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贼猫->正文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第一卷 林中老鬼 第二话 猫哭坟 1
  书接前文,说的是张小辫半夜偷鸡不成,误走荒坟,不料惊动了一只在掏死人的野狗,那只野狗掏了座新坟,刚刚撞开了棺板,咬得棺中死尸开膛破肚,正要往外拖拽肚肠,忽听背后有动静,立刻打坟中钻了出来,它也是饥火中烧,加之又刚舔了些人肉尸血,此时一见单个孤丁堵着洞口,那双布满红丝的狗眼顿时凶光毕露,“嗷”的一嗓子从坟墓里蹿了出来,奔着来人便咬。

  张小辫一看大事不好,叫了声:“有种的别追来……”话音未落,扭头便跑,本来明明跑不动了,但惊慌之下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撒开两条腿飞也似的就在坟地里跑开了,他心知肚明,要是一直这么跑下去,不出十步就得让那野狗扑住扯出肠子,灵机一动,脚下疾停,躲开背后野狗扑咬之势,斜刺里跑向坟地深处,借着墓碑闪躲逃避。

  野狗猛扑了一空,不禁恼羞成怒,随即一拨狗头,抖了抖脑门上那颗血红的大肉瘤,也是一头斜撞出去,紧追着张小辫乱咬,可张小辫在坟丘和墓碑之间东一头、西一头的乱钻,坟茔间地势高低错落,挡住了野狗狂追的去路,这一人一狗就围着几座坟墓兜开了圈子,那野狗虽是猛恶凶残,眼看到嘴的活肉,却一时难以扑住。

  最后这野狗终于明白过来味儿来了,它不再跟张小辫在坟茔地里乱钻,而是一个虎跳,跃上一座高大的坟头,想要居高临下,直接蹿下去吃人,这就叫狗急跳墙,其实就算它不这么干,那位张三爷也快跑不动了,他此刻吁吁气喘,胸膛都好似要炸了开来。

  但狗急跳墙,人急也能生智,张小辫眼见自己陷入绝境,这厮胆子倒也真大,将生死置之度外,干脆弯腰蹲在了地上不再逃了,自古兵不厌诈,三爷这招也绝非是匹夫之勇,在乡下走夜路,难免会遇到豺狼野狗,老百姓们在吸取了无数血的教训之后,逐渐摸索出了一些防身之道,有句话说得好:“狗怕弯腰,狼怕捣咕。”

  豺狼野狗再怎么凶残,也自有它的弱点,狼的疑心最重,如果一个人在晚上遇狼,难免胆战心惊,可要转身一跑,十有八九就被狼追上吃了,如果当时沉得住气,假装对恶狼视而不见,在口袋里东翻西翻,做出一些连你自己都不明白的动作,那狼就不敢轻易过来咬你,它疑心你这是设计要收拾它;而野狗也不例外,野狗就怕人弯腰,它担心人一弯腰,是打算捡棒子打狗,甭管多凶恶的狗,天生就对棍棒有种极强的畏惧之意,叫花子都带打狗棒,正是出于此因。

  可也该着张小辫走背字,他大概偷鸡摸狗的事做多了,时常显得贼眉鼠眼,身上正气不足,此时把腰弯了假装要捡棍棒打狗,那野狗却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从坟丘上顺势蹿下,重重扑到了张小辫身上。

  张小辫叫了一声命苦,还以为自己要丧身在此,没想到他身后坟丘土垄下有个裂缝,缝隙宽大处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洞口,那洞口都被荒蒿乱草掩盖了,即使走到近前也是看不分明,此刻他被那恶犬一扑倒地,连人带狗都落进了坟窟。

  那坟地土隆下的裂缝虽深,颈口处却是好生的狭窄,张小辫身子骨单薄,顺着裂缝斜刺里滚了下去,可那野狗常年吃死人肚肠,生得似马驹牛犊般壮大,硬生生卡在窄处,揉做了一团,进退不得。

  张小辫捡了条命,也顾不得身上摔得疼痛,此时落在地缝深处,四周皆是伸手不见五指,根本不知自己究竟是身在何方,使劲揉了揉眼睛,望见远处忽明忽暗的似有灯光,于是打点精神摸将过去。

  无移时,土垄岩层已尽,摸至一道寒气逼人的石壁,触手所感石壁之砖奇大,凛冽之气透人骨髓,那壁上裂开一缝,穿过缝隙便能见到壁后是间石殿,墙上钉了一盏命灯如豆,明暗恍惚,张小辫哪知其中厉害,见有灯光,便从墙缝间挤身而入,待看明殿中情形,更是觉得诧异莫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00-2008 www.kanunu8.com(努努书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