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盗墓笔记->正文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卷二 怒海潜沙 第八章 变天了
  我跟她进了船仓,里面也放满了一堆一堆的东西,几乎连放脚的地方也没有,那堆东西中间还坐着一个皮肤黝黑的矮个子,穿着油腻腻的迷彩服,头上扎着一块头巾,身上还挂着手枪的带。我看他的五官好象不是中国人,可能是南越或是东南亚国家的,那人根本不拿正眼瞧我,自顾自在那里搽枪管。我看到枪有点发虚,那枪身好象是z-mweapons,但是枪托换成了一根不伦不类的木头,看起来是自己改装过了。

  我又扫了一眼放在仓里的物质,有很多潜水设备,不知道什么用的仪器,食物,很多绳子,最让我吃惊的,桌子上面放着一整套探铲,我拿起来看了一下,勾铲,月牙铲,针铲,重铲,几乎所有的种类都有,这么一套东西在手,中国任何墓都不在话下,这东西不是一般人有的,就算是比较厉害的业余盗墓贼,也不可能有这么全的一套,我不由奇怪,难道这几个人还是我的同行?

  她让我坐下,给我拿了块毛巾,我想把头上的海水搽掉,可是不管用,这渔船很破,船仓上还不时有水漏下来,干了照样湿,我这才知道为什么那矮个子为什么要把头巾包在头上。

  那女把一些货物搬开,给我弄了个位置,又递给我一杯水,然后在我对面坐下来。

  我正好口渴,拿过来就喝,一边喝一边盘算着,这些是什么人。看样子,不像是单纯绑票套钱的,不然也不用把我带到海上这么费事情,看这些装备,恐怕是和倒海斗有关系,可是我又想不通,把我绑来做什么。

  我喝了几口水,看女的盯着我看,好象要把我透视了一样,我被她看的很不自在,这水又太少了,我喝了两口就没了,端着个空碗装样子也不太好意思,正在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那女的突然说:“吴先生,你真的是倒斗的吗?”

  我喝到嘴里的水全呛出来,莫名奇妙的看着她,问:“怎么,我不像吗?”

  她点点头,说:“我见过不少倒斗的手艺人,什么样子的都有,可就没见过你这样——文气的,而且,一边盗墓不是要求个子越小越好吗?你这样大的个子,好象有点——”

  我想想,好象在鲁王宫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特别不方便的地方,笑笑学着三叔的口气说:“个子小有个子小的倒法,个子大有个子大的倒法。这些是我的事情,倒是你们,我又不认识你们,你们把我绑过来有什么目的?”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我,我一看,上面拍的竟然是那颗九头蛇柏。“这是我们前一个探险队发回来的图片,他比你们早一些时间进了鲁王宫,可惜他们一个也没有回来,”她看了看我:“中国的古墓太诡秘了,如果不是专业的盗墓人,真的很难全身而退,所以我们这一次决定,找一个经验丰富的中国盗墓人做我们的向导。”

  我一楞,心说,原来那几个美国人也是你们一伙的,看来虽然你们装备精良,但是能力并不怎么样,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那块名牌,一摸口袋,竟然还在,就拿了出来说:“有个先生托我把这个东西带出来,既然你们是一个单位的,那我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交还给他的家人。”

  她看到那个名牌,一楞,我看她接过去的时候,手都有点抖,心说难不成这东西的主人她认识?她看了我一眼,轻声问:“这位先生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我想起那具树洞里的尸体,心说他要是跟我说什么,我现在就不是站在这里了,但是看那女的表情,好象很期待的样子,突然有点心软,心说:看这个情形,可能是他老公或是男朋友,如果说我找到那人的时候他已经腐烂到巨人观状态,不知道她是什么反映。难保不会把我掐死,还是保险点比较好。我稍微想了一下,那种摸棱两可的话比较合适,就说:“他只说了一句话,他说他对不起。”

  我话刚一出,那女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她站了起来,走到一边扶住窗子,在那里抽泣起来,那矮个子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又看了我一眼,好象看不懂一个肉票怎么说着说着就把绑票的给说哭了。

  我不会安慰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作为一个肉票,应该没有义务去安慰绑架犯,不过看她哭的这么伤心,也有点动容,轻声说:“你不要伤心了,他走的很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

  她点点头,又哭了几声,好象宣泄掉了情绪,然后恢复了原来那种冷冷的,故做娇媚的神情,不过我看她的眼神,明显已经对我有点不同了,她把那名牌子挂到自己的脖子上,深呼吸了一下,说:“对不起,那是我的弟弟,我本来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可是知道他真的死了,我还是控制不住。”

  我有点奇怪,问:“也许我不该问,不过,你弟弟是白种人吗?”

  她摇摇头,说:“我母亲是柬埔寨人,我父亲是意大利人,我弟弟比较像我的父亲。”她沉默了一会儿,又说:“真不好意思,你根本不认识我弟弟,还帮他把遗物带给我,我们却这么对你。”

  我看她表情还挺真诚的,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心里还是没有完全放宽,问:“那你们到底找我来,是去倒哪个斗呢?”

  其实,我心里已经大概有数了,我们现在在海里,又带了潜水装置,肯定是去倒海斗,这附近的海斗,有可能还是三叔倒过的那个,我心里分析了一下,这帮人必然一开始根本看不起中国的古墓,以为可以和在埃及一样随便乱挖,没想到一队人死一个都不剩,现在学乖了,就想找个中国的盗墓人给他们引路。可是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他们绑架来的经验丰富的盗墓人,其实只是一个实习土夫子,旱斗都没倒利索呢。

  那女的叹了口气:“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不过我们已经基本定位了几个坐标,可以确定这个海底墓穴就在这几个坐标里,我们现在马上就要到下一个地点去了。相信很快就能找到了。”

  我尽量让自己显的稳重些,问道:“这种事情又不是不能好好谈,为什么你们要——”我做了个闷棍子敲人的动作“——这样把我搞过来?”

  她抱歉的一笑,说:“真的是没有办法,因为这个古墓的位置,我们不能让你知道,而像你们这种身份的人,恐怕不把全部情况告诉你,你是绝对不肯答应帮我们的,所以只好出此下策了。而且,我们时间也不多了,没有办法再花大时间来说服你。”

  我点点头,虽然这个解释比较牵强,但是这并不是重要的东西,那女的又说:“我只希望这次你把我们带进海斗里去,找到棺材,其他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我们主要是想借鉴你倒斗的经验,不想悲剧再发生,事成之后,我们给你准备了一份丰盛的报酬,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但是,我也希望你不要打听我们的目的,这样大家也比较好相处一点。”

  我看了看那矮子手里的枪,摊手道:“我也没有选择,既然有钱拿,又有枪逼着,我还有什么话说,不过你们得告诉我,准备有几个人下去?”

  那女的说:“我们有7个人,但是准备下洞的只有我和乃明,其他人在水面上做支援。”

  我心里一喜,只有两个人跟我下去,那就算他们在古墓里想暗算我,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点头说:“行,不过我有个条件。”

  那女的好奇的看着我,大概想听听我这个倒斗高手有什么话说,我对她说:“进了斗后,我希望你们一切听我的,所有的东西我说碰才可以碰,不然,后果我可不负责。”

  她有点为难,那个矮个子突然哼了一声,说了一句很蹩脚的中文:“不要装神弄鬼!”

  那女的对他摆了摆手,转头对我说,“好,不过我们丑话说在前头,我很谢谢你把james的遗物带给我,但是如果你在水下玩什么花样,乃明是个脾气很坏的人,他可能会对你不客气。”说着,那矮个子就狠狠的拉了一下枪栓。

  我看她刚才还楚楚可怜,突然就这么狠的话扔过来,突然就对她失去好感,心里问候了一下她的父母,表面上不露声色,心说:“你的矮子下水的时候可没办法带枪,到时候看这五寸钉怎么对付我。”

  那女的见没什么可说的,就让我休息一下,自己走了出去,那矮个子乃明又狠狠瞪了我一眼也走了出去,我松了口气,暂时过了这一关,那女的虽然很漂亮,但是也有一点南亚的血统,看上去有点野的样子,那个乃明就是典型的东南亚的海盗,估计就算不是,也脱不了干系。

  想着,船一震,后面的渔老大起锚开船了,船的抖动开始剧烈起来,因为是老旧的船,不仅仅是左右的摇晃,还有一种不规则的前后摇摆,非常的不舒服,我还没撑到10分钟,就跑出去趴到船边上吐起来。这个时候,我发现,才几分钟的工夫,已经变天了,天上的太阳已经不见了,风开始刮起来,海水好象一下子变成墨绿色一样,最奇妙的是,因为海浪的关系,当我们在浪谷的时候,海水是在船舷的上面,就好象我们快被淹了一样,非常的恐怖。

  我站在甲板上,不是很能站的稳,觉得有点危险,但是吐在船仓里又太没有尊严了,至少我也是被误当成倒斗的高手绑架来的,怎么也要有个高手的样子,我抱住一块突出的铁环,这个时候,我隐隐约约的,看到船的左侧,那高起的海浪后面,好象有什么东西。

  因为距离比较远,我看不太清楚,只觉得是一艘船,又不像,这个时候那个女人从我身后走过,我一把抓住她,指着那地方大声说:“你看看那个是什么!”

  她身上头发湿湿的,被风吹的乱甩,撩了一把说:“好象是艘船。”她转过头去叫了船老大过来,船老大一看,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说:“那船好象出事故了,你看他上面打的灯是求救的。”他看了看那女的,好象在征求她的意见。

  那女的用那种听不懂的语言问了另外几个人,然后皱着眉头想了想,问船老大:“这风浪什么时候能过去?”

  船老大摇了摇头,说:“不一定,你看天上的云,后面的更厚,恐怕现在还没到真正大风大浪的时候。”

  那女的看了我一眼,说:“那我们靠过去看看?”

  船老大看了看天,点点头,对他那些伙计用本地话很快的了一系列指令,马上船就一个满舵转了方向,向那艘船开去。

  我们是迎着浪头冲了过去,颠簸更加厉害,不过这船虽然破,倒是出奇的结实,我们一连翻过两个浪头,终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船的大概轮廓了,这一看不要紧,我马上就开始发慌起来,怎么这船,看上去是海里捞上来的一样,锈成这个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00-2008 www.kanunu8.com(努努书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