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贼猫->正文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第一卷 林中老鬼 第五话 翁冢山 1
  且说一老一少两个,在古墓中反身看那贵妃的凤尸,早都被那对意图奸尸的盗墓贼缚住了,尸体骨节作响,却十分令人心慌,那老头翻出压口的玉含重新纳入贵妃口中,再次催着张小辫快些数猫,时辰等不得人了。

  张小辫在那老者催逼之下,生出一股急智,眼见图中群猫看似杂乱无章,实则环合排比,暗呈九宫之势,哪里是什么百猫图,分明是道镇墓压胜的符簶,他曾跟随一位云游扯卦的老道为徒,识得些画符念咒骗取钱财的术士伎俩,九宫八卦早看得熟了,认出壁画中暗藏符门,心中先有了些计较,定睛再看时,才瞧出此图厉害,恐怕“图中藏符”是用以镇压墓中邪祟,一旦道破玄机,解开此符,却不知会惹出什么弥天大祸?

  但张小辫此刻被逼不过,只求保住小命要紧,指着墓墙上的百猫图道:“这百猫图实际上是镇墓的古咒,十阳之下乃余孤,七相八壮九为玄,按九宫图中五雷总摄之势排列,小人斗胆以此度测,图中之猫共计一百二十有四……”说完赶紧去看那老者的反应,暗中担心蒙错了数目,立刻就要命丧当场。

  只见那自称“林中老鬼”的蒙面老者,露出的两眼中枯无神采,丝毫没有喜怒之形,若不是还能开口说话,张小辫准会以为那是具刚从泥土中刨出来的干尸,等了半晌,那老者才缓缓点了点头,将掐住张小辫脖子的手放开,对他说出一番话来。

  林中老鬼自称能推会算,推算出在误闯金棺坟的人中,会有一个能数清百猫图的奇人,此人不仅命大,而且造化极大,命中注定要有“巨万之富”,所以在古墓中苦等多年想要成全他一场,如今终于把张小辫等来了,这正是:万事天注定,浮生空自忙。

  张小辫闻听此言,心想:“这都让三爷蒙上了?看来该着是我时来运转,竟然命中注定有此际遇。”不过他这些年极贫极苦,步步不着,处处难依,虽常以人生功名富贵都有天数来劝慰自己,但也不免怀疑这辈子能否还有飞黄腾达的时日,向上的心早已有些冷了,何况在古墓中遇到的这个老头,处处透着古怪诡异,他说的话让人如何能信?

  林中老鬼见张小辫目瞪口呆,便又道:“试看古往今来,有多少人争名逐利?其中又有多少人有命无福,该他富的不富、该他贵的不贵,你张三虽是一身黄金骨,但无高人指点迷津也是枉然,若能信得过老夫,愿意周全你一世大富大贵,老夫别无所求,只是与你有缘,不忍看你抱着黄金碗做叫花子,故此点拨你一场,也好种些善因。”

  张小辫想做财主的心思早有多时,听到此处,先是信了七分,纳头拜倒,连称:“多谢老前辈成全,若真能让小人有住黄金屋、娶颜如玉的福分,生生世世也不敢忘此大恩大德,定给您老人家建座生祠,月月烧香、年年上供。”

  林中老鬼干笑几声:“张三啊张三,老夫可不贪图你小子造的生祠,你想要黄金屋、颜如玉,嘿嘿……这又有何难,你且休要性急,人生在世须有一技傍身,才能立身出世,否则即便是家中财过北斗,也早晚会有坐吃山空的日子,今夜老夫先授你一套秘术,你一生无穷无尽的财驳都在其中了。”

  张小辫欣喜欲狂,赶紧又给那老头磕了几个响头,那老者当下就在古墓中授了一套奇术与他,这是套什么奇术?尽是些“分猫辨狗、识鱼认鸟”的秘要诀窍,乾坤中的星土云物变化无穷,万人有万张脸面,千人有千般性格,所以自古有算命看相的;天地间分布着山川河流,动静之理、风水之道,所以也有那相地相水看阴阳宅的;日月轮转星辰变换,天象能昭示吉凶,所以也有星官相识天星推断福祸,可从未听说有将相猫相狗之术聚于一道的方技。

  列位看官有所不知,世上万种生灵,世人往往管中窥豹,只识得其一斑,虽也知道“雀衔书、犬识字、鹦鹉能言、猩猩善醉”,那些都是善通人性的灵物,却不懂纵然普通如鸡犬猫鼠之辈中,也时常会藏有凤麟异属的神俊之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00-2008 www.kanunu8.com(努努书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