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贼猫->正文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第一卷 林中老鬼 第二话 猫哭坟 2
  殿内还摆有许多造型诡异的纸人纸马,死者身旁更有一池碧水晶莹清澈,张小辫刚才逃得口干舌燥,当下用手掬了几捧水喝个痛快,只觉甘甜胜于仙露,不过仙露到底什么滋味却从没尝过,喝完水脑子就灵活了些许,心想这世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命苦之人是怕穷不怕死,于是狠一狠心,凑到凤尸近前,拔金钗、褪玉镯、拽香鞋,把值钱的东西全扒取了下来,又脱下那女子一件敛服打了个包裹,边忙边对那女尸说话给自己壮胆:“看你这小娘子穿金戴玉,生前想必是位受用过的贵人,小人却是生来命苦,早已三月不知肉味,而今生计无着,不得不借小娘子些零碎事物换些米面粮油为生,还望小娘子莫怪,日后若让小人有出头的时日,再来烧纸上香还你些人情……”

  正当张小辫掠取金玉之时,忽听石殿角落里一声猫叫,连忙转头一看,只见从那没有灯光的黑处爬出一只大花猫,出人意料地是,那花猫竟作人声悲鸣唉嚎,哭得凄风惨雨,张小辫见过出殡的哭孝子,这只花猫怎么就如同是在给死者哭坟吊丧,这老猫岂不是成了妖怪了吗?

  那只大花猫对张小辫视若无睹,瞪着两盏红灯般的眼睛悲哀哭嚎,猫哭之声在这寂静的地下格外凄厉刺耳,张小辫不免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厌恶之情,这老猫也来装神弄鬼,心中不由得动了杀机。

  想到这,他趁那花猫不备,用裹着金银之物的敛服突然将其按住,只觉那大花猫挣扎了几下,就被活活憋死了,张小辫心想现在饿得走回金棺村都走不动了,三爷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吃了你这成精的老猫祭祭五藏庙,看看道底是你这鬼猫的道行大,还是你家三爷道行深。

  张小辫胆大包天,仗着以前跟老道学过画符捉鬼,半点也不把幽冥之事放在心上,他把这好大一只花猫拔皮开膛,胡乱收拾一番,就拔下石壁上的命灯,在殿中找些纸马香锞拢起堆火来,就将那猫肉在火上翻翻回回地烧烤,不成想手艺不成,却把那花猫烧得焦了,外边黑糊糊地烧成了一层黑炭,但张小辫饿得紧了,饥不择食,闻了闻还挺香,也不觉得有多糊,张口就想去咬那烤猫,忽然一双冰冷如勾的手从背后掐住了他的脖,就听背后有个阴森森的声音在问:“小厮,可见我宫里的花皮猫去了哪里?嗯……你这短命小鬼烤的是什么东西?”

  张小辫惊得魂不附体,胆子再大也撑不住了,想画符念咒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好随口应道:“没……没见,这烤的是……是烤鸡。”只觉身后一股凉气吹来,他全身颤栗,汗毛孔都好似结出一层冰霜,背后那女子的声音再次逼问道:“烤鸡怎么会有四条腿?”张小辫兀自硬着头皮辩道:“三爷烤的这是两只鸡,两只烤鸡四条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00-2008 www.kanunu8.com(努努书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