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第七天》->正文

第二天 第04节

    我们安静地坐在一起,像是坐在睡梦里。似乎过去了很长时间,她的声音苏醒过来。

    她问我:“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不知道,”我想起了自己的最后情景,“我在一家餐馆里吃完一碗面条,桌子上有一张报纸,看到关于你的报道,餐馆的厨房好像着火了,很多人往外逃,我没有动,一直在读报纸上你自杀的消息,接着一声很响的爆炸,后来发生的事就不知道了。”

    “就是在昨天?”她问。

    “也可能是前天。”我说。

    “是我害死你的。”她说。

    “不是你,”我说,“是那张报纸。”

    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可以让我靠一下吗?”

    我说:“你已经靠在上面了。”

    她好像笑了,她的头在我肩上轻微颤动了两下。她看见我左臂上戴着的黑布,伸手抚摸起来。

    她问我:“这是为我戴的吗?”

    “为我自己戴的。”

    “没有人为你戴黑纱?”

    “没有。”

    “你父亲呢?”

    “他走了,一年多前就走了。他病得很重,知道治不好了,为了不拖累我,悄悄走了。我到处去找,没有找到他。”

    “他是一个好父亲,他对我也很好。”她说。

    “最好的父亲。”我说。

    “你妻子呢?”

    我没有说话。

    “你有孩子吗?”

    “没有,”我说,“我后来没再结婚。”

    “为什么不结婚?”

    “不想结婚。”

    “是不是我让你伤心了?”

    “不是,”我说,“因为我没再遇到像你这样的女人。”

    “对不起。”

    她的手一直抚摸我左臂上的黑布,我感受到她的绵绵情意。

    我问她:“你有孩子吗?”

    “曾经想生一个孩子,”她说,“后来放弃了。”

    “为什么?”

    “我得了性病,是他传染给我的。”

    我感到眼角出现了水珠,是雨水和雪花之外的水珠,我伸出右手去擦掉这些水珠。

    她问我:“你哭了?”

    “好像是。”

    “是为我哭了?”

    “可能是。”

    “他在外面包二奶,还经常去夜总会找小姐,我得了性病后就和他分居了。”她叹息一声,继续说,“你知道吗?我在夜里会想起你。”

    “和他分居以后?”

    “是的,”她迟疑一下说,“和别的男人完事以后。”

    “你爱上别的男人了?”

    “没有爱,”她说,“是一个官员,他完事走后,我就会想起你。”

    我苦笑一下。

    “你吃醋了?”

    “我们很久以前就离婚了。”

    “他走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很长时间想你。”她轻声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经常要去应酬,再晚你也不会睡,一直等我,我回家时很累,要你抱住我,我靠在你身上觉得轻松了……”

    我的眼角又出现了水珠,我的右手再去擦掉它们。

    她问我:“你想我吗?”

    “我一直在努力忘记你。”

    “忘记了吗?”

    “没有完全忘记。”

    “我知道你不会忘记的,”她说,“他可能会完全忘记我。”

    我问她:“他现在呢?”

    “逃到澳洲去了。”她说,“刚有风声要调查我们公司,他就逃跑了,事先都没告诉我。”

上一页 《第七天》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