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黄河鬼棺2-尸变九龙坑->正文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正文 第十一章 养尸宝地
  “扑通”一声,我也直接跳了下去。少爷指了指对面说,这里另外有水下通道,不过,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有多长,能不能游过去?

  少爷喘了口气,挥了挥手电筒说,“他走最前面,丫头中间,我断后,有事要相互照应!”

  我点头同意,少爷举着手电筒,深深地吸了口气,一个猛子扎进水中。丫头的水性也不错,跟随在后。我不敢梢有迟疑,忙着也扎进水中,死死地憋了一口气,跟随在少爷手中那一点点微弱之际的手电筒光芒下飞快的前进。

  水下比水上更是漆黑一片,手电筒的光芒更加显得幽暗,我憋着一口气,跟在少爷与丫头的背后,看着前面影影绰绰的影子,就像是鬼影,不知道为什么,我猛然产生一个错觉——我还活着吗?

  这个念头刚刚在心头闪现,我陡然一惊,我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也许是在幽暗的地下时间太久了,我得赶紧出去。否则,别说是丫头的病,我也早晚得抑郁而死。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少爷发出一声惊呼。随后,就是丫头的惨叫传了出来。我闻声一惊,随即又是一喜。惊的是丫头与少爷遇到了危险,而喜的却是,水下是绝对不能惨叫的,他们势必已经出了水面。

  由于有了他们两人的提醒,我将青铜古剑抽了出来,在面前舞成-团,护住了面门。“啪”的一声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我砍断。同时,我也冲出了水面。久久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

  身边传来少爷的惊呼:“老许,小心!”

  我猛一回头,天啊,怎么又是这个东西?在我面前的,是一团团的触手纠缠在一起。而少爷与丫头都已经被其缠住,少爷举着竹箭,死命地乱刺,可是也是劳于应付。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也有这些奇怪的触手?我忙挥舞青铜古剑,对着那一团团的奇怪触手砍了过去。

  这些触手虽然多得惊人,但由于青铜古剑锋利无比,所以纷纷断裂。我挥舞着青铜古剑,挡在了面前,向少爷那边靠近。少爷被一个粗大的触手卷住了腰部,很是危险,可是他还是死命地将丫头护在背后。

  “老许,快,将丫头拉出去。这里是刘去的护棺河。”我闻言一惊,我们怎么转悠了一圈,还是回到了刘去的墓室中?

  少爷说话一分神的当儿,居然被那些奇怪的触手拉着卷向护棺河底。我大惊,忙举剑对着一大团触手砍了过去。触手应剑而断,断口处都流出腥臭无比的黄色液体。趁着这个时间,我四处看了看,果真,这里还真是刘去那个老变态的护棺河。

  护棺河并不是很大,不过就是六人来宽。我飞快地冲到丫头身边,挥舞着青铜古剑,如同是切豆腐一般,将无数纠缠过来的触手砍断。用力地去拉丫头,可居然没有拉动。丫头脸色呈现死灰色的苍白,目光游离,已经没有了原本的灵动。

  我大惊,顾不上少爷,使劲地将丫头向护棺河边拉去。将那些奇怪的触手砍断无数之后,我们终于杀到了岸边。我先爬上岸去,然后死命地去拉丫头。可是丫头的身体出了奇得沉重,我几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的上半身拉出水面。

  而这时候,护棺河中传来少爷的惊呼。我抬头一看,少爷已经快要被那些奇怪的触手拉下水面去。一急之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生生地将丫头整个人提出了水面。可就在丫头的脚上,却多出了一双惨白惨白的手,死死地抓着的脚踝。

  我心中一惊,知道坏了,竟是招惹上了什么东西。我就说丫头的身体怎么会这么沉?如今也顾不上那么多,只能使劲地将其一起拉了上来。

  水下那个惨白惨白的手的主人,渐渐也在我大力拉扯中,露出了水面。一张被泡得惨白的脸,狰狞诡异地笑着,已经微微腐烂。可是那身蓝色的工作服,我还是一眼看了出来。这个人,正是莫名其妙死了的老卞,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刘去的墓室内,后来又失踪了的老卞。

  看着老卞那张已经腐烂,可是依然狰狞恐怖的笑脸,我的心不由自主地沉到了谷底。而它的两只手,还死死地抓住丫头的脚踝。我也顾不上忌讳,用力地去剥老卞的手。哪知道,那双看着已经微微腐烂、惨白无比的手指,居然僵硬如同生铁,我怎么也剥不动。

  丫头的情况很糟糕,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中。而在护棺河内,少爷的惊呼频频传来。我没有时间与老卞的尸体穷磨蹭,当即举起青铜古剑,对着老卞的手上就砍了下去。心中却在念叨着:“老卞啊,你可别怨我,你死都死了,还死拉着人家丫头干什么?人家丫头正年轻貌美,你可别害人……”

  我的剑刚刚一接触到老卞的手臂,它就像是有知觉一样,“嗖”的一下,就直接松了手。而丫头的脚上,却多了几个乌黑的指印,看得人触目惊心。

  “老许,快救我……”少爷的惊呼再次传来。我一看,不禁吓得魂飞魄散。少爷的全身都被密密麻麻的触手纠缠着,仅仅还剩下一个头部露在外面。我正欲再次跳下护棺河去救少爷,猛然想起,丫头如今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将她一个人留在上面,我委实不放心。而旁边还躺着一个随时都可能尸变的老卞。

  这丫的死都死了,还不忘了要拉我们垫棺材底,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人。

  没有时间给我考虑,我抬起脚来,恶狠狠地一脚将老卞的尸体再次踢入护棺河内。老卞的尸体在水面上一个翻身,一张惨白的脸冷冷地对着我,随即,就被铺天盖地的奇怪触手覆盖,拖进水中。

  真是奇怪,当初教授的尸体也是在这护棺河内发现的,而老卞的尸体,怎么也在护棺河内出现?莫非我们最后也得死在这里?一念至此,我双脚发软,几乎不敢再下河。

  可是,少爷被那奇怪的触手勒住脖子,一张脸涨得通红,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无奈之中,我“扑通”一声,再次跳进了水里,举着青铜古剑,向少爷那边杀了过去。

  那些奇怪地触手似乎非常的惧怕我手中青铜古剑。我所到之处,触手纷纷闪避,可是却将我的身前背后,牢牢地包裹着,说不出的古怪与恶心。

  好不容易将少爷身上的奇怪触手全部砍断,拉着他向岸边冲去。猛然,我感觉背后风声大起,不由回头一看,只见刚才被我一脚踢进河中的老卞,居然张牙舞爪地向我扑了过来。

  我不得不舍了少爷,慌忙闪避。少爷缓过一口气来,惊叫道,“怎么回事?”可是他声音沙哑,显然刚才被那奇怪触手勒伤了脖子。

  我慌忙让少爷先上岸,我对付老卞的尸体。少爷手忙脚乱地向岸边冲了过去。但他没有我手中的青铜古剑,铺天盖地的奇怪触手,再次地蜂拥而上。

  “妈的!”我原本并不想伤了老卞的尸体,毕竟在他活着的时候,我们还曾经与他一起喝过酒。可如今他想要拉我陪葬,我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一剑对着他身上砍了过去。

  老卞看着穷凶极恶的模样,不料被我一剑就砍得倒了下去,再次沉入水中,消失不见。我隐隐看到水底下,一张硕大的、惨白色的脸一闪而没。

  解决了老卞,我忙着过去支援少爷,两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爬上了护棺河边。少爷这次伤得不轻,手臂、脖子上都是一道道黄黑色的勒纹。

  “丫头……”他连气都没有来得及喘一口,直接扑到丫头的身上,用力地掐着丫头的神经,我也压着丫头的胸口。两人一翻折腾,终于将丫头弄醒。眼见丫头醒来,少爷人一放松,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问道,“老许,刚才那玩意,是什么东西?”

  我压低声音说,是老卞的尸体,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也跑到了刘去的护棺河内。

  少爷呆了呆,半天才说,真的邪门,为什么他们都跑到护棺河内?我自然知道少爷口中的他们,指的是教授与老卞。老卞的尸体,我亲眼见着是钻进了墓室后面的那个“狗洞”,为什么如今也出现在护棺河内?而教授,我们却是说不清楚。甚至我们搞不清楚,他是活着来盗墓的,还是死后才来的。

  我压低声音问少爷说,老卞死的时候,你也在他身边,你看,他有装死的可能不?少爷摇头说不可能。老卞当时已经死了,死得不能再死。

  我低头不语。教授的死我没有亲眼见到,还可以理解成他是假死后争取时间来盗取广川王刘去的墓,可老卞的死,我却是亲眼所见,为什么他死后,尸体也跑到了这里,这中间隔着这么多的路,他是怎么来的?

  若说有人恶意地将一具尸体运到这里,那也绝对不可能。一路之上不管是用什么交通工具,如何通过交警那一关?难道说,交警都是瞎子,会任由一个尸体混上火车、汽车不成?越想我就越是害怕。

  丫头的状态不是很好,醒来后,一直拉着我没有说话。目光迷离,脸色苍白。

  我说,不管那么多,既然我们要的东西都已经得手,先离开这里要紧,毕竟,丫头的病没有时间再拖了。少爷也赞成,我扶着丫头站了起来,转身向墓室的门口走去。可刚刚走了几步,却看见原本大开的墓室大门,如今居然好好地关上了。

  我也没有在意,本来,这墓室大门就是从里面关上的,我们从外面都可以打开,何况是里面?少爷当即就走了上去,用力去推那石门,可石门纹风不动。少爷当场就傻了,犹自不信,用力地再去推,还是一动也不动

  我放下丫头,也跑去帮少爷推那墓门。可合我们两人之力,还是没有推动那墓门分毫。

  一直没有说话的丫头叹了口气,低声说,“你们别白费力气,这是反锁龙格,这个墓室大门一旦被人打开,再次关闭,外面就会有千斤重石挡住,就算用炸药,也未必能够炸开。”

  我一听顿时愣住,难道说,我们历尽辛苦,最后还是得在这里给广川王刘去那个老变态陪葬?我问丫头,还有可能有别的出路不成?

  少爷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片刻,又愤愤地大骂刘去变态。只是他被护棺河内的奇怪触手伤了脖子,声音沙哑,委实难听得很。

  丫头沉吟不语,想了好久才说,出路也许是有的,但实在是太凶险了。这样的墓室,修建墓室的工匠为了避免被广川王刘去杀了陪葬,都会留有一条隐蔽的退路。我一听就急了,这个墓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既然是隐蔽的退路,我们如何找得出来?

  可是,少爷一听,却来了精神,连忙催着丫头问出路有可能在什么地方?丫头苦笑说:“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护棺河内。”

  我不禁一呆,确实是,护棺河算是最最隐蔽的地方。不说护棺河内的那些奇怪触手,就是老卞的尸体都让我感觉邪门无比。这样的地方,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少爷一听,猛地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对哦,我怎么就忘了?”

  “什么?你想到了什么?”我急忙问道。

  少爷说,你们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掉进护棺河内的情景不?我说,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买关子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少爷这才说,他第一次掉进护棺河内,慌乱之中,并没有掉进水里,而是抓住了一很铁链。

  铁链?听到“铁链”两个字,我不由自主地就想到水潭上那个奇怪九宫八卦阵,以及那些黑色尸体脚上锁住着铁链。猛然,我想起进入九龙坑的时候,曾经在石壁上发现过一处裂缝,而在那个水潭内,也有着一具锁着铁链的尸体。

  难道说,这护棺河内的铁链,就是控制那黑色尸体的铁链?

  少爷说,那个铁链似乎很松动,可以拉得动,而那一块石壁,也与别的地方不同,也许,出口就在那里。我一听有理,忙催促少爷赶紧寻找出路,少爷凭着记忆,忙着找了当时的地方。

  我唯恐少爷有事,用绳子将少爷放了下去。护棺河内密密麻麻的触手似乎闻到了人类的气息,疯狂地涌了上来。少爷处于危机中,速度也快得惊人,很快,就在护棺河边的石壁上,找到了那根黑黝黝的铁链。然后,他抓着铁链,用力一扯。

  “啪”的一声响,少爷用力过猛,倒将铁链一把扯了下来。可连接在铁链上的,却是一具黑色尸体,这具黑色尸体被锁住了脊椎骨,一被少爷扯了出来,已经飞快地向他扑了过去。

  这具黑色尸体,应该就是石缝内的那一具。我见了不惊反喜,丫头说得不错,这里果真另外还有出路。

  什么叫惹鬼上身?大概形容的就是少爷目前的处境。他吓得一声大叫,慌忙将手中的铁链扔掉。身子却站不稳,直接向护棺河内摔去。我与丫头在上面看得清楚,忙着拉扯绳子,想要将少爷拉上来。

  可是护棺河内,密密麻麻的奇怪触手已经蜂拥而上,向少爷缠了上来。在护棺河中,我隐隐看到那张惨白色的大脸,再次出现。

  我心中怒气上升,顿时恶向胆边生,也明白若是想要从护棺河内出去,唯一的法子,就是解决了这些该死的触手。当即将手中的绳子交给丫头,提着青铜古剑,“扑通”一声,就跳进了护棺河内。

  我的原意是找那些个奇怪触手拼命,可我人刚刚跳进护棺河内,一股腥风扑面而来。这具被少爷硬拉了出来的黑色尸体,已经对着我扑了过来。我暗自恼怒,这玩意难道还真以为我怕它不成?在水潭中的时候,我由于没有兵器,被它追得狼狈不堪,如今我有利器在手,我好好一个活人,还怕了鬼不成?当即我就挥舞着青铜古剑迎了上去。

  “啪”的一声轻响,那黑色尸体与别的黑色尸体一样,被我一剑拦腰折断,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鬼东西都断成两截了,下半截掉进护棺河内,而上半截却依然对着我扑了过来。

  我顿时只感觉腥风扑面,已经来不及再次挥剑保护,无奈之下,身子后仰,重重地倒了下去。

  “砰”的一声,我重重地摔在水里。而在我的面前,半截黑色尸体带着腥风,一张腥臭无比的脸在我面前不断地扩大、再扩大。

  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本能地挥舞着青铜古剑迎上了那具黑色尸体。青铜古剑锋利地将黑色尸体穿透,钉在护棺河的石壁上。而我的背后,已经被层层叠叠的奇怪触手包围着。

  我看着被我钉在石壁上的半截尸体,巳经开始化成黑色的尸水,顺着石壁向下流。

  不好!我大惊,这黑色尸体的尸水腐蚀性非常强,一旦流入护棺河内,在水中传染,我与少爷岂不是危险得很?一点至此,我大惊,顾不上那黑色尸体,举着青铜古剑一阵乱砍,将无数的奇怪触手砍得支离破碎。少爷吓得不轻,可是手脚却麻利得很,已经七手八脚地向着岸上爬去。

  我也匆匆上了岸,这护棺河的水,我们是再也不敢下了。那黑色尸体的腐蚀性,我们都是亲眼目睹的。

  少爷说这次坏了,唯一出路也没有了。我也没有想到会一剑将那黑色尸体杀了,还让它腐化在水中,污染了环境。

  丫头突然指着护棺河说,你们快看!我们两人忙向护棺河内看去。原本浑浊不堪的护棺河水,如今却浮起一层黑线。那些奇怪的触手全部撑了出来,不停地扭曲挣扎着。

  丫头说,它们好像很痛苦,我说,太好了,原来那黑色尸体居然是这触手的克星。没有它们,我们终于可以出去了。少爷也点头表示赞成,直到这一刻,我才问少爷,刚才是怎么将那黑色尸体拉出来的?

  少爷说他也不知道,刚才他用力一扯,那黑色的尸体就出来了。我说,既然这个黑色尸体可以在这里通往石壁上的缝隙内,那么,我们也一样可以出去,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原本密密麻麻地遍布整个护棺河内的奇怪触手,居然全部收了回去。浑浊的水中,隐隐可以见到一个庞大的人脸一样的怪物,旁边,就是如同头发一样的触手。这一刻,所有的触手都细细地漂浮在水中,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

  “我们走!”丫头当机立断地说,这是最好的机会。可是少爷却怕刚才他拉开的那个洞穴中另外还藏着黑色尸体,犹像着不敢下。我无奈,只能顺着护棺河的石壁先爬了下去。

  刚才我面对着黑色尸体与那奇怪触手的双重攻击,也没有细看,直到这一刻,我才注意到,果然,在护棺河的石壁上,有着一个洞口,铁链已经被少爷拉了出来,洞口漆黑一片,不大,但足够让一个人爬进去。

  我举着手电筒照了照,迟疑了片刻,还是爬了进去。身后,丫头也滑了下来。随后,少爷因有我打头阵也一并爬了进来。这个洞口很小,可是里面却能够容纳一个人站起来行走。我爬了几步,就摸索着站了起来。举着昏黄的手电筒四处照了照,发现这个洞穴四周都很粗糙。也许就是丫头说得那样,是修建墓室的工匠留下的逃生通道,如今却被我们用上了。

  在幽暗的洞穴内走了大约有十多分钟,我们三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举着青铜古剑在前开路,而少爷在后面扶着丫头。我们的心中都很紧张,唯恐在前面等待着我们的,不是出路,又有什么恐怖东西,或者又是一个不知名的墓穴。

  这广川王刘去的墓室,可还真是墓中有墓,墓墓相连。

  幸好,又往前走了几步,我的眼前一亮,竟然透出一丝天光了。虽然依然很幽暗,不过,终究我们在黑暗中见到了光明。我大喜,丫头与少爷也是同时发出一声欢呼,我们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伐,亮光越来越明显,很快,我的面前顿时就开朗起来。

  这又是一个石室,一缕亮光从石缝内透了过来,照在地上的一具尸体上。丫头忍不住“咦”了一声,举着手电筒走了过去。如今我已经完全认了出来,这个地方,就是我发现的那个石缝内。而那具尸体,好像就是与教授他们一起进来的工作人员。

  丫头好奇的是他的身上穿着蓝色的工作服。我说,丫头,不要再看了,这个人也与老卞和教授一样,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来到这里的。

  这具尸体由于一直泡在水中,脸面严重的腐烂,丫头自然也认不出来。少爷已经快步走到石缝边,用力地将盖在石缝上的藤萝拉开,一缕明亮的太阳光顿时就射入石缝内。

  阳光!真好!外面,日正中天,虽然在林荫里,还是能够感觉到阳光的温暖。

  从九龙坑爬了上来,我们三人一屁股坐地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就连病得手脚无力的丫头,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少爷低头看了看那个九龙坑,半晌大骂道,“什么风水宝地,简直就是养尸宝地啊!”

  我一想也是,这九龙坑还真是养尸宝地。尸体到了这个地方,都能成精作怪了。不过,我们能够活着出来,也算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大事。丫头的情况很糟糕,急需药品与开水,而我们都是一身恶臭,还湿漉漉的,比鬼好不了多少。

  我问:“怎么办?”最后少爷说,这里距离沙镇不远,我们去找黄牙,被他阴了一把,害得我们差点把命送在了黄汤弱水里差点就喂了王八。这笔账,不能不算。我虽然讨厌那个老家伙,可是如今也没有别的法子。而且,我手中的这把青铜古剑也太过扎眼,不如先去黄牙家弄点吃的,再谋他算。

  我背起丫头,快速地走出了山区。虽然我早就饿的两眼发花,四肢发软,可想着到了黄牙家就可以好好地吃上一顿,顿时就来了精神。

  偷偷地摸到黄牙家的时候,他正躺在门口的躺椅上摆弄着一台旧式收音机。一见到我们三个满身恶臭、还全身湿漉漉地出现在他面前,顿时就吓得变了脸色,转身就想向家里躲。少爷一个箭步就挡在了他面前,恶狠狠地一把扯过他的衣服,怒道,“他妈的,你老小子想要躲?”

  黄牙顿时就急了,身子一软,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磕头求饶道,“两位爷爷、奶奶,我可没有害你们,怨有头,债有主,你们去找船老大,可别找我,我也是没有法子啊……你们赶紧收了真身,我这就去买纸钱烧给你们。”

  我一听,顿时不禁哭笑不得,感情这老小子居然将我们当成了冤死鬼。常常听人说,一个人不能做亏心事,做了亏心事,就会老在心里念叨着。也许这个黄牙虽然将我们骗来想要祭祀河神,但心里还是一直惶恐不安,所以一见到我们,就吓得屁滚尿流。

  我说,你看清楚了,我们是鬼吗?你见过鬼在大白天出现的?赶紧给我们弄点吃的,准备热水,给这位奶奶洗澡换衣服。

  黄牙被我这么一说,总算是回过神来。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外面的太阳,半天才道,“你们没有死?”

  我肯定地点头,原来,船老大虽然跑了,可是回来之后,却没有敢说我们没死,直接吹牛说我沉江了,难怪导致了黄牙见到我们,吓得连脸色都变了。我也懒得与他多说什么,直接背着丫头反客为主地走了进去。

  丫头病得着实不轻,刚才在古墓中的时候,她还强撑着,如今脱离危险,趴在我的身上,已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黄牙看了看丫头,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少爷怒吼道,“看什么看,家里有生姜红糖吗?赶紧给我烧个姜汤来。”

  在我与少爷的强势压力下,黄牙手忙脚乱地烧开水,煮姜汤,找出女儿的衣服给丫头换上。丫头洗了个热水澡,换了干衣服,又喝了一碗热热的姜汤,神色好了很多,就在黄牙女儿的床上睡下了。我和少爷却没有这么好命,虽然也洗了个澡,将一声恶臭洗去不少,可黄牙的衣服,少爷倒可以将就着穿下,我却怎么都撑不下。无奈,黄牙还好心地跑邻居家给我借了一身旧衣服。

  他又找了些干净的干稻草,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少爷倒在稻草铺上,满意打了一个哈欠,说这是他这辈子睡着最最舒服的床。

  可还没有给我们躺下休息的时间,黄牙垫着屁股,又走了进来,苦着脸说,“两位爷爷,你们要在这里住多久?”

  这老小子大概是担心我们在这里白吃白住着赖着不走。我看了看外面,日已西斜,当即含笑道,“你不用怕,你晚上给我们准备一点吃的,明天一早我们就走。而且,我们也不会白吃你的,所有费用一定奉上。”

  “这个……”黄牙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少爷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冷笑道,“你要是敢说一个‘不’字,咱家可不是好惹的。哼!而且你自己干的勾当,你自己心里清楚,坑害外地人祭祀河神,一旦我们报告上去,可是死罪。

  少爷的话还没有说完,黄牙就吓得变了脸色。他并不是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只是山区风俗如此,而且历来也没有出过事情。他亲眼见着我们这等狼狈的样子,心中恐慌,更怕冤魂索命,当即缩着脑袋,连连告饶,转身走了出去。

  傍晚,黄牙大概是被少爷吓怕了,煮了一大锅米饭,还宰了一只鸡,弄了几个小菜,开了一瓶老白酒招呼我们。丫头睡了一会子,似乎已经好多了,喝了点鸡汤,吃了点饭,就再次回房继续补充睡眠。

  我与少爷两个分了一瓶老白酒。当天晚上,我就枕着那把青铜古剑倒在稻草铺上睡下了。一夜之间,噩梦不断。

  一会儿是教授带着狰狞诡异的笑,对着我恶狠狠地扑了过来;一会儿是我手持青铜古剑,一剑对着广川王刘去那已经变异的尸体刺了过去,广川王刘去已经死了几千年的尸体,偏偏还在剑下死命地蹬着腿挣扎着;一会儿老卞那双已经腐烂了的手,恶狠狠地抓着丫头,大叫着,“留下来陪我……留下来陪我……我好寂寞……水下好冷啊……”

  恍惚之间,我似乎又看到王全胜那老头,坐在黄河边买着青铜器。我在黄河对岸,滚滚的黄河水将我们俩隔开。我清楚地看到,他所卖的古董,就是一尊尊的青铜人佣,有着人面蛇身的,但无一例外,都是面上带蒙狰狞恐怖的笑意。

  场景猛然一换,依然是黄河边,所不同的是我竟然被层层叠叠的黑色铁链锁着。无数的人,不,是人面鬼物将我摁进一个长方形的盒子内,似乎就是棺材。然后棺材盖“砰”的一声盖上了。我张口想要大叫,偏偏却是一个字都叫不出来。我想要反抗,可是全身都被铁链锁着。

  棺材似乎埋入了地下,我感觉无比的气闷,肺部涨得要爆炸,鼻子里闻到的,尽是腐烂了的黄沙臭味,中间隐隐还夹着腐烂的尸体味。

  不!我没有死,我不能被埋入棺材内。我死命地挣扎着,一惊之下,不禁醒了过来。抬头一看,窗口隐隐已经透出一丝亮光,天要亮了。

  不对啊,我明明已经醒了,可是,为什么我的胸口上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压着,好不难受。而且,鼻子里依然闻到一股的臭味,好臭。

  借着窗口那一丝亮光,我低头看了下去,不禁哭笑不得。原来,少爷的一只大脚丫子正好压在我的胸口,那股的臭味,不用说,就是少爷的脚臭。我小时候曾经听老人说起过,睡觉的时候,不能将手压在胸口,否则,晚上就会做恶梦。

  如今,少爷将一只臭脚丫子压在我的胸口上,难怪我一夜噩梦不断。

  既然已经醒了,我披衣坐了起来。将少爷的脚推开,从枕边将那柄青铜古剑摸了出来。轻轻地将青铜古剑抽了出来,一抹寒光,映在我的脸上,寒气森森,剑身上,都是精美至极的雷纹与鸟尊,可我却一个字都不认识。

  反手看了看剑柄处,似乎是龙型的花纹,纠缠在一起。不对,不管什么样的龙的图形,都有双角,可是,这柄剑上的龙型花纹,却只有一只角。

  啊!我猛然想起,被我一剑砍下石树的化蛇,那怪物,不是只有一只角吗?难道说,这上面的花纹,不是龙,而是那丑陋的化蛇?一念至此,眼前似乎再次浮起化蛇掉下去的时候,黑色的撩牙狰狞毕露,面上却是恐怖的笑。

  那绝对不是我的错觉,那畜生,确实是在笑!得意地笑!

  在古墓中的时候,我一直都没有时间好好思索这个问题,如今总算是重见天日,虽然还没有破除黄河龙棺的诅咒,但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活着。

  所以,我也暂时放下心来,回忆起在古墓中的情景。丫头说,那怪蛇乃是化蛇,生九尾。

  我摇头苦笑,古代人的思维,真是难以理解。如果正如丫头所说,古墓中的丑陋黑色怪蛇就是化蛇,那么,它为什么被人砍成了两段,尾巴连在了青铜人佣身上,而头部却成了支撑巨大石树的支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00-2008 www.kanunu8.com(努努书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