熄火焖好,言则便推门回来,连连吸着鼻子嚷“好香”。盛出滚烫的粥来,红的蟹块和枣,乳黄黏稠的米粥,点点碧绿葱花和橘红的枸杞,隐约可见金黄的蟹膏,顶灿烂的颜色,滚着浓浓的鲜甜的香,看一眼便忍不住食指大动。陪着他大口大口的吃下去,心里欢喜,漾起小小的满足与幸福感。言则吃几口,忽然放下碗筷,伸过手来紧紧搂住我的肩膀,他的声音暗哑,沉声说:“绮年,有你在我身边,陪我喝这碗粥,我心里安稳,不会觉得辛苦。”言则并不擅长表达情意,甚少对我说情话,这算是动听的一句。我心里感动,眼中微微一酸垂下泪来,反手抱住他的脖子。因着这分情意,便是多少辛苦也抵得过了。

    于是言则便最爱那一碗花蟹粥,营养开胃,填饱了肚子,也温暖了心。我们的爱情与婚姻便在这一碗又一碗的花蟹粥里细水长流。

    爱情,原不过是这样,清淡又有滋味地在身与心的满足里,在日日琐碎的温暖与关怀里滋润,绵远,悠长。

上一页 《流潋紫短篇作品》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