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辛夷坞->《原来你还在这里》->正文

第四章

  苏韵锦当然察觉不到程铮的矛盾,她更多地在为爸爸的病而烦恼着,她爸爸的肝病一日比一日严重,现在连在中学正常的授课的时间也保证不了,整个人急速地瘦了下去。下午跟妈妈通电话时,妈妈在电话线的那头嘤嘤地哭泣,让韵锦心一点点地往暗里沉。她提出要回去看看爸爸,妈妈哽咽着拒绝了,现在是高考的关键时候,没有什么比专心备考更总要。韵锦说不出的难过,她不但没能陪在爸爸的身边,就连考出好成绩给爸爸的那点安慰都拿不出来,再也没有人比她更失败了。结束了给妈妈的电话,她在一晚上的晚自习里都觉得浑身没有力气,说不清是心里不舒服还是身体难受,接着,她感到大腿间有股热流涌出。屋漏偏逢连夜雨,她差点忘记已经到了每个月的“那几天”,好不容易熬到晚自习的中途休息时间,她从包包里抽出一片备用卫生巾就想往洗手间跑,可偏偏周身上下衣裤找不到一个能容得下卫生巾的口袋,她急中生智地抓起一本书,把卫生巾往书里一夹,就急急向教室门口跑去。由于低着头,跑得又急,在临近教室门口的地方韵锦跟一个人迎头撞上。

  “苏韵锦,你赶去投胎呀?”一听见程铮的声音,韵锦就觉得一阵头晕,正待扰过他继续前行,他却故意挡住了她的去路,“啧啧,你看看你,脸白得像个鬼一样,撞邪了?”“能不能让开,我要去洗手间。”“去洗手间你拿着本文言文解析干嘛?”韵锦的脸更白了,一言不发就朝他身边的空隙往门外挤。程铮见她神色古怪,一把抢过她手里的书,说道:“有病呀,去厕所还看着种书,你……”话还没说完,他就被抓狂似地欺身上前抢书的韵锦吓了一跳,他借着身高的优势本能地闪开,无奈今天的韵锦似乎对夺回那本文言文解析有着疯狂的执着,两个一抢一躲的拉扯之间,那本文言文解析脱手掉在了教室的地板上,一小片雪白的东西也从书页里掉落了出来。

  程铮盯着地上那片东西愣了足足五秒,韵锦却直勾勾地看着他。惊愕、羞耻、愤怒、长久以来隐忍的委屈、身体的不适感、对爸爸身体的担忧……所有的负面情绪像火山一般爆发在她的心中,她缓缓地俯身拣起那片卫生棉,低头轻轻掸了掸上面的灰尘,然后在众人的目光里精准无比地将它用力拍向面前那张愣住了的脸,歇斯底里地大声喊到“给你,都给你……”

  整个教室有几秒钟诡异的鸦雀无声。

  等到程铮回过神来,那片可怜的卫生巾已经从他挺直的鼻梁上和微张的嘴唇前滑落,第二次掉在地板上,而那个始作俑者已经用百米跑的速度跑出了教室。

  程铮条件反射似地拣起那个东西,朝她的背影追去。她没有往洗手间而是朝女生宿舍的方向跑,程铮在教室和宿舍区之间那条长长的小路中段追上了她,他一把揪住她的衣服,迫使她趔趄了一下停住了脚步。韵锦气喘吁吁地仰头看着他,头发凌乱,满脸泪痕。

  程铮被她的眼泪吓住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了上来,只是直觉地要跟她说点什么,非说不可!!可是现在她就在距离他十厘米的地方,流着泪,他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憋了许久才诺诺地挤出一句“……那个……听说……你们女生每个月这几天不能剧烈跑动。”

  韵锦骇然摇了摇头,像看一个疯子,眼泪更加急速地涌出“程铮,你到底想干什么?”此刻她已没有先前的冲动,只是觉得疲累,不知道自己究竟那里招惹了这个人,百般隐忍,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由于是晚自习时间,这条幽暗的小路上除了他们空无一人,惨白的路灯将他们的身影拉出两个纠缠的影子,不时有微微的夜风滑过,带动路边的树叶,发出细碎的声响,掩盖不住他们急促的呼吸声。

  程铮,你到底想干什么?他也在茫然地问自己,然后,在他大脑得出答案之前,他的嘴唇落在了她的眼睛上,吮掉了她的泪水,最后印上她的唇,生涩地辗转反侧。良久,直到小腿胫骨传来一阵剧痛,他才吃痛放开她。韵锦挣开他,用力拿手在自己嘴唇上抹了一把,也抹去了满脸震惊和尴尬,掉头继续往前走。这一次程铮没有追上去,他只是怔怔看着她走远,才轻轻说道:“韵锦,其实我不想怎么样,只是不知道怎么关心你。”一直以来都是。

  他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自己却忽然如醍醐灌顶般心中一片澄明,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回到教室门口,看见几个好奇张望的脑袋,周子翼首当其冲,见他返来,一把勾住他的肩,悄声道:“兄弟,你刚才追上去没揍她吧。”“嗤!”程铮拍开他肩上的手,不屑回答这种没营养的问题。子翼干笑着再度贴近“我说呀,你也别太往心里去,虽然说每个男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觉得是奇耻大辱。”

  “去你的。”程铮笑笑,懒洋洋地往座位走,全副心思都还沉浸在韵锦嘴唇的甜蜜里,觉得整颗心都不是自己的,自然也完全没有留意四周同学看他那同情的眼神。子翼在他后面嘀咕道:“这小子是中邪了,被一个土妞那样羞辱了一把,反倒笑得春情荡漾,不会是受刺激过度了吧。”

  这晚直到自习结束,苏韵锦也没有出现在教室里,值班老师查勤时,莫郁华替她补了一张病假条。“受刺激过度”的程铮则望着前面的空位,一晚上心都收不回来。

上一页 《原来你还在这里》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