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贼猫->正文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第一卷 林中老鬼 第一话 狗碰头 2
  老母鸡半睡半醒,迷迷瞪瞪地正惬意间,忽然叭嗒掉了下来,立时从美梦中惊醒了,它大概也明白这是有贼偷鸡,哪肯甘休,乍着鸡翅扑腾了起来,闹得动惊很大,果然惊动了家中的主人,就听窗户里的王寡妇骂道:“哪个小贼又到老娘门上偷鸡,肯定是住棺材庙那挨千刀的张小辫,老娘就剩这一只下蛋的老母鸡了你也不肯放过……”说话声中就见纸窗一抬,一个夜壶从屋内飞了出来。

  张小辫见黑呼呼一物从屋里掷出,急忙低头躲闪,那夜壶本就没有准头,当地一声砸在了院墙上,臭液哗啦四溅,他心道不妙,想不到三爷名声在外,那王寡妇一听母鸡扑腾就知道是三爷在此,而且兜头将一个又骚又臭的夜壶打将下来,被她拿住了少不得一顿好打,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想到这张小辫不敢怠慢,翻身跳出院墙,耳中还听得院中王寡妇的叫骂声不断,似乎她在招呼她的女儿小凤去邻居家借狗追贼,张小辫心中暗骂:“好你个王寡妇,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此言果是不假,偷你只鸡又没得手,犯得上赶尽杀绝吗?等将来三爷发了迹,赔你个紫金尿壶……”

  虽然嘴上不服软,但毕竟做贼心虚,而且听到四邻家中有养狗的,这时也都被王寡妇那盏夜壶打在墙上的动静惊了起来,一时之间到处鸡鸣狗叫,整个村子乱成一片,人们都以为是山贼进来劫村了,这回娄子捅大了,张小辫知道必须得出去避两天,否则人人知道他夜宿金棺庙,一旦被堵到那破庙里,可就插翅难逃了,于是在夜色中一路狂奔,逃出了村子。

  最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停住脚步,村里的人声狗吠都已远不可闻,张小辫心里的一块石头方才落地,连呼哧带喘地举目四往,想看看跑到了什么地方,只见月冷星稀,枯树荒草,草丛间坟丘起伏,石碑嶙峋,刚才慌不择路,却是逃进了村后的坟茔之中。

  这片坟地据说是块风水宝地,而且此地无主,十里八乡死了人都往这埋,无数坟丘是一个紧挨着一个,封土新鲜光洁的是近年新坟,长满了荒草的老坟更是多得数不清,前些时候有数股粤寇在这一带出没,跟官兵恶战了几场,才刚刚退去,战场上积尸数千,来不及掩埋的尸体腐烂发臭,引发了一场不小的疫情,所以最近这周围的百姓死得比以往多出许多,这片坟地也随之添了许多坟丘,家境稍微富裕的都有碑有棺,那些穷苦人家就没那么走运了,临死混上口薄棺就不错了,或者干脆直接拿麻席一卷胡乱刨坑埋了,坟包也小得可怜,至于石碑更是能省就省,或是插块木牌树枝代替,那些没有了记号的新坟,很快就成了无主的孤坟。

  到了晚上,乌云遮月的时候,坟地里就有鬼火闪动,偶尔有一两只野猫从草间蹿出,还有些不知道是鬼哭还是狼嗥的怪异响动,不时从坟地深处传来,听得人肌肤起栗。

  张小辫一向胆大包天,反正是贱命一条,活着也是吃苦受罪,扔在哪不是扔,所以他向来豁得出去,从不忌鬼避神,要没有这种胆量,又如何敢一个人在晚上住到那神佛狰狞的破庙之中,不过一看自己跑到了这片坟地,心里还真有点打怵,赶紧对四周的墓碑坟丘做了个罗圈揖:“各位大哥大姐,小人张三不敢造次,无心惊扰,得罪勿怪,得罪勿怪……”

  说着话他转身就要离去,正在这时,忽听身后的一个坟丘里面,传来一阵“砰、砰、砰……”的声音,听上去好象是有人在使劲在撞木板门,不过这乱坟茔子里哪有人家的门户,这声音必定是在撞棺材盖子。

  正值中夜,四下里静得出奇,显得这撞棺材盖子的声音格外惊心动魄,张小辫觉得自己脑袋后边拖着的小辫都竖起来了,但他并没有立刻逃跑,刚才跑过了劲喘个不停,加上肚里又没食,实在是迈不开腿了,当下用衣袖抹了抹鼻涕,打量着四周的坟茔,心想这是哪路死鬼跟你家三爷作耍?三爷不是给你们做过揖了吗,怎么还不依不饶的,想吓得三爷磕头求饶不成?

  可那坟中撞击棺材的声音越来越大,张小辫猜想许不是有盗墓掘冢之辈在撬棺材?定要看看是什么做怪,要是真有挖坟掘墓的,三爷就吓他一吓,给他来个贼喊捉贼,卷了他的脏物,这叫贼吃贼越吃越肥。

  他三两步转到坟后,只见这是一座无主新坟,土丘下被人掏了个大窟窿,那“砰、砰、砰……”的怪声,正是从那窟窿深处发出来的,他刚到近前,就听那坟侧的窟窿里一阵巨响,一张满面流血红毛丛生的大脸从窟窿里探了出来,那张脸最显眼的地方,是脑门上生了一个椭圆形的大肉瘤,吐着鲜红的舌头,嘴边牙齿上还挂着人血,双眼凶光四射,恶狠狠地盯着张小辫。

  张小辫心中叫苦,怎么就没想起来是这个东西!现在想起来也晚了,只好转身落荒而逃。原来早年间的野狗和现代的野狗大有不同,有些野狗的种类在民国后社会稳定下来就逐渐绝迹了,乱世之中人命如同草芥,因为死的人太多,暴尸于野的情形到处都有,所以吃死人的东西也就多了,乡下山野间有种专吃死人的野狗,能闻着死人的臭味在坟上刨洞,刨到棺材了,就用脑袋撞破棺材挡板,然后把棺中死尸拖出来吃肚肠子,这种野狗体形巨大凶残,吃多了死人的肠子它就不想再吃别的东西了,有时候碰上落单势孤的活人,也往往直接扑过去咬死,长着血瘤的野狗常年吃死人肉,身上尸气重,牙齿带有尸毒,被它咬到了就别想活,它的特征是脑袋上长了一个血红的大瘤子,这瘤子比铁锤都硬,穷人的廉价薄棺,最好的不过是“三寸柏木板”,棺板被这狗头撞不了几下就能撞穿,这种简易的棺材有个俗名就叫“狗碰头“,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死者家人买了副“狗碰头”回去,将死者尸体盛敛下葬了,家人也就算尽到心了,然后棺材里这位您就等着喂野狗吧,可在当时,就连这种三寸板的“狗碰头”棺材还都供不应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00-2008 www.kanunu8.com(努努书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