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云霓->《穿水晶鞋的女巫》->正文

Chapter 10 魔咒正式解除

  清脆落地的声响,一串黑色的项链掉落在地上。

  是我在魔幻商店里带出来的项链。

  “魔咒解除。”从项链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那个抱着黑猫的店主。

  黑色的水晶项链,闪一闪迅速消失了。

  魔咒解除,那就是说路剑锋真的被诅咒了。

  我带着厚重的帽子,长纱遮盖了整张脸,匆匆往前走,像风尘仆仆的某异族的妇女。

  一个又一个城市相继被封锁,军队来来往往。普通人民不明所以,我也打听不到为什么政局忽然紧张起来,后来想想就明白了,大概是陛下已经接回了某国的公主,准备大婚前的安全检查,好来个夫妇巡街增加声望什么的。

  “鬼鬼,我来了,上车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煜走到我的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

  “是啊,在不上车,我的肩膀就要挂掉了。”丫头拉着我的手就往车里钻,“该死的,真想把包给扔了。”

  在山路上颠簸了近两个小时,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好了,我们现在开始分工合作吧。”社长站在河边上拍拍手,“王子和小煜负责扎帐篷,鬼鬼和丫头负责拾柴火……”

  “社长,那你做什么呢?”一名男社员问道。

  “我,当然是看着王子和小煜扎帐篷啦。”社长双手抱胸,站成a字,有意见吗?”

  “好色的女人。”社员嘀咕了一句,没敢反抗。

  我和丫头无可奈何,任命的走向了森林里面。

  “鬼鬼。”小煜和王子同时追了过来,异口同声地说:“我和你一起去。”

  “哟,我们鬼鬼挺受欢迎的。”丫头捂住嘴偷偷地乐。

  “胡说什么,死丫头。”我用胳膊撞了她一下。

  “鬼鬼,我的手机给你,它信号好,在山里面也可以用。”王子从衣兜里面掏出一部新手机。

  穿着水晶鞋的女巫

  反正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路人,为什么想起这个心会疼。

  我什么也不是,只是路人甲。

  灰头土脸的路人,和那耀眼盔甲的陛下,美貌高贵的公主没有任何关系。

  “摘下帽子。”士兵冷冰冰的命令。

  摘就摘,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拿下帽子。

  过了十分钟,又过了十分钟,办事效率可真低,终于“你可以走了。”士兵说。

  我得继续我的旅程,过了这个城市,下个城市,就到了别国,我就和陛下永远的说再见。

  说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

  很久前,想着要嫁给一个什么样的王子,做了公主,做了皇后,现在一声不吭地离开,也算是潇洒吧!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风忽然变得大起来,吹翻了我的帽子。

  隔着飘扬在面前的黑纱我看见一个身影,帽子落地,我们之间完全没有了遮挡,坐在马上的是趾高气扬的陛下。

  “王后喜欢这么过生日吗?”

  “您认错人了。”我寻路想走。

  “你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

  腰上一紧,被他抱上了马背。

  陛下会送我什么?我想都不愿意想,他的另一个婚礼,我又有了一个好姐妹。

  “我把这个国家送给你。”陛下展开地图,指着他将要政治联姻的邻国,“我把它送给你了。”

  小时候听到族里的族长说要把富有的财产,相当于一个国家三分之一的财产送给女儿做嫁妆,我装着不羡慕,后来成为了皇后,可以孙变开出一张空头支票,现在居然一个国家成了我的生日礼物。

  迎娶路线其实就是攻打路线。这个撒旦一样的陛下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对不起,以后不会再给你误解我的机会。”黑钻般的眼睛里都是霸道的笑意。

  万恶的小考终于来临了。

  考前综合症折腾地我一晚上没睡好,小屁孩的脸被我捏了n次,乌黑的碎发在我的手下也成了凌乱鸟巢。

  “不用担心。”小屁孩虽然一遍遍劝慰我,我还是紧张得不得了。

  直到晚上,路剑锋那家伙给我发来信息,只有三个字,“相信我。”

  这家伙总之那么臭屁。

  我的手指快速按:“如果我考不过怎么办?”

  “不会考不过的。”

  这个家伙比我还有信心。

  “有点想你。”路剑锋又发来一条。

  我顿时愣住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小屁孩忽然跑过来敲门。

  我说:“这么晚了,你过来干什么?”

  小屁孩的脸红红的,认真地看着我:“你怎么了?”

  我赶紧藏起我的手机:“呃。”

  两人尴尬地站了半天,小屁孩忽然拉起我的手,踮起脚尖。

  “坐着我也比你高。”我半天还没弄清楚他在干什么。

  小屁孩得意地弯嘴一笑,在我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小样儿,暧昧极了!“早点睡。”

  呃,这小子在干什么。

  “考试以后,我把那件事告诉你,你就明白了。”小屁孩临走前笑得像只狐狸。

  我就是被惊吓n次,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这孩子真的是早熟。

  “呃,我们俩之间年龄差太多,是不可能的……”

  小屁孩笑笑:“是啊,你不是说两岁之内?”

  我麻木地点点头。

  “那就没问题。”小屁孩优雅的走了出去,自信十足。

  睡前经历了这一幕我晚上恐怕会做噩梦,天啊,一定是我多想了。

  “考得怎么样?”闵慧一出考场,就跑来问我。

  我说:“闵慧啊,你应该发挥的正常吧,如果能进前50名,就要去贵族班上课了。”

  闵慧想了想:“妙织,你不准备考虑崔至圣学长了是吗?”

  网球比赛的时候闵慧不是已经原谅我了吗?为什么现在有旧事重提。

  经历了那么多,我再也不想做蜗牛了,我拉起闵慧的手:“闵慧啊,我和路剑锋……”

  “是我追求她的。”外面的气氛顿时变得非常诡异,果然,路剑锋站在不远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路剑锋一步步走过来,拉起我的手。

  闵慧抬起头,笑得很僵硬。

  “我以为我已经公布了我们的关系,看来还有很多人不知道,我可以在公布一次。”路剑锋徐徐一笑。

  “你怎么来了。”我疑惑道。闵慧的脸色更不好了,这家伙简直是在帮倒忙。

  “我今天有话跟你说,你忘了吗?”

  “有话要说?”路剑锋什么时候跟我说有话要跟我说,明明是小屁孩。

  “今天晚上下课以后,在圣伦广场我等着你。”

  “圣伦广场?”

  “不见不散!”路剑锋揉揉我的头发。

  这家伙怎么老在所有同学面前跟我做这种亲昵的动作。

  课间的时候,我几次想跟闵慧说话,闵慧都当我不存在,跟同学们说说笑笑,我插嘴也是被忽略,我和闵慧的关系忽然间变得空前僵硬。

  在网球比赛上,我还以为闵慧真的已经想开了……

  她喜欢路剑锋那么久,大概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和我做好朋友了,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异常的难受。

  放学的时候,我正准备去圣伦广场,就听到闵慧在下楼的时候扭了脚,我马上冲了过去,闵慧坐在台阶上,紧咬着嘴唇。

  我拨开人群,凑上去:“闵慧啊,你扭到哪里了,严不严重?”

  闵慧看着我没说话。

  我小心翼翼地去看她捂着的脚腕。

  “先到医务室去吧,我搀着你,能走吗?”扔下书包,我去抱地上的闵慧。

  “今天不是有约会吗?还在这里干什么?”闵慧别过脸。

  “闵慧,不要闹了好不好?”我几乎用恳求的语气,“先看看你的脚,我才能放心。”

  再去搀扶地上闵慧,闵慧这次没有过度的挣扎,配合着我的脚步,挪向医务室。

  校医检查了半天,“应该是软组织损伤,没什么大碍。”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闵慧啊,今天就不要去补习班了,我送你回家。”可是闵慧这样肯定不能跟我走太远,我马上想到要去求救,找人帮忙,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名字是路剑锋。

  我掏出手机,正准备拨号。

  “不要叫路剑锋……”闵慧突然说,声音生硬。

  对啊,不能叫路剑锋,闵慧喜欢路剑锋,现在叫他过来帮忙,简直就是要在刺激闵慧。

  那我叫谁呢,看着手机,绿豆的名字立马蹦出来。

  虽然每次都叫绿豆,很不好意思,但是现在我也实在找不到第二个肯帮忙的人。我定定心,拨通了绿豆的手机。

  “小女巫吗?”绿豆的声音很欣喜,“是不是小女巫?”

  “我是夏妙织。”虽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崔至圣学长,我能不能请您帮个忙?”

  “小女巫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论什么时候,你一叫我,我就会马上出现在你面前。”绿豆的声音开始有点不稳,呼吸声很重,“就是不要再跟我用敬语。”

  “是,”绿豆对我这么好,我每次都很感动,“我有一个朋友脚扭伤了,你能不能帮我把她送回家?”

  “好。”

  好大的声音,清脆而有爆发力,就好象在我身边一样。

  我放下电话,一扭头,就看见绿豆站在不远处,拿着手机,喘息着,眼睛明亮,笑得像朵花。

  我的心忽然间就像被灼了一下。

  绿豆背着闵慧在我面前走,是不是回头看我,我的人影在他眼睛里清晰可见。

  “小女巫,这里有水,要小心哦!”

  “小女巫,到我身边来,篮球从那边过来可能会砸到你。”

  “小女巫,你不要坐前面,副驾驶不安全,看着你我也不能安心开车。”

  绿豆,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让我心里那么不安,那么自责。

  “小女巫接下来你要去哪里?我带你过去?”

  我要去……绿豆这样问我,我忽然间回答不出来。

  “你要去见他对不对?”

  虽然绿豆在极力掩饰自己的难过,他不知道,他的眼睛已经瞬间黯淡了,“你真傻,这时候还犹豫什么,路剑锋一定等着急了,在哪见面?我带你过去。”

  绿豆心里一定很难过,他还勉强冲我微笑,还说我傻,你不是更傻。这个时候居然他劝起我来了。

  “在哪?”

  “在圣伦广场!”

  大约有十分钟的路程,我下了车,来来往往那么多路人,离我和路剑锋约定的时间已经迟了近一小时,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等着。

  “快去!快去!”绿豆冲我挥手。

  我在他的注视下往前走,我和绿豆来过这里看音乐喷泉,就因为我小时候有那么个愿望。走了几步,我忽然又转过身走过来。

  “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我认真地看着绿豆。

  “是。我,你和路剑锋,我们本来从小就认识,后来你出了车祸,路剑锋救了你受伤,参加小学生网球赛的途中被几个孩子差点打断手腕。”

  “事后你忽然就被家里领走了,我们再也没有见面,我也经常回去孤儿院,那里的嬷嬷始终不肯说出你的去向。”

  “在圣伦学院,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你很眼熟。”

  “后来才确定你就是孤儿院的那个小女巫。”

  “小时候你就喜欢路剑锋,见到你的时候,你没有认出我,后来才知道你因为车祸失去了记忆,我以为你失去记忆以后,说不定会选择我,没想到你还是选择了路剑锋,小女巫,可能这就是天意吧!但是无论你怎么选择,我都会永远在你不远处,只要你有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瞬间出现在你面前。”

  “这是我,对小女巫的承诺。”

  我想这绿豆的话,一直往前走,在我和路剑锋约定好的音乐喷泉前,路剑锋就站在那里,雪白的校服,飞扬的碎发,就是一个王子。

  我刚想出声叫他,他的身前出现了那个大小姐,她像是在一个百花盛开的地方等待心爱的王子,她张开手,带着无限的欢喜和娇羞,像情人般温柔地扑进路剑锋怀里。

  突然一切都停滞了,大小姐那头乌黑的长发柔软地顺着路剑锋的胳膊滑下来。她的脸深深埋在了他的胸前。

  然后她侧过脸,明亮的眼睛挑衅地看着我。

  我忍,可是眼泪不争气的要往下掉。

  我要走,我爬也要爬出这里。可是脚底下就像坠了千斤一样,迈不开步。

  ——你怎么能没反应,你应该哭啊!你是木头啊?

  ——哭你懂吗?哭!

  ——你怎么可以没反应……

  大小姐的眼神再重复这几句话。

  我低头,紧紧握住拳头。

  这么长时间了,我一直在等,平时看电视剧,男主角被女主角误会,在女主角转身的一瞬间,他会推开身边的女人。

  沉默,沉默……良久,我的身体动了动,突然间抬起头。

  时间我已经给得够多了,路剑锋还是动了动,突然间抬起头。

  时间我已经给得够多了,路剑锋还是动也不动。

  我一步步向后退。

  难道他叫我过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个?

  他和那个大小姐才是真正的一对。

  我还是被打败了,女巫就是女巫,永远也变成公主,我看着他们卿卿我我。

  闵慧说过,路剑锋放学后从来不跟我约会……

  他是跟大小姐在一起吧!

  我还以为路剑锋真的喜欢我。

  路剑锋动了动,要转过头来。

  我不能让他看见我这个模样,我的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涌出来了,这样被打败的模样,实在太可悲了!

  谁能来帮帮我。

  我的身体软弱无力,谁能帮帮我。

  路剑锋转身的同时,终于有一只手放在我的肩膀,微微用力,我被赶了过去,被拥进了他的怀里。

  “小女巫,什么都没发生,我们走。”绿豆的声音柔软而温柔。

  每一次我出现状况他都会出现在我面前,也许这才是天意。

  他就是那个每次拯救我的骑士,是吧!

  绿豆拉着我的手腕往前走。

  “站住!”

  路剑锋叫了一声。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叫我,我什么都看到了,不想再听到他亲口对我说。

  绿豆看看我,我勉强笑笑,继续迈开步子。

  “停下。”

  酒瓶碎裂的声音尖锐的传过来。

  我再也按耐不住,回过头。

  一只可乐玻璃瓶碎在路剑锋脚底,他身旁的情侣目瞪口呆,男的手里还拿着一只吸管。

  “你这人疯了吗?为什么砸碎我的可乐。”男的先呼喝出声。

  路剑锋转过脸,嘴角隐约有一丝血丝,他艰难地推开身上的女人,徐徐一笑,“这样就让你达到目的,你当我是谁?”

  大小姐瞪着眼睛,好看的眉毛几乎竖起来。“路剑锋你想清楚了,如果你父母知道这件事,会同意吗?”

  “只有我们家才能让你家更上一层楼,你……”大小姐喋喋不休。

  @[email protected],怎么会有血,路剑锋嘴角怎么会有血,原来他的校服也不是很干净,上面还有灰尘,好像刚刚经历过打斗一样。

  路剑锋挣扎着一步步向我走过来。

  伸出他的手,一阵旋风过后我被刮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只是觉得有两只胳膊紧紧地将我搂住,#-#

  更有一串温柔的呼吸喷在我的脖子上,一种温馨而让人迷醉的感觉……

  我的脸火红般燃烧起来,触电的感觉让整个身体变得不真实,想依旧依偎在那里。

  “相信我。”路剑锋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我不会让你有什么误会。”徐徐一笑,就像是地狱里的撒旦王。

  “你怎么了?这血……是怎么回事?”

  0o0^一定是那个大小姐找了很多人阻止路剑锋跟我见面,刚才路剑锋不推开小姐,因为身体受了伤。

  我居然会误会他。

  大小姐气得直跺脚:“我会通知伯父伯母,,你们好自为之。”转身离开了。

  绿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悄悄走了,现在只剩下我和路剑锋。

  “还记得这个护腕吗?”路剑锋笑笑。

  0o0^,当然记得,这个是我送给小屁孩的护腕嘛!

  “这个是我弟弟送给你的?”

  “不是,是你送给我的。”

  0o0^,我?怎么可能?

  “一个多月前,我遇见一个抱着黑猫的女人,她跟我说,有一个魔咒,要我从现在开始每到下午五点就会变成六年前的模样,直到早上五点以后才能变回来。”

  “本来我是不相信的,后来真的发生了。”

  我怎么听不懂路剑锋再说什么。

  “后来我变成六年前的样子,在学校遇见了你……”

  “你的意思是说……”

  路剑锋掏出一张照片,是小屁孩拿着网球拍的照片。

  路剑锋他的意思是说。

  “你就是小屁孩。”我脱口而出,天呐,怎么可能,我那么欺负小屁孩,现在我还叫出我给他起的外号。

  “小屁孩?”路剑锋徐徐一笑。

  小屁孩的招牌动作,路剑锋的招牌动作。

  这世界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可是现在,马上就要五点了,你会不会……”

  时针秒针分针都就位了,五点正式到来了。

  从我的脖子上发出一股眩光,我紧紧拉着路剑锋的手。

  周围像下了黄金雨,所有一切都充斥在这片光彩里。

  难道这就是要变的先兆?路剑锋站在我面前变成小屁孩。

  我使劲瞪大眼睛,眩光过后,路剑锋还是站在我面前。

  “呃,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

  路剑锋还是路剑锋,没有变成小屁孩。可是刚刚确实有一片五彩缤纷的光雨。

  清脆落地的声响,一串黑色的项链掉落在地上。

  是我在魔幻商店里带出来的项链。

  “魔咒解除。”从项链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那个抱着黑猫的店主。

  黑色的水晶项链,闪一闪迅速消失了。

  魔咒解除,那就是说路剑锋真的被诅咒了。

  “相信了吗?”

  “你不会有恋姐情节吧!可别找我,咱俩不合适,我比较喜欢同年龄的,嗯,跟我差两三岁还差不多。”

  我的脸忽地一下着了火,这是我跟小屁孩说过的。

  “百合和合欢花这两种花有安神的作用,特别是对脑部受过伤的人。”

  路剑锋从兜里掏出一截薰香,和小屁孩用的香一模一样。

  “现在相信了吗?”

  我点点头,一时半会还是反应不过来。

  小屁孩就是路剑锋……

  那我们一直以来都是过着同居生活,我还捏他脸,揉他头发,还……

  “那个,路剑锋你以前怎么不说……”害得我,呃,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

  “以后我跟你……呃……要怎么办?”

  路剑锋徐徐一笑,握紧我的手。

上一页 《穿水晶鞋的女巫》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