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缪娟(纪缓缓)->《翻译官》->正文

第63——64章

  第六十三章

  程家阳

  我来到他的办公室,我父亲背对着我,面向电子屏幕打高尔夫。

  我从后面看他,他身材高大矫健,每一杆挥动都姿态优雅,虎虎生威。

  我说:“爸爸。”

  他没有理我。

  又尽兴打了十多分钟,终于停下来,回头看我,他面色红润,额角有汗,掏出手帕擦一擦,对我说:“过来。”

  我走过去,平静的看着他。

  他知道些什么,他会跟我说些什么呢?

  不过这不重要。

  我既然已经决定要与乔菲在一起,那么面对我父母,这肯定是必须要走,又没有任何意义的一关。

  我心里打定主意,便觉得坦然。

  走近他,希望他直切主题,尽快结束。

  “选个日子,我们重新操办你跟小华的婚礼。”他对我说,手里擦拭着他的球杆。

  “不可能。”我看着他,清楚的说。

  可是我话音没落,脸上便遭重击,他加了重的球杆准确无误的飞速击在我的脸上,我失去控制的倒下,头重重的撞在地上,我的嘴里有血腥味,耳朵里有轰鸣声,剧烈的疼痛下,只觉得这一侧的脸孔好象已经不是自己的。

  他走过来,蹲下来看我:“我觉得在你这里可以找到答案,你告诉我,小华为什么离开婚礼?”

  “我不知道。”

  我慢慢的说,但愿他,听的清楚。

  “你不知道?”他仔细看我,仿佛用心咀嚼这句话。

  我厌恶他自上而下俯视我的眼神,手撑住地面,忍着头上的痛,我必须站起来。

  他又一杆击在我的肩膀上,那里皮肉稀薄,金属球杆直接与我的骨头对话,我刚刚起身,被他一敲到底。

  “我一直以为你很乖,家阳,所以对你疏于管理了,你任性太久了。”他在旁边换了一根更重的球杆,拧结实了加重球,照着我劈头盖脸的打下来,嘴里一字一句的说,“我与其让你自甘堕落,不如今天就杀了你,免得以后劳心。”

  我没有躲,躲也躲不开,何必让他见我一副狼狈相?雨点一样的重击下,我起先还真是疼的,后来觉得这身体仿佛不是我的,不知怎么就不疼了。呵呵笑起来。

  我父亲停了手。

  喘着粗气看我,他梳理考究的头发乱了,这副样子,真是比我狼狈。

  我慢慢的坐起来,骨头几乎被他打酥了,那我也得把头发整理好。

  他停手了吗?不说话,看着我扶着墙站起来。

  我没有走,更渐渐走近他,不如今天让他彻底打尽兴,从此以后再不要找我。

  我父亲仍然手握球杆,狠狠瞪着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样做,就是为了那个女?”

  “您,这么高的身份,怎么说,这种话?”我说,“她是女没错,您的儿子是嫖客。”

  我慢慢走近他,慢慢对他说,虽然浑身疼痛,唇舌麻木,但我有话要让他清楚:“这是个职能的问题,干哪一行,就得尽哪一行的责任。您教我的,是不是?

  所以,您手握球杆给我一顿好揍,我也只能忍受。

  因为,您是我爸。

  没有别的原因,无非如此,否则我为什么这样被你打,为什么我的女人被你说的这么不堪?……”

  我看着他的脸,心里想笑,有心控诉,却无心恋战,我说:“你说的对,你要么打死我,要么别管我。”

  我转过身,扶着墙往外走。

  我只听见他粗重的呼吸声,就这么几下子,就喘成这样,还是上了年纪啊。

  我大约是被他打的面目恐怖吧,从部里出去停车场,一路受人民瞩目。

  我上了自己的车,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脸,就不忍再看第二眼。我的手也肿了,弯都打不了,根本不能开车,我这时候反应过来刚刚被人一顿暴揍,身上骨肉分离的疼,乔菲不在,谁来救我?

  我战抖的手拿出电话,拨了家明的号码,他一接起来,我就哭了:“哥,你快来,我让老头儿给打了,你快来部里接我……哎,可别忘了带止疼药。”

  家明带我到医院,请同事为我包扎,处理之后我的样子好象木乃伊,家明吃惊说:“老头儿真下狠手了。”

  他的同事问:“你报不报警?”

  “我得考虑一下。”

  家明扑哧一下笑了:“这可成了大笑话了。”

  他说着将一支烟放在我嘴上:“行了,弟弟,消消气,他都多大岁数了,你跟他就别置气了。”

  我看他:“他从来都比咱们俩厉害。”

  “那倒是。不过,”家明说,“你被他打一顿不是坏事,否则更没有理由撕破脸皮,这样好,摆脱束缚。不过……”

  我知道他“不过”什么,乔菲。

  不知道我的父母会不会在我身上出了气,便善罢甘休,放过她呢?

  家明艘到文小华那里取东西,他在楼下等我,看着我下车的时候说:“这样负伤去也好,她看到现在的你,肯定后悔当初处心积虑。”

  小华开门,看见我就愣了。

  “我是家阳。”我说。

  “是,我看出来了。”她让我进屋,“怎么这样?”

  “被我爸打。”我说。

  她苦笑了一下,回到自己的电脑前。

  我放在她这里的东西不多,几件衬衫,浴衣,牙具,几本书。我在书架上找书的时候,不小心把小华的一本影集碰下来,砸到负伤的脚,我没忍住,“啊”了一声。

  “怎么了?”小华在外面说。

  我没回答她的话,视线被从里面滑出来的一张照片所吸引。

  照片上有横幅:全市中学生英语演讲比赛。

  一男一女,两个漂亮可爱的少年人,是主持人,正面带微笑慷慨激昂的发言。

  这张照片我也有,因为男孩子,正是当年的我;而女孩子,这样看的仔细了,是小华。

  身后传来小华的声音:“你从来也没有想起我,对不对,家阳。

  可是,你知道的,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家阳。

  你跟她是爱情,她对你是爱情。

  那我从十四岁就开始喜欢你,我在火灾的时候只想跟你在一起,就不是爱情了吗?”

  我缓缓站起来。

  小华继续说:“所以,家阳,你知道真相了也好,你心里怨恨我也好,我不打算抱歉,我没有作错。”

  我拿着我的东西走到她身边,将钥匙交给她。

  我看着她的脸:“小华,我从来没有怨恨你,只是,我,我不是那个人,你的那个人。”

  她点点头:“是啊,我也终于知道了。”

  我坐家明的车子回到我跟乔菲的家。

  他之前没有来过这里,进了屋子,就说:“哎不错啊,我都不知道,你还挺有安排的。”

  我嘿嘿笑,可是脸疼。

  阳台上挂着菲的内衣。

  家明看见了,摇摇头:“真不知道,是怎样一幅香艳的情景。”

  我点了支烟,眯着眼睛:“哎呀,那,那可真是……”

  他很感兴趣,一坐在我边上:“说,快说说,性生活协调吗?”

  “那怎么能叫协调呢?那是相当……”

  我刹住闸,闭上嘴,看看这个无耻的虫:“我不告诉你,我好奇死你。”

  第六十四章

  程家阳

  我呆在家里养伤,大多数的时间,自己照顾自己吃饭,洗漱,睡觉,我很庆幸我爸没有把我打的不能自理。

  两天之后,乔菲回来了。

  她看到我,臼怎么回事,我说让人给打了,她拎起我们家扫棚的棒子就要跟人拼命。

  我说:“是我爸。”

  她停住脚,回头看看我,坐在门口的椅子上。

  我说:“这样更好,我巴不得跟他们把话说清楚呢。”

  我走过去,用我打着绷带的胳膊搂她。

  她说:“你猜这次我是陪同谁去了广州?”

  我想一想:“我妈。”

  “怎么总能猜到?”

  “我是他们儿子,我是你老公,你说我怎么总能猜到?哼,分而制之,是他们的惯用伎俩了。她跟你说什么?”我问。

  菲站起来,给自己倒了点水喝,挺不在乎的表情:“四个字就能概括:威逼利诱。告诉我不许跟你在一起,用了一句话,我印象很深:乔菲,你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笑容,“当然了,也不忘提醒我,我的出身,家世,我从前的那些勾当。”

  她还在笑,语气轻松,我笑不出来。

  我被我父亲打,我面对他们斗争,我觉得游刃有余,我不以为苦,反以为乐。可是,一旦这些东西加诸在乔菲身上,我对他们就多了许多的怨恨,而另一方面,又对乔菲的心不确定,她会跟我一样吗?

  她脱靴子:“真没创意。

  这些话,你的原来的那个未婚妻都跟我讲过了,我都懒得回答了,最后不耐烦了,我就对她说:就这样吧。我知道了,不过,我不能。”

  她看我,很平静,很坚定:“家阳,我不会跟你分开的。我们太不容易了。”

  我过去亲吻她,被她挡开:“不行,你有碘酒味。”

  “那我吃块口香糖吧。”

  她伸手软软的搂我的脖子:“不要了,正好这段时间,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啊。”

  乔菲洗了澡,躺在床上休息,我躺在她软呼呼的肚子上,嗅着她身上温暖香甜的体息,可舒服了。

  夕阳的光从窗子外投在我们身上,我但觉从此后人生无忧。

  “你见过小华?”

  “恩。”

  “还说过话?”

  “失火之后,我去医院看你,被她撞见了,就教训我来着。”

  “你去医院了?”

  她瞟我一眼:“你当时都那样了,我能不去嘛。”

  “我说我好象看到你了似的。”

  “你是看到我了,还管我要‘一句痛快话’呢。”

  “真的?”我坐起来看她,“我还以为是我做梦呢,我怎么掐自己都不疼呢?”

  “你当然不疼了。你掐到的是我。”

  我呵呵笑。菲也笑起来。

  “我把话兜到那个份上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怎么后来还要去非洲?”

  乔菲

  家阳的妈妈对我掌握的当然不仅仅是这么一点点情况,在语重心长又绵里藏针的历数我种种的劣迹之后,用一句话还是戳到我的心上。

  “乔菲,你爱家阳,不过,你自己问一问自己,能给家阳一个完整的家吗?你能给他小孩子吗?这么残缺的家庭,其实只是建立在你一个人的满足基础上的,对不对?所以,你还是自私的,不用否认。”

  她是优雅漂亮的女人,精力充沛,长于攻心,拍拍我的肩膀:“不过,我喜欢自私的人,多为自己考虑,更直接,更好商量。所以,她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乔菲,你开个价吧。怎样能放过我儿子。”

  我想一想:“不如,您开个价吧。您看看,家阳他值多少钱。”

  女人瞪着我,我说:“算了,到这里吧,我给您的时间也够多的了。我跟家阳,我们不会分开。”

  我尽快解决战斗,可是色厉内荏,心情烦乱,从广州飞回来的一路上,我都为家阳父母亲的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而觉得震惊,而另一方面,她的话也把我心里,一点点最敏感,最在意的东西剥开,暴露在阳光下:我,并不能,给家阳一个完整的家。

  家阳问我:“我把话兜到那个份上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怎么后来还要去非洲?”

  “家阳,”我拨拨他额角的头发,“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他看我:“你说。”

  “我们两个,曾经有过一个小孩子,还是在我没有出国之前,我在大学念书的时候。

  没有跟你商量,我自做主张的把他拿掉了。

  手术的时候,出了点意外,家阳,我可能没有机会再有小孩子了。

  家阳,我不能,为你生一个小孩子了。

  所以我想走得远一点,我配不上你。”

  没有几句话,可是,说的真是艰难。我的喉咙疼。

  家阳没有说话,坐起来,看看我,又伏,手放在我的肚子上,他的手,非常温暖。

  他搂我入怀,轻轻问:“当时,疼不疼?”

  “有点。”我说。

  “有点?”他问。

  直到现在,我仿佛仍能感受的到那贴着我的脊背的冰凉的手术台和上面苍白色明晃晃的灯光,还有,我体内那翻江倒海般剧烈的剧痛。

  可最深的痛在心里,我总是想起,我失去了与家阳的孩子,心脏便会一剜一剜的疼痛。

  家阳说:“你没告诉我,是怕我为难,对不对?”

  “……”

  他搂紧我,亲亲我的额头:“菲,我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所以以后,再也不要想跟我分开了,你让我照顾你吧。”

  “我知道,你喜欢小孩儿……”

  “可是,我们在一起,是因为我们要在一起,不是为了生小孩,这个道理你总是懂的吧?”

  我也搂住他,脸贴在他的身上:“嗯,你说的对。”

  “而且,我觉得,我们这样在一起,太圆满了一些,这样一个小小的遗憾可以证明上帝是公平的,我就更有安全感了。”

  我重重的点头。

  深藏许久的秘密,终于在今天告诉家阳,我就轻松了许多。好象负重跋涉了很久,如今男人说,这包袱让他来背。

  原来事情如此简单,这个人,枝繁叶茂生机勃勃的树一样,可以让我依靠。

  “再说了,菲,你想一想,咱们两个,又有学问,长的又好,再生个大白胖小子,还让不让别人活了?”家阳说。

  “对啊。”我觉得他说的真没错,总得给别人留点空间吧,“这也是为了生态平衡啊。”

  “而且,”家阳认真的说,“如果不用生小孩,我们就不用戒烟了。你知道,小刘为了当爸,有三个月没吸烟,都馋死了。”

  “对啊,我们也不用控制喝酒了。”

  “嘿嘿,也不用避孕了。”

  “哇哈哈,什么时候想做都可以。”我说。

  家阳的眼睛亮晶晶的,慢慢压在我的身上:“现在行不行?”

  “你都受伤了。”我摸着他的脸,亲亲他,又亲一亲,“不疼啊?”

  他拧着眉毛跟我说:“忍着就更疼。”

  虽然我早有思想准备,不过第二天上班,我正翻译致联合国公函,当处长把我叫去办公室,告诉我,从现在开始停职休假,直到春节之后,听候人事部门安排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发愣。

  我拿着自己的东西往外走,心里想,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求仁的仁,没有遗憾。

  回了家,家阳看我拿了东西:“停职了?”

  “嗯。”

  “我也是。”他说,“人事处今天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不用去上班了。”

上一页 《翻译官》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