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爱你是最好的时光》->正文
第二十二章 盛经理辞职了

    对于聂东远而言,监护权是场迫在眉睫的战争。

    在签署股权赠与协议之前,他跟董事会的几位董事监事还有公司大股东都打了一声招呼。公司的另一大股东是著名的上市公司庆生集团,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明确表示了反对。因为东远集团正在计划跟庆生集团合作,收购一个连锁的零售超市企业。这时候有任何股权上的变更,都会给外界带来敏感的反应。

    为此聂东远专程在电话里解释:“家务事,我这一病,多少指望儿子能接班,所以我先得把儿子给哄回来。大伙儿都几十年老交情了,也不怕大家见笑,请大家相信我,绝不会让事情超过控制范围。”

    目前孙平的监护人还是谈静,聂东远的想法是,绝对不能让孙平的名字,出现在公司的年报里。否则的话,股东们问起来,这算怎么一回事呢?孙平?怎么能不姓聂?对付谈静,聂东远有的是信心。

    他给了乔律师一周时间,说:“眼看着要开股东大会商量收购的事,我可以借病拖一拖,但是也不能拖太久。五个工作日,你把监护权的事情给办妥了。不论用什么手段都行。”

    乔律师答应得很爽快,说:“我会尽量不让这事闹到法庭上去,省得遥遥无期。不过谈静到处都是空门,要拿她的把柄,其实容易得很。”

    聂东远笑了一声,说:“不过老话说得好,别为打老鼠,伤了玉瓶。你怎么办事我不管,不过我那儿子是个死心眼儿,别让他知道什么,省得他觉得我们在仗势欺人,还有,千万别吓着我的宝贝孙子。”

    盛方庭给谈静打电话的时候,谈静什么都还不知道,盛方庭告诉她:“聂东远开始出手了。”

    孙平刚刚睡着,谈静走到外间来接电话,还觉得莫名其妙:“什么?”

    “刚刚人力资源的舒经理给我打电话,说管人事的副总突然问起你,因为你的招聘其实是有点问题的。你的学历不够资格,当时是我请舒经理帮了个忙。现在上头追究起来,要立刻辞退你。你看明天是不是抽空过来一趟,把个人物品清理一下。”

    谈静十分内疚:“对不起,没想到我连累了您和舒经理……”

    “没什么连累不连累,我答应帮你,就会帮到底。可是你自己要特别小心,聂东远最近有大的收购计划,他不会让监护权落在你手里。”

    谈静问:“那我该怎么办?”

    “尽量跟他谈判,如果他答应放弃监护权,就把股权还给他。不过他不会答应的,当时他如果坚持不肯签赠与协议,那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他既然签了赠与协议,就摆明了是股权也要,孩子也要。你也知道聂东远这个人,如果他要什么,就一定会不择手段得到。”

    谈静问:“还有别的办法吗?”

    “有,不过你不会愿意的。”盛方庭说,“真正要打监护权官司的话,是你和聂宇晟之间的事,你有办法让聂宇晟放弃监护权吗?”

    谈静迟疑了片刻,说:“我不愿意。”

    盛方庭笑了一声,他似乎早就猜到谈静会这么回答。他说:“你要有心理准备,聂东远办事情,不会按理出牌的。好在你从前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你如果顾忌聂宇晟的感受,少跟他联络比较好。”

    谈静有强烈不安的感觉,公司通知她回去办手续,但她不敢把孙平独自留在医院里,虽然聂宇晟每天都会过来,但这件事情她不打算告诉他。她打电话请王雨玲过来帮忙照顾一下孙平,自己抽空回去了趟公司。公司里的同事当然会指指点点,谈静埋头清理好个人物品,交出笔记本电脑,技术部的同事来格式化硬盘。让她没想到的是,盛方庭也正在清理个人物品。这让谈静非常吃惊,部门同事都低着头做事,只有Gigi装作路过,飞快地小声告诉她:“盛经理也辞职了。”

    谈静没想到连累到盛方庭辞职,心里非常愧疚,盛方庭跟她差不多时间交出胸卡离开公司,在电梯里,她就忍不住想说什么,被盛方庭以目光阻止了。等出了电梯,盛方庭就说:“来吧,我送你回医院。”

    “盛经理……”

    “有话车上说。”

    谈静上了车子才说:“对不起……”

    “没关系,我主动辞职的。”盛方庭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撇开话题,叮嘱她,“系上安全带。”

    谈静坐车不太习惯系安全带,因为她很少坐私家车,也很少坐出租车。她把安全带系好,盛方庭一边将车开出地下停车场,一边问:“你来办手续,医院那边谁在?”

    “我的一个朋友。”

    盛方庭道:“那就好。”他瞥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问,“能给我两个小时吗?”

    “嗯?”

    “我想飙车,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有你在车上,我或许会开得慢一点,开太快我真担心出事,国内的路并不怎么好。”

    谈静没表示反对,她觉得自己连累盛方庭辞职,这时候他肯定心情糟透了。他这么冷静理智的人,说到飙车两个字的时候也风清云淡,像是说去超市买点什么东西似的。谈静想他肯定就是说说罢了。

    没想到盛方庭看上去那么内敛那么斯文的一个人,竟然说飙车就真的飙车。他只用四十分钟就出了城,一上高速,那速度快得谈静连仪表盘都不敢看。只听到轮胎摩擦地面沙沙的声音,还有呼呼的风声从车窗外掠过,明明车窗关得严严实实,竟然还听得到风声,可见速度有多快。

    她下意识紧紧抓着拉手,有些紧张地看着盛方庭。他的侧脸线条刚毅,嘴角微抿,似乎全神贯注盯着前方的道路,目光阴沉,谈静觉得此时此刻的盛方庭简直像个陌生人,再也不是她刚认识他时那副彬彬有礼的模样。

    幸好看见第二个服务区的时候,盛方庭就减速进了服务区,他下车买了两瓶果汁,一瓶递给谈静,一瓶自己打开,一口气就喝掉不少。放下瓶子,只见谈静很忧虑地看着她,于是笑了笑:“把你吓着了吧?对不起,我也是偶尔才这样。美国的路比这个好,不过也有限速,我学生时代,常常会接到罚单。所以每次开车的时候,我妈妈总是会主动坐在副驾的位置上,她说:‘你可以不爱惜你自己的生命,但你不能不爱惜我的生命,你必须对其他人负责,他们是无辜的,不应该因为你的任性而被迫跟你一起冒险。’”

    谈静静静地听着,并不答话,她知道盛方庭只是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可是在说了这几句话之后,盛方庭并没有再说什么,他拿着那瓶饮料,茫然地看着不远处的高速公路。城市郊区的秋季,风中有树木植物的气息,天高云淡,真有点秋高气爽的意思。不远处全封闭的高速车道上车声不断,一阵阵由远及近,更像是雷声。

    “走吧。”盛方庭说着,将没喝完的半瓶饮料扔进了垃圾桶里。

    开车回城的时候,盛方庭已经是中规中矩的速度了,而且表情平静,似乎又恢复了那种彬彬有礼。让谈静觉得刚刚飙车的盛方庭,只是自己的幻觉。盛方庭把她送到了医院附近,说:“我就不上去了,好好照顾孩子。”

    “谢谢您,盛经理。”谈静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这次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盛方庭只是微笑着示意,然后就驾车离开了。

    盛方庭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因为调到了震动模式,所以有个未接来电没听见,正是舒琴。他用蓝牙拨回去:“怎么了,有事吗?”

    “Mark。”离开美国之后,舒琴还是第一次这样叫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晚饭?”

    “好啊,你有什么推荐?”

    “你家小区附近有家上海菜,还挺地道的。”

    舒琴把位置告诉了他,盛方庭路不熟,一路找过去,结果还比舒琴晚到。这家馆子并不大,是一对上海老夫妻开的,老板亲自下厨,所有的菜色浓汤赤酱,十分地道。

    舒琴问盛方庭:“这么小一件事,何必要坚持辞职?董事长都对你说,公司可以破例留下谈静,只要你愿意留下来。”

    盛方庭不由得一笑:“因为我找到了更好的下家,你信不信?”

    舒琴也不是没有想过,他或许是找个借口辞职以便跳槽,不过直觉却告诉她,并不是这样。她说:“以你的能力,找到薪水更高的职位,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我想不出来,业内有什么公司,比我们更好。”

    盛方庭却是很放松的样子,甚至跟她开起了玩笑:“喂,舒经理,你也太自信了吧?”

    “台资企业里面我们是NO.1,内地的企业……你跟那种文化不合拍的。”

    “人家给高薪。”

    “你很有希望年底升副总,我不觉得高薪会吸引你。”

    “人家给期权。”

    “原本你就有期权啊。”

    盛方庭不由得笑了,问她:“特意约我吃晚饭,就是为了谈这个?”

    “不是。”舒琴说,“我只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高层会知道谈静的事,我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Mark,你到底瞒着我在做什么?跟聂宇晟有关系吗?”

    “台资企业里面我们是NO.1,内地企业谁是NO.1?”

    “富泉啊,不过它是以软饮料和纯净水为主,不像我们还有其他快消食品。”

    “那么业务跟我们很像,规模上仅次于富泉的呢?”

    她蓦然明白过来:“东远。不过它算港资?在联交所上市。”

    “东远前天收盘之后,有一个股权变更的公告,你有没有注意?”

    “不清楚,我这两天没有留意联交所的股票,你也知道我看纽约股市多一些。”舒琴渐渐明白过来,还是因为东远。

    “聂东远从自己名下,赠与一个名叫孙平的未成年人5%的股权,一共十七万六千四百五十二股,目前孙平的监护人,是谈静。”

    舒琴愣住了,她已经隐约猜到一些,过了半晌,才问:“你想做什么?或者,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好不容易布好的局,现在终于快收网了,舒琴,我需要你帮助我。但是我有点担心,你不会真的把聂宇晟当成好朋友吧?”

    聂宇晟三个字入耳,舒琴突然觉得有点刺耳似的,她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别想太多了,我辞职这事其实跟聂宇晟没太大关系。”盛方庭笑了笑,“我只是不想让高层觉得,我把谈静招进来,是有其他意图。你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我确实有违规,我应该承担责任。而且现在东远集团似乎有意向收购加利超市,瓜田李下,我还是辞职避嫌。”

    舒琴无语,说:“那么你有什么打算?你一直对东远抱有一种心结,为此你甚至有意让我跟聂宇晟保持一种交往。东远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对它如此念念不忘?一直以来,你做的事情,跟东远有关系吗?你真的只是想进入东远工作?”

    盛方庭笑了笑:“舒琴,我做事情,你从来很少问为什么。而且我早就说过,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也许当初让你跟聂宇晟当朋友,是我失策。不过当初是你们偶然相识之后,我才说聂宇晟这个人,可以交往。是,我有些事是存心不良,但也没逼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再说,你挺喜欢聂宇晟那个朋友,不是吗?”

    舒琴凝视着他,他却若无其事:“舒琴,我说过,东远对我而言,其实更多的是挑战欲

    人,再也不是她刚认识他时那副彬彬有礼的模样。

    幸好看见第二个服务区的时候,盛方庭就减速进了服务区,他下车买了两瓶果汁,一瓶递给谈静,一瓶自己打开,一口气就喝掉不少。放下瓶子,只见谈静很忧虑地看着她,于是笑了笑:“把你吓着了吧?对不起,我也是偶尔才这样。美国的路比这个好,不过也有限速,我学生时代,常常会接到罚单。所以每次开车的时候,我妈妈总是会主动坐在副驾的位置上,她说:‘你可以不爱惜你自己的生命,但你不能不爱惜我的生命,你必须对其他人负责,他们是无辜的,不应该因为你的任性而被迫跟你一起冒险。’”

    谈静静静地听着,并不答话,她知道盛方庭只是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可是在说了这几句话之后,盛方庭并没有再说什么,他拿着那瓶饮料,茫然地看着不远处的高速公路。城市郊区的秋季,风中有树木植物的气息,天高云淡,真有点秋高气爽的意思。不远处全封闭的高速车道上车声不断,一阵阵由远及近,更像是雷声。

    “走吧。”盛方庭说着,将没喝完的半瓶饮料扔进了垃圾桶里。

    开车回城的时候,盛方庭已经是中规中矩的速度了,而且表情平静,似乎又恢复了那种彬彬有礼。让谈静觉得刚刚飙车的盛方庭,只是自己的幻觉。盛方庭把她送到了医院附近,说:“我就不上去了,好好照顾孩子。”

    “谢谢您,盛经理。”谈静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这次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盛方庭只是微笑着示意,然后就驾车离开了。

    盛方庭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因为调到了震动模式,所以有个未接来电没听见,正是舒琴。他用蓝牙拨回去:“怎么了,有事吗?”

    “Mark。”离开美国之后,舒琴还是第一次这样叫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晚饭?”

    “好啊,你有什么推荐?”

    “你家小区附近有家上海菜,还挺地道的。”

    舒琴把位置告诉了他,盛方庭路不熟,一路找过去,结果还比舒琴晚到。这家馆子并不大,是一对上海老夫妻开的,老板亲自下厨,所有的菜色浓汤赤酱,十分地道。

    舒琴问盛方庭:“这么小一件事,何必要坚持辞职?董事长都对你说,公司可以破例留下谈静,只要你愿意留下来。”

    盛方庭不由得一笑:“因为我找到了更好的下家,你信不信?”

    舒琴也不是没有想过,他或许是找个借口辞职以便跳槽,不过直觉却告诉她,并不是这样。她说:“以你的能力,找到薪水更高的职位,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我想不出来,业内有什么公司,比我们更好。”

    盛方庭却是很放松的样子,甚至跟她开起了玩笑:“喂,舒经理,你也太自信了吧?”

    “台资企业里面我们是NO.1,内地的企业……你跟那种文化不合拍的。”

    “人家给高薪。”

    “你很有希望年底升副总,我不觉得高薪会吸引你。”

    “人家给期权。”

    “原本你就有期权啊。”

    盛方庭不由得笑了,问她:“特意约我吃晚饭,就是为了谈这个?”

    “不是。”舒琴说,“我只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高层会知道谈静的事,我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Mark,你到底瞒着我在做什么?跟聂宇晟有关系吗?”

    “台资企业里面我们是NO.1,内地企业谁是NO.1?”

    “富泉啊,不过它是以软饮料和纯净水为主,不像我们还有其他快消食品。”

    “那么业务跟我们很像,规模上仅次于富泉的呢?”

    她蓦然明白过来:“东远。不过它算港资?在联交所上市。”

    “东远前天收盘之后,有一个股权变更的公告,你有没有注意?”

    “不清楚,我这两天没有留意联交所的股票,你也知道我看纽约股市多一些。”舒琴渐渐明白过来,还是因为东远。

    “聂东远从自己名下,赠与一个名叫孙平的未成年人5%的股权,一共十七万六千四百五十二股,目前孙平的监护人,是谈静。”

    舒琴愣住了,她已经隐约猜到一些,过了半晌,才问:“你想做什么?或者,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好不容易布好的局,现在终于快收网了,舒琴,我需要你帮助我。但是我有点担心,你不会真的把聂宇晟当成好朋友吧?”

    聂宇晟三个字入耳,舒琴突然觉得有点刺耳似的,她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别想太多了,我辞职这事其实跟聂宇晟没太大关系。”盛方庭笑了笑,“我只是不想让高层觉得,我把谈静招进来,是有其他意图。你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我确实有违规,我应该承担责任。而且现在东远集团似乎有意向收购加利超市,瓜田李下,我还是辞职避嫌。”

    舒琴无语,说:“那么你有什么打算?你一直对东远抱有一种心结,为此你甚至有意让我跟聂宇晟保持一种交往。东远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对它如此念念不忘?一直以来,你做的事情,跟东远有关系吗?你真的只是想进入东远工作?”

    盛方庭笑了笑:“舒琴,我做事情,你从来很少问为什么。而且我早就说过,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也许当初让你跟聂宇晟当朋友,是我失策。不过当初是你们偶然相识之后,我才说聂宇晟这个人,可以交往。是,我有些事是存心不良,但也没逼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再说,你挺喜欢聂宇晟那个朋友,不是吗?”

    舒琴凝视着他,他却若无其事:“舒琴,我说过,东远对我而言,其实更多的是挑战欲

    ,因为聂东远这个人,让我觉得有挑战性。他的管理模式,他的行事风格,很有意思,我一直想要一次机会,试试自己能不能。不管你信还是不信,仅此而已。而且我让你跟聂宇晟走得近一点,可我至今也没害过他,是不是?”

    舒琴欲语又止,只是闷闷地端起杯来,喝了一口酒。

    盛方庭说:“我想进入东远工作,舒琴,我希望你帮助我。”

    舒琴反问:“只是这样而已?”

    “只是这样而已。”盛方庭说,“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起誓,绝不伤害东远集团的任何利益。我甚至可以用我最珍视的一切起誓。”

    舒琴冷笑:“你最珍视的是什么?”

    “你。”

    舒琴却淡淡地笑了笑:“你如果真的珍视我,绝不会劝说我去当聂宇晟的女朋友。”

    “可是最后你们还是分手了,不是吗?”盛方庭说,“你我都心知肚明,聂宇晟不会爱上你,他心里一直有一个人,那个人,是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将其从他心里抹去的。这世上哪怕有千千万万的人可以当聂宇晟的女朋友,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他的话说得太尖锐,舒琴忍不住又倒了一杯酒。

    两个人各自有各自的心思,菜顺口,酒也喝得快,最后两小坛黄酒竟然都喝完了。舒琴酒量很一般,盛方庭似乎更有心事,喝得更多。舒琴觉得气氛很僵,只得找些话来说:“这毛蟹吃起来太不过瘾了,等过阵子咱们找个地方吃蟹,那个就酒才好。”盛方庭也喜欢吃螃蟹,于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黄酒后劲大,喝的时候不觉得,等出来让凉风一吹,两个人都觉得今天的酒喝多了。依着盛方庭的意思,要找代驾,舒琴说:“找什么代驾,打半天电话,代驾公司不定几个小时后才派人来。这么好的月亮,走回去得了,你家离这儿不是挺近的吗?”

    盛方庭一想也是,于是说:“行,我走回去,不过先帮你拦个出租车。”

    拦到了出租车,盛方庭照例替舒琴打开车门,然后自己拉开了副驾的位置。舒琴酒意上涌,说:“你不要送我了,越送越远。”

    盛方庭指了指手表:“都十点多了,这不是远近的问题,这是风度的问题。”

    一句话说得舒琴笑起来:“行,你的风度!”

    还没到舒琴家,盛方庭就觉得胃里难受起来,于是拿手压着胃部,舒琴也看出来了,说:“真要命,我忘了你前不久刚做完微创手术,还跟你喝酒,你不要紧吧?”

    “有点胃疼……也没大碍……”

    “我家里有药,上去吃点药吧。我电炖盅里煲了有汤,喝点热汤解解酒,或许就好了。”

    舒琴觉得自己挺大意的,明明盛方庭前阵子刚从医院出来,她还没有阻止他喝酒。

    “行,麻烦你了。”

    舒琴的房子不大,她招呼盛方庭进门,然后找到胃药给他,递上杯温水,说:“你稍微坐会儿,我去端汤。”

    舒琴买的是自动电炖盅,小火一直煲着,不盈不沸,早上出门时定好时间,晚上回来就是一盅好汤,非常方便。她刚把炖盅的插头拔掉,突然看到橱柜台面上竟然有一只蟑螂。舒琴天不怕地不怕,就只怕蟑螂,当下尖叫一声,几乎就要夺路而逃。

    盛方庭本来刚把药丸吞下去,突然听到她尖叫,本能反应就几步冲到了厨房门口,舒琴吓得语无伦次,一头扎进他怀里:“蟑螂!”

    盛方庭眼明手快,操起橱柜上搁着的竹制锅垫,使劲一拍,那蟑螂猛然跳起老高,这下子没有打着,舒琴吓得抓紧了他的衣襟,盛方庭连拍两下,终于将蟑螂拍死了。他说:“行了行了,已经打死了。”

    舒琴一抬头,正好撞在他下巴上,撞得他下巴生疼生疼的。舒琴说:“对不起。”连忙伸手替他揉下巴,“没事吧?我真是吓糊涂了,你也知道的,我最怕蟑螂……”她的声音渐渐低微,因为盛方庭的脸离得太近了,近得她能闻见那带着淡淡酒香的呼吸,她手指下是他的皮肤,这时候已经冒出了胡茬,微微有些扎手,她想自己太莽撞了,应该把手缩回来……可是她手指一动,就触到了盛方庭的嘴唇,柔软的感觉让她差点又跳起来,她觉得盛方庭的脸越来越近,他的眼睛真亮,仿佛有一种蛊惑似的。他的手还搁在她的腰上,这时候她觉得他掌心都发烫了。

    到底是谁先吻的谁,舒琴都不记得了,她只记得那个吻带着酒的芳香,还有他身上特有的气息,缠绵而激烈,让人欲罢不能。

    早晨醒来的时候,舒琴发现盛方庭站在窗前抽烟,以前她没有见过他抽烟,只觉得他站在晨曦中,身形模糊而朦胧,清晨的阳光勾勒出他的身影,看上去十分遥远和陌生。她拿不准该用什么语气来跟他打招呼,自从离开美国后,两个人都对这段感情有一种距离感,很多时候,他们更像是拍档,而不是情侣。她习惯了满足盛方庭的一些要求,甚至包括去尽量接近和照顾聂宇晟。有时候她常常觉得恍惚,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呢?仅仅是因为盛方庭是她的前男友吗?爱情难道也有一种惯性,让她刹不住车?

    盛方庭听到动静,一回头,倒似很平静:“早啊。”

    “早。”

    “我们重新开始吧。”

    “为什么?”

    “你最近常常问我为什么,以前你并不是这样。”

    “以前我习惯了你做事情对任何人都没有交代,甚至对我,你也不会说太多,但现在我想知道为什么。”

    “我觉得我们在一起,还是更合适。舒琴,不管你相不相信,这么多年,我觉得,没有人比你更好,或者说,这么多年,我习惯了你在那个地方,哪怕你说我们应该分手,我也答应了你。可是现在我仍旧觉得,我是爱你的。我希望,再有这么一次机会。”盛方庭说,“公司规定,同事之间不准谈恋爱,不管你信不信,这也是我辞职的原因之一。”

    舒琴笑了笑,若有所思的样子,却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问他:“你早上想吃什么?”

    “出去吃吧,你不是还要上班?”

    舒琴习惯了早上洗澡,于是起床去洗澡。盛方庭的手机没电了,拿了备用电池出来,换上电池才看到有一个谈静的电话未接。

    他看了看紧闭的浴室门,隔着门隐约能听见一点水声,不过他还是走到阳台上去,才打给谈静:“怎么了?”

    “不好意思,盛经理,这么早打扰您。我的朋友昨天替我照看了半天孩子,昨天快下班的时候,卫生防疫部门的人突然去了,说她的店卫生不合格,勒令她整改,还要交罚款。”

    盛方庭看了看手表,才刚刚八点钟,他问:“你朋友开的是什么店?”

    “蛋糕店,卖西点的,所有的手续就是齐的,突然就说不合格,要整改,还要罚两万块钱。是不是……是不是我的事连累她了?”

    “聂东远的律师团一定把你所有的社会关系全清查了一遍,即使你的朋友不去医院帮忙,她也会被带出来的。西点店卫生不合格太容易了,随便发现有个地方没有打扫干净,就可以说不合格。这个没办法跟对方斗,这方面的标准太灵活了,有关部门要说是不合格,那就真是不合格。”

    “那我应该怎么办?”

    “这只是第一步,你要不屈服的话,还有更厉害的招数等着你。要么忍,要么认输,就这么简单。”

    “我朋友开那个店子很不容易的,他们两个人把全部的积蓄都拿出来了……如果真的不让他们开门营业,没几天损失就会扛不住……”

    “谈静,要么忍,要么认输,没有第二条路。你手里没有牌,唯一的王牌是孩子,你能让孩子对他爷爷说,爷爷你不要伤害妈妈的朋友吗?”

    谈静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愿意教平平这样做,大人的事,跟他没有关系。”

    “OK。”盛方庭说,“那你能去告诉聂宇晟,说他的父亲做了这些事情吗?”

    谈静再次沉默。

    “你只有两张牌,一张是你的孩子,聂东远想要这个孩子,而且真心爱他。但你不愿意让小朋友掺和进来,是,大人的世界很险恶,真没必要让他知道这些。那么另一张牌就是聂宇晟,你也不愿意用。于是余下两条路,要么忍,要么认输。”

    “聂宇晟为了我,跟他父亲闹翻过一次。我不愿意再有第二次。”谈静说,“我不是聂东远,我不愿意利用人的感情,去达到一些目的。”

    盛方庭笑了笑:“谈静,不管你如何不肯承认,你仍旧是爱聂宇晟的。只有爱,才会不愿意去利用。”

    谈静沉默了片刻,说:“盛经理,或许您说的是对的。但我现在,是没有资格奢谈什么爱不爱的。”

    谈静把电话挂掉了,她觉得很无助,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连盛方庭也帮不到她。她一直在病房里陪着孙平,孙志军几天没来了,也没有打过电话来。谈静第一次觉得担心,孙志军不会出什么事吧?如果真如盛方庭所说,聂东远会让人彻查自己的社会关系,那么像孙志军,在派出所几进几出,聂家要找他的麻烦,也是很容易的事吧?

    谈静打了孙志军的手机,没打通,关机。她也累了,想不到其他的办法,她把亲朋好友都想了一遍。好在亲戚们都长久不来往,音讯皆无,想必聂家也不会把那些亲戚怎么样。而朋友,她只有王雨玲跟梁元安这两个朋友了。

    聂宇晟早上查房的时候,陪着方主任来过一趟。上午的时候他非常忙,CM项目再次启动,这次是一位先天性动脉畸形的病人,相对法洛四联症,手术难度降低,但病人的状态更适合CM项目。为了保险起见,聂宇晟根据病人的心血管造影,把手术方案又一改再改,力求细节调整更加完善。

    孙平的术后恢复情况良好,这让聂宇晟放心不少。他因为手伤和孙平手术的缘故,差不多耽搁了一周左右的工作,老董因为妻子刚生了孩子,也休了几天产假没有上班。方主任最得力的两个弟子都一连好几天没进手术室,等于去了左膀右臂,顿时忙得连轴转,连血压都高了。聂宇晟心里内疚,于是主动请缨,这两天见缝插针地做排期手术,想给主任减轻负担。他一天忙到晚,夜里还要来陪床,谈静虽然跟他不怎么打照面,但是经常在半夜听到护士轻轻地来敲门叫“聂医生”,然后就听到聂宇晟从沙发上爬起来,窸窸窣窣的,蹑手蹑脚出去做急诊手术。有时候天快亮了才回来,躺一会儿又爬起来去交班,有时候天亮了还没有回来。谈静觉得聂宇晟太累了,这几天瘦得连脸上的颧骨都出来了。

    医院里护士们渐渐都知道孙平是聂宇晟的亲戚,还有人言之凿凿地说,谈静是聂宇晟的远房表妹,所以有时候小护士们也喜欢跟谈静说话,因为聂医生的人缘好。谈静这才知道聂宇晟在忙些什么,她对聂宇晟说,让他晚上回家休息,不要再来陪床了,因为孙平的情况已经很稳定了。

    聂宇晟什么都没说,但是晚上的时候还是静悄悄地来,睡在沙发上。谈静半夜的时候起来去洗手间,看他拿着笔记本电脑,还在看病人的心血管造影。他看造影的时候习惯性皱着眉头,灯光的阴影笼罩在他的额头上,谈静赫然发现自己印象里,光洁饱满的额头,已经有了淡淡的细纹。他不再是记忆里那个翩翩的白衣少年,而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了。事隔多年,许多事情都已经有了改变,只是当他认真工作的时候,谈静会想起从前,从前他给她讲题的时候,就是这样专注。那时候的时光真好,最大的烦恼,也只是恐惧老师或同学发现他们的交往。

    谈静本来想跟他谈一谈王雨玲那间店子的事,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跟聂宇晟说有什么用?让他再次跟他的父亲翻脸?他已经很累很累,而且聂东远还有病,工作压力,家庭压力,所有的事全在聂宇晟一个人肩上扛着。

    她决定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她对律师说,自己可以请聂东远把股权收回去,只是希望他不要再打扰到自己身边的人。

    聂家的律师压根就不理睬这个提议,乔律师亲自给她打了个电话,说:“谈小姐,识时务者为俊杰。孩子跟着你,你不能提供最好的条件给他,何必呢?聂先生是真心疼这个孩子,才会一心想要监护权。你对聂先生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会给孩子最好的一切。你哪怕不相信聂先生,总得相信小聂先生,他是孩子的父亲,难道他会对孩子不好?聂家要的只是监护权,你还可以随时去看孩子,为什么非得固执己见,惹聂先生生气,有什么好处?”

    谈静只动摇了短短一瞬,她说:“聂先生喜欢这个孩子,我很感激。可是我也只是要监护权,聂先生也可以随时看孩子,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达成一致呢?”

    这句话传到聂东远耳中,他也只是笑了声:“真是我儿子看中的女人,简直跟他一样幼稚天真!”

    乔律师看他又好气又好笑的样子,于是问:“那么再逼一逼?”

    “打蛇要打七寸,不要关注鸡毛蒜皮的事。时间这么紧,动作一定要快,找着对方真正的要害。”聂东远说,“这周四我就得去香港开会,我向各大股东保证过,绝不会让事情失控。收购当前,这事不能出乱子。最迟我从香港回来的时候,我要拿到谈静放弃监护权的协议。老乔,你看着办吧。”

    乔律师是深知聂东远脾气性格的,听他这么说,只觉得肩上又重了几分似的。他收拾东西就打算跟事务所的下属再讨论讨论,聂东远则开始准备飞往香港。

    原本聂宇晟会跟聂东远一起去香港,但是现在CM项目重新启动,病人的情况不良,需要尽快手术,聂宇晟走不开。而聂东远则觉得,与其带他去香港,不如让他留在这里照顾孙平,谈静虽然玩不出什么花招来,但聂东远也担心她趁着聂宇晟不在,办出院一走了之,到时候茫茫人海,更加麻烦。所以聂宇晟提出来由其他医生陪聂东远去香港的时候,他很爽快就答应了。

    聂宇晟只以为父亲是不放心孙平,倒没有多想。好在孙平的恢复非常顺利,聂宇晟可以抽出全部精力去攻关CM的项目。最近光动物实验就做了不下十余次,又跟科室几位骨干反复开会讨论,最后才由方主任拍板,第二天就做CM的第一例手术。

    因为第二天有大手术,聂宇晟第一次回家睡觉。临下班之前,他照例去看了看孙平。孙平已经可以下床了,聂东远给他买礼物买上了瘾,除了各种玩具源源不断地送来,临去香港前,还特意送了宝贝孙子一个平板电脑,方便他跟自己视频聊天。聂宇晟进病房的时候,谈静正在哄孙平:“别玩游戏了,你已经玩了一个小时了,怎么答应妈妈的?”

    孙平有点不甘不愿,但还是把平板电脑还给了谈静。谈静刚把电脑搁到一边儿,一抬头就看见了聂宇晟。因为病房门没有关,所以他就站在门外,也不知站了有多久了。

    孙平看到聂宇晟还挺高兴:“聂叔叔!”

    最近聂宇晟每天都来很多次,孙平跟他混得熟了,不像从前那样怕他,反倒有点异样的亲近。因为聂叔叔是真的喜欢他,孩子对真心有一种敏感,谁真的对他好,谁真的疼他,他感觉得到。聂宇晟一来,他就从床上爬起来,伸长了胳膊让他抱。

    “我看看。”聂宇晟检查了一下他身上背着的监护仪器,然后搂住他。孙平腻在他怀里,问:“聂叔叔,你下午怎么没来看我?”

    “下午聂叔叔开会去了。”聂宇晟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妈妈做饭了。”

    贵宾病房还带着一个小厨房,也有微波炉之类的,汤汤水水很方便。自从孙平能进食了,聂家保姆就天天送饭过来,谈静也常常下厨,给孙平做些他爱吃的。

    “噢。”聂宇晟抬头看了谈静一眼,说,“我晚上就不过来了,明天有大手术。”

    “聂叔叔跟我们一起吃饭吧!”孙平开始撒娇,“妈妈做了红烧牛肉,可好吃了。”

    “妈妈做的饭不够……”聂宇晟随口哄孙平,“叔叔吃食堂,食堂有饭……”

    谈静这时候才说了一句话:“饭够。”

    聂宇晟又抬头看了她一眼,谈静已经去打水替孙平洗手了。

    谈静就做了两个菜,还都是孙平喜欢吃的,好在中午的时候聂家保姆送了一紫砂煲的排骨汤,中午的时候孙平就喝了一碗,晚上谈静又重新热过,一锅的排骨,怎么吃也吃不完。只是这里只有两只碗,谈静拿一只碗盛了饭给孙平,另一碗饭就盛给了聂宇晟,她自己用碟子吃饭。

    聂宇晟认出那只碟子,没有吭声。这么多年,再次吃到谈静做的饭,夹起第一口菜放进嘴里的时候,他觉得味蕾似乎出了问题,酸甜苦辣,样样俱全。孙平吃得津津有味,他拿筷子的样子像个小大人,喝汤的时候不发出任何声音,谈静教得很好,并没有因为家境困难,就忘了这样的细节之处。

    三个人沉默地吃着饭,谈静用碟子,很不方便,筷子老夹不起散乱的饭粒。吃到一半她起身去了厨房,想拿把勺子来,刚找到勺子,聂宇晟已经进来了,他说:“我吃好了,我把碗洗出来你用。”他打开水龙头洗碗,谈静不想跟他争,站在那里看着他。袖子捋到老高,还是标准的医生洗手的姿势,连洗个碗也怕有病毒似的,反反复复用洗涤剂洗了好几遍,清水又冲了好几遍,才转过身来,把那只光洁锃亮的碗递给她。

    谈静没有接,只说:“我也吃饱了。”

    “那么你吃完把碟子还给我。”他说,“家里的碟子差一只。”

    “聂宇晟。”谈静狠了狠心,对他说,“你不要犯傻了好不好?我说过了,这孩子的事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划算的,你不必觉得内疚。你成天泡一碟豆子,这很幼稚。你能不能不摆出那副样子,等下去没什么必要,也没什么可能。我们不可能像从前那样了,你跟你女朋友的事,我很抱歉。也许你曾经爱过我,但是我希望……”

    “我知道你希望什么。”聂宇晟打断她的话,语气平静,“等不等是我自己的事,爱不爱,也是我自己的事。你不再爱我,你当年为什么离开我,或者你真的从来没有爱过我,没有关系,这不影响我。只是你说错了,我不是曾经爱过你,我是一直爱着你,从过去,到现在,甚至,还有将来。”

    谈静彻底地傻掉了,她怔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聂宇晟说完这句话,再也没有看她一眼,转身就走出去了。谈静站在那里,听到他在外边哄孙平喝汤,然后拿纸巾给孙平擦手,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一阵阵传过来,忽远忽近。谈静觉得自己想要大哭一场,或者想要打开门,狂奔而去。可是她只是虚弱地抵在门上,像是不愿意面对这一切。

    聂宇晟开车回家的时候,心里是一片平静的。他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对谈静说了那番话,自己反倒如释重负。以前骄傲地觉得,死也不能在一个抛弃自己的女人面前这样丢人现眼,可现在却觉得,何必呢?爱就是爱,自己既然不能改变仍旧爱她的这个事实,那么就坦然承认吧。

    他回家洗澡,好好睡了一觉,从来没有睡得这样沉过,连梦都没有做一个,或许是最近真的太累了。第二天生物钟自然而醒,爬起来一看,六点半,正好洗漱完毕去上班。

    方主任今天也到得很早,一看到他,上下打量:“咦,今天倒挺精神的。”

    病人已经送到手术室去上麻醉了。聂宇晟先到的手术室,没一会儿方主任也来了。今天的手术虽然是第一例,但是做得特别顺利,做到一半的时候,方主任接了个电话,于是叫过聂宇晟:“你来。”自己出去了。

    聂宇晟倒没觉得慌神,所有的动物实验全是他做的,手术方案也是他一遍遍磨出来,一遍遍改细节,闭上眼睛他也知道后面的步骤是什么。在手术室里的时候,他专心致志,倒没顾得上想别的,一直把手术做完,他才想起来问护士:“主任呢?”

    “说是院办那边找他有事,还没回来呢。”

    “噢。”

    病人送进了恢复室,聂宇晟没走,跟麻醉师一起等着病人苏醒过来,才按事先的方案,送到ICU护理去。忙完了这边的一切,他才去洗澡换衣服。刚刚把医生袍穿上,就听到小闵在外头敲门:“聂师兄,老妖找你,你手机没开!”

    “来了!”

    有手术的时候聂宇晟从来都是把手机关掉,否则方主任听到要骂人的。今天太忙了,出了手术室他也忘了开机。他匆匆忙忙把扣子扣好,一边开机一边就去主任办公室。

    方主任在办公室等他,他还以为问手术的事,于是简单地汇报了一下后面的手术过程,还有病人的术后情况。方主任点点头,对他说:“过会儿我去看看病人。小聂,有件事,你要有心理准备。”

    聂宇晟的心猛然一沉,他下意识觉得是自己父亲的病情有了什么变化,然后又马上想到孙平,但孙平的恢复情况一直不错,他担心地问方主任:“怎么了?”

    “你爸爸的律师刚刚打电话来,你手机关机,院办就打给我了。说是你爸爸被证监会调查,暂时不能离开香港。”

    聂宇晟愣了好几秒钟,问:“证监会?”

    “香港证监会,具体情况你赶紧打电话问问吧。”

上一页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