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缪娟(纪缓缓)->《翻译官》->正文

第19——20章

  第十九章

  程家阳

  正在办公室翻译材料的时候,我接到吴小平的电话。自从乔菲在他那里打工之后,我介绍了不少关系给他,他最近欧洲方面的旅游生意好极了,打电话说要请我吃饭道谢,我猜他一定有别的事情求我,就请他直说。

  原来他旅行团里的外国游客在国内非法收购文物,被公安逮到了,调查之后发现,居然是该国退休的国家公务员,级别还不低,应该享受外交豁免权,不过若是享受豁免权,就必须走法定程序,进行申报,老头儿不愿意丢面子,更不愿意蹲班房,这棘手的事情落在旅行社的老板吴小平身上。然后求到了我。

  我小时候看过一个动画片,讲的是八国联军侵华打开国门之后,秃顶的老传教士骗中国人,倒卖文物宝贝,最后被画在鱼盆里的小神仙教训的事情。我恨不得亲手教训这种老外。

  “您请行行好,他不是被逮着了吗?也没成犯罪事实啊,您把他带出来,我好好谢谢哥儿。”

  吴小平这人油腔滑调的,可是,碍于老交情,他一直以来对菲也算关照,我只得想了一些办法,拖了人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请我吃海鲜的时候,吴小平非要让我带上乔菲。我不愿意让她卷到这档子事情里来,没有叫她。

  我们聊的多是小时候那点事,他这人说话虽然粗,不过还真挺有趣,酒过三巡,我们说起乔菲。

  “那丫头不错啊,你挺有眼光的。”

  “说什么呢?”

  “我说错了吗?不相干的人,你能那么用心?你也不用瞒我,帮我办这事,十有八九也是看了乔菲的面子。”

  我没否认。

  吴小平猜中了脑筋急转弯一样,嘀嘀咕咕的笑了,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过啊,这事其实还真跟她有点关系。”

  我看他。

  “别紧张啊。就是啊,这老外上次来中国的时候参加的团也是乔小姐带的队。”

  我当什么事呢。轻轻笑了笑,自己倒上一杯酒。

  “九月中旬的时候。”吴说。

  “不可能。”我说,“十一之前,她就是九月初带了一个团。”

  “我是她老板你还跟我强。”

  “她之前没有?九月初的时候?”

  “没有。我那个时候没团,印象很深,暑假之后的淡季嘛。怎么了?有事吗?”

  “没有,没有。”

  我们吃完了饭,我喝得差不多了。吴小平要艘回家,我说不用不用,我把车子停在饭店门口,自己上了出租车。

  “你行吗?”吴说。

  “没关系。”我向他挥挥手,让司机开车。

  然后我打开自己的手机。

  里面是我存着的菲给我发的短信。

  9月2日,星期六,20点12分。

  四个老鼠比谁胆子大......

  那天我喳去看吴嘉仪电影的首映,她说要工作。而今天,吴小平对我说,九月初,并没有旅行团。

  车窗没有关上,冷风吹进来。

  不知不觉的,居然是深秋了。

  落叶,黄灯,夜行人。

  司机问我,先生,到底去哪里?

  虽然是周末,今晚我并没有约乔菲,我当然也不想回到我爸爸妈妈那里。

  “麻烦您,中旅大厦。”

  我迷迷糊糊的上楼,在电梯间的镜子里看看自己,脸喝得很红,我觉得这并不是大不了的事情,是吴小平记错也有可能,况且时间过的良久了,也没有追究的必要。我对着镜子说:“笑。”我咧开嘴,样子滑稽,我真地笑起来。

  开门,却看见菲的鞋子放在玄关里。

  我的心猛跳了一下。

  屋里传来菲的声音:“我给你时间让身边的女郎离开。”

  这真是意外的礼物,乔菲在这里等我。

  我对莫须有的“身边的女郎”说:“糟糕,我老婆在家。要不你先走吧。咱们改天再约。”

  然后我作势打开门。

  乔菲在同一时间从房间里跑出来,手里抄着绝对可以当凶器使用的砖头一样的拉鲁斯法汉大词典“哪个不要命的敢跟我抢男人?”

  我鞋都没脱走过去一把抱住了她,她真是温暖柔软,身上有特殊的体香,让人心驰神荡。

  “谁能跟你争?”我说。

  她从我怀中抬起头,望定我的眼,我看她漆黑的猫儿眼,红彤彤的嘴巴,真是心痒痒,我得亲亲她。

  没提防被她扣住下巴,拇指和食指按得我发疼:“我量你也不敢。”

  我们的时候,我觉得世界便是这年轻女人的身体,安全无虞。

  乔菲

  性爱带来无上的快感,也有利于适龄青年的身心健康,我因此而精力旺盛,面色红润,不过有时也会平添麻烦,昨晚由于过于刺激,我的胸罩被我和程家阳一起弄坏了。

  我早上醒来穿衣服的时候,想要咬他一口,不过看他睡得憨态可掬,不忍心,只好作罢。

  想要起来,却被这个装成睡猫的家伙一下子又拽倒在床上。

  “还要。”

  “少来,你昨天晚上太疯了。我衣服都被你弄坏了。”

  “哪里?”

  “你看看。”我让他看看被撕破的蕾丝,“我不跟你说了,我渴了。”

  “生气了?”

  “有点。”

  “我买新的送你。”

  我没说话。

  “咱们去逛商店。像,家庭妇男和家庭妇女那样,好不好?”

  我看看他,他搂着我的脖子,近距离看,皮肤也是白白细细的好象捏的出水来。我完了,我这辈子也要被这等男色套牢了。

  “好吧。”

  以我的消费能力与生活水平,200元一套的内衣是本来准备在新年的时候送给自己的礼物,早就看好了的一套,蓝色的蕾丝,百合花纹样,纯棉织造,弹力好,也很结实。

  程家阳说:“那一套不是更好?我听售货员说,真丝质量,名师设计,款式,你看这里,镂空的,而且造型考究,还防乳癌呢。”

  “当然更好了,1680元,富婆穿的嘛。”

  “我买给你。”

  “不要。我自己付钱。”

  “我弄坏的。我赔给你。”

  “你不划算的,程家阳。”

  “什么?”

  “你自己想想,1680元,你下次还敢玩得那么疯吗?你还敢撕破我的衣服吗?”

  他真地想了一想。

  “我一定会小心的。而且,我们买两套,以备后患。你知道,我有的时候确实控制不住。”

  “讨厌!”我拽着他的手臂,几乎是哄着他说:“太奢侈了。”

  他看看我:“那好吧,你自己选。”

  我也没有要200元的那一套,选了稍稍贵一些的。

  但我一直记得,那套昂贵的内衣裤,真丝的料子闪着可爱的的光泽,况且是家阳喜爱的情趣。

  买完了内衣,我们又去男装部,家阳买了一件夹克,附赠一套英国瓷器。

  逛完百货公司,家阳要去首饰店,在卡蒂亚的门前,我拽住他:“我好饿啊,我要去肯德基。”

  “转一圈就出来,行不行?”

  “不。”

  “求求你。”

  “你小心真的变成家庭妇男。”

  “我乐意。”

  我被他半推半抱的拉进去。

  服务生见到光鲜亮丽的家阳,很是热情,看看我,仿佛丑小鸭与白马王子同骑,只好怀疑却耐着性子招呼。

  难怪要从事这看人脸色的行业,自己无非也是狗眼看人低。

  家阳仔细的挑选项链。

  我坐在高脚椅上,仔细的看我的手指甲。

  我想,这是我早有准备的问题。

  钱,我们因此结缘,却也是横亘在我们之间的距离。相处以来,我都小心翼翼,可今天却突兀的出现。

  “菲,我想要送你这个。你来看,喜不喜欢?

  这个也不错,你面孔小小的,带这个细的最好。

  你来看看。”

  我一动不动。他终于看看我,笑眯眯的:“过来。”

  “我饿了。”

  “买一条项链,我们去吃大餐。”

  “我现在,很饿。”我说,“我不想要项链。”

  他走过来,手搭在我的肩上,仿佛想要说些什么。

  程家阳

  我不善于哄这个心爱的姑娘,我也知道牵涉到金钱,对我们来说是敏感的事情。

  我说不出的是,从昨晚到今天,我都有一些混乱,我想要以某种手段换来多一点点安全感。

  我说:“我想要你高兴。”

  第二十章

  乔菲

  家阳对我说,我想要你高兴。

  我看着他的脸,仿佛是我初见他时的样子,温柔的,隐隐有悲哀的情绪,我心里就像被一个细细的却坚硬的鞭子抽了一下,可是我不想在这里表现柔情,只是把手按在他放在我肩上的手背上,我说:“跟你在一起,我就高兴。”

  “我好饿啊,我们走好不好?我若是想要一条项链,我就告诉你,要你买给我的。”

  “好。”他点点头。

  我站起来,我们离开卡蒂亚,要找一家最近的肯德基。我心里暗暗发誓,我再也不要跟他说一句重话。

  我从来是个俗人,有着俗气的品位和快乐。

  我喜欢吃鸡腿汉堡和卷了葱的老北京鸡肉卷,若是一不小心流出面酱来,就自己把手指添干净。

  家阳吃奶昔的时候问我:“你以后成了大翻译,国宴上可别这样。”

  “怎么?你嫌弃我啊?”

  “对啊。”

  我歪着鼻子笑起来。

  我们坐在肯德基靠窗的座位上,深秋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我们的身上,让人觉得温暖慵懒,家阳伸手擦掉我嘴边的一小颗面酱。

  此刻的时光让人留连。

  有人轻轻敲敲我们前面的窗。

  程家阳

  来人是刘公子,在外面向我招招手,然后推门进来。我坐着跟他握手:“嗨,真巧。”

  “是啊。我路过外面,看好像是你。”

  他的车子停在外面,我问:“一个人吗?没有人在等你?”

  “不着急。”

  我知你为人,你不着急我着急。

  “家阳,你怎么不介绍一下。”

  刘看着乔菲,饶有兴味。

  “我是程家阳的朋友。”菲自己说。

  我看看她。

  “我也是。我姓刘。”

  她点点头:“你好。”

  “我看小姐你面熟。”

  “有可能。世界很小。”她站起来,“我去洗手间。”

  菲走过大厅的转角,身影隐没。

  刘公子问我:“是朋友?不是女朋友?”

  我没法回答他,我也在寻思菲的这句话。

  刘拍拍我的肩:“走了。有空联系,一起出去帕提。”

  菲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她的冰淇淋化成浓汁,她用勺子搅一搅:“你去再给我买一桶。”

  “不要吃了,会胖。”

  “哼哼。”

  她眯了一双眼看我。

  女人,女人。

  “我们走吧。我有点累了。”

  我们离开肯德基,我开车,我们上路。一路无话。我此时倒并不在意气氛怎样,我只是想着她对刘公子说,是我的,朋友。

  现在还是周六的下午,于往常的我们,还有大半个周末共同度过。可是我把车子开到她的学校,我说:“我刚刚想起来,我要回家办点事情。你先回学校。”

  菲的手里还拿着我为她刚刚买的内衣,她安静的坐了一会儿。然后看看我:“切,不早说。同学还约我去水库玩呢。”

  “我给忘了。”

  “好吧。那你给我打电话啊。”

  “嗯。”

  她下了车,蹦蹦跳跳的往宿舍走。

  我开车就走。

  我回到郊外的家,父母亲都不在,家明在小偏厅里放电影。

  是周星驰的老片子,叽叽歪歪的唐僧对猴王说:“你想要啊?悟空,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你真的想要吗?那你就拿去吧!你不是真的想要吧?难道你真的想吗……”

  我走进自己的房间,到了一杯水。将窗子打开,我们家院子里的杏树长过二楼的窗户,金黄的树叶飘进我的房间。

  这个时候后悔离开她。

  我心里不痛快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乔菲

  我回到寝室,将新买的内衣放在热水里浸泡,洗干净,晾在阳台上。我冲了些热果珍,喝几口暖暖胃。从刚才,我就一直觉得冷。

  我认得家阳的这个公子哥儿朋友。也曾是“倾城”里出手豪阔的年轻客人。

  世界很小,不无道理。

  当然他认出我来。追到洗手间的外面,攥住我的胳膊:“飞飞,你不是不出台吗?”

  “你动手动脚的,我喊程家阳。”

  男人有恃无恐:“我早就在舞厅里看到你跟程家阳,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真是,我还以为那次躲开了。

  “你喊程家阳?不如我喊喊他,咱们断断这桩公案。”

  “讲讲理,刘公子。有你这么胡搅蛮缠的吗?”

  这厮伸出手指卷我的头发:“你走了,再没有人会讲笑话。”

  “躲开。”

  “可以。不过得给我打电话。”他将名片塞进我的包里。走几步,我正舒口气,他又拐回来:“程二哪里比我强?”

  “哈哈,你再说我就笑出来了。”我恨恨的说。

  他用食指推我的额头,我后脑勺撞在墙上。

  我在肯德基洗手洗了很久,觉得真倒霉,但我不能给程家阳丢脸,我更不愿意他因为我与任何人起争执,我以后会小心。

  可这尊贵男人的心啊,是秋天里转圈的风。我出来之后,他就变了脸。

  我的哪句话冒犯了他?

  说句公道话,程家阳的身上,并没有纨绔子弟的嚣张和古怪,可我想,一些骨子里的东西,是有意修行的风度与气质所不能掩盖的。比如说,他的自信,骄傲,和敏感。所有这些他的性格里潜在的因素,这些与我截然相反的因素,让我不安。

  波波洗了澡回来,见我躺在床上望天,觉得还挺蹊跷。

  “喂,你居然在?没有去亲戚家?”

  我一骨碌爬起来:“哎呀,你洗得干干净净的正好,现在算命最准,帮我看看,我是不是这个周末诸事不宜。”

  她打开电脑,操作算命软件:“哇,乔菲,行啊你,为师准许你毕业了。”

  我倒。

  我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程家阳,我没有给他打电话。法文精读课上,老师推荐弗朗索瓦萨冈的书,《你好,忧伤》。

  说的是一对各自过着荒唐生活的父女经历了人生的变故后,都以为自己能够痛改前非,结果仍然继续从前的人生。

  本性。

  我用功读书,做作业,认识了一个法国女留学生,名字叫欧德费兰迪,地中海边的法国城市蒙彼利埃。我们上交换课程,互相帮助学习法语和汉语。

  欧德说起她的家乡,碧海蓝天黄沙滩,最鲜纯的空气,最高大的棕榈,黝黑漂亮的地中海人,操着尾音很重的法语,让人向往。

  “菲,你如果留学,这里可是无上之选。”

  “我完全同意。”我说。可对我来说,经济是个问题。

  我此时已经大三了,再过一年半就要毕业。如果,我也能得到一个好的机会,如果,我也能出国留学,虽然不会至于像程家阳那样出色,但也许也会成为一个不错的翻译。

  程家阳,程家阳。

  他在做些什么?

  程家阳

  与文小华约定了合适的时间,作了一定的准备,我上了她的节目。

  开播之前,要化妆,扑粉,涂嘴巴。我意兴阑珊,任化妆师宰割。文小华过来看我:“怎么今天好像不太高兴?”

  “哪有?”

  “没有最好。”

  这个女郎在聚光灯下还要更漂亮一些,循循善诱的提一些敏感有趣的问题,善解人意的给人台阶,香槟淑女的风范。

  “可是你也会遇到翻不出来的难题吧?”

  “当然。”

  “比如说?”

  “有一次,外国人与领导聊起阿根廷的庇隆主义,词不是生词,要义我却不懂,三句话后他们离开这个题目,我想是我翻得不好。”

  “这种情况多吗?”

  “不多。每次做得比上一次好,逐渐弥补不足。”

  “翻译官有什么业余爱好?”文小华想要换一个轻松的话题。

  “看书,吸烟,旅行。”

  “你旅行最多了。”

  “您说的,是工作,坐飞机,到另一个地方。我说的,是旅行,游玩,聊天,不用说外文。”

  “你几乎已经周游世界了吧?最喜欢哪一个地方?”

  我想一想:“大连。”

  乔菲

  我下了晚自习回寝室,肚子饿了,在食堂的川味档口想买一份麻辣烫。

  我对师傅说:“不要豆腐皮,多放一些海带,辣椒,辣椒。”

  在另一个档口,小丹要了一份黑米粥,她端着托盘找座的时候,对我喊道:“快看快看,程家阳。”

  食堂的电视里正在播一个聊天的节目,高级翻译官程家阳是本期嘉宾,他跟我提过的。

  镜头上的他,有点像年轻版的台湾演员赵文暄,很儒雅。

  我歪着嘴巴笑一笑,脑袋里有点意的念头,我想,这男人光着的时候我都看过。

  漂亮的主持人问他,最喜欢去过的哪一个地方。

  他说,大连。

  我连忙对师傅说:“辣椒您放了吗?没有?那我不要了,我怕脸上长疙瘩。”

上一页 《翻译官》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