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北京的过客》->正文
第十四章

  [内容提要]他想起了自己曾对她说过:女孩子留在北京,其中一条捷径是找个有北京户口的男朋友。可是,李晓丹要找自己是出于什么目的呢?她要找上自己是出于真感情吗?自己的户口可是在深圳呀……

  农历十月,北京街头仍然是金风送爽,景色宜人。雄伟的天安门广场,更是花团锦簇,争奇斗艳。整个京城一派祥和、欢快、明丽的气份。

  本来约好今晚大家一起聚会的。但到时间的时候,东方一笛单位有事出去了。李晓丹却早早地来到我们这里。一见李晓丹,我就迫不及待地向她打听杨小小的消息。李晓丹摇了摇头,也没有正眼看我。虽然钟离东那晚突然放下她跑了出去,但她李晓丹的兴致仍是很高。因为她还是以一种特殊的生份介入他的生活。钟离东对李晓丹,喜欢是肯定的,但心里总觉得自己同她在一起有些别扭有些陌生,反正有一定的距离感,但他说不清。反正没有他和伍晓琴在一起那么自在,那么舒畅。由此,他心里十分矛盾,也有些内疚。那晚,当他同李晓丹的一夜情后头脑便清醒了。他夺门而出,他害怕此时见到伍晓琴。

  这些天来,钟离东对伍晓琴一直是不冷不热,但钟离东自己心里知道,一天不见她,心里就有一种失落,一种惘然。而当她在身边时,一切又是那样平平淡淡,他并不依恋她的存在,也不渴望她的温存。

  奇怪,自从离开公司并再也不见她的身影后,钟离东心里的那份失落,才真正凸现出那么强烈,那么焦渴。他一个人独坐的时候,便会有一种强烈的期待,期待她向他走来,笑盈盈的,而他则去抚摸着她的手,梳理他的长发,细看她美丽的眸子。她向他走来,笑盈盈的。然而,她始终没有出现。

  钟离东坐在办公室,总是盯着那部红色的电话机,希望一阵叮铃铃的响声后,那头传来的是他期待的温存的声音。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倒是李晓丹,每天都差不多有一次电话来。当她嗲声嗲气地一句“真的好想你”时,他就惶恐地挂了电话。

  他曾经偷看了李晓丹的日记,当然他觉得这是不光彩的事。那是在那晚以后,李晓丹去厨房时,他随手翻了她的枕头,枕下露出了她的日记本。他只看了一页。就在那一页上,李晓丹明白无误地写着,她已经喜欢上了北京,她要留在北京。他想起了自己曾对她说过:女孩子留在北京,其中一条捷径是找个有北京户口的男朋友。可是,李晓丹要找自己是出于什么目的呢?她要找上自己是出于真感情吗?自己的户口可是在深圳呀!哦,想起来了,我不是来考研吗?考上博士研究生,不就可以留在北京了吗?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寒颤。他现在已经明白了,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于是,他总是想躲避她。

  但李晓丹不请自来了。现在就坐在这屋子里,正兴致勃勃地去帮他弄饭菜。这让他钟离东更加想念伍晓琴。他也曾几次想去找她,但一到新街口的那摄影楼前,他又没有勇气迈进去。他只有徘徊。“晓琴,我多么想你啊!你知道吗?你好吗?”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李晓丹已经把饭菜弄好。这时,她已经将一碗香喷喷的菜端上了桌子。我取下正在收听的耳塞,换上了一个小音符,正好是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娱乐节目播出时间。在袅袅的音乐声中,我的心情格外舒畅。钟离东的心情似乎好了点,拿起李晓丹递过来的碗筷。正巧,东方一笛急急忙忙地闯进来了。

  我拍掌欢迎:“你来得正好,请上座。”

  东方一笛一路风尘仆仆,看见屋里有个女的,就打招呼:“伍小姐好!”

  李晓丹听了愣着。

  我哈哈大笑:“什么伍小姐。这是李小姐,芳名李晓丹。”

  “啊,对不起,我以为是伍晓琴呢!李小姐,你好!”东方一笛伸出手来,李晓丹也伸出手握了一下,并问:“你是一一”

  我正要介绍。“本人复姓东方名一笛,钟离东的朋友。”东方一笛已经递上了名片。

  李晓丹一看名片“啊”了一声,道:“东方先生呀,早听说过,荣幸荣幸。”

  因为东方一笛的到来,气氛一下变得活跃起来。东方一笛说得最多,话语幽默风趣,还不时来几段“带色”的“荤段子”。

  东方一笛说:汉语中的“性”,虽说是性格的“性”,但从写作的角度衡量,这个“性”,其实更接近奥地利医生弗洛伊德所说的“性”。他说:“在弗洛伊德看来,人的行为、行动、思维、欲望,感情、性格、禀赋、天资,乃至所有一切精神现象,都是体内性激素的衍生品。”东方一笛讲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开氺,便接着道:“这种论断当然过于绝对化,但人们新陈代谢的总规律,大致是符合《红楼梦》中‘护官符’所云的‘一荣俱荣,一衰俱衰’的总规律。”

  东方一笛侃侃而谈,引来了李晓丹钦佩的目光。

  下面是东方一笛说的几则笑话:

  [笑话一]问:男人是什么?答:是咖啡,总会让女人感到兴奋;是水泥,需要时间才会有硬度;是暴雨,不知能够持续多久;是假期,总让女人觉得不够长。

  [笑话二]小学生喜欢老师,于是跟老师说:我爱你!老师说:我不会喜欢小孩的。小学生说:我会小心,不会有小孩的。

  [笑话三]有一老处女没有人爱很失望,想自杀算了。一天从高楼上跳下,结果掉到了拉香蕉的车内,以为到了天堂,便对着满车香蕉喊:不急,一个一个来。

  [笑话四]某某先生:为表章你在1993年里做爱的贡献,现由县妓委、精委、龟画局、老干局、捅鸡局、睡务局、组鸡部、淫事局、性用社、奸插局联合授予你先进嫖兵称号。特发此证,以资鼓励

  东方一笛的这几则笑话,显然是当时社会时弊的反映。笑话还没讲完,房间里已经是笑声一片。此时,一轮明月高挂苍穹,将一片银白洒在房屋门口。东方一笛建议大家到外面草坪上去,李晓丹马上赞成。

  草坪一带,历来是“情人岛”。每到夜晚,不知会从哪里冒出一对对情人,偎依在这里,显得那样情投意和。有的更是大胆,干脆就那么紧紧抱在一起,滚在一起,手抚摸对方时也无所顾忌。

  我同钟离东平时出来散步,总是尽量避免到这儿来,怕“惊”动了这些热恋中的情侣。但第二天早晨路过时,都免不了要去注意一下这儿零乱的草坪。有时,还会发现避孕套之类的东西也在草丛中间。

  我将伍晓琴送给我的那个随身听小收音机带来了。我们四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真是其乐融融。望着随着秋风轻轻摇摆的小树,很久没有做诗的钟离东突然诗兴大发,随口吟道:

  晚风像恋人轻轻地游荡

  我犹如一叶孤舟

  飘荡在银色的海洋

  几多彷? 几多愁怅

  我不愿走得很远

  我始终思念着故乡

  纵然秋风无情

  我也要给足下的土地

  镀一片金黄

  钟离东吟完,大家齐声叫好。李晓丹更想不到钟离东有这么高的文学天赋,羡慕不已。

  钟离东便征询大家的意见,如何给这首诗取名。东方一笛提议叫“秋风”;李晓丹认为叫“秋之恋”;我则认为叫“叶影”,并建议将“几多愁怅”改为“几多遐想”,因为“愁怅”消极了。钟离东认真听取了大家取名的理由。最后,钟离东综合分析,又自己再三琢磨,认为还是我取的“叶影”最为贴切。他认为,我建议改的那句还是改没有他那句好,因为“愁怅”二字最能表达他此时的心情。当然若寄给报刊,改为“遐想”采用率更高些。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将这首诗正式定名为《叶影》。

  快进午夜,天上的月更圆更亮。这时,我把节目调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音乐大世界”。突然,电台主持人的声音吸引了我们:“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女孩想点播《真的好想你》,并在来信中说,钟离东,今晚我在不远的通县祝你考研顺利。也祝李湘辉心想事成。下面,我们就应这位女孩的要求,播放这首歌……”我们顿时鸦雀无声,只听凭收音机里那首如泣如诉的歌曲在播放。

  钟离东的眼睛里早已经一片湿润。

  [第十四章完]

上一页 《北京的过客》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