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盗墓笔记->正文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卷二 怒海潜沙 第十八章 大量头发
  水底古墓里发现一屡头发,而且还能动,一般人都会马上想到有鬼,幸亏中间隔着一块石板,就算有,他也冲不过来,胖子还不甘心,直拿灯去照那缝隙,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他看那缝隙还挺宽,就把脸靠过去瞄。

  他看了几眼,好象真的给他看到什么东西,疑惑的定了定神,又贴过去再看,这一次他反应很大,才看了几秒,突然就猛的一退,像逃命一样拼命游出去好几米。他游了几下,大概是突然想到我们,又转身对我们拼命的摇拳头,我一开始以为他要打我,随即一想,靠!这不是让我们逃命的手势嘛。

  可刚才好象没什么事情发生啊,我反射一样的回过头,想看看出了什么事情,只看见那挡路的石头板突然向上升了起来,一团黑色墨汁一样的东西从底下逐渐增大的缝隙里渗了出来,我急退几步,以为是毒水,仔细一看,吓的我下巴都僵掉了,那些黑色的东西,竟然都是人的头发!

  那胖子看我们反应这么慢,忙游回来拉我们,我们这才醒悟过来,慌忙逃命,这在水下面,越紧张越消耗体力,游的就越慢,我看慌乱中没办法把握好节奏,索性学胖子一样蹬着墙走,虽然不雅观,但是速度飞快,特别是脚塌实地那种感觉非常好。我们连蹬了大概二十几步,先到一个转弯处,那胖子一把把我们拉住,让我们躲在拐弯后面,先看看情况再说,我们大口吸着氧气,匆匆往后一看,好家伙,后面的墓道里全是头发,黑漆漆一大团一大团,我看到就觉得喉咙发紧,这要多少年没理才能长的这么长啊!

  胖子骂了一声,拿起汽枪,对准那一团黑色的中央就射,他大概以为这枪能一下穿透过去,所以当他看到那梭镖快速飞了六七米后突然就变成慢动作,然后一下被裹进头发里的时候,脸都白了。

  不过那梭镖还是起了点作用,那头发竟然好象还有意识,往后缩了一下,竟然翻滚起来,说那翻滚更像是头发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出来,我们不由警惕起来,那胖子又搭上一只梭镖,准备走近点再给他来一下,这个时候,那头发猛然一缩,又猛然一放,这一下子,我马上看见从头发的最深处,吐出来一个死人。

  那人穿着潜水的衣服,好象鼻子嘴巴里都是头发,看样子是窒息死的,现在已经给水泡的肿了起来,两只眼珠子里都有头发生出来,我一看不好,这东西邪门啊,还是快点走,就想拉胖子,可抬头一看,那胖子竟然不见了,我吓了一跳,忙转头,只见他已经跑去出老远,在那里给我门挥拳头。

  我心里大骂,敢情你是自己先跑到安全的地方再来警告我们,忙招呼闷油瓶子和阿宁跟上去,我看到那胖子还在那里抱怨我们反应慢,立马就给他屁股上来了一脚,那胖子还不服气,想冲上来揍我,那阿宁忙栏住我们,指指后面,我一看逃命要紧,这帐出去了再她娘的和他算。

  这个时候我已经想到,三叔被救起的时候,手里也抓着一缕头发,难道那头发里的尸体,是跟他一起下来的那几个本地人之一?那他所说的电梯,又是什么东西?和这头发有什么联系吗?

  我一边游一边思索这个问题,想着三叔说的电梯会不会是剃头发的那电剃呢,他可能看到这么多头发,想拿个电剃来把它剃掉,可是也不可能啊,三叔虽然不正经,但是也不至于无厘头,而且电梯和电剃虽然在我家土话的发音是一样的,但是电剃这个词语非常少用到,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我想着,又想另一件事情,这一路过来,已经过去将近半个小时,我们又呼吸的这么急促,氧气的消耗是平时的几倍,似乎有点过量了,我看了看氧气表,非常糟糕,如果还没有进展,我们就必须要原路赶回去,不然氧气就不够用了。可是这么出去,连三叔说的耳室都没有找到,我又有点不甘心。

  这个时候,一直游在最后的闷油瓶子突然闪电般几个蹬踏,窜到了最前面,一把纠住胖子,让他停下来,我看到他有所行动,心里突然一安,这人必然是找到了什么线索。

  果然,他让我们跟着他过去,胖子急的直跳,但他刚才表现太差,我们都不去理他,他也没有办法,只好气鼓鼓的跟在我们屁股后面。

  闷油瓶迅速的往回游了好几米,指着一块已经有点凹陷进去的墓墙让我们看,原来刚才胖子蹬着走的时候,一脚就把这墓壁给蹬到墙壁里去,我心中大喜,往前后一看,这里果然是一处长回廊的末端,那三叔所说的机关十有八九就是这里了,不过这机关一开,水就会狂涌进去,三叔当年是带着头盔,所以没事情,我们现在头上只有个潜水镜,一但被卷进急流,难保不会撞的头破血流。

  我往后看看,那头发还没有追过来,就想先提醒他们一身,这个时候,那个死胖子好奇的去按了一把,我也没想到这门这么滑溜,一下子就自己缩了进去,同时大量的水泡就冒了出来,我气的简直急血攻心,一口她妈的没说出去,就觉得一股巨大推力直接从我背后冲过来,把我狠狠推进了墙上的洞里。那水流是旋转形的,我马上体会到三叔说的,什么是内脏都被甩到一边了,就感觉自己被塞进了滚筒洗衣机里,那一阵搅,几下子就晕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晃晃悠悠清醒过来,感觉浑身都散了架,特别是脖子,疼的不得了,好悬没折掉,还好呼吸嘴还咬在嘴里。我定睛一看,自己好象是在一口井里,上下都是黑漆漆的,胖子他们在我的下面,看样子也晕的不行了,那胖子到现在还在转圈子,好象在跳芭蕾舞一样。

  我看了看这井壁,是上等的汗白玉,这里用上这么好的材料,应该已经到这个墓的地宫内部了,看样子可能已经到了三叔说的那个耳室中的泉眼里,我等他们都反应过来,做了个向上游的动作,然后深吸一口气,脚一蹬,几下就浮了上去,半分钟都不到,我突然感觉头一暖,就出了水了。

  四周一片漆黑,水下的探灯出水后就显的太亮了,照的那墙壁都反光起来,我眯着眼睛也看不清楚,就把他调暗一点,这个时候其他几个人也出了水,那胖子也学我一样关暗探灯,也不先照照,一个起身爬了上去,坐在那里只喘气,骂道:“这他妈的都赶上抽水马桶了,可把我晕的,肠子都和脑子绑一块了。”

  我也爬了上去,环视这个地方,不由感觉到很痛心,这房间里的壁画已经全部毁坏掉了,看样子三叔他们换过这里的空气后,壁画的腐蚀速度加快,现在离一幅能看清楚的都没有了,我看到很多瓷器放在一边,和三叔说的一样,基本上断定了这里就是那个会突然消失掉的耳室,我看看天花板,上面是大阴阳的浮雕,外面还有五十星图,看样子墓主人也是个修炼之人,我又低头看看地板,竟然发现地面上,似乎有一些脚印,都是湿的脚踩在地上的尘土上留下来的。我看到这些老式蛙蹼的印子,觉得有可能还是三叔他们当年留下来的。

  阿宁也爬了上来,她应该是第一次进古墓,表情很紧张,她看我蹲下来在研究脚印,问:“这是盗墓贼留下来的吗?他们会不会已经把东西都搬光了?”

  我皱了皱眉头,也不敢肯定,因为我看见,在这些脚印中,有一个非常的奇怪,竟然是赤脚的脚板印子,最离奇的是,这脚印很小,看样子是个小孩子的。我顺着这脚印一路看过去,发现它一直延到房间的角落里面,一个清花大瓷罐的后面。

  阿宁有点害怕,轻声说:“好象是有个小孩子,你看这脚印只有走过去没走回来的,会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C) 2000-2008 www.kanunu8.com(努努书坊)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