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北京的过客》->正文
第三十一章

  [内容提要]我很沮丧,也很无赖。我感到,先要有物质上的富有,才能有精神上的充实。但是,我李厢辉不属于北京啊!自己眼瞅着口袋里的那点钱越来越少,在北京支撑不了几天了。不知为什么,此时,我特别想回老家。

  迷人的春天慷慨地散发着芳香的气息,带来了生活的欢乐和幸福。在这个草长莺飞的时节,历经两个月的日夜兼程,我撰写的整整100万字的《秦始皇大传》终于完稿。全文共30章加前面一个背景介绍和一个尾声。现将背景介绍和目录及尾声抄如下:

  【背景介绍】

  开天劈地的历史诗篇一统天下的帝王豪杰公元前246年,13岁的秦赢政登基称王。联军伐秦,成蛟造反,直指秦王与吕不韦,被秦王平定。秦王欲擒故纵,巧布罗网,诛杀了缪毒,平定了一场宫廷内乱,冷落了吕不韦。

  秦王发兵灭韩,拉开了10年统一战争的序幕。昏庸的赵王中秦离间之计误杀大将李牧,秦军击溃赵军,攻占邯郸,灭赵。燕太子丹网罗死士欲刺秦王。荆轲行刺失败,燕国又成了秦国的郡县。秦王起用王翦掳楚王,灭楚国。秦赢政二十六年,灭齐,至此天下尽归于秦。

  秦王建立起中央集权制的庞大帝国,统一文字,统一度量衡,天下万民只有一个领袖——秦始皇。

  始皇帝北逐胡人,修筑长城;攻略南方直至岭南;发徭役,修阿房宫,造骊山陵;庞大的帝国在超负荷运作下发出痛苦呻吟。

  始皇帝崇法轻儒,儒生以儒家理论批评国政,始皇警觉到帝国的潜在危险,下令焚书坑儒。

  秦赢政三十七年,年届50岁的他在自己开创的辽阔的版图上作了最后一次巡旅,最后寿终于赵土。宏大的秦俑军阵追随着这们千古第一帝去征服地下世界去了。

  [目录]

  第一章落魄

  第二章立嗣

  第三章出世

  第四章化龙

  第五章兄弟

  第六章嗣立

  第七章政潮

  第八章相残

  第九章血战

  第十章杀父

  第十一章逐客

  第十二章龙腾

  第十三章攻赵

  第十四章韩非

  第十五章灭韩

  第十六章良将

  第十七章荆轲

  第十八章统一

  第十九章封禅

  第二十章余孽

  第二十一章征讨

  第二十二章求仙

  第二十三章兴土

  第二十四章坑儒

  第二十五章太子

  第二十六章移风

  第二十七章祖龙

  第二十八章山崩

  第二十九章指鹿

  第三十章落日

  [尾声]

  自知来日无多的始皇星夜赶往蒙恬驻军大营,要向扶苏交待后事。赵高也严令手下,未经他的允许不准任何人接近皇帝。始皇夜召李斯,望他能够辅佐扶苏继续大秦的伟业,李斯也知道始皇已经不行了,但是坚持犯忌讳的话一句不说。

  夜半,始皇知大限已到,遗命赵高将军国大权交与扶苏蒙恬,千古一帝就这样在荒郊旷野里无声地去了。隐忍了四十年的赵高终于露出野心家的狰狞,在赵高威逼利诱下,李斯与之合谋篡改了遗诏。上郡大营内,扶苏手捧“遗诏”质问李斯,大秦的未来在哪里。苍苍大地,莽莽长城,只有已被赐死的扶苏的声音在回荡着……[全文完]

  看着我两个多月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作品从打印机中“吱、吱、吱”地吐出来的时候,自己激动得真想流泪。是啊,写作的艰辛只有自己最清楚。我把这近1000页的《秦始皇大传》打印稿认认真真地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差错才放进钟离东送给我的那个写有“鲁迅文学院”字样的皮包里。就背起皮包,向徐文生家走去。

  两个多月没有出门,大街上有了不少变化,我一路走着,看到我与徐文生曾去吃饭的那家餐馆后面的旧平房上,写满鲜红的“拆”字,餐馆旁边的洗头店也改成餐馆。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东北大汉,正在热气腾腾的大锅前表演他的刀削面功夫。

  到了徐文生家,我敲了半天也没有开门。我突发奇想,徐文生是不是又替黑老大当枪手了?

  这件事情发生在两个月前,徐文生接到一个“大活”——受南方一个黑社会老大之邀,去给他写一部“自传”。这个黑社会老大喜欢文学,早些年也做过作家梦,作家梦破灭后就到南方打工,误入歧途进入黑社会。在枪林弹雨中,他熬成了南方某城市的黑社会老大。

  黑老大对自己的这部“自传”很重视,要求枪手须有二月河那样的文学功底才行。为此,他专门派他的“副手”来北京寻觅这样的实力枪手,结果,通过一个文化掮客,相中了徐文生。这位“老大”给徐文生开出稿费一字一元的价格。30万字就是30万元人民币呀。徐文生是在这样天价稿费诱惑下冒险去的南方,结果被另一帮黑社会的人给绑架了。历经九死一生才回到北京……我在门口等了两个多小时,抽了半盒烟也没有见到徐文生回来。正在这时,突然来了个保安,问我是来干什么的。我忙说是来找人的,保安问找谁,我便指着徐文生的门说:“找他呀,我和他是朋友。”保安说:“他已经搬走了。”

  我忙问:“搬走,搬到哪儿去了?”保安笑笑说:“徐文生已经搬到天堂——他被人杀了!杀他的那个人是小偷,平时见徐文生大手大脚,早就瞄上他了。他的女朋友还没有回来呢。”

  徐文生一死,我这部长达100万字的《秦始皇大传》就没有了着落。我李湘辉真的是好晦气,白忙乎了一场。我实在是很不甘心,便又继续在北京呆了一个月,先后把钟离东、伍晓琴、东方一笛、李晓丹和杨小小找来,让他们帮忙想办法。钟离东和伍晓琴去了金台路图书批发市场,邦我找了几个书商,;东方一笛和李晓丹又帮我跑了几家出版社。他们均表示,这类写秦始皇的书市场早就有了几个版本,对我这部长达100万字的《秦始皇大传》不感兴趣。我很沮丧,也很无赖。我感到,先要有物质上的富有,才能有精神上的充实。但是,我李厢辉不属于北京啊!自己眼瞅着口袋里的那点钱越来越少,在北京支撑不了几天了。不知为什么,此时,我特别想回老家,想回故乡。下面的这篇《故乡的远山》的散文,表达了我当时的心情:

  故乡,那迷人的云,是那大山幻在天宇的倩影吗?

  那被阳光镀亮的丽壳,粉红的宁静,涟漪般柔和,轻灵地吸引着一一我渴求之眼。

  百年圆寂的荒梦,化成一种虚拟的神话,成为我童心的记忆。我想将心掏出来掂掂,对理想的追求和对你的思念轻重如何?

  煎熬也是甜蜜,为了一曲交响的歌。

  流水逝去,消尽那么多潮起潮落的日子。淅淅沥沥的呼唤无法寻回童年松球与山楂之梦,只得踮起脚尖向那遥远的日子眺望,在你永不消失的目光中往泪水哗哗地流淌……

  一切的经历成为故事,对你的眷念颤巍巍地伫立在思绪的深处,每天不得不在唐上诗宋词里游弋,让干蜡烛般的日子,充实父亲干瘪瘪的心愿和亲友瘦瘦的眼睛,也为你临别时的嘱托。

  故乡的远山,等着我吧。

  那天的清晨,灰白色的雾气遮住北京的天空,满街雾气蒙蒙的。虽说是草长莺飞的时节,但这里仍然显得清冷,让人也感到心寒。我自己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把剩下的那些不值钱的东西卖给了一个收破烂的,才得20元钱。我想,这收破烂的也真会趁火打却。

  在马路边等出租车的时候,我恍若梦里。于是,我从口袋里掏出烟来,抽出一支点上了。烟吸到一半时,一个提着大皮箱,长得细皮嫩肉的男青年来到了我身边,操着满口闽南话向我问路。自己听了半天才明白,他是刚乘火车从南方来的。听说八里庄鲁迅文学院附近的房租不贵,要找个房子在这儿住下想向我打听哪儿能租到住房。

  “我是作家!”小伙子一副很牛的样子,说:“我是来北京做自由撰稿人的,听说北京这儿发展机会满地都是,在文化上相当于法国的巴黎。你不知道吧,我在我们那个地方写文章可是厉害的,人称小鲁迅……”

  出租车在宽阔的四环路上飞驰,泪水从我的眼中慢慢地流出来。我一任这泪水不停地流。车窗外,向后迅速倒退的北京城迷蒙蒙一片……

  读者朋友,写到这里还是回到这部长篇小说的开头。前面说了,我是1970年2月4日即农历己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立春那天生的,而1970年2月6日是庚戌年正月初一。由于有关专家得出的两种不同答案,所以我时至今日是属“鸡”还是属“狗”,还是搞不清。有人说,属鸡的是“瘟鸡”,一生命运坎坷。也许,我是属鸡的吧。要不我在北京那一年多的时间老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这12年来办什么事不顺利呢?哈哈!不管怎样,在北京的那一年多时间,自己却上了很好的一课。虽然是匆匆过客,但我完成了一次新的认识,一个关于打工仔,关于产品推销员——报纸发行员——报社信息记者——自由撰稿人——文章写手与文化的融合以及他的定位的认识,也完成了关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处理问题的认识。我感到:人的一生经历,有一定的命运因素,但??敢灿懈嗟男愿袷谷弧C酥癜才帕松钪械囊磺校雌桓嗣鞘O乱桓觥凹偃纭薄N耍依钕婊韵胨档氖牵杭偃缟钅艽油房迹胰匀徊话没诘氖俏易约核吖穆罚也辉鬼宜囊磺小<偃缟畲油房迹以敢馊匀皇刮易约核囊磺校ㄋ械牟恍液涂嗄选


  这是我李湘辉在北京呆那一年多所取得的成果,一个不需要作任何诠释的成果。愿这个成果在生活中永恒!在生命中永恒!

  [全文完]

  2006年2月13日——2006年3月15日第一稿

  2006年12月14日——2007年1月16日第二稿

上一页 《北京的过客》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