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北京的过客》->正文
第九章

  [内容提要]我懒洋洋地站了起来,摸到眼镜戴好。我见李晓丹站在那儿,愣了一下。李晓丹说,杨小小的父母已经来信催了几次要她回湖南老家,也许她就要离开北京了。这个星期天,杨小小请大家去“好再来”酒家吃一顿,算是饯别。

  此时,下斑返回的钟离东在朝阳区的一个十字路口。正当他在等候绿灯的时候,意外地同李晓丹相遇了。其实也并不感到意外,因为李湘辉早就推算了这个时候,钟离东一定会出现在这里。所以她一直在此等候。

  “你好!”李晓丹一只脚踏在地上,不让那红色的女式自行车倒下去,见背后的钟离东缓缓而来,忙打招呼。“你好!”钟离东也回答了一句,并排地停在白线前。

  红灯闪闪,车流开始涌动。“李湘辉在吗?杨小小让我帮她找他。”李晓丹说。

  “应该已经回去了。这几天他好象躁动不安。”钟离东笑着回答。李晓丹完全可以让钟离东捎话回去,但她特意“争取”了这样一个接近钟离东的机会。

  一路上,李晓丹扯着话头:“你是湖南湘潭大学毕业?”

  “嗯,读了四年。”

  “湖南很不错啊,那里有风光旖旎的张家界,有浩瀚的湘江和美丽的橘子洲头,丰富的矿产资源,有古老悠久的文化古迹,那里是伟人的故乡:毛泽东、刘少奇、彭德怀……湘江水哺育了多少代优秀的中华儿女,他们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像太阳的光辉照遍全世界。”李晓丹像背教科书一样,滔滔不绝。“湖南还有个曾国藩,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自从你们湖南那个叫唐浩明的作家写的长篇小说《曾国藩》出版后,他就一直在在海内外炒得很火……”

  “我和曾国藩是一个地方的:湖南湘乡。”钟离东插话道。

  随着同李晓丹的谈话,钟离东的思绪在继续飘荡。他脑海中浮现出美丽的家乡:那巍巍的东台山,那清清的涟水河……一想到涟水河,钟离东眼前便立即浮现陈彩辉的形象。他的心里便难过起来,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啊!他当时也不知道他和陈彩辉是“早恋”。反正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他,事情就这么简单。结果呢,她却出了事。再后来,班主任老师找他谈心,并找来报上刊登的一篇题为《中学生谈恋爱的坏处》给他看。这篇文章的全文是这样的:

  近年来,恋爱之风在中学里比较盛行,尽管学校一直强调中学生不能谈恋爱,但也无济于事。中学生谈恋爱害处极多,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中学生谈恋爱严重影响学习。高中和初中阶段,正是精力充沛,接受知识的力量最强的时期,但由于谈恋爱,一些学生在上课时,人虽然在教室里,心却想着甜蜜的约会,老师授课他一句也听不进;还有的即使去上课,也是精神不振。长此以往,学习上欠的帐越来越多,做作业时马马虎虎,所答非所问,只图应付过关,既浪费了老师的辛勤劳动,又辜负了父母的期望。

  二、缺乏辩别是非能力,容易上当受骗。学生时代,涉世未深,对社会上的善意分不清看不透,容易受不良习气的影响。有的女同学在自己追求或经人介绍的过程中,一见钟情,上当失身,造成终身苦恼。失去贞操后,父母不容,亲友遗弃,于是赌气外出,甚至走上歧途。还有的在犯罪分的甜言蜜语和金钱引诱下,想到外面见“世面”、奔“前程”,结果被蹂躏、拐卖,失去了正常人的人身自由。

  三、恋爱引起的纠纷,危害社会的稳定。学生时期,思想不成熟,没有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往往见异思迁,这山看到那山高,把恋爱当儿戏,形成多角恋爱,引起争风吃醋、打架斗殴,造成流血事件,影响治安秩序。如《中学生报》刊登的山东省海阳二中学生林永财和李波,为追求女生姜永芳,互相争风吃醋,后李波和姜永芳通过谋划,将林永财杀害,李波和姜永芳也受到法律的治裁。

  四、破灌破摔,丧失人格。少数学生受到淫秽录像和黄色书刊的影响,中毒后不能自拔,追求性刺激,“性解放”,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丧失人格,忽视了青少年应有的道路。

  五、恋爱期间,发生越轨行为,致使怀孕,不但严重损害身体健康,荒废学业,而且又破坏社会风气,给其他同学带来不良影响。

  面对这些危害结果,社会、学校和家长都应给予极大的关注。并采取极极措施,制止中学生谈恋爱。

  钟离东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之中……

  见钟离东傻乎乎地愣着,李晓丹觉得有些奇怪,便又接过话茬:“喔,到底是本科。什么专业呢?”

  “工商管理。但我自小爱好文学,平时喜欢写点小诗。大学毕业后去了深圳。因为爱好文学,初?肀本┦保一沟搅寺逞肝难г鹤骷野呓蘖艘荒昴亍!


  “啊,又是个作家,不简单。”

  “什么作家,只是喜欢文学而已,算个文学爱好者吧。”钟离东又道。

  “我学的是经济贸易,只两年。你的户口现在哪儿?”

  “当然在深圳了。我现在还是‘深圳人’呢!”钟离东笑了。

  “我和杨小小都是北京中国人民大学进修的同学。杨小小这个人呀,善良,但是生性孱弱。这不,家里来信,马上就要回去了。我就是来告诉李湘辉的。在北京混了这么长时间,就这样回去总觉得不值。所以我想要劝她留下来。”钟离东又笑了:“你们的可能性大一些。一嘛,可以出国留学;二呢,女孩子,说坦率一点,找个北京户口的不就成了?不过对我钟离东?斫玻本┗Э诿挥形Α!


  “那你为何要考研?而且放弃了不错的工作?”

  “各有追求嘛。我想成就一番事业。当然,像我这样的人,可能一辈子都只能做平庸的小人物。但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会认为自己很伟大。”

  钟离东又问起李晓丹的工作及生活情况。李晓丹告诉他,刚出校门,她在一家餐馆做过端盘子的服务员,但待遇太低,向老板提了几次。老板就让她去做“三陪”小姐,她一怒就离开了。好在她交际广,很快就到了这家广告公司做了公关部部长。累,但收入不菲,个人才能得到充分发挥。所以总起来还算过得去。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坎坷而充满传奇的故事。年轻嘛,不妨多磨练磨练,多吃些苦对自己今后有好处。”钟离东感慨地说。

  来到屋里,他们但见我正呼呼大睡。钟离东朝我悬在床外的一只脚踢了一下:“月亮都升起来啦,还不起床?”

  我懒洋洋地站了起来,摸到眼镜戴好。我见李晓丹站在那儿,愣了一下。李晓丹说,杨小小的父母已经来信催了几次要她回湖南老家,也许她就要离开北京了。这个星期天,杨小小请大家去“好再来”酒家吃一顿,算是饯别。

  我一听,酸楚得差不多流下眼泪来,好在自己是个男子汉,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真的,我有点猝不及防,打心眼没想到刚刚依恋的小小,这么快就要离开我,离开这美丽的北京。我一时无话可说。

  倒是李晓丹潇洒地笑了:“又不是诀别,眼圈红什么?当作家的就是多愁善感。”

  我们说话的当儿,钟离东已经出去了一趟。不久,他手里提了一条鱼,还有几把蔬菜。他准备留李晓丹在这里吃饭。

  [第九章完]

上一页 《北京的过客》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