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缪娟(纪缓缓)->《翻译官》->正文

第29——30章

  第二十九章

  乔菲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学校。

  回去就睡觉。一直睡到头晕脑涨得才起来,眼前是小丹的一张特大号的脸。

  “你干什么啊?”我把她推开。

  “我听说点事儿。”

  我坐起来:“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我想去上厕所,小丹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好兄弟,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我觉得她说的话跟我犯的官非好像不是一回事儿,但知道她当然是好意,心中有很温暖的感觉。

  我小心的蹲在厕所里抽烟。听见外面水房有人说话。

  “听说了吗?法语系的那个女生。皮皮的,学习还挺好的那个。”

  是说我吧,我咧嘴笑了一下,等待下文。

  “当过小姐。还被人包养。”

  “啊,听说了。听说,还堕过两次胎。”

  离谱了。

  “没见怎么有钱啊。穿得也一般。”

  “嗨,养了小白脸呗,钱啊,怎么赚的,怎么花出去。”

  挺好,五集电视剧。

  我叹了口气,现在恐怕是臭名昭著了,可是,再想一想,又能怎么样?我无非要在这座学校这个城市里带上个一年,然后我换个地方生活,谁也不认识我。

  重新来过。

  我不会因为这突然的打击有什么心理阴影,这点事情还不足以击溃我。我知道有人恨我,有人陷害我,这很好,我因此更要善待自己,否则亲者痛,仇者快,得不偿失。

  不过,让我的心隐隐作痛的是程家阳。

  他带我那么好。

  可是,我们分开是迟早的事,迟不如早,长痛不如短痛。

  我抽完了烟,在嘴里放了一块香口胶,洗洗手。

  波波挎着一个篮子进来:“你在这啊,走走,一起洗澡去。”

  她们恐怕我自杀吧,我心里笑笑。算了,好兄弟的好意,我暂且受用不却。

  “好啊,一起去。互相搓背,还省钱。”

  我先脱了衣服进了浴室,正是周末,洗澡的女生很多,大约三个人挤在一个喷头下吧。

  我进去就知道有人打量我。

  我学习好没人知道,我长得不错在外语学院却不算出众,我毛笔字写得很好,法语系的喜报全是我写也没有人知道,可是,我的丑闻,让我在短时间内成为学校的知名人物。

  脱了衣服也认得你!

  真是恐怖。

  我挨近一个靠着蒸汽浴房的喷头,下面的两个女生看到是我,往旁边靠了靠。觉得我脏?

  居然有这样的好事?

  我看着她们,继续靠近。这两个人终于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洗澡用具,神色做作的去跟别人挤喷头,也没有人再斗胆跟我共用一个。

  波波这个时候进来,我看见她,招招手:“过来,过来,这边。”

  “真厉害,咱俩用一个,来,乔菲,亲一个。”波波过来,就亲我额头一记。

  “一个个道貌岸然的装作是修女,实际上一肚子的坏水儿。”后来,波波跟我聊天的时候说,我们买了汉堡,薯条,羊肉串,啤酒,坐在立交桥上,“看到别人倒霉,自己心里窃喜,哼,有几个是好人?”

  我看着立交桥下面的车水马龙,由近及远的万家灯火,心里暗暗的想,这个城市里流动着大量的金钱和财富,有着最光鲜靓丽的外壳,可是,金流涌动下是难测的社会与人生,我自己,是颗坚硬渺小的尘埃。

  程家阳

  我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好像还没有弄清楚我跟菲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这样分手了吗?

  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快活,分开了也这么利索。

  她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她说,我会找到一个好女孩,她会有一个适合她的男人。就是说,祝福我走我的阳关道,她要过她的独木桥。

  分手的最佳誓言。

  那天,我的眼泪不象话,我觉得自己失去了控制,一个大男人,哭成那个样子。

  我记得当时,心里是非常害怕的。

  在我跟她在一起之后,生活里有那么多的变化,我有了跟之前不同的人生,而如今被打回原型。

  不过,因为情感的挫折而反常,颓废,甚至自虐,已经不是我这个年龄能做出来的事情。我觉得,是成年人了,总有事要做,有路要赶,有人生要继续,只是,我的心,一层一层的冷淡下去。

  过了一个星期,我被派到大亚湾,为一个法兰西科学院院士做翻译。

  院士一行极受重视,大亚湾本身又是中法民用核技术合作的示范窗口,有新闻小组与我们同行。我于是又见到文小华。

  我们在一起工作了三天,合作还算愉快。

  文小华工作起来,作风干练潇洒,又有足够的能力和威信影响团队,绝对是当领导的苗子。不过多久,短短三天,我心安理得的充当了她的部下。

  在这三天中,我们除了工作没有任何别的方面的交谈。

  送走院士的那天,看到飞机上了天,她终于吁口气,对我说;“上次求你帮忙翻译材料,还没有谢你。”

  “小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我说。

  我最不善应酬,用中文就不会说讨人喜欢的话。

  我想离开这里,尽快回去,谁知道,我们的飞机被大雨阻隔,只能推迟到第二天。

  亚热带的天气,下雨都下的闷热,我在宾馆的房间里上网,又遇到“我就不信注册不上”。

  又跟他打了几局台球,互有胜负。

  夜深了,我们聊了几句。

  “你好像好点了。”

  “不然怎么办?”

  “时间和工作是良药。”

  “应该没错。不过我希望药劲再大点。”

  “哈哈。”

  这位网友很快下线了,我自己站在窗户旁,发现雨停了。

  有人敲我的房门。

  我犹豫很久才去开门。

  是文小华,换下了职业套装,穿着件暗红色碎花的裙子,头发披下来,挺好看的一个人。

  “我饿了。”她说。

  “叫服务员啊。”

  “你之前来过惠州没?”

  “没有。”

  “我们去吃大排挡吧。”

  一时想不出什么理由拒绝,我只好同意。

  雨后的城市里,飘着味道咸咸的空气,夜空被洗刷得干净,可见满天星斗。

  我开着工作车,在文小华的指挥下,来到灯火通明的小吃街。

  我们要了逆糍,艾角和白灼的小海鲜,文小华的胃口很好,沾着米醋,吃了许多。我喝了一点啤酒。

  “你不是也没有吃晚饭吗?”她问我。

  “不饿。”

  她放下筷子,用餐巾印印嘴唇:“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个挺情绪化的人,程家阳。”

  “哦?”我看着她。

  “我每次见到你,都是不一样的情绪。高兴的时候挺高兴,不高兴的时候,连句话都不愿意说。你知不知道,咱们来这的路上,你一句话都没跟我说。”

  我笑了一下:“对不起啊,没注意。”

  她也笑了,看着我,没再说些什么。

  吃完宵夜,我们开车回宾馆,我送她回房间,道晚安,又自己回去,洗了澡,躺在窗上,听见窗外的潮汐声。我于是又想起乔菲,是不是又有些矫情?

  第三十章

  程家阳

  我回来不久,搬到家里住。

  我从商务部的老周那里知道,乔菲辞了在他那里的工作。

  她当然也没有回旅行社兼职。

  在这天下午,我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刚开始就想笑,分明就是小孩子,她这是跟谁来劲呢?没有外快,让自己更拮据。

  再想一想,她这是为了躲我。

  彻底了断跟我的一点点关系。

  我想到这里,拿起车钥匙就离开办公室。

  我开车来到外语学院,去了法语系,教室里没人,我在宿舍楼下面转了两圈,也没看到她,我点了一支烟,想,要不要在楼下打电话找她呢?正在我犹豫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运动场上有人在打篮球,两队女生正杀得不可开交,一人矫健的突出重围,带球上篮,投中得分。她跳起来与同伴击掌,回过头来,是乔菲啊,小小的脸孔又红又亮,意气风发。

  我笑起来,掐熄烟,发动车子。

  我在怜惜谁呢?

  这个人从来过得比我好,如今摆脱我,再不用应酬,恐怕是更加自由。

  我还担心她的冷热,不如担心自己。

  车子开到英语学院门口,居然看到久违的身影,傅明芳从教学楼里走出来。自她结婚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又是初夏,明芳穿着她喜欢的浅色的裙子,在树荫里经过,风姿袅袅。

  我按了按车笛。

  我们在学院门口的茶座坐下来,一年前这里叫“爱晚亭”,现在叫“春天画画”,老板也不知换了几任。

  来这里坐的大多是外院的师生,我们选了靠窗的一张台,要了绿茶和怪味蚕豆。

  “怎么样?结婚之后的生活,挺滋润的吧?”我笑嘻嘻的问。

  “没觉得有什么改变。”明返,“每天多了一顿饭要做,出外旅行,有另一个人陪伴。”

  我点点头。

  这是多么浪漫的事情。

  “家阳,你看没看出我有什么变化?”

  我仔细打量,只觉得她别来无恙啊,气色很好,面色红润,比没出嫁的时候,似乎多出一股风韵。

  “你姐姐我有baby了。”

  我愣了一下。

  明芳微微笑,喜悦溢于言表:“你都看不出来?没多久就有小孩子叫你小舅舅了。”

  我握她的手,终于发现她确是比从前一些:“恭喜,真是恭喜你。”

  “我从前也是不安分的人,你可能也看不出来,不过,我也总想着世界各地的走啊,见不同的人,过不同的日子,不过,结了婚,思想上救定下来,得过日子,有了孩子,就觉得更不一样了,好像有东西把你飘飘乎乎的一颗心沉淀下来了。”明返,她的手又覆在我的手上,“男孩子虽然不急,不过有个家总好过自己一个人。”

  “还男孩子呢,都27,快奔三十的人了。”我说。

  “所以啊。不如找个合适的对象,好好相处了。”

  我低头笑着说:“明芳,你真是啊,我还当你好好的,原来都变成师奶了。”

  这个时候,有几个女孩走进来,看样子好像是刚刚在场上打篮球的学生,她们的运动服上写着“日语系”的字样。

  她们就坐在我和明芳旁边,叫了汽水,水果沙拉和一些零食,因为刚刚的失利而愤愤不平。没有几句,说到乔菲。

  “你们看到今天法语系投中好几个球的那个女生没有?知道她是谁?”

  “有什么新鲜的,乔菲嘛,现在当红呢,谁不知道她的那点事迹?一直在夜总会坐台。”

  “我还当是怎么样的一个尤物,原来是个假小子。切。”

  “哎不过她劲头可挺大的,球打得挺好,听说学习也不错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做那种勾当?”

  女孩子七嘴八舌的讨论,我第一次觉得如此恶毒。看看明芳,她也听到了她们的话。

  “你知道这件事?”

  “学校里传的很盛。”她饮了一口茶,“小女孩子,怎么经得起这样的中伤?这些人啊,就是捕风捉影的,别说这件事不见得是真的,就算是,谁这一辈子还不犯个错误?”

  她声音抬高,对旁边桌子上的麻雀们说:“同学,公共场合,麻烦你们小点声。”

  我开车送明芳回家,自己漫无目的的在公路上行驶。

  我觉得有一些混乱。

  乔菲,她现在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

  任她的心脏再坚强,什么人能在如此可怕的飞短流长中生存?

  可是我今天,看到她打篮球,她欢笑,我想起,她特殊的家庭,她从小经历的磨难,她多舛的命运。

  我在海边停下车子,看见暗黑色汹涌上涨的海水。

  我想,我要为她做一些事情。

  乔菲

  时间过得很快,就快要期末考试了。

  我一边复习,一边打电话给一些小的旅行社,希望能在假期的时候找到一份兼职来做。

  不过,对方在知道我还是个在校生之后,基本上就把我帕斯掉了。

  我在离开程家阳安排的两家兼职工作时,也没有要一份鉴定,现在来看,除了我自己知道还算经验丰富外,别人看,基本上还是一个白丁。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我爸爸的身体恢复得很好。我妈妈在街道的帮助下自己租房子开了一个小卖店,不用风吹日晒的卖烟了。

  那天,我在宿舍看书,寝室电话就响了,主任又要找我。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穿鞋的时候想,我也不在乎什么了,大不了就退学呗。那我就去南方打工,不然去非洲援建,那边可缺法语翻译了,钱挣得也不少,我再把炒菜练好,到了那边当翻译还可以当工地上的大师傅,挣两份工资,就攒钱,不花钱,非洲那边反正也没有什么可消费的,我攒个三年钱,给我妈点儿,就可以去法国念书了,按照欧德说的,去蒙彼利埃,阳光灿烂的南海岸,太好了。

  主任,请你现在千万退我的学。

  我想着想着,就到了主任办公室了。

  敲门进去,只有老教授自己。

  他正在低头写东西,抬头看了我一眼:“来,你过来坐下。”

  我现在很是大无畏,其实我从来差不多都是这样。

  主任给我几张表格:“乔菲,把这个填了,中文,法文各一份。”

  我低头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一份出国留学的申请表。我战战兢兢的问:“老师,怎么回事?”

  我知道情况以后,就明白这应该是程家阳的大手笔了。

  外交部和教育部与法国的高级翻译官的联合培养计划,全国范围内选送精英赴法国著名翻译培训学院留学,安排食宿,并享有每月600欧元的政府奖学金,为期一年。

  被选出来的大多是翻译专业二三年级的硕士研究生,而我的这个名额却是从外交部方面带着名下来的,留学地点是蒙彼利埃三大,保罗瓦莱里大学翻译学院。

  “老师,我,我,”我说都不会话了。

  主任停了笔,摘下眼镜看看我:“乔菲,老师一直都觉得你是好苗子。这次出国留学要懂得珍惜机会。回来之后,报效国家。”

  “我的事儿……”

  “就不要再提了。学校如果不相信你,就不会同意你出国。好了,回去填表,三天以后将表格,简历,给蒙三大的申请函寄到外交部。别耽搁啊。”

  我从主任那里出来,懵懵懂懂的回到宿舍,拿了烟,又躲到厕所里。

  人生的急转弯让人措手不及,我梦寐以求的机会如今摆在面前。只是,我此后又要欠程家阳一笔重债,我觉得难以割舍,又无力负担。

  有人重重的敲厕所的门,恶声恶气的喊:“谁在里面抽烟?”

  门被拉开,是本周值日的日语系的女生,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又露出鄙夷的神情,义正词严的说:“同学,不许抽烟。”

  我慢慢地站起来,弹掉烟头:“好,对不起,我离开。”

  好,对不起,我离开。

上一页 《翻译官》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