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沙僧日记》->正文
秀逗2年(2)

    4月21日

    这片草原上为什么开满了艳丽的花儿?俗话说,越是鲜花烂漫的地方,它下面就有越多的尸首……好怕怕哟……

    二师兄翻开一块石头:“妈妈呀!好恐怖……哎?猴哥,你躲在砖头下面搞什么飞机?”大师兄:“我在嘘嘘。”

    二师兄:“我靠est!你蹲着嘘嘘?!”

    大师兄:“本来是想撇条的,被你这么一掀,屎意全无,只好改小的啦。”

    这时,天上飘过一片黑云并刮了一阵阴风……

    师傅:“刚才那片云,啊……小小的一片云呀慢慢地走过来呀……”

    我说:“师傅,太阳当空,却莫名其妙地来了一片乌云,别是妖怪吧?”二师兄:“沙师弟,又大惊小怪了不是?就算是妖怪的话也是个过路的妖怪。”

    师傅:“过路的妖怪?八戒,你怎么不说是回娘家的妖怪呢?我看其中有诈。八戒、沙师弟,保护好白龙马,待我去打探一番!”

    白龙马:“P!超级模仿秀。”

    大师兄:“师傅,你别刺激我了!我这就去打探还不行嘛?怕了你!”不一会,大师兄回来了。

    大师兄:“我打探过了,方圆五十里,总共有妖洞五万个,妖精一百二十万,其中男妖二十万,女妖一百万。

    师傅:“哦?男女比例如此失调?悟空,你说这方圆五十里有一百多万妖精,那岂不是每平方上面都有好几百妖精啦?”大师兄:“是啊,大家请抬起脚,Look!踩死好几十个啦!”师傅:“悟空,是不是昨天我把你的尾巴打了个难解开的蝴蝶结,你到现在还不爽啊?拜托!我要你打探的是此地有没有对我们的生命构成威胁的妖怪也!”大师兄:“这个我也打探过了,有两个:一个是白色骨头精;另一个就是你。”

    师傅:“白色骨头精,白色麦乳精……听起来好像是种调味品耶!”

    我说:“‘白色骨头精,顾名思义,就是白色的骨头在适当环境下,经过高温高压,修炼而成的精灵……”

    大师兄:“这个精灵可不好玩啊!她专以吸食人脑为生,江湖人送雅号‘食人骨!对了,师傅,这个妖怪遇到你肯定会失望的……”

    师傅:“说我没脑子,臭贱猴!你赶快去弄点儿吃的来,否则我生气了明天就不帮你系鞋带啦。”大师兄“腾”一声就去化缘了,又“腾”一声回到了原地。

    大师兄:“不行,我这一走,要是白色骨头精来找你们麻烦可怎么办?”二师兄:“屎猴子,你良心发现啊?又不是叫你去置办满汉全席,随便搞点儿吃的就回来不就行了?”大师兄:“好!我这就出发……三天后我们在这里开饭。”

    我说:“靠!你还是想个办法再走吧。”

    大师兄:“嗯,我这就建个围墙把你们围起来。”

    二师兄:“等你建好围墙,恐怕大家的腿都饿细了吧!”大师兄:“好吧,看来是逼我使绝活儿啦!Look!我用这个在地上画一个大圈圈,你们只要在圈里待着等我回来,我保证你们没事!”

    大师兄果然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圈,我们走了进去。

    师傅:“悟空,你用什么画的圈?好像很好玩耶!”大师兄:“啊呵呵,这就是传说中的‘超级无敌霹雳灭蟑笔!此笔对人畜无害,专杀蟑螂、蚂蚁等爬虫!使用简单、效果显著,害虫一碰就死翘翘。平时把它放在鞋里,还有杀菌除臭治脚气的功效呢,好!俺老孙放心地去化缘喽。”

    大师兄走后十分钟,一个PPMM提着篮子走到我们跟前。

    PPMM:“请问几位大哥哥……哦!不对,请问几位物体,罗马怎么走?”

    师傅:“姑娘你真是问对人啦,正所谓是条条大路通罗马,来,我指给你看……”

    PPMM:“尽管我方向感很差,但也知道罗马不会在天上啊!”师傅收回手指,说:“哦,女施主,你篮子里装的可是包子?有猪肉白菜馅的,还有芹菜鸡蛋馅的……”

    PPMM:“长老果然法力无边呀,连小女子篮子里的包子是什么馅都猜得到!”

    师傅:“八戒,别吃了,都第六个了。”

    PPMM:“长老们要是饿就拿去吃吧,不过,我希望你做师傅的亲自来取。”

    师傅迈开愉悦的步伐向圈外走去,边走边唱:“只有我最摇摆……哦!哦!”就在师傅走到PPMM身边的那一刻,空中忽然传来大师兄的叫声:“哎呀!不好……”旋即扔下金箍棒,把PPMM给砸死了……

    师傅:“悟空,你赔!你赔!把女孩打死了不算还把包子都变成了癞蛤蟆!”

    我说:“师傅,你错怪大师兄了,大师兄火眼金睛,肯定是看出这个女孩是个妖精才把她打死的。”

    师傅:“这次姑且饶了你,还要看你弄的什么吃的回来,哇噻!是炒饭耶!里面还有鸡蛋哟。”死人,这会儿也不管什么PPMM是人是妖。

    饭后,我问大师兄:“你的火眼金睛越来越厉害了啊,那女的是妖精我差点儿被她蒙过去了,谈谈你当时的感受吧。”大师兄:“实在是不好意思,当时我也拿不准,就在上面欣赏那个MM的领口,没想到白面大秃驴突然唱起歌来,我打了个冷颤,棒子就掉下去了……”

    4月22日

    今天上午,我们还没有走出草原,师傅让我给他用鲜花做了一个花环戴在秃头上,很得意。

    这时,走来一个老妇。

    老妇:“这位骑在马上的大姐,你见到过我的女儿没有?”

    师傅:“你女儿长什么样子?”

    老妇:“长得很漂亮,南瓜子脸,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有包子。”

    师傅:“没看见,我们只看见一个包子拎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个姑娘。”

    老妇:“啊?这是什么?这不就是我女儿的篮子嘛!说,你们把我女儿怎么样了?”

    师傅:“哎呀,悟空,你把人家给打死怎么还拿着人家的篮子?”大师兄:“我这也是为了环保事业呀,一路上把别人丢弃的白色垃圾用这个篮子都收集在一起该是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老妇:“什么,你……你打死了我的女儿,我和你拼啦!”

    师傅:“哎,老太太,你搞错了吧?打死你女儿的是那个猴子呀,你咬我干嘛?”

    老妇:“我不管,我打不过他,只有咬你。”

    师傅:“靠est!悟空,把金箍扔到她头上。”

    大师兄:“收到,我扔!”

    师傅:“Ok!我念紧箍咒,今年过节不收礼呀,不收礼呀,不收礼。”老妇:“我……啊!”

    那老妇被紧箍咒给念死了。

    师傅:“看见了吧,我是好欺负的吗?念死人不偿命啊,不偿命呀,不偿命!”小朋友们,你们看到了吧?千万不要被别人的表面现象所迷惑哟!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无常啦。4月23日

    终于走出了草原,草原边上就有一户人家,我们走过去想讨杯水解渴。

    “嘭嘭嘭”,二师兄敲了门,但是好久没人答应。

    师傅:“要用这个。”

    师傅按了门上的门铃。

    主人:“谁啊?”

    师傅:“我们是东土大唐来的僧人,我叫唐三藏,大家都叫我小三子,想进来讨杯水喝。”

    主人:“哦,请等一下,我在便便。”

    十分钟后,门开了,门里站着一个老头。

    老头:“请进,请坐,请喝茶。”

    师傅:“老人家,你这么说,我们忙不过来呀。”

    老头:“你们几个是从东边来的吗?”

    师傅:“是啊。”

    老头:“那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个老太婆和一个少女?”

    师傅:“我以人格担保,我们几个绝对没看见。”

    老头:“唉,女儿走亲戚,两天没回来,老伴就去找,可到现在她也没回来。”

    师傅:“恐怕被野兽吃了吧。”

    老头:“你个乌鸦嘴!怎么没把你吃了。”

    师傅:“喝茶,喝茶。”

    老头:“哎?你脚上穿的是什么?这不是我老伴的鞋嘛。你……你们把她们怎么样啦?”

    师傅:“悟空,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啦,又不是没有鞋,干吗穿死人的鞋呀?”

    大师兄:“我看这鞋做工精细,样式美观,穿上很舒服,丢了太可惜啊?”

    老头:“啊?你把我的老伴和女儿都害死了?我和你拼啦!”

    师傅:“哎,老伯,你搞错了吧,穿你老婆鞋的人是他,你干吗掐我?”

    老头:“我不管,谁按门铃,我就掐谁。”

    师傅:“我靠ness!都看我好欺负呀?悟净,拿我的家伙来。”

    我说:“师傅,接着家伙。”

    师傅:“我打!我打!我打打打!”

    老头:“我啊……”

    师傅:“多亏了我这件兵器呀,上次在陈家村定做的,很是合手啊,呼呼啊哈哈……”

    二师兄:“好铜锤!”

    这时,老头的尸体突然旋转起来,只见一个穿白衣的女妖精从老头的肉身里脱身而出。

    师傅:“这恐怕就是你们讲的白色骨头精吧,我再锤!”

    白色骨头精:“世事难预料呀!”

    女妖死后变成一堆白骨。

    大师兄:“师傅,你连害两命,还用障眼法来蒙骗我们,身为佛家弟子我实在是不能容忍你的所作所为,我们不要理你了,你走吧。”

    师傅:“悟空,你也看到了,这分明就是妖精嘛,求你原谅我一次。”

    大师兄:“不要再狡辩了,我佛以慈悲为怀,取经四人组不能有你这样的人。”

    这时,天上竟然飘下来一道黄布,大师兄接住念道:“奉天承运,佛祖昭曰,唐三藏杀人成性,当立即遣返回乡。”

    大师兄:“看到了吧,天都难容你啦,不好意思,再见!”师傅:“好吧,悟空,不过在我走之前,我要和你们每个人做最后的吻别。”

    二师兄:“咳咳,猴子,还是让师傅留下来吧。”

    我说:“是啊,是啊!,师傅走了,就没人给你补袜子了。”

    大师兄:“不行,难道你们就不想骑着马赶路吗?我可想疯啦啊!”

    师傅:“悟空,你就为了这个要把我赶走,未免也太没人性了吧。大不了,白龙马一三五你骑,二四六我骑。”白龙马:“吁,还好,剩一天能休息。”

    师傅:“星期天我们两个一起骑。”

    大师兄:“好吧,你不用走了。”

    白龙马:“……”

    5月1日

    今天,天庭派了个使节下来。

    使节:“大家好,我是天庭的税务使节。”

    二师兄:“税务屎厥呀?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使节::“靠ight!是使节不是屎厥……Ok?你们有两年没有向天庭缴纳各种税费了,玉帝特命我来向你们催缴。”

    师傅:“我们又不享受天庭俸禄,交什么税费呀?”

    使节:“话不能这么说,大家活着就要消费,有消费自然要交税喽。”

    师傅:“我们要交哪些税啊?”

    使节:“养路费二十两、四环建设费二十两、水费二十两、频占费二十两,生活垃圾处理费二十两……”

    大师兄:“切,路又不是你们修的,凭什么收税?”使节:“此言差矣。整个地球都是天庭搓出来的,你说要不要交税?”

    二师兄:“那个什么频占费,是什么东东?”

    使节:“你们经常让天庭的人下来帮忙,占用了他们日常工作的时间,所以要收费。”

    师傅:“哎呀,我们没有这么多银子。”

    使节:“我不管,今天你们把行李当了都得交!”

    我说:“使节大人,能不能通融几天啊?”使节:“不行呀,你们现在身上一共有多少钱?”师傅:“加起来共五十两。”

    使节:“这么少呀?你们要发票吗?”

    师傅:“当然要。”

    使节:“要发票就得赶快缴齐,不要发票的话,就交五十两吧。”我说:“师傅,咱们要发票也没用,五十两就五十两吧。”

    师傅:“好吧,给,五十两。不过你得给我写张收条。”

    使节:“没问题。”

    师傅:“你不会害我们吧?别过几天又有人来找我们要钱就坏啦。”

    使节:“放心吧,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好,就这样,我走了……对了,差点儿忘啦,下个月记得把白龙马牵到天庭登记,上牌照。”

    白龙马:“我靠,马也要上牌照?”

    使节:“是啊,不爽吗?以后每年还要年检呢,再见。”

    5月3日

    最近,二师兄练成了一种河马拳。

    这种拳杀伤力极大,一般人在三秒之内就会被搞定。

    首先,二师兄用口气将对手熏倒在地。

    然后,趴上去将对手压扁。

    好狠毒的招数,练此拳必先练口气。

    口气怎么练呢?

    第一,多吃葱蒜;

    第二,睡觉时在嘴里塞满袜子;

    第三,绝对不能刷牙。

    小朋友们,你们在家可以试试哟,练得差不多的时候可以拿爸爸妈妈来做实验,耶!

    5月5日

    今天是我偶像的二十六岁的生日。我真是为他感到高兴啊!

    在这险恶的生存环境中竟然能平安地度过了二十六个春秋,实属不易。

    让我们在去西天的路上遥祝他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在长相方面更上一层楼!祝他老人家福寿与天齐,生活乐无边来,乐无边!5月8日

    今天我们走在一条繁华的异国街道上。

    街旁边有个瞎子打着“掐半仙”的布幌子。

    瞎子:“几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来占卜一下吧,前途命运,我一算便知。”

    子龙:“封建迷信,不可信。”

    瞎子:“几位可是要往西天去取经?”

    师傅:“哎,这个你都能算得到?”

    瞎子:“我还知道你是位相貌可人的和尚哩。”

    师傅(下马):“老人家果真是半仙啊,能否给在下算一卦?”

    瞎子:“可以,五两银子一卦。”

    师傅:“给你钱。”

    瞎子:“你想算什么?”

    师傅:“我想知道二十年后我是什么样子?”

    瞎子:“这个简单,请将双手捧住这个水晶刺骨魔力球。”

    师傅:“什么水晶刺骨魔力球呀,不就是个玻璃大弹子嘛。”

    瞎子:“少废话,叫你捧你就捧。”

    师傅:“好,我捧。”

    瞎子:“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Look!”

    水晶球“腾”一声就显像了。

    大家忙去看,哇哈,原来水晶球里面是二十年后师傅在天界卖鸡蛋的情形。

    大师兄:“师傅,你的未来不是梦呀。我也来试试,瞎子给你钱。”

    瞎子:“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Look!”水晶球里出现了二十年后大师兄在天界玩杂耍的情景。

    二师兄:“哈哈,猴子,你的未来也不是梦啊,该我啦。”

    瞎子:“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Look!”水晶球里立刻出现了二十年后二师兄在天界倒卖盗版光盘的猥琐形象。

    我说:“二师兄,你的未来更不是梦哦,嘿嘿,看我的。”

    瞎子:“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Look!”天那,水晶球里竟出现了二十年后我在天庭教书育人的场面,我怎么可能会当老师呢?形象太光辉啦,啊呵呵!

    最后,子龙在大家的威胁下,也去摸了水晶球。不可思议,二十年后子龙会当天庭的宰相,甲壳咪是他的师爷。

    Oh,Mynose,这些会是真的吗,忘了看我是教哪一科的啦,我想应该是舞蹈吧。

    5月12日

    又是一条大河拦住了我们的去路。问船家,船家说这就是长江。

    当船快到北岸时,十几艘堆满稻草的小船映入了我们的眼帘。

    师傅:“船家,他们运稻草运得好像挺严肃的啊。”

    船家:“长老不知道吗,要打仗啦。江南吴国的统治者孙策荒淫无度,使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北岸的曹操为了解救南岸苦难的百姓,毅然起兵伐孙。曹操大军到了江边由于北方士兵不谙水性,只好将一艘艘大船绑在一起,让士兵们在上面操练。这些装满稻草的小船是孙策请来的军师——诸葛亮想出的主意。他们想借江面上的雾气,让曹军误以为是敌人来袭而放箭射之,然后孙策的吴军就把射在草堆上的箭来个大丰收。快看,箭又快被射满了。”二师兄:“那个‘猪革靓也太狡猾了吧。”

    师傅:“弟兄们,我们何不去帮曹操打赢这场战争呢?凭我们几个的长相和实力,定会让那个什么‘猪革亮亮不起来。”

    于是,我们来到了曹军大营。曹操听说有人来帮他,下巴差点儿没乐掉,没顾得上穿鞋就从卧室里冲了出来。

    军师:“主公,你这样就跑出来的确是有伤大雅啊。”

    曹操:“没关系,我正是为了向天下人表明,我曹操视人才如上帝,没穿鞋就是表现出我求贤若渴的心情啊。”军师:“那也不能只穿个四方大裤衩就出来吧。”

    曹操:“哦,Sorry,稍等……”

    一会儿曹操重新回来。

    曹操:“听说,几位要助我伐吴?”

    师傅:“没错,我这几个徒弟个个身怀绝技。”

    曹操:“哦,能否表演让我Look一下?”

    师傅:“请look!”

    大师兄上场,拿出金箍棒变成合适的尺寸,然后飞快地擀起饺子皮来。

    二师兄上场,拿出九齿钉耙熟练地将大张的面皮划成了面条。

    接着我上场,我拿出月牙铲,飞快地将面条在锅里炒成了炒面。

    曹操:“嗯,你们到炊事班报到吧。”

    师傅:“他们跟你开玩笑的啦,今天来时见吴军用稻草船骗了你们不少的箭啊。”

    曹操:“哦,Shit,fuck,不,怪不得他们这几天老是佯而不攻,唉,中计了。”

    子龙:“我有一法可破之。”

    曹操:“请讲。”

    子龙:“用火箭射之。”

    师傅:“用导弹更爽。”

    曹操:“你个秃头番薯,你乱说什么?小朋友,你的建议我很赞同,你真是聪颖过人啊。军师,传令下去,只要见到敌人船只就放火箭。”

    师傅:“其实我们个个都能想出破敌的绝招。”

    子龙:“操丞相,你把大船都固定在一起,实为用兵之大忌。”

    曹操:“为何?”

    子龙:“要是敌军用火攻,你们岂不是都要成烤鸭啦。”

    曹操:“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唐三藏,凭你的智慧,遇到这个问题你要怎么解决呢?”

    师傅:“咿,要是他们用火去烧的话,那我就用灭火器喷。”

    曹操:“喷你个大头啊!你用灭火器灭火,敌人正好用红缨枪捅你的直肠。白痴,还是让这小朋友给出个对策吧。”

    子龙:“要是按常理,现在就得尽快把船只都分开,但是现在我们就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制定对策啦。甲壳咪,你飞过江,到吴军大营探听一下消息。”

    甲壳咪“腾”一声就飞走了。

    5月13日

    今天下午,我们正在吃饭,甲壳咪飞了回来。我们立刻就带着它来到曹操的大帐中。

    师傅:“哟,你果然在蚊帐中啊。”

    曹操:“不好意思,昨晚我梦游,赶了三十多里山路,没睡好。噢,甲壳咪回来了嘛,快讲讲敌军的情况。”

    甲壳咪:“昨天我躲在敌军大帐中,看见周瑜和诸葛亮在写作业。”

    师傅:“我奇之。”

    甲壳咪:“但是我没有被假象所迷惑,继续偷看。果然,周瑜提议各自把破曹的计谋写在手上,然后喊一二三,一起亮出。诸葛亮写好后喊‘一二三,他把自己的手心亮了出来,卑鄙的周瑜看见诸葛亮写的字后忙将自己手上的字擦掉,然后照抄诸葛亮的。我仔细一看,原来二人手心现在都有了四个字——韩国烧烤。”

    师傅:“什么,韩国烧烤?难道他们饿疯了。”

    曹操:“这是密码,定是要烧烤我军。”

    子龙:“对,看来我的担心是对的,我有一计,但又恐怕不行。”

    曹操:“怎讲?”

    子龙:“现在正值五月中旬,风一定是从南向北吹的。而我军在北岸,敌军要烧我军,可谓轻松。但如果在他们点火之前风向南吹的话……”

    曹操:“这可难办啦,五月份哪里有北风呢?”

    师傅:“这个不是问题,叫我大徒弟借来芭蕉扇,一扇就ok,不但可以扇出北风,什么龙旋风,清新自然风……都可以扇出来啊。”曹操:“芭蕉扇?可是传说中的哈而冰法宝六厂生产的?听说是很厉害。还有劳孙长老走一趟。”大师兄:“好,我就跑一趟。不过,老曹,事成之后你要怎么谢我啊?”

    曹操:“如果长老能把宝扇借来助我伐吴成功,我就把小女曹颖许配给你,如何?”

    大师兄:“那到不必,你只要把华佗放了就行了。”

    曹操:“来人啊,把华佗放了,叫他以后不要再酒后驾驶了。”

    士兵:“是!”

    大师兄:“俺老孙去也!也——也——也——(回声)”

    5月15日

    今晚,探子来报:“丞相,大事不好啦,大太太和六姨太打起来了!”

    曹操:“打得好!”

    又一探子来报:“丞相,大事不好啦,四姨太的爹死啦!”

    曹操:“死得好!”

    探子再来报:“丞相,大事不好啦,猪圈丢了一只猪!”曹操:“丢得好!”

    又一探子来报:“丞相,大事不好啦,孙策大军开始点火烧我们啦!”

    曹操:“烧得好!嗯,妈的,敌军来了,快去请孙长老。”大师兄:“老曹莫急,我在这儿呐。好,我这就去扇死那帮乌龟小蛋蛋,俺老孙去也!”

    ……

    三分钟后,探子来报:“敌军已灰飞湮灭。”

    曹操:“灭得好,待我率大军杀将过去,哇呵呵!”

    就这样,我们帮着曹操灭掉了吴国。

    小朋友们,看到了吧。只要有我们在,就没有什么事情办不到。

    5月18日

    朋友,还看甲A吗?

    甲A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球员们谁都不服谁。君不见,那些水平如此低洼的球员在场上动不动就高高举起双手,举手干嘛?一是向裁判表明自己是无辜的;二是表示对方已经犯规了,就进了也不算。

    这些人渣啊,怎么变成这样了呢。年龄不大,可是从他们的眼中已经看不到诚实这两个字,简直就成了我小时候最讨厌的赖皮鬼了嘛。

    那些赖皮鬼的准则:别人都是错的,别人都比我差;就算自己错了,也要找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先。

    小时候我最喜欢看到的事情就是看到那些赖皮被老师扇耳光。扇啊扇,扇啊扇……好过瘾!

    5月22日

    今天中午,比较热,二师兄敞开衣扣,露出大肚皮纳凉。

    师傅过去,拍拍二师兄的肚皮说:“呵呵,好大一块五花肉啊!”

    大师兄最近几天正在学汉字,据说小有成绩,他说:“五花肉的肉,是不是反犬旁的那个肉?”

    大家“哈哈”嘲笑大师兄。

    大师兄:“哈哈,八戒。大家都在笑你的肚皮呢。”

    二师兄:“大家都在笑你的吧,肉还有反犬旁的啊,白痴!”

    师傅:“对了,我们来做个游戏怎么样?”

    大家:“好耶!好耶!”

    师傅:“我说一个词,然后下一位就用这个词的最后一个字作为下一个词的第一个字组词,听明白了吗?”

    大师兄:“我完全不明白你词来词去的,词是些什么东东啊?”

    师傅让子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他个死猴子明白,于是,游戏开始了。

    师傅:“观音。”

    子龙:“音,音乐。”

    甲壳咪:“乐,乐谱。”

    我:“谱,谱写。”

    二师兄:“写,写字。”

    白龙马:“字,字帖。”

    大师兄:“帖,帖子。”

    师傅:“子,子弹。”

    子龙:“弹,弹弓。”

    甲壳咪:“弓,弓背。”

    我:“背,背后。”

    二师兄:“后,后面。”

    白龙马:“面,面条。”

    大师兄:“条……条子。”

    师傅:“臭猴子,你能不能换点儿别的,不许用‘子组词!子,子女。”子龙:“女,女魔。”

    甲壳咪:“魔,魔女。”

    我:“女,女魔。”

    二师兄:“魔,魔女。”

    师傅:“白龙马,你要是再接‘女魔,我就把你尾巴打个死结!”

    白龙马:“女,女性。”

    大师兄:“性……性了……”

    师傅:“靠,真是弱智不是病,弱起来真要命呀。不许用‘了再组词啦,了,了解。”

    子龙:“解,解题。”

    甲壳咪:“题,题解。”

    我:“解,解答。”

    二师兄:“答,答应。”

    白龙马:“应,应当。”

    大师兄:“……当……当……当地一声……耶!”

    大家:“$%^#%@!”

    广告

    开野牛牌拖拉机……做都市暴走族!

    ——拖拉拖拉机厂

    5月29日

    今天,我们走到了蔚蓝的大海边,海风阵阵,浪花点点,好一派风光旖旎。

    大师兄:“乖乖,好大一条沟。”

    子龙:“大叔,这是大海啊,这片海叫做天竺洋。”

    师傅:“天竺洋?这么说,海那边就是天竺啦?”

    子龙:“海那边是澳大利亚。”

    师傅:“不会吧,那这海应该叫澳大洋才对,天竺飞哪去了?”

    子龙:“天竺就在我们身后。”

    师傅:“哦,我们已经走过天竺了?罪过呀,昨天那个收废品的有可能就是佛祖啊。”

    二师兄:“师傅不必难过,反正我们有的是青春,有的是体力,何不去蔚蓝的大海里畅游一把再往回走呢?”师傅:“是啊,去年买的泳衣还没机会穿呢。好吧,去畅游。”

    于是我们奔向了大海的怀抱。

    师傅:“哎呀,好舒服呀。哎?子龙,别闹,别拉我的腿。嗯?谁把灯关了?”

    二师兄:“快看,师傅被章鱼吞下去了啦。场面好精彩!师傅,别怕,我来救你。”

    师傅从章鱼肚子里出来,说:“八戒,谢谢你,海里面也有要吃我的啊。哎?八戒,你这样不觉得别扭吗?”

    二师兄:“不啊!”

    师傅:“我就不相信穿着西服游泳你会觉得不别扭?”

    这时,就听到大师兄在叫:“快来看呀,我逮住了一条大鱼!”

    好倒霉的潜水艇,被大师兄当鱼抓了。

    师傅:“好啦,几天就到这里吧。我们比赛,看谁先游到岸上,谁第一个游到,谁就不用自己洗衣服。好,预备——开始!”

    二师兄:“你以为我们傻呀,你都站在岸上了,还比个鸟呀。”

    子龙:“哎?大叔,你在干吗,怎么一动不动?”

    大师兄:“嗯……我在放屁,咿……呀,好爽!”

    只见水面下涌出一大片水泡,接着臭味扑鼻而来。

    大师兄:“好喜欢在水中放屁的感觉,当屁泡贴着臀部从水下哗啦啦冒出水面……那种感觉真是帅翻啦,哇哈哈!”

    子龙:“……”

    6月2日

    晚上,我坐在火边补袜子。

    子龙:“小叔,快去看看,二叔在干吗?”

    我们和师傅一起走到二师兄身旁,见他生了一堆火,正拼命地吸取火堆上冒出的烟雾。

    师傅:“八戒,你饿了吧?包袱里还有点儿馒头,你拿去吃吧,吸烟是吸不饱的啊。唉,八戒好可怜。”

    二师兄:“师傅你有所不知,最近我发现把本地生长的一种植物的叶子投入火中,吸其烟,很消魂的哩。我吸过之后,整个心都飞了起来,就好像披着沙滩在纱巾上跑的感觉。”

    师傅:“果真有如此功效?”

    二师兄:“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师傅吸了一口:“啊呸!咳咳!什么东西嘛,差点儿没把我呛死。你个猪头三四五,敢戏弄为师的,罚你挑行李三天。”

    师傅英明呀!

    6月9日

    师傅吸了那烟有一个礼拜啦。

    师傅:“八戒,快,快去帮我再找些那种叶子。我太需要了,太消魂了!找不到我还罚你挑行李!”

    6月16日

    又过了一个礼拜了。

    师傅:“我跪下来求你们还不行吗,快去找那种救命叶子给我。八戒,我帮你牵马,悟空,我帮你化斋。悟净,我帮你挑行李,甲壳咪,我帮你飞。总之,你们赶快给我找啊,找不到我可要死了呀。”

    小朋友们,你们看到了吧。可不能随便吸烟哟,因为烟叶确实很难搞得到呀。

    6月25日

    虽说已经到了天竺,却怎么也找不到西天极乐世界,可把我们急坏啦。

    师傅:“天竺这么大,想找到佛祖所在真是难于上青天呀。”

    大师兄:“天竺满地都是牛,要不,问问它们?”

    师傅:“你又傻了不是,牛能说话吗?”

    牛:“哞——我知道,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啦啦啦……”

    师傅:“靠,天竺的牛很拽耶!如来也太不够意思啦!还和我们藏猫猫!弟兄们,我们也藏起来,让天竺发型男也找不着!”

    二师兄:“如来肯定能看到我们,得想个办法引他们出来。”

    我:“怎么才能引出他们呢?”

    大师兄:“我们可以搅乱天竺社会治安秩序,看他出来不。”

    师傅:“不行,这样多影响我们的形象。我倒有个主意,我们在老鼠夹上放一些美味的奶酪,嘿嘿,诱他们出来。”

    二师兄:“白痴,如来又不是耗子。我有办法啦,我们画几张如来的裸像在各处贴,看他出不出来?”

    大家:“Ok!”

    于是,我们画了许多如来的裸体肖像张贴在街头。

    6月26日

    一大早,如来就出现在我们面前,手里拿着他的肖像画。

    如来:“你们真赖皮啊,找不到我就损害我形象,够狠毒!”

    师傅:“我还以为你会不顾体面继续藏呢?”

    如来:“我是害怕了,再不出来,恐怕你们会把五百罗汉和观音的群裸图都给画了吧。”

    师傅:“快带我们去取经书吧。”

    如来:“想得美!”

    师傅:“八戒,准备照如来说的画。”

    如来:“好,好,就告诉你们一个线索吧,想进极乐世界就要先找到一颗神奇的种子。”

    如来说完骑着拖把“腾”一声就消失啦。

    6月28日

    找了两天啦,还是找不到如来说的神奇的种子,大家都有些泄气了。

    师傅见人就问:“请问你是那颗神奇的种子吗?”

    别人就骂:“你吃饱撑的,有我这么帅的种子吗?”

    就在我们迷茫之时,一个老太婆姗姗而来。

    老太婆:“你们几个长得这么难看,还天天在我们村转来转去,转得我头都晕了。”

    师傅:“你是神奇的种子吗?”

    老太婆:“种你个头啊,如来不让我把种子的事情告诉你们,我肯定是不会告诉你们的。你们惨啦,还是回去吧。”

    师傅:“如来真毒呀,既然你不告诉我们,我们也只好走了。”

    老太婆:“再见。”

    子龙:“小叔,怎么能走呢?她知道种子的下落啊。”师傅:“知道也没用,如来不让她告诉我们。”

    大家:“#[email protected]%^$#!”

    我们一哄而上,将老太婆按倒在地,师傅用脚踩住她的脸说:“刚才差点儿让你蒙过去啊,快说,种子在哪里?”老太婆:“就是不说,踩死我吧,踩死我就没人知道种子在我家里了。”

    二师兄:“看来如来安排个美丽与智慧并残的人来对付我们呀。大妈,你今年可有四十?”

    老太婆:“我都七十啦。”

    二师兄:“你骗我,哪有七十岁的老太太皮肤还这么光滑有弹性呀,踩上去的感觉和二十多岁的差不多。”

    老太婆:“呵呵,是吗,平时保养得好啊。”

    二师兄:“我师傅对美容也有研究,不如让他到你家教你一些护肤的秘方?”

    老太婆:“好啊,好啊,我家就在旁边,走!”

    我们来到老太婆的家里,师傅拖住她。我们几个分头找种子。

    师傅:“你怎么认识如来的呢?”

    老太婆:“我是他表姐啊。”

    师傅:“不会吧,佛表姐?当时我的脚一踩到您脸上就觉得踩的不是一般人,还望海涵。”

    老太婆:“哎,你们几个是在找种子吧?那头猪,你家的种子有放在被窝里的吗?还有那个猴子,种子会放在针线包里吗?你们不要忘啦,那可是颗神奇的种子也,不一定就是……就是普通种子的模样……”

    子龙:“请老奶奶明示。”

    老太婆:“比如我的拖鞋就有可能是颗种子哩。”

    师傅:“哈哈,种下去一定能长棵拖鞋树。佛表姐,你好有创意!”

    大师兄:“那可就难找喽。”

    子龙:“怎么会难找呢?这个屋子除了被窝、针线包、拖鞋,不就还剩下那个咸鸭蛋了嘛。”

    老太婆:“乖乖,我的亲娘哟,藏得这么隐蔽都被他找到了哇,这哪里是小孩啊,简直就是小孩中的极品,孩中之孩,简称孩中孩。太聪敏了,我佩服。”我说:“如果这个咸鸭蛋就是神奇的种子的话,那如来肯定是让我们找到种子后就种下去。”

    师傅:“长棵咸鸭蛋树?更有创意,耶!”

    晚上觉觉前,我们把那个咸鸭蛋种到地里,浇好水,等待着明天发生奇迹。

    6月29日

    奇迹如期而至,早上,师傅一推开门。

    哇,好大一棵树!鸭蛋的祝福……乖乖隆地咚!这么高的树耶!直插云霄,树上还结满了咸鸭蛋。

    老太婆:“爬吧,极乐世界就在上头。”

    师傅:“如来每次上去也是用爬的吗?”

    老太婆:“是啊。一开始他每次上去要用三个月,后来爬熟练了,半天就上去了。”

    师傅:“这只老猴子,兄弟们,我们撤!”

    子龙:“怎么能撤?好不容易胜利就在面前啦。如来那么肥硕,半天就可以爬上去,我们加把油一定能上去。”大师兄:“我同意,爬树虽然是我的弱项,但是事已至此,不得不豁出去了。”

    我说:“那些行李怎么办?我又不能背着它们爬树。”

    甲壳咪:“行李我包啦。”

    我说:“甲壳咪你行吗?这可是上天去,不是闹着玩的。”

    甲壳咪:“没问题,天天拖着八戒飞都不觉得什么啦。”

    这时,就听到有人在哭,大家一看,原来是白龙马。

    白龙马:“呜呜呜,有谁见过马上树啊?”

    甲壳咪:“白龙马,不要哭。我拖着你飞上去。”

    白龙马:“谢谢你甲壳咪。”

    于是我们和佛表姐告辞,开始爬树。

    7月27日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爬上这树梢……”

    我们都爬了一个月了,还是望不到顶。一路上以咸鸭蛋充饥,咸得大家都说不出话来了。

    师傅:“爬了那么久,你变了没有,现在我有点儿怀疑那个老太婆的话了,她别不是骗我们的吧。”

    二师兄:“我看也玄乎,上当啦。走,我们回去找老太婆算账。”

    就听下面老太婆骂道:“一群废物,爬了一个月,还没有超过我的房顶。还好意思瞎吵吵,继续爬!我在下面用皮筋做个弹弓,射你们屁股。”

    12月29日

    整整爬了半年,今天,我们终于来到了西天极乐世界!!!

    好快乐呀!几年的辛酸劳累都化做无声的泪,我们激动得拥抱在一起。

    我仔细看了一下这里,哇噻est!比天庭干净多啦,地上没有烟头和纸屑,更没有烦人的口香糖渣,到处都是食物!连房子都是用巧克力做的,到处都是好玩的,到处都是我偶像的玉照,太极乐啦,太糜烂啦!

    几位身姿曼妙的天使MM接待员领着我们去了佛祖的候客室。

    师傅:“小姐,你贵姓?我叫唐枫浩南,交个朋友吧。”

    天使:“我叫喜儿,因为爹爹欠了如来的钱,到期没还,就把我抵债到这当接待员啦。当当当,我就是那个姑娘。”

    师傅:“看来人间正道是沧桑啊。”

    天使让我们沐浴更衣,然后再去佛殿,我们像下饺子一样跳入如来豪华的浴池。

    师傅:“子龙,来帮小叔我搓搓背。”

    子龙:“哎呀,好多泥条条啊!”

    二师兄:“靠,如来这儿够奢侈的啊,全套韩国的洗浴设备,有桑拿还有芬兰浴也。”

    大师兄:“大家现在知道如来他们的生活有多腐朽了吧,不过,我喜欢!”

    洗完澡,大师兄站在秤上一称:“咦,怎么洗个澡竟然轻了二十多斤?”

    我说:“猴子,你看看浴池里那泥汤就知道怎么回事啦。”

    师傅:“哦耶!刚才用那个滑溜溜的块块洗澡,好舒服!好多泡泡!现在身上还留着清香哩。咦?那个块块怎么不见啦?”

    大师兄:“是不是那个白乎乎、粘搭搭的块块?闻起来味道还可以,没想到吃起来那么难吃。”

    天使妹妹带我们来到大殿。

    五百罗汉:“升堂——”

    如来:“你们瞎喊什么,请取经人进殿!”

    五百罗汉一人喊一个字:“请——取——经——人——进——殿——殿——殿——(殿×500次)喊完收工!”

    如来:“拜托你们不要在外人面前搞这种低级的飞机好不好。”

    师傅上前:“我祖如来,我们几人历经磨难,今天终于来到了西天,见到阁下,非常亲切。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难以形容,正所谓是,看今朝,想当年,我此起彼伏……老大,我苦啊!到现在还没有媳妇啊。”

    我们也跟着哭起来,太不容易了。三年多,我们风餐露宿,历经坎坷,为的就是这一天。尽管大家也不知道这究竟又是为了什么。

    如来:“不好哭啦,唐三藏上前听封……封你为‘白面秃驴佛,哦,不好意思,叫习惯了。咳咳,封你为‘降龙罗汉果。”

    师傅:“降龙罗汉就降龙罗汉,为什么还要在后面加个‘果?”

    如来:“加个果,表示你已经修成正果。孙悟空,上前听封……封你为‘阶级斗争猴中猴!”

    大师兄:“谢谢佛祖,我主要管什么?”

    如来:“主管阶级斗争,猪八戒,上前听封……封你为‘超级无敌霹雳猪中猪!”

    二师兄:“老大对我真照顾,名字都比他们长啊。”

    如来:“沙悟净,上前听封……封你为‘西天无厘报主编。”

    我说:“多谢佛祖,还知道我有这爱好呀。”

    如来:“白龙马,上前听封……封你为七龙珠之‘怎样都可以龙!”

    白龙马:“吁,谢啦!”

    如来:“子龙,甲壳咪上前听封……封子龙为‘天庭自由超孩,甲壳咪为子龙做军师!”

    子龙:“多谢佛祖。”

    大家都封了官,心潮很澎湃。

    二师兄:“猴哥,你头上在发光也!”

    大师兄:“那是当然。成佛了嘛,头上有点儿佛光很正常。”

    二师兄:“除了光,好像还有烟也。”

    大师兄:“哇靠,烫死我了,哪个不要脸的往我头上扔烟头!”

    ……

    如来:“好了,罗汉们,不要闹了。藏经阁使者,你带他们去拿经书吧!”

    使者:“Sure!”

    于是我们跟着两位藏经阁使者来到了藏经楼。

    使者:“掏钱吧。”

    大师兄:“什么?”

    使者:“掏钱吧。”

    大师兄:“什么?”

    使者:“叫你们掏钱给我们。”

    大师兄:“啊,什么?我听不到也。”

    使者:“我们掏钱给你们。”

    大师兄:“好哇!”

    使者:“耶,露馅了吧,经书不是白给的。”

    师傅:“我们没钱,不给我们经书,我们马上就走,反正那玩意也没什么用。”

    使者:“哎?别忙着走呀,好不容易来一趟,就算买个纪念品回去嘛。没有钱,给值钱的东西也可以呀,比如金箍棒。”

    师傅:“没有,我们走。”

    使者:“好,好,没有值钱的,给点儿不用的东西也行。当当当,我知道这样不好,也知道你的爱只能那么少……我只有不停地要,要到你想逃……”

    二师兄:“我穿过的内裤有几条,你们要不要?”

    使者:“要,可以做拖把呢。”

    师傅:“你瞧你们的德行。连内裤都要,真是丢人啊,我这儿有一堆化妆品瓶子,你们拿去当废玻璃卖了吧。”

    使者:“谢谢啊!”

    我们把破烂都给了这两个使者,他们高兴得不得了,开始给我们抱出大摞的经书。

    师傅:“这么多啊!有《大金刚经》《小金刚经》《中金刚经》《大变形金刚经》《小变形金刚经》《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经中经》《生意经》《日经》……哟!还有《月经》,真是拽死酷毙帅疯啦。”使者:“是啊,你们统统拿走吧。”

    师傅:“好吧。回去看看,不好看就擦屁屁用。”

    我说:“师傅,我们取经结束了。每人说一句话吧。”

    师傅:“好,我先说,取经真消魂啊,欢迎大家来取经。”大师兄:“自从我取了经,头不痛啦,腰不酸啦。连跳楼也有劲啦!”

    二师兄:“取经虽然结束啦,但我的心和大家永远在一起。”

    白龙马:“吁,朋友们,再见啦,我会想你们的!”

    子龙和甲壳咪:“小朋友们,你们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取做个像林长治大哥哥那样人见人爱的好孩子!”

    我说:“三年了,我的日记也要告一段落了,谢谢大家一直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我会再接再厉,写出更诱人更美味的作品给大家!”

    取经全体:“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耶!

    拜拜!

    ——完——

上一页 《沙僧日记》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